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章:海神英灵
    “管好你自己的小命吧,小子,这个时候可不是多管闲事的时候”随即天窗“砰”的一声重新合拢,莫里带着些许无奈看着缩卷在角落中的那个男人,默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预料中的失望,也许自己的心底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了...

    就在自己准备挪动身形的时候,天窗再次打开了,仍旧是那个秃头的壮汉,他将视线投向了站在船舱底部没有挪动的莫里,他咂吧了一下嘴巴,随即向莫里吝啬的扔下了一小袋水,同时露出满脸的嘲弄道:“现在让他证明他的凶悍,不然这袋水就是胜利者的...哈哈哈..”

    莫里惊恐的望着周遭人群投来的不善的眼光,就在他准备放弃拾取脚下的水袋的时候,一个颤巍巍的人影出现了莫里的身后,拍了拍其肩膀,同时用犀利的眼光扫视了一眼周遭窥视的人群,然后弯下了要大大咧咧的捡起了水袋,拔开了水袋的木塞子痛饮了起来。之后,才在莫里的怔然中,道了声“谢谢”。

    随即气势瞬间消弭,再次迈着跄踉的步伐缩卷回了船舱的角落中..

    天窗之上的秃头壮汉,看着船舱中无人敢轻举妄动的境况,不由的有些兴致阑珊的咂了咂嘴巴,然后“砰”的一声,船舱的天窗再次被合上..

    随着唯一的采光的天窗被关上,船舱中重新被黑暗所充斥,莫里摸索着来到了一处角落,依靠在船仓边,冷静下来的他才发现,自己还有正事要办,随即默念道:“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咒语刚结束,莫里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阵恍惚,下一刻莫里便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回首望了一眼周遭静止下来的世界,此时船舱中的黑暗,已然阻挡不住自己的视野,他迈着步伐在静止的世界中,寻找到了那位那扇诡异的能量门,然后走了进去。

    在镜像组成的屋子中顿了顿身形,随即向那名跪坐在这个诡异的房间中边恐慌不已的孩子走去,也许是察觉到了脚步声,男孩带着惊恐的表情望着诧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黑袍人。

    只见他两手空空,表情淡然而和煦,眼眸中夹杂着些许怜悯的神色,向自己伸出了手道:“逝者已逝,不要在留念你的往昔了,去...亡者该去的世界...”

    “但他们不是说,虔诚的信徒会在死亡之后被接引到父神的天堂么?亡者的世界是不是就是天堂?”男孩带着些许戒备,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袍人

    沉默了一会儿的莫里,才变相的驳斥道:“没有神灵会向生者叙述亡者的归宿,也许就连神灵也不知道亡者的归宿是什么样子.....”

    “他们在骗我们...,父神在骗我们,对不对?”男孩突然变得神经质起来,他望着依旧站在那里的黑袍人,发出了自己的质问:“这个世界没有神灵对不对?不然为什么直到死亡,他也没有回应我的祈祷...”

    莫里莫然的将视线转向了男孩周遭的镜像世界,他在镜像的世界中看到了男孩幸福被拥簇在一对相貌模糊的夫妇的怀中,随即画面一转,他被一名陌生的男人从自己的村庄中拐走,期间男孩不断的试图逃跑,但每次都会失败,随即便会得到痛彻心扉的教训..

    辗转反侧之间,他离家越来越远,他试图记住每一个经过的村庄、城镇。在人贩子的威逼之下,他做过扒手、做过乞讨者、甚至是拐卖儿童的帮凶等等,但他始终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越来越严厉的惩罚让他对逃跑慢慢的有了阴影,与此同时他不禁的发现自己越来越恐惧与绝望,心中对家的思念也越发的淡薄起来,甚至就连父母昔日清晰的容颜开始在心底模糊起来.

