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章:前妻
    显然莫里与歹徒打斗中的一阵密集的枪响声,引起了足够的重视,一队离现场最近的开着特勤专用的武装押运车载着八名巡夜警们和警犬的狂叫声不负众望的疾驰而来,迅速在现场进行了布控和突击,随后很快便陆续的又有数辆武装押运车支援抵达现场,最后到达现场的是两辆越野的警车....

    巡夜的武装警们的专业素质是没得说,到达事故现场后,就对事故现场的周遭进行封锁、警戒、排查以及现场保护等,一系列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忙碌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婉小姐”一位带着大檐帽的、身着黑色警服、肩上扛着一杠一星警衔的中年警长皱着眉头,满脸严肃的询问着,而一旁的两名被反手扣住了手铐的盗匪,此时被警察们用辅助手法恢复了意识,露出了满脸的苦涩与抑制不住的惊恐..

    “警官,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被这两个王八蛋绑架了,然后这两个王八蛋惹了一个不该惹的家伙,就被人家给撂倒了,事情就是这样...”李婉有些气急败坏的描述着,如果说这些人对这个问题只是问上一遍两遍,作为国家的合法公民她还有些耐心配合这些警察的本质工作.但警察的啰嗦程度已经超出了她的语气,这不禁让她觉得这些警察简直比自己的那个上了年纪的外祖母还要碎嘴..

    “那另一位受害者,亦或者说那个当事人去哪了?”带着大檐警帽的警长,眯着眼睛凝视着眼前的女孩,语气沉稳不变的询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跑的比兔子还快,似乎这个问题,你问了不下于十遍了,你觉得我是在演戏,还是神经错乱,亦或是和那个家伙是同伙.....”女孩面不改色、有些上火的质问着,其语气凌厉强势了很多,至少她没有在这个警长的面前有丝毫露怯的神色,隐隐还表露出了一丝骄横...

    就在这时,另一名在屋子里勘查现场的老警察走到了上司的面前,微不可查的向其点了点头,似有话说。默契的警长这才放弃了继续盘问女孩的打算,挥了挥手,让一名随行的警察将其带了下去,然后这才跟着先前的那名老警察来到了门房的一处壁墙边。

    此时的这位警员是一位年龄不小、但肩上却只扛着两朵警花,虽然他的长相很普通,身上的气质也很普通,脱掉警服放在人群中倒也是一个毫不出彩的家伙,但他的眼神却是在炯炯有神,从始至终都闪烁着犀利的神色...

    他指着墙壁上极不规则的孔洞,皱着眉头道:“按照我的推测与经验来判断,这个孔洞是不久之前刚打出来的,力道十足,墙体的厚度至少在二十到三十厘米左右,一次性贯穿,至少比我们手中的警用的枪械的威力还要大上许多...”

    说到这儿,他伸手指了指在另一面墙上的六个不同程度的弹痕亦或是弹孔,同时拿起了一根断裂掉的牛皮筋绳索扯了扯,顺势打量了一眼被羁押在一边的两名绑架犯,压低了声音道:“如果情况真的如他们说的那般,这个人可就棘手了,也许我们应该向上面汇报,至少这个人的危险程度超出了普通警员能够应对的能力,如果他愿意,几秒钟内便能近身报销掉一队荷枪实弹的特勤队....”

    戴着大檐帽的警长沉默了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这件事儿我会向上面报道,至于会怎么做?我们听令便是,待会让兄弟们嘴严实一点”

    “恩,我知道了,队长”

    老警察逾要转身离开,却又被大檐帽的警长喊住了:“待会儿收队的时候,留下一队兄弟在这里维持警戒,保护好现场...”

