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章:我们都有欲望
    “来到海边后,呼唤我的名字,那条渡船就会接引你,不要担心怎么驾驭渡船,因为渡船会自行的将你送到海岛的渡口处,回到这个小镇后,你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池子,跳进去,届时我会动用规则之力,将你拖入死亡办公厅中,之后该怎么做,就不用我过多的叙述了吧...”随着两人的步伐加快,莫里才豁然发现,在这里自己的确能够回首观望了.

    当然最吸引莫里注意的还是不远处的那个被注满了清水的池子,它在腾起热气的同时,池面上“咕咚咕咚”的冒着水泡...

    “这个池子也叫往生池”苏芮一边说,一边指着两人已经走近的温泉池,温泉池不大,也就是十几平米那般大小,形状不规则,上面雾气缭绕。

    有些踌躇和犹豫的莫里打量了一眼苏芮,语气有些坎坷的道:“就这么跳进去?”

    “当然,你也可以走下去..”苏芮的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随即从虚空中一抓,一小叠绿色冥钞被她凭空捏在了手中,然后递向了莫里道:“记住,另一个世界的生存环境更为凶险,生与死的道路上有序与安逸是短暂的....,但混乱、残酷才是那个世界的主题.不过作为死神预备役,你要学会适应永生相伴的混乱与残酷.....”

    有些不知所以然的莫里接过了苏芮递过来的冥币,诧异的打量了一下大概十几张清一色五十元的币值绿色冥钞,有些纳闷的道:“它们又有什么作用?”

    苏芮伸出手指,指了指远处的那队视线中的巡逻冥兵道:“雇佣他们,一人一次五十块,雇佣期限为五分钟,切记,以你现在的灵魂状态,就算有亡者引路人的称谓加持,你每天所能使用的冥币总值也不能超过五十元,至于你手中的冥币如何搭配使用,你自己分配就好...”

    若有所思的莫里望着手中十二张冥币,皱着眉头凝视着眼前的苏芮,试探的问道:“上次激活任务也不过给了两百冥币的奖励,这一次....”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简单,你的本体世界任务不变,当你进入另一个生的世界的时候,你需要拘役回五百名亡魂才能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你可以和那些亡者们一起进入亡者的世界大门,然后按照我说的做,我会帮助你返回本体世界”看着张口欲言的莫里,苏芮伸出了食指做出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道:“这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别忘了那是一个混乱、残酷的世界,死亡如影随形,收割拘役它们易如反掌,完成这些数量需要的不过只是时间而已,这也是回去的代价....”

    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嘱咐道:“注意,那个世界还苟延残喘着一些虚弱的神灵,别让他们抓到你,至少在你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死神之前,别让他们找到你...”

    沉默了许久之后的莫里,言辞犀利的质问道:“可以说这是另一种么?”

    “人有欲望?神也有欲望?而作为亡者世界规则的我,也并非是无欲无求,我所求的便是扩展、完善规则,最终达到固化这个世界..”凝视着眼前之人眼神中交织的警惕与诧然,苏芮轻叹了口气道:“用你们那个世界的话来说,我只想活着,我只想活的更久、更好而已...”

    对于苏芮的解释与凝视,莫里只能慢慢低首默然,但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就算是反抗,他又该如何反抗呢?自己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如何与这个寄宿在自己思维空间中的异类对抗,说白了,他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也许砍掉自己的脑袋是最凌厉、果决的对抗方式,但这需要莫大的勇气,至少现在的自己还不具备它...

    也许是看出了对方的犹豫与妥协,苏芮拍了拍莫里的肩旁道:“人的一生也不过区区几十载的光阴,这对我而言,太短了。这世间有太多的人与事值得我们留念,想要永生么?那就让我们并肩而行吧...”