    为此,在绝望与无力的时候,他只能不住的向神灵祈,以此乞求祷获取坚持下来与反抗的勇气。直到有一天夜晚,他趁着人贩子睡着的时候,用颤抖的手,拿着刀片划开了对方的喉咙,看着对方捂着喷涌而出鲜血的喉咙、惊恐万状的挣扎着的时候,惊慌之后的男孩变得更加虔诚起来。

    为了赎罪,他趁势解放了其他的孩子,然后毅然决然的迈上了寻家之路,沿着模糊的记忆他走过了一个个城镇,迫于生计,他拾起了原来的两个职业---小偷与乞讨者,在街道、巷子里被追打,在乞讨中忍受陌生人们的异样眼光,但他依旧觉得自己渴望东西在慢慢的接近。

    直到有一天晚上,露宿街头的少年再次遭遇毒手,他被一记闷棍敲晕了,等他醒来的时候,便出现在了船舱之中,难言的恐惧与无力再次缠绕着他的心灵,直到在他临死之前,其脑海中依旧徘徊着的是那模糊了面容的父母,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念想,也是他坚持反抗的动力..

    每当他恐惧不已的时候,就会向神灵祈祷以慰藉恐惧的心灵、顺便获取生存与挣扎的力量,就在他以为所谓的神灵还会眷顾他的时候,他惊恐的发现死亡已经扑面而来了

    “也许是因为神灵所能眷顾的世人太少,所以大部分世人的运命从来都是有自己掌控,所以神灵只是精神的寄托。而所谓的神灵也只应该存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的精神世界里...”莫里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声音微微有些低沉的向男孩点了点头道:“生死复返,终点即是起点,我们的路还没走完,所以你还要继续走下去.别忘了始终伴你随行、汲与你比神灵所能给你更多勇气的东西----那份遥远的念想,也许在另一个世界,还会碰到他们..”

    “真的还会再遇到他们?也许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我”男孩慢慢的消弭了眼神中的戒心,有些颓废的低着脑袋说着

    “我曾经引导过一些亡者,所以我比你更清楚,每一个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爱更胜过对自己的爱,相信我,无论你在哪里,他们的心中始终牵挂着你,这值得你为此付出的坚持与反抗..”莫里怜爱的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声情并茂的说道

    突然大男孩抬起头,用自己清澈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黑袍人:“你...是...死神么?”

    从男孩淡然的语气中,莫里仍旧能够听出丝丝的戒备,但莫里并没有闪躲、亦或是犹豫,而是语气真诚的摇头道:“不,我只是亡者的引路人,一位活在芸芸众生之中的亡者...”

    “亡者的引路人...,那你能...让我再..看他们一眼么?”男孩哽咽的发出了自己的请求,他用渴望的神色望着黑袍人,眼神中略带着一丝恐惧,他恐惧拒绝,这一路上他遭遇到了太多的拒绝与冷眼,以至于让他越发的恐惧、孤独、无力

    “神灵的光环并非那般的耀眼,他们也许并不比平凡的我们更加伟大...”黑袍人用低沉的嗓音着附着着怪异顿断的节奏低语着这段话语,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神,所以你的要求我无法满足..”

    看着似有所悟的男孩通红的眼眶中蕴含的期意与渴望慢慢的淡去,莫里只能撇开直视男孩的眼神,轻轻的安抚的道:“亡者的路只能一直往前,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你还能再遇到他们...”

    男孩低着脑袋,然后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在双手触碰的那一瞬间,一道凭空出现的死亡之门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随即缓缓的展开,门外一条石板小道蜿蜒曲折的通向了远处一片波澜壮阔的大海,一个朦胧的小镇耸立在孤寂在海岛上,莫里拉着男孩缓缓的走到门边停住了步伐,向身边的男孩缓声道:“进去吧..”

    “谢谢你,你是第一个在这坎坷之路上委婉拒绝我的人...”男孩抬起了脑袋,带着闪烁着泪花的笑意望着面带渴望注视着亡者大门的莫里,随即又摇了摇头,擦干了眼眶中的泪花,低呼道:“不,....你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最不像神的神,也许它们才是最冰冷无情的...”

