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章:海盗
    莫里不禁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口似乎并不存在的口水,打量了一眼即将与冥兵对上、且拥有绝对体型压制的水人,嘴硬的道:“想都别...”

    但他的话儿还没说完,那三具刚刚还在凶猛异常、咆哮不止的水人在小不点---冥兵的凌厉进攻下,全数崩塌,这不但让拉加德*蛮砍愣在了原地,就连黑袍人莫里也腾起了无数的怨念:“兄弟,你这么叼,为嘛不早说...”

    “呯”的一声,夹杂着些许诡异的能量撞击声响起,自己雇佣而来的冥兵与海神的英灵打了起来,在眼花缭乱的打斗中,自己的冥兵果不出预料的开始慢慢的陷入了劣势之中,这把在旁边打酱油的莫里燎的只上火...

    随着劣势慢慢的扩大,冥兵倒转了攻势,彻底变成了守方,在也顾不得颜面的向莫里大喊道:“上神,别光顾着看热闹,来搭把手啊...”

    “我倒是想上,但这种级别的战斗,我实在是插不上手啊..”看着快如闪电般的碰撞,莫里一副极为恼火的模样,这恼火之中还夹杂着深深的无奈,他捏着手中的一张二十元面值的冥币开始犹豫徘徊...

    “...,这尼玛,遇到坑了...”冥兵脸色发苦、无奈之际,豁然看到了莫里手中的冥币,眼神中闪烁出一丝狡诈,急切的道:“再给俺加二十块,俺帮你拿下他...”

    “已经用了五十块了,再用就超限了”莫里的表情微微一愣,心道:“都他妈这个时候了,还死要钱...”

    “别用你的规则之力点燃,用我的啊...”冥兵狂呼道

    目前的莫里也只能指望眼前的冥兵了,毕竟自己手上的冥币可是加持着有死亡领地的规则之力,说不定能翻转目前的这种颓势,当下也不犹豫,又掏出了一张二十元的冥币,攥在手里纳闷道:“怎么点燃啊...?”

    冥兵顺势甩出了一个铭牌道:“攥住它,用他引燃冥币..”

    莫里伸手接住了对方的铭牌,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方方正正的只有小半个手掌大,上面铭刻着一些十分诡异的图案与铭文,但最醒目的却是最中间的一组阿拉伯数字---36,莫里猜测,这很可能是对方的编号,当下也不多想,一手捏着冥币,一手攥着铭牌,将两者一触碰,两张冥币就瞬间化成了灰烬...

    ======================

    “别打了,我投降...”原本正气势爆棚的拉加德*蛮砍,此时被冥兵按在地上暴揍,奄奄一息的呻吟道:“有话好说,好歹我也是海神陛下的英灵,大家都是神属,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能睁一只眼,就绝不睁一对,这样才能逍遥自在嘛.放兄弟一马,日后必有回报...”

    此时两人的武器都散落在了旁,莫里看了眼在金钱加持之下,精气神、亦或是说气质大变的冥币,眼神中闪烁过了一丝疑惑,顺势来到战场边缘,捡起了那柄的三头鱼叉,塞入了自己的戒指中,随即想到了苏芮的警告,决然道:“反正这家伙,暂时不能留在这儿了,先压回去交给苏芮处置吧,对了,还有他们...”

    说到这儿,莫里回首望了一眼,站在战场另一边的两名亡者,此时的他们带着惊恐、忐忑不安的表情望着站在亡者大门旁边的黑袍人。被冥兵五花大绑之后的拉加德*蛮砍,随即被一把推进了亡者世界的大门,而被亡者世界大门拒之门外的还有一枚从其身上掉落下来的铭牌,莫里走过去将其收在手中打量了一番后,便投入了自己的黑戒指中。

    有些狼狈的冥兵瞄了一眼莫里的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回首向那两人呼喝了一声,两位亡者这才迈起阑珊的步伐走进了大门。

    看到黑袍人将手中的铭牌重新递给了自己后,冥兵才恭敬的向莫里行了个低首礼,便干净利索的追随着之前两位亡者的脚步,迈步走进了望着世界的大门。

    按捺着心中躁动异常的莫里,凝视着正在缓缓关闭的亡者世界的大门之后的世界,他看到了那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上又多了两名步履阑珊的行人与垂头丧气的拉加德*蛮砍,当然还有那名缀在最后面的冥兵...

