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百零五章:隐忍
    塔利*马特顿时就跪拜了下去,在泥水当中频频叩首:“将军赏识之恩,属下岂能不粉身以报?属下这就亲自督阵,两日之内,说什么也要踏平摩尔根城,将葛兰*桑达这老东西的人头,掷于上将马前!”

    说罢,塔利*马特就起身昂然而去。

    他越走越快,而格雷*佩里斯上将也只是微笑看着他的背影。两人心思,互相都是心知肚明。塔利*马特是已经无法再在葛兰*桑达麾下曲于委屈下去。他的出路都被堵死,在莫里这个假诺森使面前做的事情,也让葛兰*桑达看出了他的野心。他一旦不发作,那么异日必然被腾出手来的葛兰*桑达清洗!

    而格雷*佩里斯上将自然就是笑纳了这份大礼,对于他来说,甚至对于苟延残喘的撒哈拉公国来说。葛兰*桑达所部的迅速壮大也就是一个隐患。如今蛮人手里的这点兵力,左支右绌已经是捉衿见肘,怎么还架得住葛兰*桑达必然会闹出来的内乱?塔利*马特和葛兰*桑达,分领镰刀军团一部,互相对耗干净也罢,死得越多越好。他格雷*佩里斯绝不会为这父子两人消耗麾下一条东蛮人人或者半东蛮人的性命。

    压迫着塔利*马特克复摩尔根城,一则这个隐患消除,塔利*马特也将元气大伤,到时候,边东的两城就可以轻轻巧巧就接收过来了。二则也是自己立威之举,在东蛮人将士心目当中,树立一个爱惜他们生命,却能以身犯险去抢索拉城的声名威望!他格雷*佩里斯上将,同样是蛮人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将来在他和烈福林*灰烬元帅之间的争斗当中,让这些东蛮人的军方势力来一个两不相帮,而他有两个军团在手,可以稳稳的压烈福林*灰烬元帅一头!

    周围他格雷*佩里斯上将的大军环绕,塔利*马特还怕他敢不从命?至于这对父子之间的恩怨生死,格雷*佩里斯上将连想都懒得想,谁死了,对他都是一般。

    而塔利*马特只是直直的走下土堆。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葛兰*桑达覆灭在即,而身侧格雷*佩里斯上将同样不好对付。他还需要继续隐忍下去,以待时机....只要不死,总会有机会的!总有一日,不仅葛兰*桑达,就连格雷*佩里斯上将、烈福林*灰烬元帅,也要匍匐在他的马前!

    他已经走到了正在集结的麾下一个方阵当中,不等带队军官行礼,已经劈手抢过他手中令旗,脸色铁青的朝着索拉城城方向一摆:“攻城!”

    他转头向西,和城墙上那个高大的身影遥遥相对。

    我们都没有做错,这只是乱世枭雄的志向碰撞而已,在这个世道唯一该干的事情罢了!

    ====================

    睡她,还是不睡她呢?

    看着朦胧高挑的艾薇*桑达披散着长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莫里只是认真的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艾薇*桑达虽然面无表情,容色冰冷,可是她无意识轻轻咬着的嘴唇,还是泄露了少女的紧张害怕。竟然在她身上显现了罕见的惹人怜惜的气质。

    昏黄摇曳的烛光下下,艾薇*桑达双腿纤长,细腰盈盈一握。想到几次和她纠缠在一起感受到她细腰那惊人的弹力,莫里就觉得自己有了反应。

    艾薇*桑达虽然凶悍,但的确是是个身材与长相都没得说的美女啊....为了她的爹爹,她付出了许多,也忍受了许多,但直到如今仍然不屈不挠。

    对这个女孩,自己不是没有欣赏。毕竟自己和艾薇*桑达同生共死经历这么多,他也早就习惯这个总是冷着一张脸的长腿美女在自己身边,但早已过了生理冲动期的自己却更加的理智,他清楚睡了这个女人之后的利与弊

    他低头看看小女仆,小女仆鼓着一张脸只是不瞧他,也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她低着头从莫里的身边绕过去,退到门外头,伸手帮他将门带上,只是临出门的时候,朝自己做个鬼脸吐了舌头,然后就听见小女仆的脚步声轻盈,飞快的跑开了。

    莫里回头,灯影之下,艾薇*桑达已经在咬着嘴唇,慢慢的解着自己襟口搭扣。她里面是一件紧身的中衣,看来是新换的,颜色雪白,如诺森仕女服侍一般开着深深的领口,只是露出了少女光洁的肌肤。中衣下鸽乳形状翘挺,不过盈盈一握。她的锁骨也秀气精致,带给人的视觉冲击力,竟然是惊心动魄。

    转瞬之间,她已经完全解开了襟口,只是容色清冷的将衣衫褪了下来,围在腰间,咬着嘴唇不再动作

    眼前诱惑无限,可是现实却如窗外雨丝一般冰冷。

    这个少女,自己不能睡呢....虚与委蛇是可以,可是偏偏不能睡!自从起了吞并镰刀军团的心思后,葛兰*桑达,已然彻底转换成了自己的敌人,这是自己要对付的。现在自己可以杀人不眨眼,可以为了翻转战事而不惜一将功臣万骨枯。可却不能上了艾薇*桑达再收拾她的爹爹!毕竟这个冷淡倔强,英姿飒爽的少女,陪着自己一路过来,同生共死,甚至有时,还会深深的凝望自己,纯粹的利益一旦交织了情感在其中,在决断的时候,理智必然要退步。

    也许让这个女孩恨自己也就够了,毕竟自己是人,不是牲口,也许还是因为更珍惜这份同生共死的友谊,所以他也不愿意在有些事情中掺杂着一些其他东西,随即莫里皱着眉头,缓缓蠕动嘴唇,声音却是冰冷:“穿上衣服,出去吧....”

    艾薇*桑达猛的抬头,神色又羞又怒,只是逼视着莫里:“你答应..我..了?”

    莫里冷冷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会做到,我可以告诉你,明日我就将率军南下,去解救摩尔根城!就像是我说的那般,也许凭着四百人,我就可以让格雷*佩里斯上将解围而去!至于你家和塔利*马特的恩怨,只要塔利*马特不跟着格雷*佩里斯上将离开,就总有让你们算清楚的时候!可是你要明白一句话,我的所作所为,绝不是因为你委身于我,甚至将镰刀军团当作嫁妆,就可以让我如何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