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章:变身的穷鬼
    莫里默然的站在那位母亲的立体镜像身边,莫出了一张十元的冥币,只见他的手微微的一抖,冥币就自燃了起来,将正燃烧着淡淡绿火的冥币置放在立体镜像的女人的脚边,然后转身一步一缓的向铁门迈步走去..

    离手的冥币燃烧出的绿火似乎受到某种磁场的牵引,它打破了静止的世界壁垒的隔阂,绿火仿佛像渗过纱网一般渗过了世界壁垒的坚实屏障与肉体的束缚,一缕缕的附着到了那位母亲的身上,滋养着颓废的灵魂...

    迈着快步行走在静止的世界中的莫里,径直的穿过废弃物障碍,来到自己的镜像前,然后毫不犹豫的撞上了上去,只是感觉一瞬间的恍惚,莫里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重新恢复了本体世界的视觉与听觉,这才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上面静止的时间再度开始重新流逝起来。

    与此同时,屋中的那位母亲的神色也微微恍惚了一下,当视线再度触及到那具躺在木床上的尸体的时候,其眼眶中的泪花再次闪烁起来,但这位正值伤心的母亲却没发现自己的精神状态却饱满异常,就连夹杂在浓密的黑发里的几丝银发也开始慢慢的蜕变成了本色...

    莫里望了望天空中的月亮,深呼了口气,从废弃物堆中爬了出来,然后沿着来时已经规划好的路线小跑了起来.....

    “咚..咚..咚”十二声巨大的钟鸣声响彻在漆黑的夜间,仍旧置身与空旷偏僻的街道上、带着焦急情绪赶路的莫里不由的破口大骂了起来------尼玛,这下就算是自己有飞毛腿也跑不到家了,好在这次任务完成了,好在自己还有后备的藏身计划,就算是万一不慎被黑皮抓住,拘留也无所谓了

    巡夜的黑皮们也是人,对于一些没有油水可捞、会引起执法矛盾的地段也会懈怠巡逻,这也是此次莫里备用的藏身之地。此时的莫里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带着些许的忐忑的心情,他推开了那个被废弃在西区与南区交界处的拆建的老旧工业园区中的一个轻手工作坊的院门,显然这里已经荒废了一些时日,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眼前的手工作坊类似于一个四合院,莫里站在偌大的门房中能够借着月色将院子中的景致一览无余,其实除了往年累积下来的落叶与尘土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院子里颓废的场景并没有引起莫里多余的好奇心,他只是随手将门房的破碎的木门重新关上,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了下来,满脑子都在想使用冥币的事情,十元的冥币,之前他已经使用过了,但二十元的冥币他却没有用过,像是被猫抓一般心痒的好奇心让他从兜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四张冥币.

    借着月光好奇的打量着手中它们,莫里的脑海中同步响起了苏芮对两种币值功能的赘述----这两张面值不同的冥币都覆着些简单规则之力,使用的方法就是用烧了它,十元面值拥有刺激身体内在潜能,从而达到机体恢复,有轻微的伤病治愈功能.二十元面值则会刺激使用者的身体内在的潜能,让使用者的身体素质得到加成.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乱用.....-----

    用微微颤抖的右手抽出了一张二十元面值的冥币,莫里压抑住心中的激荡凝视着它,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喉咙,有过曾今的不凡,入境的平凡,让自己内心多少累计出了些落差,也许借调的能力与使用方式有些不同...

    但不可否认,如今手里的这张冥币也许就是链接幻想与现实中的桥梁.在此时,也许只需要点燃它,就能够让自己恢复曾经的非凡能力.....

