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六章:往生镇
    快半中午的时候,莫里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并没有贸然的返回昨晚掩藏双肩包的地方,想着双肩包里的一些意外之财,说实话,两个包里确实有一批数目不小的钱.

    同时新面值冥币的解封给其带来的能力,不由自主的让他想到了绑匪这个职业,邪恶的念头瞬间在自己的脑海中泛滥成灾,但最终这也只是一个停留在脑海中的想法而已...

    理智的莫里并不认为凭借着规则之力就能有挑战、甚至无视现有的社会次序的能力,也许在昨晚的绑匪头目的眼中他能够轻易的躲掉六发射向他的子弹,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不过是他偷奸耍滑了而已。

    开枪的绑匪显然欠缺冷静的射击经验,所以在极度紧张中,绑匪小弟一口气在极短的时间里将弹夹中的所有的子弹都打了出来.对于莫里来说,他只是大幅度的躲开了其中一颗轨迹而已,剩余连续射过来的子弹轨迹也都飘了。也许自己还能躲开第二颗、甚至是第三颗、第四颗子弹的能力,但是战斗意识体的极限告诉自己,凭借着自己现有的体质,这种极致的躲闪动作他撑不了几个,而且手枪的激发速度可不是枪械中最快的,一旦射击的子弹足够密集,他一样得死翘翘...

    这种危机感似乎点燃了莫里的应激情绪,他突然觉得昨天的行为有些冒失,亦或是有些心慈手软了。也许他应该让那两个绑架犯和那个所谓的肉票彻底的闭嘴,然后趁势力收割他们的灵魂.但随即他便将这个错觉甩出了脑海中.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成了冷血的刽子手了,而且为了这么点钱,似乎也没有必要将自己搞成杀人犯...

    不过顺手牵羊的行为还是让自己微微产生了一些兴奋,就在这时,莫里的神识没来由的一阵恍惚,意识迅速的被拉入了思维空间中,再度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然来到了死亡办公厅中,这是一栋巨大的石室,里面的陈列依旧十分的简洁与空旷.

    除了一套简陋的办公桌椅外,就只剩下一副挂在正后墙上的怪异荧光屏壁画,壁画中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径,小径的终点却是一道掩着的诡异大门.这也是一扇属于自己的门,一扇只有自己才能打开,可以让自己离开死亡办公厅回到本体世界的现实之门...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苏芮面带笑意的望着死亡领地的宿主,站起身来道:“欢迎你的到来,阁下...”

    “我想我下个月的任务还不至于加急吧...”对于眼前的这位,莫里打心眼里是有些忌惮的,但这并不代表自己要低声下气,当然,不可否认这种心态极大部分产生于潜意识里的虚伪尊严......

    “当然不是,我呼唤你前来只是想要尽快的帮助你适应你目前的...身份.....”苏芮在最后的两个字上加重了些语气,随即将视线投向了正对着现实之门的那扇通往死亡领地的大门,建议道:“也许我们应该到死亡领地中去看看..”

    “身份?你是说那个所谓的亡者的引路人的头衔?亦或是你封赦的见习死神?”莫里的嘴角露出了些许的讥笑,同时情不自禁的顺着对方的视线将目光投向办公桌侧面的那扇简谱的木质单扇门..

    “不要用嘲弄的语气试探我的底线,因为我不可能被你激怒,要知道你我共生共存...”收敛起了脸上的无奈,苏芮走到了那扇通往死亡领地的大门的门边,伸出手推开了那扇朴质的木门,暴露在木门之外的世界对莫里来说原始而又粗犷。

    视野透过木门,入眼便能看到一座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原始山脉,仿若它的边际就连着天际..

    随着心神的侵入,仿佛就像走进原始森林、走进了绿色的海洋。是的,那里是树的海洋,那里枝连着枝、叶叠着叶,那里没有人烟、没有污染,起起伏伏的地势却又显得空旷、寂寥,这里充斥着一种极不正常的宁静。看着莫里诧异的眼神,苏芮微微有些得意的道:“也许,这被称为一方世界也未尝不可,但在此之前,却少了些生气...”

    看着莫里的脸上腾起的惊诧的表情,她才语气一转,满脸凝重的道:“事实上,这些都是幻觉...”

    说着她便扭头望向身后的莫里,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其跟上来,当两人慢步走出门框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又是一变,这里遍地都是荒凉的砂石、寂静的如同停滞了一般的世界,而在视线的尽头,一边汪洋大海在视线的尽头,而大海之上有一座孤岛,耸立的孤岛之上,一座巍巍的小镇却以诡异的方式映射在莫里的眼帘中

    这不会又是幻觉吧?

    望着明明在远处,却熟悉感十足的小镇,这让行走在荒凉的石板小道上的莫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想要扭头去看不知何时落在了自己身后的苏芮,却惊诧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转身回头,自己所面对的依旧是那座耸立在海岛上的小镇.这让他惊惶无措的同时,不由的想到了苏芮在自己在昨晚拘役完了第三个亡魂后,走出了亡者世界的大门,在静止世界中和自己说的那番话----亡者的大门就是通往另一个生的世界,不要贸然的进入,因为除了我,没有人亦或是神,能够回头-----。

    身体力行之后的莫里越发的恐慌了起来,但就在自己准备大声喊叫的时候,身后的传来了要阵加速的脚步声,随即莫里的视线中出现了那个让自己忌惮、且又开始不由自主依赖的身影,她扭过头望着有些尴尬的莫里,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笑意道:“这里才是真正的死亡领地,所有亡者的归宿之地,也是万物的起源之地...”

