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七章:心地
    闲聊许会后,给唐吉和卡门另外交代了一些事情,既然原先的进入栗子林的路径被发现了,备用的路径自然而然的就的替换上。之后没多久,大黑也赶到了流民营,少年这才抬眼望了一下天空中的太阳,向众人提出了告辞,准备返回聚居地。

    至于午饭,在这个世界上的迷雾山里的人族可没有这个习惯,在梅林这里自然也就没有特例,当然,毛竹林聚居地受莫里的影响,倒是正在适应一日三餐的规矩...。

    行走在糟乱的流民营中,少年不得不打起警惕,在这里行走,自己身边的人都有可能是扒手、抢劫犯甚至是杀人犯,虽然这里有一套他们自己的运行规则,但作为一名陌生人,如果你放松警惕,唯一的后果便是吃下一记闷棍,等醒来是什么都不剩,甚至是永眠此地...

    当然身边跟随的大黑本已然能足够的保护好自己,但是少年却不愿意放弃这种常年累月才能养成的警惕感,而且他手中握住的长剑也在默默的散发着威慑,阻吓住了许些偷窥者的目光

    就在莫里即将要走出流民营的时候,三队武装精锐的贵族武装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包围了起来,眼看着越来越狭小的包围空间,少年不自觉的开始握紧手中的剑鞘,一边加快步伐开始腾挪,一边伺机寻找突围的缝隙,显然对方有备而来,这就连大黑都没有注意到,显然已经没有丝毫的空子可供少年钻...

    少年驻足下来,慢慢的皱起了眉头,右手缓缓的搭上在了剑柄之上,而一旁的大黑也低垂下了尾巴,却并没有发出低吼的警告声,这不禁的让了解大黑脾性的少年多了一些底气,这三队精锐的贵族武装显然并不能和当初在栗子林外遭遇的精灵一行,所散发出来的威胁相提并论

    就在少年微微发力准备拔剑的那一刻,围困的贵族武装自发的散开了一个缺口,一名年轻的贵族在两名身着职业者武装的剑士的拥护下走到了少年的面前,贵族笑而不语的望着少年,神情中带着些许得意

    打量着贵族的少年表情开始慢慢的露出了一丝诧异,他松开了攥着剑柄的右手,恭敬的向对方低首行礼...

    “得了吧,我既然能认出你,相信你也能认出我”年轻的贵族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与土狗,一边挥手让围拢的士兵们散开,然后开门见山的道:“坎门第老头太抠门了,只给了你一个侍从头衔,你不愿意跟他混,合情合理。跟我混吧,我可以立刻加封你为爵士,而且有了我的推荐和你自身的本事,得到了我父亲的赏识是迟早的事情,我相信他不介意再次加封你一个荣誉男爵头衔...”

    听到自己的封主这般开口,不但周遭的军士懵逼了,就连身边的两名中阶职业者剑士也对眼前的落魄少年瞩目连连,眼神中多少有些嫉妒,就连握着剑鞘的力道也在不知不觉中加重了许多。

    少年敏锐的察觉到周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这一点可以从大黑再次低垂下来的尾巴得以确认,沉默了一会后的少年,露出了苦涩的笑意道:“凯尔,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贵族少爷,原以为你....”

    凯尔的甩了甩衣袖,一边打量着身上的锦袍、装饰,一边满脸自嘲道:“我也没想到,原以为我就是一位破落的贵族子弟,被我的养父狠心的送进了永夜堡,成了一名野战军团的军士、过着朝夕不保、担心受怕的日子。但没想到我被你们送出栗子林后,辗转反侧、机缘巧合之下却见到了我素未谋面的亲身父亲-----卡门镇的实权领主,一位快要死了的老头...”

    “阁下,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是一名贵族、需要保持内涵与修养,而且那可是你的父亲...”左侧的职业剑士是一名中年大汉,一头金发色寸板头,他微微的皱起眉头,小声的提示着

    “闭嘴,这些我当然知道,我能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当然得意于老家伙的绝情,他把他的亲身骨肉以锤炼的名义一个个的托付给了别人看顾,然后任其挣扎,可笑的是也正因为如此,这老家伙差点绝嗣,如果不是我从虫峦中挣扎了回来,我想卡门镇可能就要改姓了....”凯尔怨气十足的念叨着,显然对于自己的父亲没有半分的好感

    “考虑的怎么样了?小子,我们同生共死过,我了解你的能力,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走出野猪坡的,但这并不妨碍我铭记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至于其他的因素我他妈才不会去管....”凯尔虽然有些乖张,但对于面前的少年却是表现出了稍有的耐心...