    被欲望折磨的莫里,心中的好奇心越发的浓烈了起来,这让他不由的将另一支手伸进了口袋中的打火机上,这是他特意准备的,因为低面值的冥币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进入静止世界利用冥器调动规则之力燃烧,另一种则是用现实世界中的火点燃,两者的区别是,前者是能够将规则之力百分之百利用的正常版,而后者是削弱版的。

    有了一个正常版的,为什么要搞出一个削弱般的使用方法?自然是因为进入静止世界并非是没有条件限制的,那是需要咒语和媒介相互配合才能进入,而所谓的媒介便是灵魂,而这个世界的灵魂消散的很快,正常情况下,两三个小时就会完全分解。如果周围没有灵魂,自己就算是念着咒语,喊破喉咙也进不了链接着死亡世界的静止世界空间。

    微微筹措了一会儿,莫里便将打火机掏了出来,清脆的声音响起,一缕火焰腾了起来..

    莫里将手中的那张二十元的冥币颤巍巍的递到了打火机上的火焰上,随即它像是一张被浸满了磷的火纸一般,瞬间的被火焰点燃吞噬,看着最后一缕火星熄灭,粗糙的纸张变成了灰烬。而刚才腾起的火焰,也不禁的让莫里有些心惊胆战,下意识的将视线透过门缝向外面四处张望了一下。

    就在莫里怀疑是不是自己理解的点燃手法有误区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痛楚从灵魂的深处腾起,就像是被人朝着心尖狠狠的扎了一刀般,钻心的疼痛还未消退,另一股畅酣淋漓的感觉再度袭遍自己的全身,莫里突然腾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现在的自己完全变成了武侠小说中的高手,随时能够高来飞去,随手就能打出成吨伤害的错觉...

    就在他欣喜、诧异的同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轿车行驶的响动声,接着一辆风尘仆仆的大众轿车从寂静的路边加速驶来,急刹的停在了荒废的轻手工作坊的院门不远处。接着两个彪形大汉推开了车门从中走了出来,随即从车后排上拽出了一位被蒙着头套、穿着高跟鞋、一身修身时髦的衣着将身形衬托的极为高挑有型的女人。

    桥车只是一个停顿,也不在原地多做停留,便再次驶入寂静的街道上,然后很快的便隐入了黑暗中。

    带头套的女人不停的呜呜的挣扎着,两位骂骂咧咧的的大汉只是推推攮攮着女人,并没有过多的理会。这响动引起了莫里的好奇与恐慌,他轻轻的迈着步伐靠近木门,试图微微的拉大门缝,想要偷窥一下外面的情况,但却没想到自己的手完全没有掌控好力度,竟然将半扇门给轻易的全部拉开了。

    这意外顿时让莫里楞然了,随即他止住了向外探的身形,心中不禁的骂咧开来,这也太倒霉了吧,还未等他向身后退步,一支金属感鲜明的枪口便从门外伸了进来,指向了自己。

    为首的那名满脸横肉、背着双肩包的中年绑匪乐呵呵的看着有些举足无措的莫里,笑道:“呦呵,今天可真是走了运了,这真是绑一送一啊,兄弟你是自觉点呢?还是想让老哥我亲自动手呢....?”

    莫里极为配合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这会儿可不是逞能的时候,和子弹比速度,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事情。虽然他变异的力量与身体素质,让他的心中有些蠢蠢欲动,但恐惧和理智还是稳稳的压制住了内心的躁动.至少对自己现有的实际能力还没有真实的了解过的心虚感,让莫里的心中有些筹措,害怕万一搞砸了,这些拿着枪的绑匪们绝对不介意给自己喂上一颗花生米。

    糟糕的境况让莫里的脸上情不自禁的腾起了苦涩与无奈表情,同时心中还交织夹杂着一些莫名的郁闷,此情此景之下的自己下意识的解释道:“大哥,我什么都没看到,有话好说啊”

    “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为首的绑匪一边挪了挪位置,一边瞄了眼正单手拖拽着那名高挑女人向房门走来的跟班小弟,随即立刻又将警惕的视线挪回了莫里的身上。

    在超乎寻常的的视力中,莫里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个跟班,这是一名体大壮硕、留着一头短寸的年轻人,其神色中夹杂着些许紧张..。

    在莫里怔神中,匪首摇了摇攥在手里的手枪,意识其靠边站。

    莫里只能一边收回自己的视线、老实的朝一旁挪了挪位置,一边老实的答非所问道:“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

    “闭嘴,他妈的,以为老子白痴呢,竟然我们这么有缘,那就自觉点,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拿出来..”为首的绑匪恶狠狠的威胁道:“别耍心眼让老子费事啊,要是惹怒了我们,后果你是知道的...”

