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章:我不是死神
    青年眼中闪烁着泪花,默默的低下了头,悸动着身躯在传达着他此时内心的悲伤与哀痛,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布下了两道泪痕,眼神中满是自责与不舍,眼眶中续弦出泪线,他仿若自语般的倾诉着:“那一年,我被查出了魔鬼病,我一直以为只有我在噬心的痛苦中煎熬....,等慢慢的长大我才知道,还有一个人比我活的更加痛苦.”

    “我曾经试图自杀,但她的哭泣与哀求又将懦弱的我从必死的信念中拉了回来.我也曾想过在这个世界上挣扎存活,陪着她再走一段...,但...太难了,懦弱自大的我悲哀的发现,自己最终也只能成为她的累赘....。她将自己一生中最好的年华不求回报的都倾注到了我的身上,而我能给她留下的东西只有无尽的痛苦与泪水,我是不是...很懦弱....?”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黑袍人默然的这般想着,却并没有出声回答..

    我...还能..在见到她么?”

    “如果死亡是一种解脱,为什么还要去留念那些注定抓不住的东西呢?每个亡者都应该有被铭记的人,每一个亡者也注定会被人铭记.相信我,时间是心灵伤口最好的愈合剂...”莫里的眼眶微红的同时,心中不由的想到了第一次将一对亡魂骗进死亡领地时候的场景,随即他便甩出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向青年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这一次...别回头....”

    “我们去哪儿?”青年望着眼前的黑袍人,努力的擒住自己眼眶中打转的泪珠,筹措了许久,才缓缓的递出自己的右手.当两者的手在双手触碰的那一瞬间,一道凭空出现的诡异大门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大门随即缓缓的展开,门内一条石板小道蜿蜒曲折的通向了远处的一个被大海包围的朦胧的小镇

    并没有理会门里场景变化的莫里,收敛起多余表情,语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哀伤,向青年重复着自己编织的谎言:“进去吧,我们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现在应该带着微笑返回我们来的地方,生死复返,终点即是起点...”

    “谢谢你的安慰,以及给予我在死亡之路上继续行走的勇气,谢谢你,或者...我应该尊称你一声...死神..”仿佛莫里的话语中拥有着非凡的力量一般,青年一扫满脸的阴郁与不舍,望着缓缓开始崩塌的镜像世界,嘴角边堆起了一丝牵强的笑意,缓缓的迈步踏入亡者世界大门。

    就在他即将把整个身躯没入门的另一边的时候,青年突然又转回了脸,他打了一眼似乎对自己的这举动早所预料般、正凝视着自己的黑袍人,随即转移了自己的视线,泪眼朦胧青年扫视着正在崩塌的灵魂壁垒,泣声呐喊,仿佛在宣泄着自己这些年来对那个她所有累积在心中愧疚歉意的情绪:“妈妈,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

    他颤抖着嘴唇,任由泪水溢出眼眶,宣泄式的发出了自己寄语与愿望:“再见了,妈妈,原谅我的自私与懦弱,愿...来世,我..还能做你的儿子,但乞求神灵不要再安排下这般残酷的命运....”任由蜂涌而出的泪水不断的溢出眼眶,顺着之前的轨迹,在下颚聚集,在泪水的滴落中,青年头也不回的没入了大门之后的世界。

    莫里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将翻涌着的异样情感隐匿在漆黑的瞳孔之中,但凝结成的泪珠的水雾仍旧抑制不住的从紧闭着的眼皮缝中挤了来,带着浅浅泪痕的莫里重新睁开了眼睛,透过有些朦胧的视线望着正在缓缓关上的亡者世界的大门,他看到了那位青年正沿着大门之后的那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上前行,压制住了想要向其招手的动作.

    与此同时,莫里心中越发不安的良心,在不断的谴责着自己,这让他念念自语的反驳道:“我...不是....死神...”

    “不,从现在起,你就是死神,一个拥有头衔的见习死神,你的冥币每日使用额度从现在开始将提升到五十元,二十元面值冥币使用权解封...”

    就在莫里低首默然的时候,那道正在缓缓关闭的大门,又被一支手从里面拉开了,身着正装的苏芮语气低沉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是一位扎着马尾,衣着服饰打扮的极为正式的妙龄的女孩,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就像一朵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气息、含苞待放的栀子花,洁白无瑕般的圣洁,她始终保持着和煦的微笑,像极了一位气度、涵养极高的贵族小姐,不俗的气质中还带着一丝莫名的神秘感

    看着微红着眼眶的莫里,向自己投来诧异的视线,苏芮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恢复了肃然的表情,语气有些低沉的道:“生死离别就是这般,如果这世间没有在意和珍惜的东西,死亡对于活着的人们而言,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但这句看似安慰的话,却让莫里更加的沉默起来...

    “恭喜你提前五天完成了期限之内的激活任务,这是你的奖励...”苏芮伸出纤细的手指在虚空中一抓-----一枚漆黑的戒指放置在一件叠好的黑袍上,凭空具现在了她手中,她眨动这极为灵动的眼眸看着无动于衷的莫里,点头示意道:“拿着吧,这两件冥器虽然普通,但对于目前的你来说却足够了。你下个月的任务是,拘役回六个亡者,请再接再励......”

    莫里擦拭了一下眼眶中的水雾,筹措了一会儿才道:“我能..拒绝..这身份么?我不想再去骗他们,更不想让自己在这欺骗中,慢慢的麻木掉自己的良心...”

    “不,...现在的你,还没有拒绝的资格..”苏芮表情严肃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她的内心却腾升交织起了莫名的庆幸与无奈,一位悲天怜人的死神倒是让自己感觉怪怪的,但她相信最终这个男人的心会慢慢变的如铁石一般....

