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七十八章:过河
    “老子在边东的地面上,亲眼见到了,兵火交亟之下,一个大好的东境失地如今变成了什么惨状!蛮人击败你们,深入诺森东境百里,一路过来,你们都已经看见,短暂战事,已经将这边东之地地糟蹋成什么样子了...老子在这里,可以再告诉你们一句,在撒哈拉公国的东边,还有一个比蛮人更要凶悍十倍的提尔荒人,你们软蛋成了这个样子,以后蛮人不成了,如何能与荒人较量...”

    莫里的眼神只是挑衅的看着眼前无声的将士们:“西军以前在虫峦山脉守边扩土,在凶悍、诡异的虫人面前,没有一个退缩的,西境也曾经被虫人绕过边塞突袭,知道给敌人杀进来是个什么下场...,老子告诉你们,诺森东征大军再耽搁下去,荒人一旦夺了撒哈拉都城的东边环山险关,在西面对诺森建立起了桥头堡,一旦他们消化掉胜利果实,缓过劲,自然会对诺森虎视眈眈,到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杀过来”

    “这个时候你们都没有渡河东进的勇气,没有试图挽回还有可为的勇气,到那个时候,你们就有胆子抵抗到底了么?去你妈的吧...,无论是西军,还是西境还是东境,都是诺森公国的土地,这上面住的是诺森人,你们是边军,不是贵族私兵,自然有卫戎的职责?想想在托列克河的两岸,还躺着多少无人收敛,爆嗮于荒野之上的袍泽...”

    莫里悲愤的只是指着东面:“....老子要过河,因为眼前就是唯一一个机会!一个收服边东的大功,老子要带着你们作为诺森东征联军复仇之战的先锋!霍普*加林元帅为何派老子和迪沃*格列参议来拣选你们?两位将军为何这么信任老子?还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就是成败之机”

    |“...老子要过河!你们过不过来,随你们的便。可是向前一步,也许就是功成名就,也许就是一辈子的骄傲,但也可能身死不还!但拥有八境之地的诺森,真的就没有几个血性男儿?看着自己的兄弟、与昔日的袍泽战友的尸骨抛在对岸,无人收拣,连再东渡的勇气都没有?如果真的是这般,那你们趁早回转西境去吧!老子就是一个人,也会把索拉城抢下来..”

    一番话说完,莫里掉头就回到自己坐骑旁边,翻身上马,谁都不看,只是昂然向前。所有人都目送着他的背影。看着莫里走到河岸边上,一个骑马的小小身影飞快跟了上去。谁都知道,那是莫里不可稍离的戎装小女仆。小女仆从来都是最讨喜的,一路行来,谁不喜欢这个星眸如梦,笑颦甜甜,而且手脚勤快的女孩子?

    大家看着莫里摸了摸小女仆的头发,随即身影,最先没在了河岸之下,然后就是小女仆轻盈的身影一闪,一点都没犹豫的紧紧跟上。

    人群当中,布里恩长笑一声,当先而出。汤森凯尔特理查艾伦同时而出。几人都不回头,只是向东而去。

    再然后,却是听见肖恩*汉达哈哈大笑的声音:“俺老韩就盼着这么一个机会,窝在营塞中能窝囊死!整日里守在营里,就他娘的不是后退就是驻守等待!这回终于要大步往前冲了,不就是夺个索拉城么?那些军心不稳的镰刀军团的二流货色,还能有咱们精悍...”

    说罢,他同样越众而出,催马而前。

    月色极好,人们已经何以看见莫里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河中,他抓着皮索,只是缓缓向前。一马当先,河水拍击在他的身上,只是溅出了白色的水花。小女仆小小的身影,只是吃力的跟在他的后面。而对岸,就是蛮人从诺森公国身上刚刚抢下来的国土...。

    在这夜里,有如一副让人看后,胸中只有一口气在鼓荡、豪气顿生的画面。

    艾薇*桑达立在那儿,一双大眼,里头只有莫名的波光在不住闪动,她楞然的望着那个刚才自己还在记恨不已的身影,此时心中的恨意已然全然消弭了,有的只是满心越跳越快的异样感...

    迪沃*格列参议缓缓回头,扫视了断剑骑士团的骑士和西境抽调第八军团第四混编旅的骑手一眼,低声道:“两位将军难道不知道莫里参议隐瞒了些什么么?索拉城变故,只要一支空骑小队戳破蛮人的空骑拦截网,穿插进去,就足以打听清楚。两位将军,为什么没有派突然收住了前往索拉城空骑侦查的力度?昨日为什么又加大了转移空骑侦查的方向,你们还不明白?这功劳,你们不想要,俺迪沃*格列参议想要!回去转告两位将军,莫里参议和俺,渡河去了!”

    迪沃*格列参议身影一闪,也跟了上去。科威罗*托伊和布特*希伯来对望一眼。科威罗*托伊只是呼呼喘着粗气,突然骂了一句:“他妈的,老子受够了这窝囊气,死便死了,俺最怕的就是被人瞧不起,俺要是这么回去了,以后还怎么带兵!俺走了!布特,你去回报两位将军吧!”

    布特*希伯来叹口气:“你大爷的,此次你为军事主官,俺不过为副手,俺这般带着人回去了,算不算临阵脱逃?再说了俺可不是肖恩,一辈子拿违抗军令当饭吃!

    说到这儿,他回头招呼一声身后的兄弟道:“弟兄们,不愿意去的现在立马回去,愿意过河立功的就跟上喽!”

    断剑骑士团的骑士和西境抽调第八军团第四混编旅的骑手们静默一下,突然发出阵阵的呼喝声:“渡河,渡河!”

    ============

    诺森的东境的气温比起北境来要温和些,已然进入初冬下着的冷雨又如瓢泼一般的下了下来,蜿蜒从索拉城左近流过的河道再度暴涨起来,已经不复往日的平静,只是在风雨当中翻卷着滔滔浊浪。

    这初冬的秋初的冷雨,似乎是要尽最后努力,留住这季节变幻之前的最后时光,只是风卷雨疾,在天地当中连成斜线,白茫茫的掠过。大地蒸腾起一层层的冰冷的冷雾,将所有一切,笼罩在模糊的晦暗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