    莫里倒也没扭捏,从兜里将自己身上临行前出来装的几百块的纳尔和一些零钱、以及身上的手机都老老实实掏出来,满脸无奈的道:“大哥,我就一穷打工的,要不然也不会到这里躲宵禁,身上也就这点东西了..”

    为首的盗匪撇了一眼莫里在右上衣兜里蹭着的右手,语气有些不善的咋呼道:“你小子,不老实是吧?”

    “大哥,这东西你们不能抢..”莫里下意识的将右兜里的冥币收了收..

    为首的盗匪满脸抑郁的道:“你说这话,就是对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侮辱了”

    随后他用手指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一副苦口婆心的质问道:“我上抢天,下抢地,中间抢空气,还有我不能抢的东西...?”

    “这东西晦气,抢了你们也用不了...”莫里有些违心的说道

    看着莫里仍旧是一副墨迹的模样,为首的绑匪给身边的跟班打了个眼神,后者松开了高挑的女人,顺手将门房的木门给关上了,不耐烦的上去给了莫里一顿老拳,将其撂倒在地,然后在对方的身上搜了一番后,才从莫里的右兜里搜出来了几张被叠的整整齐齐的冥币,折开一看,满脸诧异的向自己的道:“大哥,这..好像是死人用的东西....”

    看着自己的老大闪烁着不满的神色,跟班小弟这才回过神来,扭头恶狠狠的看着莫里,语气极不友善的询问道:“说,你他妈揣几张冥币在兜里是什么个意思...?”

    “这是我听来的一种习俗,说是能在晚上辟邪”莫里只能咬着牙敷衍,但对方脸色依旧阴沉着,显然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他娘的,死人用的东西你还藏这么紧,难怪是个穷鬼,这么迷信,思想能跟的上潮流么?能发财才怪呢..”说着便又麻溜的给了莫里一脚,不死心的在莫里的身上又摸搜了一番.

    虽然对方的刚才的那一脚力道十足,但是莫里诧异的发现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强烈,这让他心中反抗的种子迅速的发芽.

    但另一个绑匪的手中始终举着正对着自己的枪口,让莫里又不由的陷入了筹措纠结之中,虽然内心是复杂的,但是莫里的表情却已然如旧的苦涩,两手空空的绑匪小弟气恼的在莫里的脸上甩了一把掌发泄了一下心中的不爽之后,莫里才捂着脸窝囊的道:“这位大哥,真的是烧给死人用的,我刚才就烧了一张,你看哪儿还有一堆灰烬呢..”

    顺着莫里指着的方向,借着天空中亮堂的月色,绑匪小弟狐疑的看了一眼手中粗糙的冥币,才向另一位绑匪老大道,“大哥,我们要不要入乡随俗的也烧一张避避邪...?”

    “烧你妈的烧,你家死人了?还是准备烧给自己用?赶紧他妈的扔了,还拿在手里干什么,..晦气..”

    “那这小子怎么办?”绑匪小弟极为晦气的将手中的冥币甩到了莫里的脸上,随即向自己的老大询问道

    “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老小可都指望我了...”莫里显得极为紧张,希望以此博得活命的机会...

    “得得得,一个穷逼,赶紧待一边去,别他妈浪费老子的感情,待会儿再收拾你...”为首的绑匪显得有些不耐烦的用手枪指了个空地,让嘴角渗出了血迹的莫里蹲过去,那名绑匪小弟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根绳子将莫里五花大绑了起来,临了还特意的检查了一番,手法老练且细致,这显然不是一般的绑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