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三章:黎明
    时间悄然而逝,天空中的月亮也越升越高,听见屋外的响动,精灵极为自觉的穿好了那身依旧潮湿的内衬,外面套着的是一身还算合体的麻布衣,除了比较干净外,精灵认为它一无是处,而且穿着一个男人的衣服让她有些不适应。

    精灵轻呼了口气,放平心态后,才拉开卧室的脚门,入眼望去,正好与少年撇过来的眼光撞了个正着,好奇的打量着少年正在桌子上操弄着一根短卖相并不好看的熏香,询问道:“你自制的?它有什么用?”

    “恩,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迷香,效果和比次级催眠术差不多,而且有些后遗症,但胜在很容易上手、不需要外力激发....”少年头也没抬的一边说,一边将其装进了一根细吹管中,最后将口儿堵好,这才站起身子,随手将其别在腰间,并一把揽过了放在一旁的长剑,向门边踱了两步才停下脚步问道:“你确定要跟我们一块行动?”

    “当然,还指望你能尽快的释放我的属下,我得确保你的安全...”精灵为自己逃脱不再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少年沉默了一会,才抬首看着精灵道:“谢谢你的手下留情,我想你需要这个,注意别拖我们的后腿...”一边说,少年一边从怀里摸索出了一枚媒戒,这是从一名人族法师的手中缴获来的,随手扔给了对方,如今在少年看了被彻底缴械了的精灵,和一般的普通人没有两样,为了安全起见,她需要一些起码的防身之物...

    精灵一把抓住媒戒,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将其套在右手的食指上,轻轻的触动了上面的机关,并举到鼻尖旁闻了闻,然后才撇了撇嘴道:“是谁教你的魔法?”

    少年砸吧了一下嘴,一边将客厅中那些丛丛带出来的归拢起来,语气警惕而又委婉的道:“问这个有意思么,显然像我这样的落魄者,可不会拥有一名有资质的合法导师..”

    “好吧,我承认我们敌视野法师,但是并不是全部,不过你的天赋不错,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收你为弟子,让你的地位合法化...”精灵淡然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渴望

    不过当事人却在怔了怔神后,轻笑了起来,追忆道:“以前我相信天赋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天赋很重要,所以我费尽心力却怎么也踹不开那扇门。而当我觉得没有希望,准备放弃的时候,有人又说,天赋是什么东西,根本不知道一提,然后我晃晃悠悠的走进了法职殿堂,所以万事别较真,这世道本来就很累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找不在呢?”

    “你不相信我...?”精灵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她看来这是个极为难得的洗白的机会,但对方却毫不在意,这让她不禁的望了眼趴在桌度下的那只柯鲁,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弥补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的天赋真的很难得,而且这种洗白的机会难得...”

    “为什么我要做出选择呢,我觉得就现在的我而言,想得到什么就意味着要付出更多,不是么?”少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精灵,随手扔过去了一片蒙面的面巾,才拉开了木门,招呼了一声大黑

    看着少年将自己的面巾系好,精灵无语的道:“如果你不是要去杀人灭口,我认为这样做是多余的,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少年止住了迈出门外的步伐,回首微微的翘起眼角,并不否认的淡然道:“的确,如果你不跟去的话,也许我会是另一种选择,但你既然愿意跟着,我想这样做便有了意义...”

    “什么意思?”精灵系好了脸上的面巾,但眼中却露出了浓郁的不解,但少年却没有解释...

    大黑一马当先的窜出了门外,丝毫没有理会跟在最后面的精灵,少年站在门口瞄了一眼精灵露出来的尖耳朵,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微微的歪头示意,精灵不得不抛下了心中的不解,跟了上去...

    黎明前是最为宁静的时刻,即便是后院巡更的酒吧帮佣也拉大了间隔时间,蒙着脸的一人、一精灵脚步轻盈的跟在闲庭信步的柯鲁身后,七拐八莫之后,他们来到了一栋独院前,透过空旷的圆弧门洞,入眼所见的只是一片漆黑与隐匿在黑暗之中的房屋轮廓

    看着柯鲁没有丝毫停顿的便穿过了门洞,精灵忍不住的小声问道:“他们没有设置哨兵么?”

    少年带着一丝讥讽的语气道:“这可是官营的旅店,谁敢在这儿闹事,有的时候哨兵不一定会是活人....”

    精灵不甘示弱的瞥了一眼少年,眼神似乎在说:“就你懂得多?而且眼前不就有一位么?”

    少年没有理会精灵,事实上,在漆黑之中,他跟本看不到精灵的眼神。他竖起了自己的食指轻轻的“嘘”了一声,算是给予了精灵一个安静下来的警告。

    显然少年可不认为这会儿是争论的好时候,随后才快步轻盈的来到了驻足下来的大黑身旁,望了一眼还有数米之遥的房门,少年有些不解的望了一眼大黑

    大黑低声道:“别乱动,这儿有警报陷阱,虽然没有危险,不过一旦触发后,所制造出来的响动注意将里面的人惊醒...”

    随后跟上来的精灵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嘀咕道:“真能装...”

    莫里警惕的看了一眼正在低声嘀咕的精灵,后者为了褪掉施法的嫌疑,只好低声出言道:“放心,我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偷袭你...”

    在少年的魔法常识中,施法间断是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反噬效应,任何阶段的法职都不可豁免,所以精灵低声的不满解除了她施法的嫌疑,但少年却不得不小声的警告道:“所以,安抚一些...”

    说完这些,少年便不由分说的抓住了精灵的手,按照大黑给予的提示,轻松的绕过了门前的陷阱,踏上了门前的台阶,随后才掏出腰间的那根吹管与火折,将其中的迷香点燃,再沿着门缝递送了进去,轻轻的吹了一会,随后才换了另一个房门。

    周而复始,当院里的三个房间都被熏染了一边后,少年才掐灭迷香收拾好后,望了一眼与自己寸步不离的大黑,极为默契的柯鲁摇着尾巴,来到了中间的那间房,少年拔出了自己的长剑折腾了一会后,才推开房门,精灵作势便要迈步进去,但却被少年一把拉住:“等一会再进...”

    ================

    少年吹了吹手里的火折,顺手将房中的油灯点亮后,好奇的打量了一眼屋中简陋的摆设,显然这儿的房间可没有套间,也没有客、卧之分。

    一张宽大的木床上,刀疤头安详的盖着薄毯子、气息允畅的陷入了深度睡眠,少年警惕的走了过去拨开放在手边的长剑,拿出了牛筋绳索捆绑了起来,而站在一边旁观的精灵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大汉就如此的束手就擒,欲言又止的望向了正好用破布堵住了对方嘴的少年..

    只见拍了拍手,四处打量一下后,走到门后的水桶边,挖了瓢水毫不留情的泼了刀疤头一脸,急切的吸气时配合着痉挛、回过神的大汉迅速的摆脱了昏沉感,打量着屋中蒙着面巾的两人一狗,视线在触及精灵之时迅速的放大,只见他的脸上露出了愤恨的表情,“呜呜”的挣扎了两下,显然对于自己的状况于事无补后,便放弃了挣扎。

    一直凝视着对方表情与反应的少年,随手拉来了一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后,这才问道:“放心,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并不会伤人性命,希望你如实回答,能做到么?”

    刀疤头看了一眼立在少年身后的蒙面者,又折回了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之人身上,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少年依旧从他的眼神与表情、动作中察觉到了疑惑与惊诧,当然这并不妨碍刀疤头极力的配合...

    “知道我是谁么?”

    刀疤头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这让站在一旁的精灵困顿不已,这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