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二章:驯狼者
    “到嘴了的肥肉,不能不吃吧...?”猥琐的传教是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很显然他从男孩气急败坏的语气中得出了中不好的前景....

    “那你准备怎么,又怎么善后?”男孩愁眉不展的打量着眼前精灵,显然精灵也在默默的打量着男孩,男孩叹了口气:“太业余了,就算不打昏,最起码眼睛也得给蒙上啊....”

    站在一旁的剑士闻声不禁的抽动了一下嘴角,而狂战士则憨厚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才施施然的辩解道:“当时情况太急,竟然把这个给忘了....”

    男孩满脸无语的走到女精灵的面前,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一头棕黄色且有些凌乱的披肩长发,皙白的天鹅颈上一副清水芙蓉般的面容显得极为精致,最惹眼的便是被捆的皱皱巴巴的华丽锦袍的袖口处的三道金穗边。

    在红叶镇中的精灵屈指可数,但莫里大多都见过,而能在袖口上拥有三道金穗边的精灵,除了监察长坝其外,莫里想不出还有别的精灵,毕竟这金穗边在等级深严的精灵王庭中不但意味着荣誉,更代表着精灵们的职业等级,每一个金穗边应对的是一个职业等级,这意味着面前的这个女精灵应该是个三阶职业者的。

    当然,莫里可以肯定的是面前的这个精灵不是坝其,这不禁的让他的心里生出了许多疑惑,压下这些涌上心田的心思,男孩知道他急需要从三人的嘴里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你们在哪儿绑架她的?怎么上手的?有没有人看到...?”

    “就在监察所门口不远,拉海尔与霍尔夫极为利索的放倒了她身边的两个护卫,然后她就束手就擒了,应该没人看到吧...”传教士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但莫里的接下来的动作却引起了传教士的目瞪口呆,毫无顾忌的男孩在女精灵愤怒的眼神中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开始上下起手起来,砸吧了一下嘴的传教士有些看不过眼的道:“这也太过分了吧,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人,说劫财绝不劫色....”

    看着男孩回转过来的凌厉目光,传教士止住了自己的较为直接的方式,而是采取了迂回攻略:“你确定你这个年龄能行...?...会很伤身的...”

    “...龌蹉...”莫里依然懒得回头了,男孩不断的从女精灵的身上搜罗出一些施法媒介与增幅饰品,在传教士目瞪口呆下,莫里扯下了用来堵口的破布,从其嘴里强行掰掉了一颗别有洞天的假牙,然后扔给了一旁的眉头大皱的剑士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没有了堵口的破布,女精灵并没有第一时间的大喊求援,而是问出了一个与在场的某个猥琐男不谋而合的疑惑。

    看着男孩投递过来的目光,传教士满脸无奈的道:“我只能说我们还没有适应这里,我们不了解的东西太多了....”,男孩点了点头,移开了视线

    “要知道最了解你的人通常不会是你自己,而是你的敌人”男孩上下打量了一眼恍然大悟中仍带有一丝疑惑的女精灵,和气的就像是和朋友聊天一般:“能有幸知晓你的名字么?阁下”

    “歌莉娅*萨奇”女精灵尽量保持住自己的矜持,她能从男孩和气的语气中听出不容拒绝的味道

    “恩,很好,不过,我不喜欢被人骗,那感觉让人糟心....”男孩啰里啰嗦的说着一句就算嚼烂了再嚼仍然还是一个味道的话语,但他的眼神却始终的盯住了精灵的一举一动

    女精灵讨厌这种被人肆无忌惮打量的眼神,更明白这眼神想要辨别什么,所以她决定要说些什么,以便转移开对方的一些注意力,好让自己摆脱这种不舒服的:“好吧,大家都是聪明人,说说你们的要求,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们....”