    “谢谢你,一个不会说谎的..死神...”男孩带着善意的嘲弄望了一眼身边的怔然的黑袍人,随即将留念的眼神移向了正在塌陷的镜像世界,然后扭过头一边走向亡者的大门,一边带着满是遗憾的语气轻呼道:“再见了,我的坚持、我的寄托,还有我的念想...”

    看着男孩头也不回的没入了亡者大门之后的世界,莫里心底突然没有来由的腾起了一丝遗憾,这一次他没有哭,就连眼眶都没有红,但他的心底却被大男孩的坚韧震撼住了,若有所思的他所聚焦的视线透过依旧在敞开着的亡者世界的大门,看到了正在大门之后的那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上狂奔的男孩,念念自语的警醒道:“我他妈的不是死神...”

    随后他迈出了这个已然塔塔的灵魂壁垒,豁然间,莫里才发现从崩塌的世界镜像之外,缓缓的走来了两名被绳索串联起来的身形邋遢的男人,在他们之后,则站着一个一手攥住绳头,一手拿着三头鱼叉、浑身纹满了鱼纹、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叉裆裤的寸头大汉正神色凝重的凝视着自己,显然这个家伙大概应该和自己是个同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句话的莫里隐隐的开始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你是谁?就是你在刚才把属于伟大的海神陛下的东西偷走了的?”拿着三头鱼叉的鱼纹大汉满脸警惕的质问道

    “海神?这世界真他妈的有神啊..”莫里嘀咕了一声,心中不禁的有些骇然,但他并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质问,而是微微打量了一眼着装有些寒酸的对方,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阁下是...?”

    “我是海神维纳斯*波罗地陛下的英灵----拉加德*蛮砍,负责米腊德海东部的亡魂拘役,你到底是谁..?”拉加德*蛮砍看着仍在沉吟之中的黑袍人,顺势把手中的绳头丢在了一旁,将手中的三头鱼叉攥了攥,语气忿然的道:“不管你是那位陛下的属员,但你越界了,所以你得跟我到海神殿走一趟,别让我难办....”

    莫里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此时的他想起了在往生镇苏芮对自己的嘱咐,摇头道:“兄弟,一个亡魂而已,别太认真,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能睁一只眼,就绝不睁一对,这样才能逍遥自在嘛.放兄弟一马,日后必有回报...”

    “这是原则问题,没什么可商量的,跟我走吧,别逼我动粗..”显然拉加德*蛮砍是一根筋的汉子,况且为伟大的神灵服务也是他的骄傲与荣耀,理所当然的他,极度不认可莫里这样的消极心态...

    “好吧,但在此之前,我先给boss打声招呼..”沉吟一番的莫里装模作样的同意了,但手上的速度也不慢,瞬间,一股张五十元的冥币凭空出现在自己的手中被点燃。

    当最后的一丝青烟消弭于静止世界中的时候,在黑袍人面前再次凭空出现了那扇死亡大门,紧闭着的它缓缓的被,而站在一旁的拉加德*蛮砍则是豁然变色,惊恐之色瞬间爬满了面孔,同时嘴里念念自语的道:“不可能,远古的神邸早就已经彻底损落了,最后幸存的的新神也都在凋零与苟延残喘中挣扎,这到底是那一位...?”

    一名极为健壮、披甲挎剑的冥兵从死亡世界里跨步走了出来,他走到黑袍人面前,极为恭顺的行了一礼:“上神,死亡领地的意志感受到了你的召唤,特意派遣...”

    “拿下他,你主攻,我辅助...”还未等冥兵将口中的话说完,莫里便抢先下达命令,随手指向了已然回过神的拉加德*蛮砍...

    冥兵倒是也不畏惧,拔出长剑便从一侧向海神英灵发起了进攻,拉加德*蛮砍倒也不慌乱,手中的三头鱼叉微微一挑,静止世界中凭空出现了三个巨大的活化水人,他们咆哮着迎向了冥兵。

    倒是立在一旁握着三头鱼叉的拉加德*蛮砍脸色微微温怒的道:“无论你的背后是谁,你都得跟俺走一遭海神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