    “这已然不是你那个原先的世界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规则漏洞可钻营,你的遭遇与本体世界的一切,难道还说明不了这一切么?”看着莫里投来犀利、讥讽的眼神,苏芮并没有觉得尴尬,她只是将语气变得更加的郑重,随即补充道:“最后,我向你保证我所做的一切,绝不会伤害到你半分...”

    “我希望你,尊重我的隐私权,不要再随意的窥视我的思维记忆...”最后莫里只能弱弱的嘀咕了一声,收好自己手中的东西冥币,直入正题的道:“在跳下去之前,还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么?”

    “这一点并不过分,我会努力的控制我的好奇心的”怔了怔神的苏芮,露出了些许俏皮的笑意,随即才点了点头,在莫里哀怨的眼神中,正色的道:“至于准备工作,你不是已经完成么?”

    “什么意思?”抛开毫无意义的哀怨,莫里好奇的询问着,显然他知道,对于自己而言,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眼前的这个女人对自己更具有浓烈的好奇心了,对方并没有轻易的做出保证,这反而让莫里更信重对方方才的承诺...

    “穿上神属的黑袍,在你穿越世界壁垒的时候,它会完美的保护好你的灵魂与记忆不受损伤,至于其他准备,我想更多的是你降临那个世界之后的思想与身体上的准备”苏芮难得的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提前别样关怀的寄寓道:“祝你好运,别挂了,不然你真的会死的,这也会连累我的...”

    莫里怔了怔神,深吸了口气,在跳下温泉之前调侃道:“其实你笑起来,还是很漂亮的...”

    “哗啦”的一声,莫里的身躯跃入水面,瞬间极强的失重感便袭上心头,让莫里忍不住的呐喊大叫起来,而眼前也是一片漆黑,一阵阵从心灵深处传来的悸动和满是黑暗的视界造成的越发强烈的恐惧感折磨着自己,这种情况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几乎将自己折磨疯了。

    就在自己感觉快要疯掉的时候,一阵剧烈的撞击感突然袭来,耳边传来哗啦啦的玻璃的破碎声,接着又是一阵失重感袭来,也许是习惯了之前的感觉,这次失重感并非不能忍受,就在自己心中腾起微微的欣喜的时候,一阵莫名的昏厥感却猛烈的袭来.....

    ============================

    “哗啦!”

    泼到身上的凉水惊醒了昏迷中的莫里,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后颈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一阵眩晕,嘴里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添着流到嘴角夹带着腥咸味道的水渍,莫里终于慢慢清醒过来。他稍微抬起头,看着眼前显得模糊的身影,同时他觉得自己身子也还在略带惯性的摇晃。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这摇晃并不是他的幻觉,身下湿漉漉摇晃的甲板和四周一群用粗话喧嚣叫喊的水手让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在一条船上,一条古老的木质、风帆船...

    “站起来,该死的懒东西!”一个黑影突然遮住了他的视线,然后随着鞭稍呼啸,一阵剧痛伴着“啪!”的皮鞭抽打声贯穿了莫里全身!

    莫里如被雷击般身子一颤,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不由呻吟出来。他原本刚刚支起的身子重重砸在甲板的水洼里,身下溅起的水珠跳进眼睛,盐水刺激得他眼睛一阵剧痛,剧烈的疼痛传递到自己的中枢神经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这具身体糟糕的虚弱感,还没等的急莫里骂娘,一声粗暴的喝骂声再度传来...

    “快站起来,该死的”一个披头散发的的大汉一把抓住莫里的后衣领生生把他提起来,推搡着他向前走去,这是一个有些邋遢、长相十分普通的西方人种,淡蓝色的瞳孔和线条感十足的脸庞以及棕色的头发就是莫里眼中最直观的特征

    莫里一边忍受着后劲和身上的疼痛,一边尽量让自己在摇摆不定的甲板上保持着平衡,在大汉的推搡下,带着满脸的迷茫与好奇,他终于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船尾的甲板上。