    “要求?”男孩似笑非笑的摇头道:“不不不,我们现在只想要你的命而已,你要做的就是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可..是..,这样你们什么也得不到了....”男孩的话语牵引出了对方的恐惧,这让女精面孔上的矜持出现了僵硬,她能感觉到这并不是单单的恐吓,有些不安的女精灵扭动了一下自己被绑住了的双手,正要继续说些什么

    但男孩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将断了一截的食指竖在唇间轻轻的“嘘”了一声:“别动,千万别再动了啊,不然后果自负啊...”

    女精灵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自然的表情,但看着一直沉默在一旁的剑士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她只能终止一些小动作。

    莫里上前再次检查了一番后,但却一无所获,望了一眼旁边的传教士传递来的无能为力的表情,男孩只能叹声道:“看来阁下很不喜欢这样的束手束脚的谈话方式?”

    女精灵猜不透男孩想要干什么,她只能尽量保持沉默,因为男孩太机警了

    “好吧,我现在给你松绑,但是你得听我的,稍有意动我可不敢保证你旁边的那柄长剑会不会在你的身上扎个窟窿...”男孩一边默契的看了一眼传教士,一边将女精灵身上的绳索褪去

    还未从褪掉身上的绳索的现实中缓过神来,男孩的下一句话再次将女精灵打到了崩溃边缘:“脱,把你的外袍脱了,这是褪掉绳索的代价.公平合理...”

    “该死的,褪掉长袍后,我还能剩下什么?”女精极为愤怒的望着男孩,反击道:“绝不...”

    男孩仍旧重复着自己的先前的决定:“脱,不然我会找人帮你的...”

    顺着男孩的视线看到了一脸呆愣着的狂战士,女精灵泣泪哀求道:“不、不,..求..你了...”

    “三个大老爷们看一个女人脱光光总归是不好吧,我想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传教士有些尴尬的提议,但猥琐的表情却总让人感觉他有些言不由衷,甚至更加邪恶...。

    而莫里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他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赞同了传教士的说法,继续对着女精灵道:“阁下能感觉到这话里的味道了吧,我想待会会有人急不可耐的抢着为你....”

    男孩的话虽然让传教士打定主意不再说话,但却也给呆立在一旁的女精灵带来了莫大的威慑,恶狠狠的盯着男孩骂骂咧咧的道:“该死的小色狼,看吧看吧,老娘今天我豁出去了...”

    狂战士有些失望的砸吧了一下嘴,一边将拉开的门缝重新合严、拴住,因为这中途遇到了只归家的大黑狗。

    显然褪去长袍了的女精灵并像她自己说的那般....,其身上仍然附着着寸衣,但没有了长袍的遮掩,更加贴身的粉红色的丝绸寸衣却将女精灵存托的更娇娆、妩媚...。

    莫里接过了锦袍,将它随手扔在了一边,至少远离自己的主人,莫里看了一眼简陋的床铺,伸手示意:“地方不大,随意坐...”

    女精灵冷“哼”了一声后,也不做扭捏姿态,转身走了几步便也不客气的坐下了。

    随着剑士将长剑收入剑鞘,男孩感慨了一声:“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说谎....”

    “这会儿,你就不担心我会耍花招了....?”女精灵脸色趋冷的质问着,她可不认为男孩的这句话好听...

    “刚才只是在逗你玩而已...”男孩翘起嘴角,随后沉着的说出了自己的价码:“...两百枚金龙...”

    “...成交...”女精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两天之内..”

    “..没问题...”

    看着男孩突然收敛起多余的表情,注意力转向了端坐在一边的黑狗身上,这不禁的让忍耐着秋后算账心思的女精灵猛然的一揪心,同时也略有疑惑的问道:“还有什么问题么?”

    “有人靠近了,来者一人,实力不清....”

    听着木屋中突然插入的第六者的陌生话语,着实让女精灵吃了一大惊,随着目标被锁定,女精灵豁有些不可置信的指着大黑道:“柯鲁...、英雄....”

    “...驯狼者...”随着她的视线投向了男孩,她不禁的有些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的道:“该死的,你们竟然真的在红叶镇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英雄联盟之上单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