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三十一章:枭雄的胆色
    ...的确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了...,他好容易才将这撒哈拉公国西方行省的仅剩兵马的精锐从烈福林*灰烬元帅手底下拉了出来。两方面的时间都虚耗不起。一则就是如他对麾下将士所说,不能在索拉城城下旷日持久,让荒人和诺森人有可趁之机。二则就是他不能让烈福林*灰烬元帅在公国都城有稳住阵脚,大权独揽的时间...

    他的嘴角不由的扯出了一丝讥笑,烈福林*灰烬元帅是他用来收拾那些越发肆无忌惮的都城投向派的…………而自己,则是用来收拾跋扈而不可制的烈福林*灰烬元帅的,公国局势已然至此,但权利的争夺却依旧苍白炙热...

    为此,他必须在这些快要被烈福林*灰烬元帅用熟了的将官们的面前立威!威从何而来?单骑而定索拉城,虽然尚不可和烈福林*灰烬元帅两败诺森人的战功分庭抗礼!但也能让众将认清他格雷*佩里斯上将也是有勇有谋的,不是在温柔乡里待久了的摆设,让这些在场的将官们相信他格雷*佩里斯上将同样是这个公国的柱石。

    退一步,他和烈福林*灰烬元帅的争斗当中,这些西境本土野战军就算两不相帮,自己单在公国中枢的权势,就足以制服烈福林*灰烬元帅了!

    至于将来....撒哈拉公国到底到底能不能挽救?格雷*佩里斯上将却是满心的苦涩,但他想到了蛮人种族初来迷雾山脉的时候,那个时候蛮人有什么?比现如今不知道落魄、掉份了多少倍,既然祖先们能在迷雾山中崛起到这般程度,那他格雷*佩里斯侯爵坐拥公国西方行省的菁华,统领三支野战军团,就没有以姐姐摄政的名义,席卷迷雾山再度崛起的机会?

    值此乱世,说的好听一些,便正是男儿有为之机,难听一些,便是滋生野心最好土壤的时刻

    不过在此之前,无论种种桩桩,索拉城必须速下!区区风险,一条性命对赌镰刀军团上万条性命,这怎么看都是赚的,有什么好害怕的?再说自己入过没有后手,岂能这般有恃无恐...

    想到这儿,格雷*佩里斯上将不禁的在内心的深处感慨-----这等乱世,就是野心家的天堂,而权势则比什么都能让人沉醉其中、食髓其味,不可自拔。索拉城城中那个自己的内应,是不是也同样为这个时代而心驰神往,午夜梦回,每每为此心情激荡、亦或是辗转反侧呢?

    看着格雷*佩里斯上将凛然立于帐中,在场的将官们,不由自主的纷纷单膝跪地。

    如果莫里在场定然不由的感慨,值此乱世,凡是称得上枭雄之名的,胆色之豪,定然是寻常人难以比肩的,岂不知他也正在准枭雄的路上进化,只是还未自知而已...

    =========================

    河谷郡城,诺森公国东征联军元帅府的议事厅,偏厅之中,霍普*加林冷冷的喝声,莫里和迪沃*格列参议在帅案之下,都是不动声色。

    迪沃*格列参议跟在霍普*加林身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知道这位霍普*加林元帅的做派。而莫里虽然在这个主世界中只生存了十五个年头,但在他的任务世界中,其阅历却远远超出十五个年头,前世今生加起来,可以说自己足以能号称的上是一位人精了,这么多年的阅历中,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无论是尔虞我诈的宫廷权谋,亦或是更加露骨的现代社会的人性,显然比这个时代复杂到了天上去了。

    他清楚,大人物一见面就温言嘉勉,那不见得是好事情,如霍普*加林这等,开口就先给你个下马威,说不定就是要让你畏威怀德,也恰恰真正要用你的先声!

    而霍普*加林身边的那个披着一身厚实的厚呢子参谋官大衣的中年胖子,却是一直低首垂眸,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莫里单膝垂目,表情诚惶诚恐,却始终不发一言。

    霍普*加林负手站在帅案之后,言辞冰冷,一句接着一句:“摩尔要塞的列夫*沃格少将和查理*莫干将军的军报,以及迪沃*格列参议刚刚送抵的文卷,我都阅览过了。从来未曾见有你这般胆大妄为的贵族!杀荒人使者以绝葛兰*桑达徘徊瞻顾之意,假冒诺森使者擅收葛兰*桑达归降书与印信,擅闯蛮人连营就不用说了,居然还敢冒我的名头和蛮人元帅---烈福林*灰烬元侯爵阵前侃侃而谈!你自己想想,干犯了诺森公国贵族法则上的多少规则?如今的荒人怎么说也是诺森盟友,这使者就是你随意杀得的么?”

    霍普*加林本就出身大贵族世家,加上多年带兵,虽然打仗的本事有些水,可这威仪,并不逊积年重将,说话也中气十足、凌厉异常,这一连串的质问下来,只是震得议事厅偏殿当中,嗡嗡作响!

    莫里面露逊色,心里面却是叹气道:“唉,这尼玛,真是是地位越高,就越是戏精,单刀直入不好么,非要这般浪费口舌,演戏就非得全套做足?老子单膝跪在地上也是很累的。不过,话说回头,真要追究老子这些责任,又何必这么正式的来见老子?这么一份意料不到的大礼送给你这个想必正在辗转反侧思虑如何收场这难看的东征公国重臣,晚上你这老小子都不知道会偷偷笑几场了......

    不过如今这可是行事比人强,现在的诺森公国的东征联军中,也就是眼前的这个贵胄的权利最大。你想演戏,老子也只有奉承到底的份了

    虽说心里多少对这个戏骨有点腹诽,可是莫里打心眼儿还是暗自窃喜的,霍普*加林居然拿出这么严厉的下马威出来连番的质问,说明他不仅要用自己,而且说不定还可能是那种较为重视的程度,谁说这老家伙半个字都没提当年他女儿在北境承自己的一份情的事情,但想想也是在理,这个时候总不能公私混淆吧,而且这些大人物都有一个通病---薄情寡恩,自己捞那么一嘴,也就是给对方提个醒,提醒对方想要对自己下手的时候,多少留些人情...

    不过现如今这情势,莫里不禁的微微的有些叹息,似乎着分人情添在这儿有些浪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