    这艘船的船尾甲板的空间并不大,除了一个身着麻布衣,身形极为健壮的青年靠在船梆边,正不紧不慢的用一把匕轻轻削着一块熏肉块往嘴里送.这个男人的身影迅速的让莫里的记忆中闪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巴格达,在他身边的不远处,还有个身穿着劣质皮甲的男人站在甲板上看着岸上忙碌劳作的人们,他的嘴角弯弯的向上翘起,常年被海风吹拂的黝黑额头上早早的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皱纹。

    看到被推攘过来的莫里,微微打量了一眼穿着较为干净、气质稍微温和一些的巴格达,只见他放下香肠轻轻抚摸着匕锋利的边刃,虽然因为盐水的刺激有一只眼睛看不清楚,可莫里隐隐约约的从这具身体原主人凌乱的记忆中,隐隐约约的记得这把匕首,它似乎有些眼熟。

    但显然此时的莫里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另一个灵魂去哪儿了,但脑海中却夹杂着些许断断续续、凌乱、模糊不堪的记忆片段,完全没有当初自己继承莫里时的记忆那么全,好吧,应该说,应该说这具身体上附着的思维记忆更加的空洞...

    在此时自己融合的记忆中,他知道自己叫伊桑*达尔,以及自己十七岁的年龄,除了自己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物、或者事件外,其他的记忆几乎全部是空白、凌乱的,甚至就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不知道,就在莫里恍惚之时,便听到了一句带着不友好的语气的叫嚷声传来..

    “你可真是个会找麻烦的家伙!”巴格达突然抬手一拳狠狠打在莫里的肚子上,就在莫里还没喊出声的时候,他的第二拳已经把莫里打得鼻孔流血倒在地上,这让莫里懵逼的同时,不禁的腾起了想要骂娘的冲动,但理智制止了他的愚蠢行为....

    “你居然从门罗追到这来,甚至还敢跟踪我们...”巴格达一边打一边质问着,他抓住莫里棕黄色的中短发强迫他抬起乌紫的眼睛看着自己,然后他把匕横在莫里的脖子上轻轻划动着,其眼中闪烁着冷芒让此时的莫里不由自主的产生了颤粟感:“告诉我,还有谁知道你到这儿来了?别想骗我,告诉我那个和你一起的老东西在什么地方?只要你说出来,看在父神的份上也许我会饶你们一命,不过首先,你们得让我满意,知道吗?”

    “父神...是他妈的谁?”莫里嘴里含糊的呻吟着,也许是灵魂的融合还没有太彻底,所以此时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腾起了麻木感,让他有种失去肢体控制权的感觉,甚至他的脸已经没有任何感觉,而听到‘父神’这个词汇的时候,莫里突然有种不言而喻的惊恐,隐隐约约的他从模糊的记忆中想起了这个所谓的父神就是西方世界信徒们所信仰光明之神,也许它就是苏芮口中所言的苟延残喘的神灵之一,也许不是....

    但很快又一阵恍惚感袭来,莫里清楚这并非是死亡空间在召唤自己,而是这具身体过度的虚弱感带来的,他只能喃喃自语:“苏芮,你他妈的又坑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莫里终于抵挡不住越发浓烈的恍惚感,一头栽到在甲板上昏厥了过去。

    巴格达松开抓着莫里衣领的手站了起来,他手里紧紧攥着匕好几次想刺下去,可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这个人妨碍了大人的事,必须解决掉他。”巴格达终于转过身向旁边那个始终看着这一切的男人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来杀掉他咯?”男人随手拿过巴格达手里的匕,玩把了一番,似乎对随手宰掉一个人来说就像是切瓜砍菜一般的简单、容易,他微微挑了挑眉尖:“不过你自己为什么不干呢?这对你来说不是很简单吗?”

    “哦,..不…不...”面对着这个在自己手上被秘密除死过一次,但很快又死而复生的家伙,他的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恐慌与阴影的,甚至在这个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了前些时候被自己用匕首割破的昏迷者的喉咙,此时哪还有一丝被割裂的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