    汹涌跌宕的米腊德海在炎炎烈日下散着热腾腾的湿气,远远看去,大海的尽头笼罩在一片虚无缥缈的幻影里。当远处的海鸟从海面上掠过,坐在衬托在腾腾热气里的海船上会有种似乎是伴随着鸟群在云雾间飞翔的错觉。

    在米腊德海上航行是惬意的,随着温暖洋流漂泊在微带暗青色泽的海洋上和在其他任何地方的海上冒险比起来都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但是这种享受只属于那些甲板上的人,在漆黑低矮的夹层船舱里,到处充斥恶臭和潮湿的气息,肮脏的底层甲板上到处都是恶臭的粪便和已经黑的血渍,甚至角落里还散着腐臭的尸体曾经留下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么下去我会死的,所有人都会死的!”莫里在心底不停的呐喊着,可是他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他试图想要燃烧冥币来来增益自己反抗的力量,但是当他看到那位仍旧在船舱的角落里卷缩着身躯、病恹恹的家伙的时候,他再一次打消了这个愚蠢的想法,显然这家伙的能力应该不会比在加持了规则之力后的自己弱....

    也许是恐惧这是在海上,也许是恐惧这奴隶贩子中也会有这样战力出众的家伙,亦或是想到了自己还有十一张五十元面值的冥币的底牌,所以他踌躇不已的同时,他又在不知不觉中变的比别人更加的自信起来...

    经过几天噩梦般的日子,莫里逐渐了解了自己的处境,他知道了这条‘索拉塔’号帆船的船主叫蓝道曼,也知道了自己即将和其他人一起被贩卖到米腊德海另一边的索哥拉王国去,将成为一位无法掌握自己生死以及命运的奴隶....

    这一切都是那个抢走他大半个的面包,可看上去病得似乎随时会死掉的男人告诉他的。当然,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这个男人至少比其他人更加值得信赖,这也许是源于他内心中极度缺乏的安全感,促成了对强者的依赖,进而发酵产生的畸形信任....

    在这恶劣的船舱里,能够被船长调到上面去刷甲板成了所有“奴隶”最大的奢求。每当天窗被打开,有水手叫喊着要人上去的时候,就会生一场不逊于争夺食物的争斗,而那些水手似乎很喜欢看到这种情景,他们甚至还坐在天窗四周大声吆喝下注,直到终于有人能从天窗上放下来的软梯上爬上甲板,并凑足了人数为止,然后等待他们的是繁重的体力活儿和随时会被抽打的皮鞭。

    但是即使如此,被囚禁在底舱里的奴隶们依然渴望着能有暂时脱离底舱的珍贵机会,于是几乎每天都不停的上演着奴隶斗殴和水手下注的冷酷闹剧。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看到这种闹剧生,至少‘索拉塔’号的船长----蓝道曼不愿意看到自己那些‘活着的财产’受到损失。

    他凶戾十足的用鞭子惩戒了所有参与的水手,甚至还将几个赌得最凶的水手挂到了桅杆上爆嗮了整整一天,之后,这种残酷的赌博与奴隶之间混乱状况终于停了下来。

    =====================

    “财富、权势由神灵赐予,可守护它的人必须是自己……”蓝道曼躺在吊床上不停嘀咕着,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的内涵,同时他的心里隐隐的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这位虔诚的信徒做着份贩卖奴隶的生意,虽然很多时候他的那些‘财产’和他一样也都是些虔诚的光明之神的信徒,而那些买主却恰恰相反大多是卡尔菲,卡尔菲----用光明教廷的译意就是指不信光明之神的人或异神信徒,不过这并不影响蓝道曼做他的小买卖。

    而且正如这位在米腊德海上还算有些势力的船主所说-----生意总是要做的,因为就算是最虔诚的神灵信徒也是要吃喝拉撒,是有欲望的...----

    在中界大陆巨大财富的诱惑下,蓝道曼即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和卡尔菲做生意的光明之神的信徒,而代表光明之神的教廷里的神职人员们也需要世俗的财富来巩固他们的地位与权势...