    一个能和亡者情绪共鸣的引路人永远比一个手法粗暴的家伙更加感性,而所谓的亡者的世界也能得到亡者们更大的认同,这能极大的扩展自己的规则力量,最重要的是每次看到他牵引亡者的时候,自己都会莫名的一阵心悸...

    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每经历一次,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更加的人性化,更能深入的理解生与死的内涵.而枷锁在自己身上的规则约束也会弱上一份,这让自己期待的同时,也有种莫名的享受...

    “我想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有时候流泪比麻木更能让人舒缓,亡者们需要流泪,他们需要蜕变的更加纯洁,他们需要一个希望、一个能够让他们能在亡者之路上坚持更久的缥缈的希望...”苏芮的语气慢慢的变得轻柔了起来,她再次伸手从虚空中一抓,一叠冥钞被其捏在手中,捧着这些东西慢慢的向莫里走过来,安抚的道:“也许,有一天,我...我们都会适应这生死离别的场景,只希望这麻木感不要来的太早...”

    “别忘了你我的本质,虽然我们共生,但我们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类,而从始至终我们的目标却又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融入着个世界,更好的活着....”

    说到这儿,苏芮带着丝丝无奈的苦涩笑意,将手里的东西塞到了不为所动的莫里的怀里,转身向亡者的大门走去:“就像你所说的那般----生死复返,终点即是起点,而亡者世界的大门就是通往另一个生的世界,不要贸然的进入,因为除了我,没有人亦或是神,能够回头。在那条蜿蜒的石板路上、在那片汪洋的灵魂大海中,所有的人亦或是神的过往记忆都会被洗涤的一干二净,而被清洗掉了记忆的灵魂,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死亡...”

    一只脚已经迈入亡者世界大门的苏瑞突然扭过头看着莫里楞然的表情,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道:“如果你真的好奇,穿戴好那些冥器,可以跟着我从死亡办公厅的大门走进亡者的世界去看看,那里也许会让你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她婉然一笑收住了话头,扭头进入了亡者的世界,顺势挥了一下手,便带上了那扇厚重感十足的亡者世界的大门..

    灵魂壁垒还在缓缓的崩塌着,莫里望着怀里搂的东西站在原地感慨了一会,总不能把这些东西就扔在这个崩塌的灵魂壁垒中.同时他也意识到当自己穿上这身黑袍、带上那枚黑色的戒指的时候,将意味着更多的规则束缚会加持在自己的身上,但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莫里清楚拒绝就意味着死亡,而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或许没有太过珍惜、在意的东西,但是另一个自己,亦或是被自己取代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在脑海的深处,依旧还有那个人刻印下的执念.

    一想想到自己莫名的来到这个像是近代史走岔了道的平行世界,这是一个有黄种人统治的东方大国,同样是现存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虽然史书上的人名地理已然更换,但历史的遗留下来的事迹却是那般的相同,甚至于语言、文字、还有那些华丽的诗词文章,以及近代的坎坷的遭遇,还有现有雄鸡的地图,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且熟悉...

    如果不是因为人们的名字和国家和地名那般的异常,他甚至感觉这应该是一个走错了时空线的古老的祖国。这里相当于原来自己生活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径相同的国家体制中又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不可否认这也是一个正在重拾自信、正在快速崛起的东方大国...

    莫里便觉得自己仿若还置身在幻觉中无法自拔。

    抛开了乱七八糟的思绪,深吸了口气莫里扯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袍,彻底坍塌掉了的灵魂壁垒让自己重新回到了静止世界,而裸露的身躯让他敏感的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在这个没有任何措施保护的诡异世界中缓慢的流逝的异常感,莫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有些惊恐的加速手上穿戴的动作,套好黑袍后,他又再度惊诧的发现自己的魂体意志,只是在刹然之间,反而壮硕了很大一截,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大力士,不...,比大力士还要牛叉的程度,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惊诧之后的莫里,不由的将视线投向了在手中玩把的黑色戒指上,眼神中的恐惧在慢慢的消退,填充进来的却是越来越多的好奇与期待...

    筹措了一会儿,莫里才缓缓的将那枚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上,只是那么一瞬间,自己的灵魂意志中便多了许多讯息。简而言之,这枚戒指可以说是死亡领地空间的一丝规则的载体,它拥有储存灵魂法器以及死亡力量运用的意志体的两大类的功能作用

    存储灵魂法器,不用过多叙述,像冥币和自己刚刚脱掉的那身黑袍应该就属于低级的灵魂法器,莫里只是意念一动,手中一沓低面值的冥币与散落在地上的那间黑袍便被收入了戒指的储存空间中。

    回味了一下黑色戒指上的死亡力量运用的意志体,显然这是一个类似于捆绑程序更复杂些的灵魂插件,不过运用它依旧十分简单,只需要意念的激活,自然就会上手。

    而这个灵魂插件中蕴含着一套有序的进攻意识模块体,其本身不富含进攻力量。当然,莫里较为看重的是这个插件在接入自己意识中的时候,融入并接管自己本能意识的战斗记忆,这些战斗动作在本体世界中很难运用起来,因为力量体系限制了这些高难度的战斗动作,但不能否认一旦其被连贯的运用起来,其威力会非常的可观.而恰恰二十元面值的冥币,所借调加持的规则之力,似乎可以弥补本体世界的力量上的缺陷...

    收拾好复杂的心态,莫里默然的打量了一眼已经完全塌陷了灵魂壁垒,回首打量了一眼自己身边静止世界的映射场景-----那位母亲依旧如故般的只身一人坐在那熟悉的木床边,一动不动的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儿子,眼中依旧是浓浓的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