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一章:海上骨娄
    “后帆全升!”蓝道曼大叫着冲向船尾,他一把拉过身旁的水手长,厉声大喝道:“该死的,钩网,竖起钩网,不能让他们太轻易的冲到甲板上来...”

    两条镶嵌着无数锋利倒钩的鱼网在水手们的呐喊声中被挂立在船梆两侧一人高的木架上,作为一种专门用来对付跳梆手的工具,这种钩网能在接铉战中发挥着阻止敌人跳舷登船的有力作用。

    而另一头高过四周甲板的指挥台上,在蓝道曼的吆喝声中,巨大的巨弩已经固定住了弓弦,一枚将近两米长可以轻易洞穿船板护甲的粗大弩箭被安装在箭槽里。

    “该死的蠢货们,快把冲角降下来,在海盗的面前当孬种,那你只能死的更快..”

    “......”

    蓝道曼的叫声在船上此起彼伏,这个时候根本没人注意站在甲板上发呆的莫里。还未彻底从“这个世界可真乱”的感慨中回过神的穿越者,刚想有下一步动作,一个严厉的声音已经从他背后响起。

    “你!你给我过来!”蓝道曼一把抓住莫里的肩膀把他拽到船舷边,然后直接把他锁到了船梆上的一个锁环上。

    “给他把武器,就让他守在这儿!”蓝道曼对旁边的一个水手大喊着,然后他对着莫里转过头,眼睛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道:“你最好祈祷父神再给你一次眷顾吧,我们现在需要这个,而你更需要这个...”

    但莫里却只能满脸苦涩的望着之前还是那么癫狂的船长大人,如今的自己能够敏锐的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一丝莫名的畏惧,但其相比的是,莫里的恐惧并不比这位已然离身而去的船长要少...

    对面的巨船越来越近,在起伏不定的波浪间时隐时现的船身夹带着海浪与令人不安的气息向运奴船开来。

    随着船影逐渐清晰,莫里终于看到了依靠顺风把风帆涨得鼓鼓的巨船漆黑身形,还有那个探出船头狰狞可怕的巨大撞角,这显然是他第一次在海上看到过的全木质的巨型战船。说实话,多少还是有些视觉冲击的,随后他的脊背上渗出了丝丝的凉意,这要是被对方真的撞上了一下,下场可想而知....

    就在莫里注视着对面逐渐靠近的战船时候,几个水手已经从低舱驱赶出一群奴隶,在把他们象莫里一样锁到两舷的铁链上之后,所有奴隶都得到了一件武器。

    “简直是沃森(远古魔神)降临。”蓝道曼冲上船头盯着对面已经看得很清晰的巨船心底嘀咕着,其实他更希望能够调头跑掉,可是多年的海上经验告诉他,面对一条顺风行驶的西门人的战舰,唯一的机会只有战斗而不是逃跑。

    因为迄今为止,他还没听说过有任何一种船能够跑过西门人建造的这种拥有双桅并在船尾附着排水轮的可怕战船。

    “是‘亡魂者’号!”一个水手绝望的大叫起来,接下来他指着对面的船上升起的旗帜,张嘴不停的发出了用惊恐的语气重复着“父神...父神..”的单调词汇,可再没听他说出一个有意义的字来....

    他的叫喊立刻如瘟疫般感染了甲板上所有人,水手们是因为畏惧而惊慌,而奴隶们则是因为水手们的惊慌而惊慌,这就是恐惧的传染力...

    “亡魂者...”站在莫里旁边的一个奴隶喃喃的重复这个名字,随即像是神经质般的嘀咕道:“父神要审判我们,该死的,我们都要下地狱了,我们全都要完了...”

    “别他娘的唠唠叨叨的,我还没活够,现在可不想死...。”另一个身体硕壮的奴隶一把推开那个胆怯的奴隶,不停的对着远处靠近的巨船挥舞着手里的一把做工粗糙的鱼叉:“不论是海盗、还是卡尔菲、亦或是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我都不怕,尽管来吧...”