    给奴隶们定量发放食物,让奴隶们轮流上甲板上望风、干活成为规矩之后,身形瘦弱的莫里才有机会站在甲板上,此时的他站在甲板上一边奋力用干麻布团试擦着木质甲板,一边用力、贪婪的呼吸着夹带着腥味的湿润海风,

    莫里知道这种机会并不多,也许下一刻他就会被赶进底舱继续去忍受充斥着汗臊腥臭的空气,所以他每一口气都用很大的力量吸进肺里,似乎这样就可以储存起来以后使用似的.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他被这般残酷的生存环境折磨的也是也越发的矛盾和焦躁了。

    但最终,事实证明人的适应性是极为强大的,虽然如今的莫里依旧对这种糟糕的生活状况是满腹的唾弃,但不可否认他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这种恶劣的生活环境。

    因为长时间跪在坚硬的甲板上,莫里的膝盖开始隐隐作痛。他停下手里的活儿喘了口气,这时候他看到一双缝制很好的黄褐色牛皮靴出现在面前。

    莫里抬起头,看到‘索拉塔号’的主人,也可以说是他的主人---蓝道曼站在面前正低头看着他。

    “我一直想知道父神都眷顾什么人,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死而复生的奇迹,现在看起来并不是所有父神的宠儿都是走运的...”奴隶贩子微笑着半弯下腰,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莫里:“不过我真是有些惊恐万分,想到把你这样的人卖索哥拉王国去,我就从灵魂的深处渗出了一种赎渎父神的罪恶感...”

    说到这儿,奴隶贩子有些神经质的颤粟的望着莫里,仿佛是在打量着一块至宝一般,随即笑呵呵的道:“你知道吗?你会很值钱的,特别是在索哥拉王国的勋贵王子们的宴会上,那些大人们特别喜欢你这种年轻又俏丽的西陆人。你会成为他们的宠儿,不过在此之前,也许他们会挤掉你的小鸟蛋,看看是否能够像死而复生那般重新长出那玩意来...”

    “哈哈...,一个被阉割了的父神的宠儿,还是神灵的宠儿么?”蓝道曼一边肆无忌惮的笑着,用一种嫉妒、猥琐的眼神在莫里下身来回看着,随即拍了拍额头,呻吟了一番道:“哦,天哪,我忘了,那是被另一位神灵光环笼罩的地方,所以你也许会很快就会被剥夺掉所谓的恩宠...”

    蓝道曼对着莫里不厌其烦的唠唠叨叨着,仿佛在掩饰着什么,但莫里显然对先前对方提到话题更感兴趣,亦或者说是更加的敏感,他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脑海里甚至一度冒出了“结果”眼前这个家伙,然后跳海逃亡的念头,但当他瞄了一眼,漫无天际的海平面的时候,就果断的怂了.

    抱着的心思,莫里果断的屏蔽掉了蹲在自己身边一直唠叨个不停的家伙,将其当成了个隐形人....

    “当当当!!”

    一阵急促响声突然打断了思维进入神油状态的莫里,从头顶桅杆上响起的钟声立刻惊动了所有人。

    “有船!前面有船!”站在桅杆横木上水手一边奋力摇动着钟绳一边直着远方歇斯底里的大吼着:“是西门人的战舰!”

    “看清旗帜!”

    蓝道曼撇了一眼莫里,站起了身子向船头大步走去,可就在这时桅杆上的人已经出了令人胆寒的叫声。

    “不是西门人的飞羽旗,海盗!是海盗!”

    “我们调头吧!”一个船员紧张的对蓝道曼喊着。

    “不行!”蓝道曼一把推开那个船员,气急败坏的道:“该死的,那可是条战舰,在它的面前,我们没有速度优势,我们没机会逃的...”

    “准备交战!”望着船上的“财富”,他迸发出了非常的勇气,随着他的大喊,一些水手们立刻抓起了身边的鱼叉、短刀、斧头和长弓。另一些人则在蓝道曼的指挥下向疯了般开始向帆船的桅杆边跑去,并极为灵巧的攀爬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