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四章:超限惩戒
    “当~当~当~!”几乎就在伊利冈挥刀的同时,那个似乎随时都会倒下的男人也立刻以毫不示弱的声势轻喝了一声,随即架起手中的武器向伊利冈起了猛烈的进攻。

    莫里里知趣的退到了一旁,一边防备着其它海盗趁势偷袭,一边诧异的打量着都在进攻的双方.是的,双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都在以最凌厉的方式进攻,所以越发的密集起来刀剑碰撞声,让莫里莫名的腾起了一丝心惊胆战的感觉

    不得不说莫里从没这样激烈的战斗,就算是他上次在本体世界中加持了死亡领地的规则之力后,也没有这般的心境,他甚至认为如今的自己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两个完全以娴熟手法驾御手中武器的家伙,让他第一次见到了真正可怕的冷兵器技击,这是一场超越了正常人体极限的碰撞...

    伊利冈始终在一闪而过的战斗间隙中寻找着对方的弱点,可是令他惊讶的是那人似乎比他更有耐性,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身体的每个部分,然后一旦寻找到机会的时候就会如同雷霆一般的出击。

    这让伊利冈很不习惯,他不喜欢僵持的战斗方式,因为他清楚自己最大的战斗缺点便是缺乏战斗耐心,僵持不下的打斗会让他越发的暴躁、从而失去理智,对于一名觉醒者而言,尤其是在与另一名战斗经验不俗的觉醒者激斗的时候,谁先失去理智,就意味着死亡随时都会扑面而来。

    与之相对的是,伊利冈更习惯用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令在一刹那之间,让对手胆寒、随即漏出破绽,从而直至送命。

    越发压制不住心中暴躁感的他知道劣势已然不知不觉的站在了自己的这一方,但他并没有立即收手后退,因为面前的觉醒者还有一个让自己继续战斗的理由----对方的身体状态太差了。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对方的身体状态处在巅峰、亦或是正常的状态中,也许此时的自己已然是身首异处了.但显然此时的对手状态,并不好,所以他极为珍惜这种疯狂且有难度的陪练机会.为了激发出自己最大的战斗潜能,伊利冈开始在保持速度的同时,用尽全力的向对方砍去,每每在刀锋碰撞和武器碰撞的碎片横飞中都会发出尖锐的碰撞声.

    显然,此时的伊利冈正在试图改变之前的战斗策略,他需要在保持进攻速度的同时,在每一击中都试图传导出最大的进攻力量,这也是他最拿手的进攻方式,在以前无数次决斗中,他曾经以这种令人胆寒的气势战胜了许多与他不相上下的敌人,但是这一次,他很快发现面前这个对手显然是个例外。

    在对手疾风暴雨且极富力量的进攻中,那个病恹恹的男人始终稳健的步伐,以不急不缓的战斗姿态抵挡着这个凶猛海盗的进攻。就连站在一旁掠阵的二把刀的莫里也能从应接不暇的打斗中看到谁的战斗技巧更胜一筹.

    受累于糟糕的身体状态,病恹恹的男人在大多的时候都会使用一种灵巧、甚至“花哨”的方式回避着伊利冈的武器,在灵活多变的跳跃步伐当中,以千变万化的方式躲避开雄壮对手的砍杀,微微喘着气息的男人从始至终都是以谨慎的寻找着机会,他在以最省力的方式,等待致命一击的机会!

    随着两人的战斗程度越发激烈,其战斗的范围也不断的扩大,这个时候没有倒霉鬼来上前凑热闹,毕竟此时已然凶相毕露的两个家伙是大多数人都避之不及的灾难。

    就连莫里也是一退再退之后,已然紧靠在船梆上了,他略带些许羡慕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以超出常人战斗力的对垒,在甲板上制造出一片禁区,四周的人都显然无意搅进这场战斗,就连乱飞的箭矢也有意的避开了两人的战场,所以他得以能暂时安全的看着这意想不到、亦或是只有武侠小说中才能看到的情景。

    飞舞的刀光剑影在莫里的眼前晃动,闪烁的身影也伴随着带起的疾风灵活跳跃,这让他觉得好象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战场上的新人---莫里完全被眼前情景吸引了,所以他完全忽视了情况,以至于根本没注意因为他站的地方恰好阻挡了某人视线,在他身后海盗船上,一个脸覆面纱的女子正皱眉看着他的后脑勺。

    “那人很厉害。”伊洛蒂慢慢把拄在地上的弯刀举了起来,她现在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条船上会出现如此激烈的抵抗,更没想到还会有一个可以和伊利冈对抗的厉害角色,难道觉醒者已经变成了了

    她知道这一切必须尽快的结束...,不,是立刻结束...。作为一个成名了的海盗头子,她清楚自己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如海风般的迅速和鲨鱼般的残忍,同时她也没有忘记在这片海域上还有一支盯上了自己的,所以无论何种情况,都要速战速决....

    “点火箭,烧了这船!”伊洛蒂冷酷的挥了下弯刀,她知道这也许会让这次追逐与接铉战斗变得毫无意义,但作为一名睿智、且名声大噪的海盗头子,亦或是船长,她需要兼顾更多,有时候不得不放弃快要到手的蝇头小利、亦或是肥肉...

