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章:你想怎样?
    坐在椅子上,拿着统计表反复的对看的老吉尔,沉默了许久后,才道:“这是个人才”。

    作为曾经老首领的军师,这位头发发白,其貌不扬的老者,在盗匪窝里有着不俗的威望。

    这来自于他的世家与本身的智慧,这是一位曾经拥有铜谷王国时期的伯爵头衔的落魄世家子弟身份的老人,这种身份的人在公国之中本身就不多见,而会留在一个不入流的盗匪我里很大一部分原因,得益于老首领对其的救命之恩与真心相待。

    如今临到老了,老吉尔也没有了年轻时的心气去复兴家族了,只能收敛起心思,安心的待在这个倾注了自己半生精力的村寨里,静静的守望着这里。

    老人曾经的智慧造就了洛克村寨的盛况,如今的风烛残年他,再也无力帮助洛克村寨重复盛况,这是他最大的遗憾。但如今的这种困境也让他意识到了自己原本所倚重与自傲的所谓的渊博的见识、智慧,原来也是会有“穷尽”之时....。

    看着站在眼前自己最得意的两个弟子,老吉尔自言自语道:“在这个贵族垄断知识的年代里,通识精灵文字也许不算什么。在贫民阶层里,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学识、涵养扎眼的人物,也不足为奇...。但是能如此之快,便能统计并编组出如此规整无误的数据,显然就需要学识更渊博人来教导、或者拥有底蕴深厚的家族来传承。一般这样的人就算是家族落魄了,也不是一般的小贵族能比肩的...。

    “先不说他来这儿相干什么,最起码可以确定的是他至少是个可用的人才,所以你们的做法是欠妥的”

    “我以前就告诫过你们,对于人才,我们应该给予真诚与尊重,纵然这样不能折服他那高傲的心,为我们所用,但良好的开端往往会让事情出现不可思议的转机,让他住柴房亏你们想的出来...”

    莎莎虽然在外人面前十分的傲气,但是在面对授予自己知识与见识的老师还是很敬重的。毕竟掌握并吃透知识与见识,将其融合成智慧,这本身就没有捷径可循,只能一步一步的趟着走,而眼前导师的存在不仅仅只意味着让足下不稳的女孩的手里多了一根可以扶持的拐杖那么简单....。

    听完导师的训斥,莎莎嫣然一笑之余,不由的伸了伸舌头。

    对于智慧与武力都很出众的老师,纳雅也不例外的尊重,但毕竟比莎莎大上了两岁,稳重成熟了许多,当下便道:“那我这就给他换个好点的地方...”

    老吉尔摇了摇头,淡笑道:“既然已经这样了,暂时就晾晾他.我对这个孩子很有兴趣,要多观察考校他两天,这样也方便我观察....”

    莫里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已经开始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在档案室的时候,少年并不是仅仅只整理桌子上的那些卷轴,还顺带着浏览了一些放置在卷轴架上的其他的陈旧的数字资料。

    这让莫里变相的了解到洛克村寨里的情况,从数据中可以推断出,现如今村寨的大致境况是一年不如一年,其支柱产业矿山出产的粗铁锭也不是很稳定。

    更无奈的是通过走私交易过来的粮食价格还在碎步快速的上涨,通过村寨中的口粮的配比的数据等等,一些有用和无用的资料被莫里在脑海中有序的整合起来,种种迹象都在说明洛克村寨的日子遇到了困境,其中最致命的迹象就是村寨人口出现了负增长,这对任何一个组织或势力都是生死存亡的关键....

    抛开上述暂不深思,对于首领早上的的警告,少年并没有当儿戏,对于一个入伙的新人来说,适当的缩减其活动范围是一个非法组织常用的手段,毕竟还没有过考察期,少年可不想就此挑战这一红线。

    就在少年沿路回“窝”,边走边琢磨的时候,一个陌生而清脆的声音止住了莫里的步伐:“...站住,新来的...?”

    身后喊话之人趾高气昂的语气不禁让少年微微的皱了下头,少年一边告诫自己“适应就好”,一边深吸了口气转身,低眉带笑的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楞然的发现问话者竟是一名身着素色甲衣的女变色虫人,而且高挑、不俗的样貌让莫里不由的想起了曾经在虫峦山脉中的遭遇到的那支变色虫人盗匪,一时之间不禁的多打量了对方几眼...