    “你这个白痴,你难道不知道那是亡魂者?它比传说中的魔鬼更让人恐惧...”被推开的奴隶歇斯底里的大喊着,他的声音里甚至还带着哭腔:“那是整个米腊德海最可怕的海盗!被他们杀死的人和毁掉的船多的你根本数不过来。没有船亦或是人能从亡魂者的手里跑掉!我们死定了..!”

    这个奴隶丢掉手里的短刀抱住头哭喊着,四周的人立刻被他的恐惧感染了,有的人开始祈祷,有的则大嚷大叫着要离开这里。

    “噗!”一声可怕声音从那个奴隶脖子间响起,一柄从背后伸出的利刃割断了他的喉咙,他抽搐着身躯紧紧的捂住不断溢出鲜血的脖子,但最终其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了。

    蓝道曼收起滴血的匕,一步跳上了一旁的一个大木桶上,他对着所有的奴隶举起左手,用最大的声音压过人们恐惧的喧闹。

    “我是个虔诚的光明之神的信徒,如果我对父神誓,就一定会守信用。你们现在是奴隶,可只要能帮助我们躲过这次灾难,我发誓会还给你们自由!你们不会被卖掉,甚至可以留在我的船上帮我干活,甚至我可以载着你们返程回家。可现在你们必须和我们一起抵抗海盗,否则这船上所有人都会死!”随即他扫视了一眼慢慢静下来的人群,事实上对神灵并不虔诚的他,开始毫不犹豫的扯出了神灵的誓言,他声调阴沉的道:“别幻想着其他,因为我们别无选择,这也是活着与自由的代价,谁想要?就举起手来..”

    “我想活下去!”一个奴隶举起了手里的鱼叉。

    “对!活下去,父神会保佑我们!”又一个人举起了武器,越来越多的奴隶开始举起武器转过身面对越来越近的黑色巨船。

    “放了他们!解开他们的镣铐,把所有奴隶都放出来,从现在开始他们不是奴隶了,他们将与我们并肩而战...”蓝道曼豁达的喊叫着,他跳下高大的指挥台走到莫里面前,第一个打开了锁着他的链子,压低嗓音,略带些许恐惧与敬畏的道:“也许这就是父神给予我的惩罚,如果他愿意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我将会成为他最虔诚的信徒,并展现我最大,...不,是全部的慷慨...”

    蓝道曼随手扔下了手中的锁链,然后收敛起眼中复杂的神色,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留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的莫里看着走开的蓝道曼,随即深吸了口气,在甩出多余的思绪的同时,也在尽量的压制剧烈跳动的心脏,握了握紧了手里浸出汉的短刀,心中狂呼道:“这世道太乱,我想回家...”

    越过宽阔的海面,终于可以看到那条被传说成最可怕的战船的全貌。一条巨大的风帆船随着海浪起伏颠簸着,高翘的船头镶嵌的钢铁撞角如同一把切开大海的巨刀直直的斜插进海水,泛着青绿色锈痕的怪兽船像张着狰狞大口似乎随时会扑上去撕烂任何敌人。

    在看清这可怕的的全貌之后,莫里很快又看到了另一个让他想象不到、却又震惊无比的情景...

    ==========================

    远远的,一个穿着紧身的深蓝色上衫和灰色亚麻布长裤的婀娜身影迎风俏立在船头的指挥台上,她的身影随着船身的起伏时隐时现,脖子上一条亚麻色的围巾在肩后不停飘摆,被海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将其凹凸有致、高挑的身形完美的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即使距离远看不清面容,可莫里还是能感觉到她身上那种能让人窒息的中西方混血美感,那简直就是一个海精灵,在美丽的容颜之下却隐隐的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质,这让莫里在下一瞬间便不知所谓的联想到了之前遇到的海神维纳斯*波罗地的英灵之一的拉加德*蛮砍,似乎她的身上也有一股这般几乎微不可查的诡异气质.......

    “父神……是那个伊洛蒂!”一个水手声音颤抖着对旁边的人说:“那女人会把我们撕成碎片的!”

