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章:充满死亡的船舱
    巴格达看着男人刀下的莫里心里突然觉得很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可却从心里不愿意看到这个人再次死在自己的面前,因为他清楚死而复生对于世人来说是多么的可望而不可及,这必然是在天的父神的神迹,想到与伟大的神灵作对,他的心中便不禁的有些发憷,但他仍旧牢记自己的任务.轻嘘了口气后,他摇了摇脑袋,改变了自己的主意:“随便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就是带到原始的南方大陆上都可以,当然在海上杀掉他也行。不过不要让他死在这儿,他不能死在距离神诞之地这么近的地方!”

    “可怜的巴格达,我看你是被风热病烧坏脑子了。”男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与嘲弄,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他腾起了无奈的表情,向旁边摆摆手,立刻过来了几个穿着、打扮更加邋遢的仆人把昏迷的莫里搭下了甲板,并在两位仆人没走远之前,向巴格达建议道:“不过,我倒可以把他和那些奴隶一起卖到索哥拉王国去,现在索哥拉王国到处都缺少这般的壮劳力,而且受供不应求的影响,奴隶的价格一直在上涨,这可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呀。”

    “该死的,你这个伪信徒,你这是在和沃森(远古魔神)做交易。”巴格达好像有些忌讳似的向旁边闪了闪,然后惊恐的抬首向天上望了一眼,此刻的他显然有些担心,也许伟大的父神此刻正在凝视着他的幸运儿,自己和这个该死的、利欲熏心的伪信徒的谈话,也许会让在天的父神厌恶自己,而一旦让无所不能的神灵厌恶,显然自己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此时的巴格达正在自行的补脑同时,也在暗暗的乞求父神的宽恕.....

    “虽然我是商人,但我对父神的崇敬不比任何人少,在商言商,这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已,就像你杀人如杀鸡一般,父神可没...”看着巴格达投来凌厉的眼神,男人只好转换到一个比喻:“好吧,就像农民在地里种下农作物,父神可不会管他们会种下什么,然后又会去吃些什么...。”

    虽然男人有些犹豫未尽的还想在说些类似“父神可不会给我们送来食物,父神可不会在意我们有没有吃饱、穿暖”之类的赎渎之言,但理智告诉他,这样的话,在这个疯狂的年代中,还是憋死在自己的肚子里最好...

    “一切荣耀归于光明之神,父神会宽恕我们……”巴格达小声祈祷着,用手攥紧了胸前象征着太阳的叶子环,这是光明教廷在创教之初,据说是圣人们依据光明之神的神意制作出来的神徽,也是如今光明之神信徒们祈祷的媒介物,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这个据说能直接沟通光明之神的媒介物开始大行其道,成为信徒手中必备的物件,当然身分不同,其手中叶子环的材质与做工也会不尽相同。

    但显然光明之神很忙,无论是精致的神徽、还是粗糙的,都鲜有回应...

    莫里是在吵闹、拥挤、甚至践踏中苏醒过来的。冲鼻的腥臭弥漫在黑暗的船舱里,哄闹的喧嚣在耳边嘶喊,其中还搀杂着厮打的惨叫,身躯与肢体撞击船舱的凌乱声音。

    莫里慢慢睁开微微有些肿痛的眼睛,他将有些肮脏的右手在自己肮脏的衣服上蹭了蹭,这才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眼睛,一边低声咒骂----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世界----,一边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一片视线刚刚被打开时的不停晃动、模糊昏暗的影子,甚至他可以感觉到有几只脚踩着他的身体冲了过去,这让他不由的将身体缩成了一团,并伺机向打斗场面的边缘移动,耳边听到不停的充斥着有人高亢的争夺声------……滚开....狗娘养的...给我...-----

    喧嚣的叫喊声在沉闷的船舱里此起彼伏,这喊叫声中夹杂不同方言的人相互的谩骂声和威胁声

    一个粗糙的陶罐‘嘭、的一声砸在刚刚伸展开自己身体的莫里眼前碎成几块,泛着臭味的淡水溅了莫里一脸,这不禁的让他有些反胃,下意识的好奇着---这是什么玩意?但下一瞬间,他便立刻就得到了答案,因为有人飞快的抓起陶罐的碎片躲到一边大口食着里面剩余的水渍.

