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宫重生升职记〕〔佞妃成凰:重生符〕〔丹宫之主〕〔征服世界的正确打〕〔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之都市狂仙〕〔我是神界监狱长〕〔我的高冷女老板〕〔追婚99次:宁少,〕〔千帆掠过只为君〕〔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农女殊色〕〔快穿:boss大人,〕〔茵魂不散〕〔种田神医:小媳妇〕〔护身保镖〕〔异灵妖域〕〔反穿第一妖女〕〔七零甜妻太撩人〕〔戏闹初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百三十三章:有退路么?
    城上同样传来各种各样的惊惶呼喊声音,有蛮人射击平台掩护攻城战的羽箭,一刻也没有停止朝着城头倾泻。城上早就竖起了巨盾,朝下射箭投石浇开水,都是在巨盾当中探头出来进行。蛮人军蛮人射过来的羽箭实在太过密集。稍稍露出身子,就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也遭。不时有人被射落,沉重的落在那一片橹盾上头。顺着橹盾缝隙流下的,已经不只是开水,还有那猩红的血水!

    东蛮人、半东蛮人的密集羽箭,倒也罢了。这几天攻城的一方,也试着做过投石器械,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制作出来了。可惜格雷*佩里斯上将只是领大队骑军而来,虽然轻便,但是辎重纵列却回到了撒哈拉都城。后勤口粮的大半,都是靠掳掠而来。

    羽箭攒射城头,无非就是伤亡而已,这个时候人命已经成了一种最不值钱的东西。

    而对对于摩尔根城里的人来所,只要城墙还在,摩尔根城就还有希望!

    塔利*马特亲身而来,带着前些日子一直不曾轻动的亲兵,也拼出最后气力。只是在城下刨得声声入耳,摩尔根城城墙本来就不甚厚,只要挖了大半进去,雨后夯土松软,这城墙也许就得垮塌下来!城上守卒,只是奔来跑去,想把底下盾阵打散。可是塔利*马特都钻入城缘拼了性命,不管怎么朝城下倾泻着一切火力,这盾阵就是撑住不散。越到后来,城头越是惊惶,呼喊声音已经连成了一片!

    “塔利,塔利,快出来!城墙快要垮塌,不要填在里面!”

    一个心腹军官,手足并用的爬进墙下土穴当中。这土穴人在里头之能弯腰曲背,手足着地爬行。里头满满当当的挤着都是军士,给那老将只是朝两边推。上面泥土,哗啦啦的直朝下落。

    那老将爬到最里头,就看见塔利*马特顶在最前面,这个时候锄头铲子都已经施展不开,塔利*马特只是在用自己佩刀在拼命凿土,整个人跟已经完全是泥土色。他用力一扯,塔利*马特回过头来,神情无比凶狠:“你进来做什么?督促军士,死死占住这城基,防葛兰*桑达反扑!”

    那中年军官也是当年是跟着卡塔力*马特上校的,算是塔利*马特的叔辈了,他却不管塔利*马特的命令,拖着他就往外扯:“至少现下的镰刀军官少不得你塔利*马特!这城墙就要垮塌下来了!战死也就罢了,给埋在里头不值!你在外头指挥军士掩护俺们,俺来挖穿这城基!俺填了城也就罢了,你却死不得!”

    塔利*马特猛的甩开他:“我知道什么时候该退出来!到了现在,俺们这支残军,难道还有退路不成?要想活下来,只有比别人更舍得豁出命!你且出去指挥,城上绝不可能坐视俺们挖城成功,不论是葛兰*桑达还是蓝道*提利,想来如今也是没有退路了!”

    城上果然也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葛兰*桑达所部,同样死伤累累。战士几乎榨干了最后一点气力,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城中的居民,也伤损大半,壮实的男人已经不多见了,现在在城头搬运碎石,迎着铺天盖地箭雨而来的,多有妇孺,只是沉默的在城头转运着守具,同样也一声不吭的被射倒在城头。血已经铺满城墙,但很快的又渗入了城墙的石缝中。

    守城的物质几乎已经用光,大群大群的伤卒只是在城墙下辗转哀嚎。其他的人只是缩在巨盾后头,等着轮到自己出去朝城下投石倒水。城墙下挖土的声音,从脚底下直传上来,可是守卒脸上却没有什么惊惶神色——实在是已经战得麻木了。攻守双方,在一个旗号下顿了一年,现在却是在以死相博,在蛮人面前,互相用自己同胞的血肉,将这座小小摩尔根城盖满!

    到了这个时候,后路已绝,周围援兵根本没有。到了现在,众人对葛兰*桑达和蓝道*提利所说的大小姐搬来的诺森救兵已然不再给予期望了,这些诺森兵,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北渡托列克河,深入数百里,出现在摩尔根城附近?更不用说摩尔根城周围还有铺天盖地的格雷*佩里斯上将所领的两支蛮人野战军团!

    此处,就是绝路。无非看怎么一个死法罢了。当初的同伴,到了如今,已经十不存一,如此乱世,谁也没有想着安稳在在床榻上死去,到了这个时候,望着周遭的惨死的平民们,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城上反击,渐渐的变得零落起来,只有几个军官还在声嘶力竭的大呼,让军士探出头反击。可城墙上的守城物质都已经匮乏了,难道拿自己的命往下扔么?

    蓝道*提利只剩一只右臂,从这头走到那头不停的调动守军们低迷的士气,同样喊得声嘶力竭:“该死的蛮人只有驱使塔利*马特上来送命的想法,碰都不敢碰城墙一下!显然他们也在防着大小姐领来的援军!援军已经过了多来因河,要不了多久久到!单单是塔利*马特,当初哭着喊着要给俺们将军当儿子的没卵子的货色,难道俺们就怕了他了?再撑两天,再撑两天!到时候,每个弟兄十枚金龙,而且还是诺森那边给发!到时候有了钱,俺们再好好的放松放松...”

    他吼得豪壮,心下却也知道到了绝处。可是就算在塔利*马特这小崽子面前,就算是战死了,也好过屈膝求生!

    城下挖掘的声音越来越紧,虽然他在城头血都快喊出来了,可是军士们的反击依旧是越来越是有气无力,仿佛就在等着城墙塌陷,塔利*马特所部一鼓涌进的时候!

    “将军,俺们提利两兄弟,算是对得住你啦!”就在蓝道*提利无限感慨的时候,城墙下突然传来响动的声音,蓝道*提利红着眼睛一看,却是葛兰*桑达最后留下的几十名将军近卫,举着大盾,沿着城楼阶梯上城。外头土堆堆建的射击平台的高度比摩尔根城的城墙还要高,看到这里动静,飞蝗一般的羽箭直射过来。

    那些亲兵,只是缩在盾牌后面,死死遮护住掩护的东西,朝城上缓缓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