    “住嘴!”一个奴隶粗暴的撞开了那个水手,对自由的渴望在这个时候让所有奴隶中的心都激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斗志与力量,他们甚至以一种更加狂热的态度期待着能和那些凶悍的海盗一绝胜负。

    随着两船越来越近,人们的呼吸也越来越重,这个时候,对面的西门战舰的舰首上,那位海精灵突然吹起了带在脖子上的海螺,一种凄美而又怪异的音质幽幽的传来,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不由自主的聚焦到了亡魂者号前翻腾的海面上,接着从海面上诡异且络绎不绝的浮出了一具又一具骨娄,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一大片。

    它们挥舞着手中锈蚀的武器,以极不科学的方式,如履平地的在海面争先恐后的上迈起了脚步,向索拉塔号帆船发起冲锋...

    莫里呆愣着望着眼前的一幕,无力的恐惧感瞬间便袭上心头,一边艰难的吞咽着口腔中分泌过甚的口水,一边满脸心悸的嘀咕道:“该死的,这他娘的一定是海神的狗腿子,不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吧....”

    想到这儿,他微微的有些心虚的开始打量着周边寂静的,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两步,就在他还将有所动作的同时,一支有力的打手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莫里脸色难看的回望了一眼,这才发现一个人站到了自己的背后、带着些许微笑和鼓励的眼神望着自己。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有些病态的苍白脸上看不到任何惊恐,这个人就是那个抢走了莫里面包的病人.好吧,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自己的具身体的本名字叫伊桑*纳德,其他的以后在介绍...

    不过这个时候莫里却惊诧的现,他并没有被锁在铁链上,而且即使只是匆匆的看他一眼,莫里还是觉得那家伙的手里拿着柄长剑站在甲板上的样子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感觉,就是这人拿剑姿势居然那么自然,似乎他天生就该是这个样子,天生便是拿剑的职业战士一般...

    “小伊桑你要明白,在这个海上视线所及之内,我们没有其他的帮手,船上更是没有纵深,唯有击败敌人我们才能存活..”那男人依旧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但语气却异常有力。他似乎看出了对方神情中的恐惧,带着调戏的语气安抚道:“这些邪恶的存在让你打开眼界了吧?虽然它们比较难缠,但却并不可怕,像杀人一样,只要将他们砍成两段,它们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战斗的时候,跟紧我,别落单了,小子..”

    莫里颤粟的望着在海面上如履平地般冲锋过来的骨娄群,突然想起了什么,张嘴欲要向身边的哪位病恹恹的男人说些什么,却又止住了嘴巴,最终他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自作主张,在坎坷不安中默念道:“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触发咒语刚结束,莫里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阵恍惚,下一刻莫里便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他再一次来到了静止下来的世界,打量了一眼甲板上表情各异却又静止不动的人们,又遥望了一眼在海面上那些被束缚在骨娄之中数十、上百名惊恐万分的灵魂,这是莫里第一次看到这般状态下的亡魂,他们没有待在自己的镜像组成的灵魂壁垒中,而是像是奴隶一般,哀嚎、癫狂的被封印在残缺不堪的骨娄中,不但挣脱不开,还要被人驱使、奴役....

    对此毫无处理经验的莫里,只能皱着眉头从漆黑的戒指中再次抽出了一张五十元面值的冥币。

    微微的筹措了一下后,莫里才调动一丝并不熟悉的规则之力点燃了冥币,“腾”的一下,手中的冥币便凭空染上了莹莹、诡异的绿火,在火焰的烧灼之下,冥币很快的被燃烧殆尽变成了一堆灰烬,当最后的一丝青烟消弭的时候,在黑袍人面前的静止世界中那扇死亡世界大门,再次像卷轴一般出现,随即厚重的大门再度被,一名极为健壮、披甲挎剑的冥兵从死亡世界里跨步走了出来,他走到黑袍人面前,极为恭顺的行了一礼:“上神,死亡领地的意志感受到了你的召唤,派遣它的使徒前往生者的世界,并听从你的调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