    ============================

    在西区治安所做完了询问笔录,值班的警察将莫里用手铐拷在了走廊小厅的窗户边,就啥也不管了,疑惑、无奈的莫里询问了好几个来往的警员----把自己拷在这儿是个什么情况?但得到都是千篇一律的答案---等着就是了..。

    收拾好了心情的莫里,只能满脸晦气蹲在墙边,事实上经过了这一次事件后,自己也大致知道了冥币的时效性是大概在二十分钟左右,好巧不巧的是自己在中途掩藏好俘获的两个双肩背包后,在返程的路上走了没多久,冥币附着在身上的时效性就过了,在左右腾挪之后,依旧被耳聪目明的黑皮的爪牙(狼狗)给发现了,看着比半个人还壮实且伸着舌头、露着尖锐的犬齿的凶悍大狗,莫里便明智的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两条腿能跑过四条腿嘛?白痴都知道答案----这是肯定不能的,至少没有了规则之力的加持之后的自己,是跑不过着畜生的。如果不想被大狗按倒一通乱咬,举手投降、待在原地不动是最好的选择。

    被堵了个正着,明智的束手就擒的莫里在审讯室里和一伙无视宵禁条例的难兄难弟们被关了一整夜,在第二天天色泛白的时候才被挨个的提出来,进行着程序式的审问。

    不过和那些被临时拘留十五天的家伙们不同的是,自己并没有被马上被集中关进小黑屋子里,等待天大亮后被送往拘留所,反倒是被拷在了这儿...

    没过一会儿,莫里旁边的旁边就又多了一个伙伴----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的左手被手铐的另一头锁在了墙扣上。

    “兄弟,你这是什么情况?打架还是斗殴?”一名身着正装、显得极为有范的中年人一边搓了搓自己的大背头,一边将自己的视线聚焦在莫里淤青的脸上,自来熟和三八的性格暴露无遗:“真有我年轻时的那种范儿,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跟老哥我说说咋回事?”

    “喂,你给我老实点儿。”一名年轻的警察走过来呵斥道,“你这是今年第几次扒窃行为了,你就不能安生点?让咱们也消停会儿..”

    “是是是,警官说的对,下回一定改、一定改..。”大背头低头哈腰的连忙应声,语气中倒显不出有多慌张,显然是进来的次数多了,心理素质也被锻炼出来了

    “哼。”看着这家伙敷衍的语气与表情,年轻警察干脆也不在搭理这家伙,对于这种屡教不改的家伙,他相信自己迟早还得见到他,当下也不愿意浪费口舌,直接转身离开。

    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对方闲聊着,其职业习惯让大背头的目光始终处于游弋的状态中,突然他的目光不再游弋,反倒是一直凝视着门口那边,而且眼神也明显亮了起来:“额滴个乖乖啊,好漂亮啊,这是警察么?”

    在门口那边有一个上身着蓝色休闲寸衣、下身穿着白色碎花裙、脚底踩着高跟凉鞋的女人和一名女警察一边亲昵的交谈着,一边向这边走来。

    “..也许吧..”莫里低着脑袋倒随意的敷衍着,并没有抬眼去看,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被拘留的这两个星期里,放假没出归家的孩子该怎么办?还有那两个被自己掩藏起来的双肩包会不会丢

    女人很漂亮,身材精致,皮肤白皙,最重要的,还是她身上的那种气质,最为加分,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亦或是气质都毫不逊色女神级别

    大背头砸吧砸吧了嘴,意犹未尽的样子,“要是能娶了她,折寿十年我都愿意。”

    莫里下意识的撇了撇嘴,然后只能无语的瞄了一眼大背头,心里却嘀咕开了:“这他娘的就是个精虫上脑的无良人士,老子顶多也就是心情好的时候撩一撩妹子....”

    就在这时候,那名女警察和那位长靴女人一起走到了莫里面前。

    “莫里,你前妻来领你走了,有蒙特*艾迪警长为你担保,你被免除了十五天的拘役,但需要缴纳罚款。”女警察神色郑重的站在莫里的身前一边掏出手铐的钥匙,一边嘱咐道:“下次注意了,一定要遵守宵禁期间不得在外面逗留的禁令,听明白了么?”

    “知道了,警官..”一边郑重的敷衍着女警察的问题,一边脑海中迅速腾起了有关自己前妻的资料。

    “凯瑟琳*艾迪”莫里微微的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脑海中瞬间便闪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随着他抬起头望向女警察身边的哪位女性,不由的怔了怔神。

    -一绺靓丽的黑发披在锁骨隐显的香肩上,弯弯的柳叶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竟然有种仙落凡尘的气质,这绝对是女神中的女神,一时间莫里竟然没回过神,直到身旁的那个无良人士的出声,莫里才略微尴尬的回过味儿来....

