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四章:相敬如宾的父子
    两家虽然同处一城,却近乎老死不相往来,城主努尔西*扎克伯爵仗着自己身份尊贵、加之之前许诺的军权被小人摘走,自然是不买葛兰*桑达的帐。可葛兰*桑达手握一旅精锐的野战军士,外加数百弓骑手,还有正在整合的两个新兵团,值此世道,也不是努尔西*扎克伯爵能管制的了的。加上现如今蛮人越发依赖镰刀军团维持后方稳定,干脆两家各自管着各自的,城主管他的财政、民事和治下的封臣,葛兰*桑德则管自己的军队。

    虽然两人的叛投时间并不长,但是在索拉城中的矛盾却是越积越盛,被人力压一头的努尔西*扎克伯爵甚至经常不在索拉城,而是经常驻在边东行省的另一个小城摩尔根城中,大家各自闷声各弄各的。

    葛兰*桑达的将军府邸,不改他军团统帅的本色。门口护卫森严,举止肃穆。府邸之中更是朴实无华。门口拴马桩上一排拴着十几匹健马,不时有人从将军府邸中领命而出,随即上马就飞奔而去,显然此时的葛兰*桑达并不清闲...

    当塔利带着几个贴身的军士,赶到这里的时候,门口守卫的卫兵是清一色的职业武装,看着他的身影就笑逐颜开的迎了上来:“小将军,这一路可是辛苦了...”

    塔利笑着将缰绳丢给了自己的那些卫兵,翻身下马:“嘴甜没用!路上荒凉,什么好玩意儿也瞧不着,死人倒是一大堆,你们要不要?”

    卫兵们低低一阵哄笑:“,下次出去,带上我们,就全在里头了…………”

    “将军身边的近卫甲士,我敢带着你们?到时候军法下来,可全是我来领,这买卖可不能干..”塔利只是打着哈哈笑骂着,接着神色一肃:“将军在里头么?小姐没有过来吧?”

    葛兰*桑达身边近卫也止住了笑声,低声道:“将军这些日子情绪低落,耐性稍显不足,就连蓝道*提利上校如此老人,都在刚才给骂了一顿…………,这不刚才还在问小将军和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小将军进去,只怕将军心绪会好一些…………”

    塔利神色严肃,深深吸口气,检查一番身上的武装,然后抚了抚头上的头盔,这才念念自语的摇头苦笑:“只怕我带回来的,也是麻烦事情…………”

    说罢他就不再开口,只是大步走了进去。

    走进庭院当中,台前阶下,都有近卫甲士担任卫兵值守着,在进了门中之后那些卫兵们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像个石头人一般,没有一个人敢和塔利打招呼了。

    从将军办公厅出来的军官们,看着塔利进来,也只敢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塔利就听见将军的办公厅那里,传来了隐隐的喝骂声音:“……该死的蛮人,就想着空手套白狼,要支援前军、甚或军前听用,给我开拔的军费、给我军械、粮草啊!现在镰刀军团这近万人无非就是靠着索拉城与摩尔根城这小城两块地盘,苦苦维持。就算如此,努尔西*扎克那老小子还要分了一半去,外加掣肘...!回烈福林*灰烬的话,老子的镰刀军团动不了...”

    接着塔利便听到一阵物件的摔寛声彻响,然后就看见一个小贵族,抱头鼠窜一般的从将军办公厅当中跑出来,脸色给吓得铁青。

    从前厅一路走来,大家伙儿如此严肃,估计就是因为葛兰*桑达现在心情实在不好。塔利又深深吸口气,大步的走进了将军办公厅当中。

    而此时之内,一个高大中年人,脸上全是风刀霜剑刻下的痕迹,正站在办公桌案后头。在屋中等着回禀事情的人有不少,不是抱着军事卷轴的文职参谋,就是低头立在一旁的中层军官,不管是参谋,还是军官,个个都脸如土色。

    那高大中年身形壮硕,衬托着屋中的气氛,站在那里倒是极有威仪。他穿着一件镰刀军团中最为普通的红色战袄,倒是没有披甲。唯一显示身份的,大概就是别在领章前的那枚精致的金色的将官徽章,上面雕刻着的是一副马头图案,显然不是诺森公国颁发的军衔...。

    此人不用说了,正是葛兰*桑达。

    听到塔利的脚步声,人人抬头,看见是塔利中校,个个面露喜色。众人都知道葛兰*桑达将军疼爱这个养子,塔利性情又是豪爽大度,这些日子不在,大家被将军大人骂得灰溜溜的,连一个帮忙说好话的人都没有!

    葛兰*桑达也看见了塔利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塔利,差事办完了...?”

    塔利不敢怠慢,恭敬的行了个军礼,然后双手托出了一卷用特殊印泥封上的:“镰刀军团第三团团长,塔利中校,向将军缴令!”

    葛兰*桑达从办公桌案后头走了出来,笑道:“你我父子,还行这个虚礼做什么?”接着就摆手:“你们都出去!我们父子叙话!一些个什么事情都办不好的废物,问我要东西,我哪里有?就是大家身上这单袄,也不知道是花了多少气力才穿上!”

    底下人轰的一声作鸟兽散,葛兰*桑达用力一拉塔利,将他扯了起来,扶着他肩膀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阵,笑道:“到底是年轻人,精力旺盛,你父亲我老了,碰着一点头疼的事情,竟然是整夜睡不着觉…………说说吧,摩尔要塞前线如何?”

    塔利陪笑道:“儿子怎能和父亲大人相提并论?…………摩尔要塞一线,有烈福林*灰烬元帅主持指挥飞马军团和巨石像军团,哪怕是前不久刚带着从前沿要塞雷培森城抽调的苍狼军团前来应援的格雷上将,也是听从烈福林*灰烬元帅调遣。东境两场会战之后,烈福林*灰烬元帅的威望一时无两,儿子见着格雷上将,他对烈福林*灰烬元帅也是满口称赞。

    “…………只是摩尔要塞一线,我方的大军营盘并不坚固,且领民贵族走避一空,粮草也不易征收,军中粮草应不丰沛。这次运去几百车粮草,格雷*佩里斯上将极表感谢,可烈福林*灰烬元帅却淡淡的不以为意,只是随口敷衍了两句…………只怕……只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