    只见跟在其的身边一名女族人冷色的呵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虫人么?”

    “我是新来的,真不知道村寨里还有你们这样的异族,所以....”莫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行了行了”虫人护卫瞄了一眼自己的头领,随后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倒是其正主却站在哪儿望着少年右手的那根断指,瞬间便入了神。

    “好咧,这就走,这就走...”对变色虫人有着一段接触的少年,自然清楚其脾性与嗜好,赶紧离开才是上策,毕竟现如今贴身保镖大壮可不在身边,万一对方生理上出现了“这样”或是“那样”的饥渴,自己的下场只有唯一的一种

    迈着轻快、利索的步伐,还未等莫里一行走出安全距离,主事的虫人又发话了:“站住,谁让你走的,给我回来...”

    背着脸的莫里表情不禁的僵硬了一下,随后马上堆起了满脸的笑容极为听话的走来回来,奉承的问道:“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你说你是新人,但新人能在首领宅院里走动么?”虫人头领表情极为严肃的盘问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莫里,是昨天才入伙的新人,宅院里的一些兄弟和门口的岗哨都能为我作证”少年顿感疑惑,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但显然自己的解释并没有让这位虫人头领满意,反倒是能从其眼神中看到了慢慢的怒火,这让莫里莫名其妙的同时,也微微的警惕的向后微不可查的退了几步,如今自己一没武器在手,二没柯鲁护卫,要真跟这两个不知深浅的职业虫人硬磕起来,自己定然是要吃大亏的

    “叫莫里是吧?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数年前的虫峦之遇了?”虫人头领一边威逼了过来、下一刻却又语气幽幽羞涩道:“负心汉,枉我姐妹俩在虫峦山中对你百般好,你却偷偷的溜走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等等,是不是搞错了”莫里的表情微微一僵,随后口吻迷茫的道

    “装,继续装,是真是假,老娘验验身就知道了”说罢袖子一撸,便舍身而来。

    虽然如今的少年已不是昔日的男孩,但眼前的艾妮也有很大的长进,双方的近战实力总体差了一个大阶位,左挡右支之下,迅速的陷入了困境之中的少年,一个疾步后退利索的做了一个停的手势,喘着粗气无奈的道:“好吧,我承认了,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

    “老娘还没验身呢,怎么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艾妮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但显然也没了先前的威逼之势,只是慢慢的信步走了过来

    “验身?怎么验?”莫里不由的放松了警惕,有些无奈的道:“我知道你叫艾妮,我为救你丢了一根食指这还不够么?”

    “当然不够...”艾妮低头垂目、一副羞答答、尴尬的模样靠上前来缓缓的摇头的

    莫里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质问道:“那你到底想怎...”

    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敏锐的感觉到一双手速极快捏住了自己的衣角,还未等自己做出反应,就传来“刺啦”的一声,自己唯一的一件还能拿的出手的麻布寸衣被扯成了两半,耷拉在双臂上,上身精壮的腱子肉赤裸裸的置于对方的视线中,凝视着对方腹部的那道醒目的旧伤痕,虫人头目满不在乎的瞟了一眼差点气歪鼻子、满脸黑线条的少年,嘟囔道:“我就是想这样验验而已...”

    一边默默的扯下胳膊上寸衣,一边警惕的缓步后退与其保持住了安全距离后,少年才憋屈的拎着不成样子的烂衣,平静的望着对方问道:“验完了吧?确认了么?”

    “基本、大概能确定了,还差那么一点点而已,让我看看你腿上的伤疤...”艾妮一边将视线向男孩的下面移去,一边又默不作声的想要靠过来故技重施...

    显然极为警惕的莫里可不想让对方再把自己的裤子撕掉,甚至会在下一刻颜面丧尽的被对方不知轻重的连同内库一块撕掉出现全裸的场面,为了阻止这一丢脸的场面出现,少年慌忙的止住了对方的来势,只能尽快转移其注意力:“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从虫峦中走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