    莫里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这馊臭的水渍甚至一度让莫里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家里喂猪的猪食,..不...,这玩意比那还不堪,眼前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啊...

    四周的人混乱的拥挤在一起,他们相互争夺着从上层出口吊下来的篮子里的食物和肮脏的饮水,好几个身体瘦弱的人被直接打到在地或被挤到角落里,但这并没有让喧嚣与混乱止步。恰恰相反,更多的人则是不停的抢夺掉在地上的散落的食物,莫里楞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同时心中也不禁的再次腾起了一阵浓浓的疑惑---这尼玛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到底在哪儿....?

    种种的疑惑忽起忽落,最终莫里不得不承认,他的处境有些不妙...

    “这是在圈养牲口么?”莫里默然的嘀咕着,在他怔神之际,突然一只脚踩在莫里的小腿上,还没等他叫出声,激烈的殴打已经在他旁边展开。一个长的异常健壮的中年男人紧紧抓着个比他瘦小的男人脑袋用力向船舱的木板上撞着,咚咚作响的声音即使四周四周一片混乱也可以听的十分清楚。

    随着撞击,莫里看到暗红的血水顺着那男人的额头流了下来,开始那个瘦小的男人还在挣扎反、大声的喊叫,可逐渐叫喊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终于停止挣扎瘫软的倒在已经被血水染成红色的木板上抽搐着。

    莫里呆呆的看着那具离自己只有几步远的躯体,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肩负望着亡者引路人的职责,楞然的望着这个刚才还在嘶叫挣扎的人,但现在却安静、甚至是怪异的扭曲着身体躺在哪儿一动不动,一滩血水在他身下逐渐扩大,随着船身摆动向四周溢散。血水流过湿滑的船板逐渐会聚到莫里眼前一小块下陷的凹窝里,然后就顺着一条裂缝滴进了船板的缝隙中。

    “呃!”莫里终于抵制不住胃里的的翻腾大口呕吐起来,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被暴力至死的人,但吐出来的东西除了唾液与清水外什么也没有,此时此刻的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疯狂的世界中的疯狂行为,甚至有那么一阵,他真希望自己还处在本体世界中,就算是穷困潦倒也无所谓....

    “父神,拯救我的灵魂.....让灵魂脱离这苦难的躯体,让痛苦于此消亡吧...”

    后面不远处,一个男人眼神迷茫的的看着前面混乱的场景,一边双手僵硬的往嘴里添着一块块沾着血渍的干面包,一边伴随着咀嚼声神经质的祈祷着。在他旁边,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孩子痛苦的卷曲着身子倒在地上抽搐着,同样猩红的血水渗透了他的衣服……

    “这些..人...简直疯了,就他妈的为了一口猪食...”莫里喃喃的发出呓语,甚至不时的会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扇上两巴掌,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做一场噩梦,但无奈的是在他扇了自己六七个大嘴巴子后,依旧没有从脱离这噩梦,最可悲的是这梦还必须做下去,不论之后的情况将会有多么可怕...

    一块沾染着异物的黑色的干面包在船板上翻滚着滚到莫里面前,纵然这干面包让他升不起丝毫的食欲,但涌上心头、难忍的饥饿感,驱使莫里伸手紧紧抓住它举到嘴边.

    只是皱着眉头咬了一口,他就发现这个黑面包简直比自己的本体世界的掺杂了各种黑料的最廉价的面包还要还要,一位十足不说,甚至还滋牙咯嘴,这他妈的根本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恐怕就是连街头的流浪狗都不吃....

    虽然他很犹豫要不要再咬下一口吞咽进肚子里,但理智告诉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吃下去,否则下一个倒下的绝对是自己.思绪快速的转动起来的莫里,迅速的将自己伪装起来,以免正在斗殴的人群发现自己攥取了他们的战斗果实...

