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七章:
    “该死的,你要干什么?”眼看着待在土坑里的自己已经被埋了半截身子,女精灵开始有些不淡定了,有心想要挣扎,但是看到蹲在一旁向自己龇牙咧嘴的柯鲁,精灵只能微弱的发出重复的抗议声:“你们说过会放了我的...”

    男孩放缓了了手中的动作,不可置疑的点头道:“没错啊,我们要离开了,但是你还需要在这个地窖里待上一段时间,直到我们足够安全为止。因为我们分不出多余的人手,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就因为这,你就要活埋了我,我可以向自然之神发誓,只要我放我安全的离开,我不会对你们施加任何报复手段的...”

    “...不不..,可能你理解错了,我没有要活埋你的意思,只是把你头部以下的躯体埋在土地里,然后给你一根长度适中的小棍,然后你会用嘴咬着小棍一点一点的掘开身边的土,直到你的双臂可以抽出来为止,这个过程可能会有点慢,但需要持之以恒。”

    莫里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最后在周上踩了一圈后,才从一旁找来了一根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小棍道:“好吧,最后的忠告:想要活命千万不要将小棍弄丢或是弄断,这可是你活着的唯一希望”

    此时的女精灵已然看出了男孩的决绝,看着递过来的小短棍正要塞入自己的嘴里,气急败坏的精灵也顾不得矜持了,骂咧道:“小王八蛋,有本事你杀了我,你这样戏弄我,等我出去,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莫里蹲下身子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女精灵,显然并没有将精灵的警告当成一回事,而是利索的捏住了对方的下颚,将小棍塞入了对方的嘴里,然后警告道:“咬住了,我可不会帮你塞第二次。顺便给你个忠告,这片平民区的治安很乱,有多很你想象不到的人渣会入室偷盗。就你如今的状态,自救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否则......”

    警告起到了作用,女精灵望着离去的男孩背影,不得不一边紧咬住小棍,一边“呜呜呜”的发出挣扎抗议声,但男孩却始终没有回首,他只是在地窟的油灯旁停顿了一会,似乎在犹豫是否要吹灭它,随手挑了挑灯芯,等火光变得更大些后,便迈出步伐加快离去。

    听着上面一阵淅淅沥沥的掩埋声从地窟的入口传来,女精灵露出了满脸的无奈与愤怒,但好在光明仍伴随自己....

    有了三人组打前站,剩余的物质也被自己一早转运出了红叶镇,不多的物质有萨德一行十个少年看顾着。

    莫里拎起了背囊,抄起靠在门框边的那柄铁剑,转身锁好门,离开了这个自己住了四个多年头的家,大黑默默的跟在莫里的身后。

    走在熟悉的小镇碎石路面上,起早的人还不算多,莫里流连着熟悉的环境,男孩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这里的依然如故,就如同四年前老爹将自己头一次领养进镇子的那般...

    走出红叶镇,与十个孩子汇合后,莫里便将分配好的物质每个人发一些,就这样背着、扛着向野猪坡行进,寒酸的不能再寒酸,不知内情的还以为这是一支游荡的流浪者,也不会有多余的怜悯投到到这些身形单薄的孩子身上...。

    没有驮马、车子载重,队伍走走停停,直达下午的时候才到达野猪坡外围。紧跟在莫里身边的萨德也是头一次出远门,显得有些紧张,望着偌大的栗子林,不无担忧的问道:“莫里哥,这可是野猪坡,我们真的要进去?”

    队伍里虽然都是些半大的孩子,要武力没武力,又是支没有经过磨合的临时队伍,所以不安的情绪蔓延后,队伍变得慌乱也就不足为怪了。

    自认为是队伍里的头的莫里,并没有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孩子都应该绝对服从自己,想要在一支队伍里树立起绝对的权威,拳头足够大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拥有足够的支配权,如果你同时拥有了支配权与,那么整合一支队伍就易如反掌...。

    队伍刺头也许会有,但莫里不在乎,武力上自己也在牧场锻炼了三四个年头,加上这次虫峦之行的历练,可以说是真正的在战场上生死历练过了一次,在这群孩子中,不说一挑十了,一挑四五个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自己的手中还拥有武器。

    瘦弱的萨德在队伍里还算是壮实的,这是莫里潜在的有力支持者,去掉一些性格懦弱、孤僻不合群的,就算是暂时性的抱起团来,又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呢?

    毕竟在有着成年心性的自己看来,对付几个小屁孩,莫里还是底气十足的。

    当然,此时沉着脸的男孩,绝对没有打算立刻给这些孩子来个杀威棒。从队伍里,随便找几个看不顺眼的家伙一顿暴打,树立一下自己的权威。这虽然效果显著,但副作用不小,而且是隐性的。这种方法可以用在将来的外围人员的身上,但对于一心想要将他们培养成核心成员来说,是绝对的下下之策。

    有过一世青春的经历的莫里很清楚,这些孩子们正处在青春叛逆期,暴力征服是不可取的,虽然艰苦的环境造就了他们性格上的早熟,这早熟是有代价的,周围糟糕的环境会扭曲他们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往大了说就是人生观与世界观的扭曲

    暴力上的压制就算是一时屈服,但施暴者却很容易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反抗的种子与反派角色的印象,这对莫里来说是非常糟糕的,同时也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流民营里的孩子向来早熟,吃苦耐劳是他们很早便有的天赋,这一品德是莫里最看重的。为了修正他们身上多多少少被了的特质,需要用正确的教育方法来引导他们还未成型的世界观与性格,当然是尽量的往自己有利的一面引导,这也是是莫里早已经在心中琢磨开的事情。

    看着乱糟糟的队伍,男孩拔出手中的铁剑呵斥了一声,等队伍的视线全部集中到莫里的身上后,男孩尽量和气的安抚道:“栗子林我们是要进的,但不是我们自己,会有来护送我们进去...”

    “你在骗我们,我从来都没听说过,野猪坡里还有....”一个红头发的站了出来,不合时宜的说了句没说完的大实话,虽然让莫里凌厉的眼神生生卡住了接下来要说的话,但这足以让剩余的人开始浮想联翩...

    莫里将剑收回剑鞘中,望向的眼神慢慢的缓和起来。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被赋予了复杂的交流能力---语言,这种能力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通过交流能让人舒缓僵硬、尴尬的陌生关系,男孩知道只有不断的交流才能促进彼此的关系、化解彼此之间的戒备:“不可否认,野猪坡的确凶险无比,但梅林大叔为什么会选择将你们托付给我呢?而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往死路上带呢?”

    “我知道,在场的兄弟都是冲着梅林大叔信任才愿意跟着我来的,但我也不想辜负这份信任...”

    接着莫里话题一转,对着蹲在一旁摇尾巴的大黑道:“黑哥,看你的了”。

    大黑鄙视了莫里一眼,就摇着尾巴钻进了栗子林。

    在众人的惊讶与好奇的期待中并没有等来所谓的人,而是由先前那只土狗引着两队猎狼钻出了栗子林,巨狼群的出现让队伍中的最后一丝镇定也消失了。

    看着四散而逃的孩子,莫里无语的拍了拍额头。看来自己给大黑招来的护卫冠以的称呼,让这群人有些适应不了。男孩只能默默的摇头哀叹道:“代沟太大,看来需要尽快的填补起来...。”

    当然让莫里庆幸的是也有例外,唯一没跑的就是萨德,这孩子实心眼,非要拉着自己一起跑,无奈怎么也拉不动,看着狼群走近了,已经吓得迈不动步子了,索性也就不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