    “我想...,这需要一些时间,我需要考虑一下...”少年尽量委婉的表达着自己的拒绝,自己并不觉得和眼前的这位贵族有着多么深厚的友谊,救人也只是顺带而为,少年并没有刻意的记在心上。少年清楚如今对方身份大变,如果当面拒绝一位实权贵族继承人的招揽,这很可能会当众伤及其颜面,让其下不来台,直白的拒绝很可能会让事情的原本轨迹划向未知

    凯尔看了一眼少年,来回在原地踱了一会儿的步子,才皱着眉头凝视着对方,语气中略带有一些疑惑与微微的不满:“你不愿意?亦或是你嫌弃我价码开得太低...?”

    正当少年左右为难的时候,武装圈外传来了清脆的警告声:“放他离开,这个人可不是你能随意招揽的...”

    “老子怎么就招揽不了,说说你的原因。说不出来,老子今天定然会揍的你连...”凯尔并没有立即转身打量身后插话之人,而是极为乖张的一边撂下了狠话,一边转身。当他目光触及到插话之人后,他不得不满脸通红的憋住了后面的浑话

    “怎么?你是不是想要给我一个教训?恩...?”精灵赛尔娜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却唯独抛掉了矜持,她满脸不爽的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年轻贵族,跟在她身边是两位满身尘土、狼狈不堪的随从,但却没有人敢予以轻视,此时的凯尔身上再无嚣张跋扈之气,只见他慌忙的行礼道:“不敢不敢,我只是..”

    “废话少说,还不滚,等我请你吃饭是吧?”赛尔娜寒着脸一边训斥,一边凝视着凯尔

    无奈中的凯尔挪腾了一会儿,才带着不甘与疑惑望了一眼最终还是没招到手的少年,轻叹了一声,挥了挥手领着自己的属下撤离,凯尔有些愧疚的注视道少年阴晴不定的表情,与莫里擦肩而过的时候,顿了顿身形,尴尬中夹杂着一丝微微的担忧,道:“恕我无能为力,总之,...好自为之吧...”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待凯尔带着一群属下全数离去后,少年才单刀直入的问道:“你想要怎么样?”

    “忘了你说过的话了么,”看着少年微微发怔的神色,精灵微微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语气却十分的真挚:““我就带了这两个属下来,能怎么样呢?留是肯定留不住你了,但我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我昨天晚上给你的建议...?””

    少年狐疑的打量了周围,然后毫不畏惧的带着大黑绕开了正面的精灵后,才道:“我会考虑的,但别在再跟着我了...”

    “你不想知道昨晚的指使者是谁了么?”精灵有些不甘的追问道

    少年头也不回的留下了一句让精灵疑惑万分的话:“会有人告诉我的...”

    看着视线中消失的身影,精灵轻嘘了口气,嘀咕道:“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不过心地还算不坏,暂就放你一马....”

    ================

    “我们不马上返回聚居地么?”离开流民营后的一人一狼并没有真正的离开,少年只是带着大黑潜回到了小镇南门外的一处树荫下优哉游哉的晒起了太阳,这让大黑愈发疑惑了

    “再等个人,然后我们就回去...”少年刚说完,视线的尽头便出现了一位奔跑中的身影,随着间距拉近,一名典型的流民营的半大的少年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莫里的面前,穿着破皮袄、脸上脏兮兮的少年喘息了几口气后,向莫里伸出了右手道:“..给钱...”

    莫里从随身的钱袋中掏出了十几枚黄澄澄的铜币握在手中,却并没有交付出去,而是笑眯眯的道:“这要按我的规矩来,知道么..”

    皮袄少年看了一眼莫里陪在腰间的长剑与手中的铜币,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才不甘的点了点头道:‘他们在领主府邸外与一个叫格林的小侍从见了一会面,至于谈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侍从?..格林...?”莫里的脑海中迅速的闪现出了前天晚上科尔森给予自己提示了的贵族子弟,这让他疑惑丛丛,一个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贵族少爷,怎么会扭过头便匆匆雇佣人手去突袭自己,这太不正常了..

    “喂...,可以给钱了吧”皮袄少年满脸警惕的伸出了自己脏兮兮的手儿,向正在愣神中的雇佣者说道

    “恩,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回过神的莫里面带笑意的望着面前的少年。

    “你想赖账...?”皮袄有些气愤的质问道

    莫里耸了耸肩,将手中的铜币全数塞入了对方的手中后,才道:“行了,我们两清了”

    在皮袄少年的楞然中,招呼起那条土狗转身向南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