    “呃……”一声低弱的呻吟从莫里身侧响起来,引起了莫里的注意,他回过身,看到了船栊角落阴影里的一具模糊的身体。

    “看在父神的份上给我点吃的……”那个人用莫里听不清楚的奇怪腔调呻吟着,他的手颤抖着抬起又无力的落下,显然那是一个身体状况十分糟糕的家伙,可他的眼睛里却因为食物的诱惑而闪烁着危险的凶光,让莫里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而且心中腾起了莫名的第六感不断的在警告着他---这个人很危险...

    莫里想躲开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仍在进行的鲜血淋漓的死亡殴斗,也许是他那闪烁着凶光的眼神,莫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看起来似乎病的不轻的人产生畏惧,但是一种对危险本能的警觉让他想离这个人远远的,

    “看在上帝份上给我一点吃的……”那个人收敛起了眼中闪烁的凶光,言语中充满了哀求的语气,然后他挣扎着、虚弱的躬起了身子,但眼睛依旧在紧紧凝视着莫里有些游移不定的眼神..。

    可他接着说了句让莫里莫名其妙的话:“既然乞求没有用,那我就自己过去……”

    接下来他的身子如一只被压缩了的弹簧般突然向前一冲,就在莫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手里紧握的一截不知道从哪儿倒弄来的断木茬已经直抵莫里咽喉,尖利的断口甚至刺破了他的皮肤,伤口处渗出的丝丝液体与尖锐的疼痛感却让莫里瞬间迸发出了强烈的危机感,但最糟糕的事情也就至此而已了.。

    显然那个男人并不想杀人,他的目的只是自己手中掩藏着的黑面包,在莫里楞然中,那个男人毫不客气的从自己的手里夺过面包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这时尽管他的脸上依然透着无法掩饰的病容,但他爆发出来的力量与速度、与控制力,让莫里感觉到了恐怖,因为这种力量莫里在本体世界中也有过一次体验,就是那次被规则之力加持过的时候....

    但莫里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自己对于那股力量还很陌生,至少在没有战斗意识体接管这股力量的时候,他驾驭不了这股力量。但眼前的这个病态的家伙显然对那变态的力量运掌控的更加娴熟,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一般。不过就算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手下留情了,但那种令人胆寒的危险却已经完全让莫里颤粟起来...

    “分我食物之恩,我已然记在心里,如果我还能活着,定然会报答你的...”那人一边大口咬着干硬的黑面包,一边低低的自语着,然后他突然用力一撕,从嘴里扯掉了一块面包塞到了莫里的手里,用渗人的干笑道:“我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于我有恩的人死在这里,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但这一切都需要你活着才能算数,我想现在的你需要一些帮助,也许我可以帮你...”莫里满脸无语的望着眼前仍旧一副虚弱、病态的男人,轻呼了口气,仿佛忘掉了刚才致命的威胁一般。在重新意识到了自己所在的环境后,他一边大口吞咽着手中的难以下咽的食物,一边尴尬的补充道:“恩,力所能及之内的...帮助..”

    “..水....”很快,那个男人便露出了尴尬,苦笑了一下道:“算了,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

    看着那个男人虚弱的重新窝回角落中,莫里向船舱上面的出口望去,显然上还有一些看热闹的家伙,莫里深呼了口气向上呐喊道:“我需要些水,有人快要病死了...”

    斗殴声依旧在持续,但天窗之上看热闹的人却将好奇的视线转移到在船舱中呐喊的莫里身上,一个秃头、满脸凶相的大汉满脸不屑的回应道:“死亡?在这条船上每天都会发生...,谁会在意奴隶的死活.....”

    “但他不一样,因为他更加..的凶悍,所以他具有更高的价值,我相信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去买他,他的死亡会给你们带来更大的损失...”莫里指着那个缩卷在角落中的身影,语气中带着些许哀求,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管不管用,但眼前的境况也只能尽力的试上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