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四章:意思
    “知道雇主是谁么?”

    刀疤头摇了摇头,满脸恐慌的看着正在持弄剑鞘的问话者,显然他不会天真的认为对方不会要自己的性命.

    盯着刀疤头的脸凝视了一会而后,少年不再废话,拔出长剑在对方的“呜呜”的挣扎下,极为冷血的将其跪按在床边,挥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没有鲜血的喷洒与滚落的头颅,只听见一声闷“哼”声,刀疤头被打晕,壮硕的身躯软趴趴的倚在床边,动手的少年收回长剑,有些不确定的探了探对方的鼻息后,才望向满脸不可置信、还略带一惊诧表情的精灵,耸了耸肩问道:“怎么?对我的处置有些惊讶?”

    “我刚刚以为你会杀了他,没想到你只是用剑被将其打晕而已...”精灵不慌不忙的一边点头,一边好奇的问道:“我不明白,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就问了两个问题,而且似乎还毫无用处,这到底是何用意?”

    这不单单是精灵不能理解,就连一旁的柯鲁也是十分的疑惑,在一精灵、一柯鲁的注视下,莫里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银币,递到了柯鲁的面前,这动作不禁的让大黑有些懵逼了:“...什么..意思?”

    “闻闻它,帮我在屋里找到它们....”少年毫不理会一旁精灵的异样眼色,献媚的向大黑说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柯鲁,可不是贪婪的食金兽,金属的味道属我无能为力...”大黑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好吧,找到后,我们俩五五分账,给个痛快话,就说干不干吧?”少年痛心疾首的给出了一个分赃的底线

    “成交”柯鲁毫不拖泥带水的应承下来,一边用鼻尖狠狠的嗅了嗅银币,一边向少年告诫道:“这可是我私房钱啊,在为我保管的同时,也要给我保密,知道么?”

    少年满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大黑,一副我鄙视你的表情,嘀咕道:“真不知道,一头狼要钱干什么...?”

    在精灵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狼一人达成了这个让常人看来十分可笑的分赃协议,而且中间完全无视了自己,这让精灵的自尊心有些受创,为了存托自己的存在感,她不得不再次重复了一下自己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这样做到底什么意思?”

    莫里将长剑放置到一旁的长桌上,顺势悠悠然、吊儿郎当的坐在桌边的凳子上,满脸严肃的看着精灵道:“用意?且不说他不知道,就算知道并告诉我了,我还能拿着剑抹黑去杀了幕后之人的全家?”

    说到这里,少年不禁的皱了皱眉头道:“我只是在临走前,想给他一个警告而已...”

    看着少年将视线重新转移到了正在到处嗅的柯鲁身上,沉默一会的精灵,语气复杂的道:“也许这只是个借口,你只是单纯的不想杀人而已,对吧..?”

    “我从不认为他人的生命是廉价的东西,贱如草棘,随意的任人收割...”少年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他凝视着眼前的精灵,语气极为冷淡道:“至少是在没有人实质性的威胁到我的性命之前,我会坚守这个原则....”

    精灵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她收回了与少年对持的视线,一边望着不知道从哪儿叼出了一个木匣子的大黑,一边施施然的道:“所以你打算拿走他们的全部家当?”

    “这只是惩罚而已,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你得做好承受别人报复的准备...”少年接过木匣,将其放在桌子上,拔出长剑撩开了木匣,在油灯的映衬下,里面装满了银光闪闪钱币,男孩大致估算了一下后,顺手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小布袋将其统统的倒了进去。

    看着空旷的木匣子,男孩皱了皱眉头,伸手又从布袋里抓了把银币放回了木匣里,并将其盖上后,递给了大黑,示意其物归原位。

    “你做好准备了么?”精灵气定神闲的一边游弋着自己的视线,一边不咸不淡的问道

    少年翘起了眼角,精灵能感受到他面巾下不屑的笑意,果然少年诡辩道:“但强者,永不惧怕报复...”

    “但你最多只能算是一位庇护于强者羽翼下的锥儿...”精灵争锋相对,她并不认同这种幼稚的诡辩

    “我说的强者非你所理解的强者”少年沉默了一会,给出了对方一个似是而非、不知所以然的对垒,当然两者的对话也到此为止。望着微微发亮的天际,少年转身吹灭了屋中的油灯,精灵只能一步一缓的跟随着少年走出的房间,房门被再度关上,就像来时那般悄无声息

    =====================

    望着摆在桌子上几乎见底的木匣子,听着周遭嘈杂的争论,一声不吭的刀疤头依坐在木椅子上,皱着眉头显得心事重重。

    立在一旁的弓手单吉特一边揉着昏痛的脑袋,一边谏言道:“老大,你倒是那个注意啊,这单生意算是亏大了...”

    此时的刀疤头却是满心的庆幸,他满脑子徘徊的都是那对露在面巾外面的极具标致性的尖耳朵,棕黄的发色、与漆黑瞳孔,还有右手食指上的那枚代表施法者身份的戒指,这些不但是也个精灵特有的体貌特征,在偌大的诺森公国中也是权势的象征,让他疑惑不解的是,什么原因能让高等贵族的精灵对一名正宗的人族礼让三分、俯首帖耳呢?他到底是谁?到底是是什么身份....?

    一个接一个的猜想与疑惑接踵而来,这不禁的让刀疤头的脑袋开始昏昏沉沉起来,思维的不配合让他决定不再去纠结脑海中的闪现出来的事情,望着眼前有些空旷的木匣子,慢慢的他有些豁然开朗起来。

    对方躲开了警戒陷阱,弄翻了自己所有的沉睡中的弟兄,并没有要任何一个人的性命,而是第一时间控制住了自己,问了两个并没并不出彩的问题,随后得到了两个没有意义、不知真假的答案,然后敲昏自己,再拿走了自己大部分的财物,而不是全部...

    刀疤头微微的额首,周遭乱哄哄的声音慢慢的褪去,而后变得静悄悄的,他微微的皱起眉头,将视线对准了队伍里心思最活泛的弓箭手----单吉特:“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警告呢?”

    单吉特怔了怔神,随后才不确定的道:“大哥,你是说,这个警告并不是单单针对于我们...”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消息也许还能卖个大价钱,你说呢...”看着一脸懵逼的众人与恍然大悟的弓箭手,刀疤头不禁的在心头生出了一丝感慨:“还是和聪明人之间容易建立起默契....”

    “的确,这需要我们构思一番,不然那些大人物可不会轻易的掏出钱来,老大,看来我们需要费些心思炮制出一个噱头....”弓箭手思维敏捷的开始延伸开自己的想象力

    刀疤头轻叹了口气,随后才无奈的道:“但是水分也别太大,你知道那小侍从的来头并不小,就连坎门第子爵都要给些颜面,我们就更加惹不起了,所以它需要经得起推敲,这个你在行,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大”弓箭手沉着声应承了下来

    刀疤脸这才缓释了脸上的压力,但却并没有忘记给予在场所有人一个警告:“噱头的事情需要大家嘴巴紧一些,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待会单吉特会和大家大致的讲一下,这次大伙的命没丢算是走了个狗屎运,但如果能把损失的集体财物收回来一些,也不枉胆战心惊了一次...”

    见到大家纷纷点头认同,刀疤头这才挥了挥手道:“都散了吧,这次完事后,我们得挪挪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