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二章:海神的眷顾者
    “上神,在此我予以你善意的提示,由于死亡领地的意志规则还未完全扩展开,所以我只能在这个静止的世界里停留300个数的时间,请速下命令,以免耽误你的损失...”冥兵语气肃然恭敬的说道

    虽然有所准备,但是听到自己招来的帮手再次提示,只能在这个静止的世界里停留着短暂的几分钟,莫里不禁的涌起一股向骂人的冲动,上一次那个冥兵一出来,便被自己投入了战斗,从战斗到回归似乎也不长,但几分钟、亦或者说三百个数能在这个静止的世界里能干什么...?

    莫里理智按捺下其心中的不忿,当下也不再啰嗦,只是沉声道:“消灭那些海盗”

    “恕我直言,上神,这我办不到,死亡领地意志的暂时规则让我伤害不了那些活人,也许以后、亦或是更高级别的使徒能够办到,但现在的我...真的...无能为力...”冥兵满脸憋屈、无奈的解释着,同时将视线凝聚到了死亡领地大门的门框上的计时器上,显然两人这短短的几句对话已经让消耗掉了近二十数

    “该死的女骗子..”此时的莫里极为牙疼的询问道:“那你现在能为我做些什么呢?”

    冥兵伸出手指,尴尬的指了指浮在水上的那一大群做冲锋状态的骨娄道:“上神,我们只能对付灵体,也许我可以试着为你收割那些被规则之力束缚着的亡魂.当然,毕竟两个世界的规则不一样,我只能尽力而为,所以...请你理解...”

    莫里顿感自己的脑仁有些胀痛,他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速战速决,我可不想再遇到那些难缠的海神维纳斯*波罗地手下的其他英灵了...”

    冥兵只能轻嘘了口气,就差抹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丝了,他微不可查的瞄了一眼莫里,这才一边迈出步伐,一边拔出自己挎在腰上的长剑.

    莫里诧异的看着冥兵在拔出长剑的一瞬间,其身上的气质瞬间发生的质的转变,就仿佛就像是一具刚被激活的战略一般,周身进散发着浓浓的戾气与不明所以威慑。

    虽然在拔出长剑的那一瞬间,他只迈出了一步,但这一步已然跨越到了静止世界海面之上的冲锋的骨娄前锋面前,他挥动手中的长剑,剑锋就像光线一般切过静止的骨娄身上,而骨娄并没有半分的损伤,但却将束缚在骨娄之中的亡魂瞬间牵出斩断,然后消融成了一团黑雾,瞬间便被冥兵的长剑吸噬的半丝不剩..

    这让莫里震撼万分,显然这一次雇佣出来的冥兵,看上去比上一次雇佣出来的家伙,无论是在战斗力上,亦或是战斗气势上都有了不少的提升....

    在莫里的诧异神色中,冥兵顿住了身形,扭头向后尴尬的看了一眼莫里,解释的道:“不..不好意思,没掌握好力道,连亡魂都砍死了,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看到莫里做了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的动作后,他再次挥舞起手中的长剑,闲庭信步般的穿梭在骨娄群中,用剑柄、连带着手脚,连拍带拽,附带脚踹将束缚在静止世界骨影像中的灵魂解封了出来,而每解封一个灵魂,灵魂的手腕上都会自动串联的锁拷上了一截材质黝黑的绳索,只是几十个呼吸间的功夫,那群封印着灵魂的骨娄,便全部了出来。

    而那名冥兵则已经收起了手中出鞘的长剑,一边厉声的呵斥着,一边配合着肢体、器械的连踢带打,驱赶着那些已然恢复了理智,却又变得惊恐万分的亡魂,向黑袍人走来.此时的莫里已然忽视了这个冥兵的暴力执法,他从来没想到拘役亡魂竟然能够如此的简单便捷,外加迅速,这不由的让他对自己以往的拘役亡魂的方法产生了质疑,这他娘的才是效率好不好.......

    “上神,一共九十二名亡魂,实际被拘九十一名,消亡一人,是否现在就带他们回亡者世界?”冥兵拽着锁链的前端向莫里汇报着战果...