    看着莫里懵懂的表情,苏芮挥了挥手,两人身边的场景再次转换,两人此时已经凌空飞起,这种违反科---学万有引力定律---的浮空状态,虽然让莫里一开始有些紧张,但等到自己渐渐适应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两人的速度很快,很快便来到了路的尽头--一片大海之上,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那片孤立的岛屿,那个朦胧的小镇就耸立在四面环海的孤岛之上,一条孤零零的摆渡船停泊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之上,摆渡船的船头上坐着一位黑袍人,似乎察觉到天空之上投来的视线,他仰头向天上看去...

    “灵魂才是万物精华,而记忆才是灵魂成长起来的养分,这就是灵魂之海,万物的终结与起源之地”苏芮指了指下面的大海,筹措的道:“所有亡者的记忆都会消融于这片大海之中,最终会化成最单纯的形态..”

    但此时的莫里的注意力却完全被海面渡船上的那个黑袍人所吸引,他感觉自己的视线前所未有的好,也许可以和翱翔在天空中的雄鹰相娉美了.不过随之他便惊诧的发现,坐在船头仰望着自己的黑袍人,他的那张熟悉的面孔和自己一模一样,这让莫里不由的怔了怔神,等他再次回过神的时候,豁然发现已经置身于摆渡船的船头之上.

    所谓的摆渡者已经消失了,此时自己一席黑袍正与苏芮对视而坐在这条狭小的渡船上,这个时候自己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先前的淡然了,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带着些许复杂、疑惑神色凝视着眼前的女人,想问些什么,却又发现自己的思维千头万绪,最后只能直指原点:“我们该怎么回去...?”

    “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这儿对亡者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地,活人是来不了这儿的...”

    “这么说,我已经死亡了?”莫里有些惊恐的质问道:“你又坑我...”

    苏芮收敛起脸上多余的表情,郑重的道:“不,在你的思维沉寂到这片空间的时候,相对而言,外面的世界就是静止的。而当你的思维投送到外面的本体世界的时候,这里的思维世界会依旧在跃进,所以这并不会占用你本体世界的时间.当然更准确的说你的灵魂在规则之力的加持下,已经脱离了灵魂之海的引力,你还活着,而你还记得以往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想回去,却有些麻烦..?”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这就是死亡世界的规则.来到这里的亡者们经过石板小径与灵魂之海洗涤之后,已然被规则束缚的亡者们是不可以回首的,而且他们会处于浑噩、迷茫的状态,直到穿过灵魂之海,记忆经过彻底的洗涤之后,他们才会上岸,才能回首,但这已经毫无意义了”此时的两人已经弃船登陆,站在孤岛之上便能看见小镇的轮廓,苏芮瞥了一眼莫里,然后自顾自的向那个看起来有些荒废凋零的小镇走去:“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么?”

    在小镇的镇门口耸立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古老沧桑的字迹,虽然莫里不认识这种文字,但当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石碑上的字迹便通过视觉观感将它要表达的意思准确的传达给了自己的大脑----往生镇,镇门之前还有一队披甲持械的冥兵在哪儿值岗站哨,他们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披甲执械、清一色、妥妥的冷兵器时代的战士,身上覆着了浓郁的戾气。

    对于边说边向小镇走来的两人,那些卫兵远远的便向这边躬身行礼,莫里是甚为好奇得到打量着这些穿着打扮十分古老的战士,倒是一边的苏芮却毫不理睬....

    “亡者的大门就是通往另一个生的世界,不要贸然的进入,因为除了我,没有人亦或是神,能够回头”苏瑞带着苦涩的表情复述着这个被她重复了无数次的话语,随即表情肃然的道:“事实上,亡者世界的尽头就是这里,而这里则有一扇通往另一个生的世界的大门.”

    “这就是往生的规则,这也是死亡之路,它就像是一条单向的通行道,亡者们只能从入口进入,从另一头走出来,然后从另一头进入,再从你来的所在的那个本体世界出来,彼此循环。没有人、亦或是神能够能够中途折回,也没有人亦或是神能够例外。作为规则具现体的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投机取巧的利用循环的方式,在保住你的灵魂与记忆不受损的前提下,将你的意识体拉回到死亡大厅...”

    “简单的说,就是一直往前走,当你从亡者的世界走进另一个生的世界的时候,你才能掉头往回来...”

    “你想让我在另一个世界自杀?亦或是用死亡的方式,来达到回归到本体世界的目的...?”

    “不,真正的死亡,会让灵魂付出的巨大的代价,而且在那个世界我也不一定有把握把你捞回来,所以....”苏芮并没有说下去,而是迈着步伐沿着街道向镇子的中心走去...

    走在小镇的主街道上的莫里皱着眉头紧紧的跟在苏芮的身后,街道两边的建筑像是尘封了成千上万年了一般,它们诡异的展现在莫里的眼前,没有一丝立体感可言。这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能在街巷上看到一队队披甲执械的巡逻冥兵外,他看不到一个鬼影子,不,准确的说是看不到一丝生机.

    收敛回自己有些散发的思绪,沉思了一会儿,莫里才直奔主题的问道:“具体该怎么做..?”

    “在规则之力的许可下,在另一世界,完成任务之后,打开亡者世界的大门,那时的你才能踏入亡者世界。沿着石板小道一直走,然后你会来到灵魂之海前,随即你会发现耸立在孤岛之上的这个小镇,拥有冥器加持的你会比其余的亡者更加幸运,石板小道与灵魂之海中的灵魂源泉是无法洗涤你的记忆思维”说到这儿苏芮顿了顿,才语气肃然的道:“但我得给你一个警告,不要轻易的涉足那些海水,因为你还不是真正的死神,沾染上它们会很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