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八十四章:摩尔根城下
    “莫里参议,俺来带队来混城!把蒙特拉*科德上校的人头给你带来!你只观阵接应就行,俺东渡也不能不立寸功,莫里参议,这功劳让给俺吧!”

    肖恩*汉达也抢前:“怎么少得了俺大胡子?”

    布里恩目光更是灼热:“参议,俺可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你!”

    科威罗*托伊和布特*希伯来虽然没说话,可眼神中的跃跃欲试,谁都看得出来!此次混城,当然有风险,而且还很大,可是也有成功可能,一旦功成,谁都知道,这到底是多大的功绩!

    莫里只是淡淡微笑,心头也同样火热。

    “我带大家东渡,此次扑城,我要缩在后面,那我怎么有脸面对用命的大家?不用多说,我将在其中,同时也会冲在最前面!迪沃*格列兄弟,只能委托你观阵接应了...,兄弟们,咱们把这索拉城拿下来罢!

    今天收拾这些俘虏,有这些人看押就足够了,其他人休息...明天我们就该以迅雷之势扑城了!渡河不过三日,我们就将改变这场战事...”莫里缓缓环视诸人一眼,只是一抱拳:“诸位...努力!”

    人们散去许久,艾薇*桑达还是静静的立在雨中,闭上眼睛,只是不语,长长的睫毛被雨水打湿垂下,让她在这刻显得无比的软弱。图库*提利侍立在她身边,在这片土地上,这半年来,镰刀军团才一直是这片地盘的主人。可是现在,这两人却显得无比孤单。

    图库*提利低声道:“大小姐,俺们镰刀军团不要去了一个塔利*马特,又..”

    艾薇*桑达睁开了眼睛,死死咬着下嘴唇,只是迸出一句:“只要能救出爹爹,其他的我不管,之后,自然有爹爹会料理这一切!”

    =============================

    号角声凄厉的在雨幕当中回响,.宣告着又一轮进攻的失利。

    摩尔根城城外,已经垒起了高高的土堆,哪怕战事仍然在进行,周遭抓来的杂役、难民,仍在将草袋吃力的运上这些土堆。将这些土堆堆叠得更高一些。泥水当中,到处是倒下的杂役、难民的尸体。

    大雨如注,没有粮食,这些工程量大时间紧,稍有不对处,那些当监工的蛮人们就是劈头盖脸的皮鞭打来,就是精壮的人,也熬不得三五天!

    可是在摩尔根城城下,这惨状却比后面更甚十倍。摩尔根城,虽然城不大,但却是依托一条环河而设。连日大雨,已经颇有颓陷处。只是破口都用木石堵好。城壕当中水位暴涨,但是有几处已经被草袋填实,成了通路。通路周围,层层叠叠倒着的都是杂役、难民的尸首。

    不高的城墙之下,散布的全是攻具。有橹车,有撞车等等简单的攻城器械,挽曳这些工具的也多是杂役、难民,男女皆有皆有。死得到处都是,在雨水当中被泡得发白。这些攻具,都是天气尚未下雨时候所用,却被城上火油焚毁、投石器所毁。

    但攻垒双方却都还穿着镰刀军团军士的制式武装,只是层层叠叠的死在一起。烧毁的攻械上头,甚至还挂着焦黑的尸首。

    城墙之下,到处都是被挖开的豁口。豁口周围,全是丢弃的盾牌和乱石、箭矢。大雨当中夯土筑成的城墙松软,攻城的军队就扑至城根,在后面堆叠的土堆上箭雨的支援下,拼命刨城,只要挖开豁口,就可以大队涌进!

    可是城墙之上,射倒了一批又上来一批,只是往下砸滚木、砸石,烧热的岁以及火油。打到后来守城的器械用完,城里的守军就干脆驱赶城中的领民上城协助守城,将城中房屋拆光,能用的大木砖石,全都砸了下来!

    这又是一场攻势失败,一处城墙,满满的铺了一层尸首在侧,有的人还未死透,只是在泥水当中辗转哀嚎。被滚热的水浇到的人,眉目皆不可见,只是跌跌撞撞的四下乱爬,露出粉红的血肉,人人看得毛骨悚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轮到的是不是自己!

    城头之上,同样尸首堆叠得高出了垛口,血水顺着城墙朝下流淌,如此大雨,也冲刷不干净。城上被胁迫而来的守城的杂役、壮丁们,只是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动着,翻检尸首,是镰刀军团军士的,扒了衣服皮甲,招呼着守城的杂役将人抬下去,若是杂役、壮丁,就这么赤条条的掀下来。

    数百名塔利*马特所部,浑身泥水的撤了下来。带队攻城的军官们,更是在残酷的攻城战中人人裹伤。土堆之上,堆叠的胸墙后头,都是半东蛮人和东蛮人的人马。他们不用攻城,只是凭借这堆高于城墙平齐的土堆朝城头射箭,掩护塔利*马特所部强攻。土堆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头探出来,看着塔利*马特所部的狼狈模样,不知道谁先笑骂了一句,接着就是一片哄笑的声音。

    这些蛮军调派来协助攻城的蛮人一部中的军官,大多是撒哈拉都城城内的贵族子弟,出战已久,却还要在这摩尔根城城下挨雨淋,人人都是一肚子怨气,塔利*马特所部此次又败下来,这些东蛮人人和半东蛮人倒是乐得在旁边看着笑话!

    塔利*马特所部头都不敢抬,只是撤过壕沟,谁人都知道身为攻城前锋的己方已然没有选择退却的权利。而对面城墙上头,站着一个身着鳞甲、壮硕的军官。大家都识得,正是葛兰*桑达手下大将蓝道*提利,他叉腰站在城墙垛口后面,两面大盾牌遮护着他,只听他大喊:“塔利*马特,可敢再来?你这个白眼狼,要是是男人,就不要徒伤镰刀军团的军士为你一己私欲卖命,俺们两个在城下单打独斗!看看到底是我将你头砍下,还是你先将我砍成两段.....”

    一名塔利*马特麾下心腹军官滚得浑身同样都是泥水,从一处土堆上面奔下,对着底下杂役、难民们大喊:“谁敢跟着俺再走一遭,活下来的就补进军中,待遇等同一般军士,等打下摩尔根城,还有犒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