    怔了怔神的莫里,隐隐的觉得这名冥兵似乎又有所变化,他比之前变得更加精神、强壮了,这不由的让莫里想到了那个被斩成黑雾团的倒霉鬼,随后又被吸噬的一丝不剩的场景.但他能说些什么,亦或是做些什么呢,眼前的这家伙也不过是自己借调、雇佣过来的,人家真正的老板是苏芮,而不是自己....

    在临时借调执行任务的时候顺便赚点外快,莫里倒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当下只能点了点头道:“送回去吧..”

    冥兵低首躬礼后,便推攘着那一长串的亡魂向亡者世界的大门走进去,冥兵则是最后一个进入,他向莫里微微的露出了一个憨笑,这才顺手拉上了亡者世界的大门,随着亡者世界的大门严丝合缝的关上,最后亡者世界的门框也迅速的开始从下到上的开始消融,计时器上数字却停留在86上,而计时器下也突然闪烁起了一行醒目的任务进度标:94500,很快也彻底的随着亡者世界的大门框彻底消失...

    虽然有些可惜那些没有用完的时间,但任务进度突进了不小的一截,让莫里不由的有些又有些平衡起来,按照目前的亡魂收割进度与这个世界的混乱程度,自己短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三两个月就应该就能完成任务,回归安逸的本体世界了.

    心有余悸的遥望了一眼静止世界的海盗船上的那些凶神恶煞的海盗们,莫里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苦笑,自己总不能在这个静止的世界中带一辈子吧,更何况他也不确定这些被解封后的亡魂会不会被再次引来海神的英灵

    微微的挣扎了一下之后,莫里还是毅然决然的走向了自己的镜像之前,途中他在那个虚弱且病恹恹的男人镜像前停留了一会,然后掏出了一张十元的冥币,想要点燃,但又犹豫了起来,倒不是不舍得这张十元的冥币,而是他想起了当时在往生小镇上苏芮予以自己的警告----“注意以你现在的灵魂状态,就算有亡者引路人的称谓加持,你每天所能使用的冥币金额也不能超过五十元,否则...”

    显然后面的警告让莫里不得不三思而后行,微微皱起眉头的莫里,暗呼了一声:“这下可亏大发了,弄不好,还得自己拼命....”

    他收起手中的那张十元的冥币,走向自己的镜像,然后毫不迟疑的撞了进去,只是感觉一瞬间的恍惚,莫里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瞬间便恢复了本体世界的视觉与听觉,随即他便将视线投向了海面上的正在发起冲锋的诡异的骨娄群们,他想知道这些被收割了束缚住灵魂的骨娄架子们会有怎样的境遇..

    还未等他思绪完结,便听到周遭的人群中发出了一阵轰然的高叫声,前一瞬间还在威风凛凛发起冲锋之势的骨娄们,只是在一个眨眼的瞬间便“扑通扑通...”的全数的散了架子,集体性的解体,随即沉入了海中.

    索拉塔号上的人们不知道是谁先声夺人的呐喊了一声“父神保佑”,随即,这句话便得到了所有船上的人们的拥护,一时之间,索拉塔号上的战斗士气升到了顶点,就连船上的奴隶贩子---蓝道曼也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陷入了狂热的气氛。

    但他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在陷入狂热、激动的同时,眼神中却闪烁着常人难以察觉的清明,这清明的余光不时的飘向呆立在人群之中的那位父神的宠儿身上,被掩藏在清明之后的是谁也无法察觉的丝丝恐惧...

    与之对立被称为亡魂者号的西门军舰上的海盗们则陷入了死寂,他们望着站在船头上的船长-----有死亡玫瑰之称的伊洛蒂。此时的她轻咬着贝齿,寒着脸儿,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不远处的帆船,嘴里念叨着:“该死的,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只是微微的恍惚了一下,她便轻轻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随即狠狠的挥了下去,一名健壮的海盗头子得到命令后,厉声向船员们呼喝道:“就算没有死亡水手充当前锋,我们也能掠夺那首破船,靠近它,准备接铉战...”

    而这个时候,亡魂者号的船长则已经站在了高高的指挥台台上,接过了自己属下的话茬,语气中哪有一丝女儿的娇柔,反倒是冷血十足的道:“杀掉所有人,一个不留,我要把他们都祭献给伟大的海神,让海神的眷顾,更加的浓烈...”