    “…………对不起啊,兄弟,”大背头满脸尴尬,随后歉意的道:“刚才是开玩笑,别放在心里,不过,你前妻真的很漂亮...”。

    望着眼前极为亮眼的女人,莫里不禁的有些诧异,但下意识的撇过了对方直视过来的视线,倒不是害羞,而是心里真的有些发憷,毕竟自己是个冒牌货,就算是前妻,但好歹也在一起生活了许多时间,自己这个冒牌货多少有些心虚。

    “走吧。”

    “前妻”办理完一些手续后,并帮忙领回来了一些暂时收缴的物件,才走到依旧低着头的莫里身边,言语轻柔的道:“给,看看有没有缺漏的物件...”

    莫里顺手将东西接了过来,也不说话,微微点了点头,这才自顾自的迈开了步伐,后面的女神张嘴欲喊住莫里,但到底还是没有叫出声,只是加快了步伐,追上了前面的人。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一起迈着步伐向治安所的大门走去,一路上凯瑟琳*艾迪带着些许尴尬的笑意不时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也许是出于打破双方这样尴尬的气氛,才主动的好奇问道:“据我所知,你可是为奉公守法的好市民,触犯宵禁的事情,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干吧?”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看着前夫依旧沉默不语,凯瑟琳*艾迪一边询问,一边伸出手指想去触摸对方脸上的青紫处

    “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莫里下意识的伸手挡开了对方伸过来的手指,随意的敷衍了两句,之后才语气冷漠的致歉道:“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们出手相助..”

    凯瑟琳*艾迪怔然了一下,眼神中腾起了些许诧异,不过很快就被其它的情绪淹没掉了:“也许,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坐坐,顺便谈谈小桑德的事情...”

    “找个地方就不必了,我能振作起来,确实不易,所以我不希望你再次介入我新的生活里...”莫里随口便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但看到对方张口欲言的表情,才补充道:“当然,对于蒙特*艾迪警长上次提议,我认真的考虑过,如果你可以履行一个做母亲的职责,我不介意你拥有一些探视权,但也仅此而已,而且你得记住我所说的前提,他已经懂事了,我不想他在渴望母爱的同时,再遭受一次伤害....”

    微微张嘴的凯瑟琳*艾迪想要辩解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然后带着些许感激的表情道:“谢谢你的理解,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真正的舍弃自己作为母亲的职责...”

    莫里凝视着眼前这位信誓旦旦的女人,不禁的想起了自己这几天的遭遇,但就算这般,仍然冲淡不了自己心中对其的偏见,当下只能淡淡的道:“希望如此吧”

    “那么..?”

    “我已经告知学校的老师,这个星期,你可以去接孩子,然后星期六下午,麻烦将他送回来,如果不方便的话,你可以遣人送回来也行...”莫里深吸了口气,低着脑袋,表情淡然的提议着

    “谢谢...,我会亲自把他送回你的手中的...”凯瑟琳*艾迪感激中夹杂着些许无奈,随即神色一变,幽幽的道:“我哥哥说你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没说假话,很高兴看到你振作了起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时势异事,也许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只有时间而已...”莫里顿住了身形,然后带着些许冷笑和感慨的嘲讽着,此时两人已经站在了西区的派出所的大门前,望着慢慢热闹起来的街道,莫里深吸了口气,撇了一眼停在辅道边的那辆一尘不染的豪车,连句客气话也没有多说,便头也不回的迈步向另一个方向快步离去,不可否认他现在的心里毫无理由的腾升起了一丝酸味十足的嫉妒...

    望着慢慢消失在人流中的那个男人,凯瑟琳*艾迪若有所思的待立在原地,直到那位豪车上的老司机来到其身边,小心翼翼的提示道:“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凯瑟琳*艾迪这才恍惚了一下,轻叹了一声,点点头,气质优雅的问道:“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如你所愿,你要相信..我们...的能力...”老司机肃然的压低了声音

    “那就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