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九十章:强抢
    滚木又零星的投了下来,还有石块,布里恩抢在最前面,被汤森合身拼命拉开,才没被砸倒,他扭头过来,朴实的面孔都已经扭曲:“参议,这样攀城可不行...!”

    莫里被几个人簇拥着,此时的他已然将手握在剑柄上,沉着的目光扫视着周遭的战场,毫不在意沾染在脚下混杂着鲜血的泥水,更是毫不理会艾薇*桑达频频投递过来的锐利的眼神,随即他看见了架在壕沟上的简易木桥。这木桥是用十几根长短不一的木柱钉在一起,上面铺了一层厚重的木板:“去一些人把壕沟上木桥弄过来,弓箭手及法职负责压制.”

    肖恩*汉达和布里恩几乎同时转头过来,转首便大步冲去,十断剑骑士团的骑士顿时反应过来,拼命涌上,只是将沉重的木桥朝里头拖.几十名激活了潜能的职业者一块儿用劲,又是情急力生,就听见他们同声大呼,这木桥已经被扯过来翻起,无数双手托在四周,将木桥顶在了头上,然后迅速的返身而来...

    这个时候,索拉城城终于被惊动,四面城门,都响起了应和的号角声音。正对西门的数十军士,同时发出了大声的欢呼!而西门的营寨寨墙上头也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头,这些新附的军士只是互相观望,最后再看着他们的军官,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这些新附军士的犹疑混乱。

    他们当然不会死心塌地的为塔利*马特卖命,艾薇*桑达小姐去西边商谈归降的事情,此时镰刀军团上下谁人不知,如今她突然现身索拉城城下,当然也给众人带来了期望。如今换了主人的镰刀军团如此伺候还摸着门,眼看着就成为了非嫡系,自然是想起了昔日桑达将军在时的好,外加熟悉.....

    就在一众人在心底打着小九九的时候,也是暗暗的赞叹艾薇*桑达的大胆,就这么几十人就想混城而入!现在索拉城守军已经被惊动,他们却还是挣扎在城下泥水当中,看着眼前城墙没有法子,众人也是越发的焦虑起来,要是此次这波人被杀退,蒙特拉*科德上校在事后给他们的头上按一个纵敌之罪是跑不了的,到时候谁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个被砍脑袋的....

    寨墙上领兵的那一个营官踌躇了一会儿,看着营寨下已然整好队形的军士,慢慢的举着手,咬牙切齿的好一阵子眼看就要挥手下令让麾下冲出营寨,去抄莫里他们这队人马之后,而身边的副手却及时的一把拉住他的手:“看...”

    已然顾不得许多的莫里再次向城墙上扔了一串连珠火球后,顺势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艾薇*桑达,随即抽出了手中的长剑,便迈开了步伐..

    城墙上头已经有防守军士看见了这木桥在无数双手托举下过来,只是惊惶大呼。大雨的天气,固然限制了空骑出动袭城的手段,同样也限制了守城人的手段。至少点火焚烧攻具,就显得为难。

    更多的人在盾牌掩护下举起滚木礌石砸过来,还有人冒死探出身子用弓箭开始发矢射击。城上一部分的塔利*马特的嫡系,也听到艾薇*桑达杀回来的呼声,不禁的惊恐起来,他们这些叛乱的嫡系,万一落在艾薇*桑达手中,谁能知道是个什么下场...

    蒙特拉*科德上校的责任本来就是安顿收拾索拉城的余烬,谁也没有想到诺森东征联军居然有这胆色敢直扑城下,而且动作如此之快!

    被这些人马,一直混到城下,城外的重重防御体系,加上远距离就可以使用的守具一时都失却了作用。对方神射手与随军的法职一直逼到城下,又是有心算无心。一时间双方可以说是共险。冲到城脚下拉近距离的这段路程,向来是厮杀最为残酷,付出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段路,哪怕有完善攻具掩护也是一样。要克复地形的障碍,还要忍受城墙上守军的各种火力。往往都是伤亡一大堆,然后半途而废。

    而莫里他们,不仅来得突然。而且从发难开始,他们就已经在城脚下了!大雨又限制了许多守具的使用。这时索拉城城兵力不足的缺陷,更是暴露无遗。根本难以有效压制这些就在脚底下的死士,他们现在也只有拼上性命了。完全顾不得掩护自身,只是拼命的用弓矢,用木头石块向下投射!

    城头拼命,底下也红了眼睛。艾薇*桑达和理查只是一言不发,看也不看落在身子周围的箭矢,只是一箭一箭的朝城头上还去。每一次弓弦响动,城头上总有人踉踉跄跄的倒下。

    艾薇*桑达不时还看着在那木桥之下,夹杂在人堆里头的莫里方向。她心高气傲是不用说的,可是自从和莫里同行以来,越来越被这个名不经传的北方小贵族压着一头,莫里胆色之大,决断之快,脑子也是身为灵活,这些东西综合到一块后,让她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罕见的人才。到了现在,她更是更多选择只是依从莫里的命令行事。从自己在军中历练开始到现在,艾薇*桑达从来没有这么依赖于一个男人,哪怕以前葛兰*桑达的一些话,有时候也不一定能让自己乖乖就范....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正在朝着城墙冲去,也在拼命!自己爹爹现在存没不知,镰刀军团四分五裂,熟悉的一切全然改变,如果这个可恶混帐,似乎总在利用自己的男人也倒下了,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一瞬间中,艾薇*桑达大眼当中,涌出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雾气。可她的容色,却变得加倍的清冷,只是咬着嘴唇,又是狠狠一箭朝城墙上头射去!

    城上城下,呼喊的声浪,几乎混成了一团。所有能扔下来的东西,似乎都在这一刻拼命的丢了下来,更多的羽箭落了下来,有的透过木头之间的空隙,嗖嗖的直钻进人体里头。中箭的人松开了手,却被夹着倒不下来,还被涌着朝前。有的人托在外缘的手掌,已经被羽箭钉在了木桥上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