    似乎被即将的杀戮刺激的血气翻腾的海盗们呼喝着挥舞起了手中的武器,伊洛蒂冷着脸、嘴角翘起了一丝冰冷的弧线,再次将视线投向了慢慢被靠近了的帆船,右手不由的攥紧了腰间的那枚弯刀,同时念念自语道:“无论你是谁,哪位陛下的眷顾者,在海上招惹到了亡魂者号,招惹到海神的眷顾者,那只有一个下场,就算是在天的其他神灵也改变不了这注定的结局....”

    透过呼啸的海风,将对方船上此起彼伏的叫喊不断灌进莫里的耳朵。而随着蓝道曼和他手下的大声吆喝,水手们已经搭上点燃的火箭,很多奴隶则紧握伸出铁网带着倒钩的长矛,同时也示威似的出没有任何意义的吼叫。

    “准备....”蓝道曼紧盯着对面船上指挥台上站立在那个已然蒙上了面纱的女人,他的手随着两船的接近高高举起,而对方那女人也正做着和他相同的动作。

    终于,随着船舷飞快的相互掠过,那个始终站在船像上的女海盗几乎同时和紧盯着她的蓝道曼大声高喊:“射!”

    瞬息,两船之间立时响起了弓弦颤抖和利箭划过空中的破风之声。

    “嘭!嘭!嘭!”,贯穿空中的火箭划着灰色的烟迹掠过海面钉到船梆和甲板上,四溅的火星立刻到处乱蹦。

    有的火箭则直接刺进人的身体,在被击中的胸口搀杂着猩红血液依旧在不停燃烧,同时在受伤的喊叫声中,伤口处散着炙烧皮肉的可怕味道。

    莫里微微颤粟着身体,死死的攥着已经被汗水浸得油滑的长刀手柄,紧张的看着对面。刚才当一枝火箭从他的头顶穿过去的时候,尽管他本能的蹲下身子,可还是感觉到那股一掠而过的炙热,感受着箭矢飞驰的力道与密度,伊桑越发的恐惧了....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一位大意的水手,已经被飞过来的箭矢穿过脖子钉在后面的船板上。

    顺着惨叫声,莫里惊慌的看了眼背后还在抽搐的尸体,还没有等他喘过一口粗气,一阵古怪的摩擦声突然伴着一股巨大得似乎要把整条船撕裂的震动从身下传来。

    一个水手惊慌的抓住一根船桩试图稳住身子,可接着就被飞来的一块抛石砸得横飞出去,撞在铁网上。他的衣服被网上的倒钩缠住,他刚刚试图挣脱,随着‘噗噗’风响,几枝飞箭已经在他身上扎出了好几个血洞。

    巨大震动中,莫里看到从对方船尾处探出的一根粗重的横木,划着弧线斜斜的伸向己方船舷。随着两船交错,那横木经过的地方立刻出一阵阵令人胆寒的轰鸣。

    夹带着撕扯船身的可怕声音,横木前端镶嵌铁钉的巨大撞锤如疯的巨兽的拳头一般横扫过索拉塔号的船舷,索拉塔号右舷的船桨立刻被锤头拦腰绞得到处崩溅,木屑横飞!

    碎裂的断桨到处横飞,撞锤上尖利撞钉插进了船舷下,立刻在船舷上撕开一条可怕口子。随着从底舱里传来的恐怖喊叫,巨大的撞锤臂再次划着弧线收了回去,锤头钢钉上挂着的半截血淋淋的断肢不停的摇晃着,带着鲜血与残肢炫耀这次破坏的可怕。

    两条船飞快的错舷,因为距离还远,海盗甩出的抛钩大多没有钩到船梆就掉进了水里,但可那个可怕的武器的一击却完全起到了作用,如今索拉塔号右舷破了道偌大的口子,海水如泻洪般从狰狞的裂口向船舱里灌进来。

    “侧舷漏水了...侧舷漏水!”一个水手惊慌的大喊着“快来一些人,跟我下去堵上口子,快呀...”

    随着他的焦急的叫喊,几名有经验的水手扔下了武器,随手抓住了身边几名神色恐慌的奴隶向船舱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