    “可是,那我们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了吗?我们已经死了好多人了……”一个海盗头目轻声反驳着,可当他看到伊洛蒂露在面纱外的额头上已经皱起的眉头时,就立刻胆怯的没了声音,显然在这条船上,没有人敢违背她的意志

    “准备点火!”伊洛蒂的命令还在海盗们耳边回荡,她已经抓住一条荡索弓般弹起,向‘索拉塔号’甲板荡去。

    伊洛蒂的身影在空中矫健一翻,就着船身起伏,她毫不费力从那个挡住她视线的小子头顶上越过,远远落在‘索拉塔号’的甲板上。

    当她脚跟刚刚着地,一柄长矛已经向她胸口刺来,伴随着对方歇斯底里尖叫的,是一张因为过度恐惧而扭曲的面孔。可是那个水手立刻被错身闪过的俏丽身影带过的一道寒光抹过脖子,喷射而出的血浆溅飞了一地,当水手倒在甲板上抽搐的躯体的时候,那个令人可怕的女海盗已经再次把弯刀从一个奴隶腰间拔出来,然后她大步的向正和伊利冈对峙的那个男人走去,就算是蠢货都能看的出来这是个更厉害且自信的觉醒者....

    “父神呀,死亡玫瑰来了!”不知道是谁的一声惊叫让正在抵抗的水手和奴隶一阵慌乱。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向一边靠拢起来,仿佛那个女人的身上有一股逆向心力一般,威名在此时散发着恐惧,而恐惧则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怯懦与无力,似乎只有聚在一团才能驱赶走对这个可怕海盗头领散发的无形的威压...

    伊桑呆呆的看着这个刚从他头顶越过的女海盗,他简直不能相信在这样的地方会看到这么一个仿佛从海中越出的嗜血精灵,蒙在脸上的面纱赋予了她一种极致的、朦胧的美感,虽然她煞气十足...

    激烈海风把她的亚麻长裤吹得紧贴在她健美修长的大腿上,连带着纤细高挑的腰肢也被扑面的海风吹得隐隐若现,裹风的束衣将其胸脯存托的更加高翘挺拔。

    瞬息之间就轻而易举的杀掉两个人的女海盗如同嗜血的战争机器一般,她闪烁着冷酷的瞳孔站在甲板上,一柄和她体形完全不符的弯刀横在面前,而在她的脚下,被其刚刚宰杀的尸体流出的鲜血正逐渐在四周扩散。

    莫里完全被这残忍却透着无比诱惑的女人迷住了,好吧,是吓住了,他甚至觉得那些正从她弯刀滴下的血滴也在衬托着那种怪异扭曲的恐怖...

    不过女海盗却显然没有感受到某人对她突然产生的激烈感情,伊洛蒂几乎毫不犹豫的插进了那两个决斗中间,她以一种让旁观为之咋舌的速度和狂野向那男人劈了过去。

    以双手握柄姿势驾御手里弯刀挥劈的伊洛蒂,象破水而出的深海女妖般挟着海风的猛烈和鲨鱼的残酷攻击着她的对手。

    危机立刻出现,在两个觉醒者的夹击之下,那个病恹恹的男人稳重、淡然的表情,开始紧张,他原本谨慎却稳健的步伐逐渐混乱起来,越来越多的防守替代了侍机的进攻,甚至有两次还险险被突袭的弯刀伤到。

    看着这瞬息间的变化,莫里摇了摇牙,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身手和这些人比较起来简直好笑,但是他更知道这个人的安危决定着整个索拉塔号上人们的命运,其中也包括自己...

    “但愿你的勇敢能保持到死亡,别让我失望,小子。”借机退出围猎战斗的伊利冈一边微微的喘息着,一边借机卷起袖子,虎视眈眈的看着紧张的莫里,脸上渗透着狰狞的笑意,他似乎看到了对面这个快步冲过来的年轻人被他挑出肠子、抹开喉咙时候的那种绝望和恐惧。

    显然敌人嘲弄的语气与表情激怒了莫里,但理智告诉他,这样冲上去和送死没有两样,他的眼神中闪烁着一股微不可查的果决。

    “谁也无法藐视扞卫自己生命的勇气,最终胆怯的人也必将是你...”莫里一边用话语迟疑对方的动作,一边将一张二十元面值的冥币放到了身侧的一根燃烧的箭矢上迅速的点燃,显然它的燃烧速度超乎寻常的纸张,只是瞬间它便燃烧殆尽。

    一股钻心的痛楚从灵魂的深处腾起,就像是被人朝着心尖狠狠的扎了一刀般,接着畅酣淋漓的感觉便袭遍自己的全身,虽然这是自己第二次使用二十元冥币,但感觉却是有些不一样,至于哪儿不一样,一时间自己还真的有些说不清楚.....

    就在莫里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脑海的深处腾出了一段猛烈的心悸,传递着一种警告:“宿主借调规则之力已经超限,介于首犯,对此予以象征性惩戒---此次规则之力借用期完毕后,宿主将会在随后的四天之内,无法激活进入静止世界的咒语,无法调借规则之力,如有再犯,将加大惩戒力度,望宿主自重”

    愁眉苦脸的莫里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意味着自己的将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将会在不确定的延期。他也看出来了,凭借着这个世界的混乱与残酷程度,这种意外的延期,也许会让他的小命就轮番的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威胁,这样的处罚等于是变相的加时赛,毫不客气的说,这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但此时此刻,哀声叹气的莫里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前的难关先度过去再说罢,过不去,后面的一切都是虚的。周遭的拼杀声依旧凄惨、亢奋,莫里攥紧了手中的短刀,瞬间激活了封存在思维中的战斗意识,然后放弃了几乎所有的身体控制权,只保留了目标锁定权...

    接着在伊利冈诧异的眼神中,瞬间便扑进了战局中,四个人,三柄刀、一柄剑在甲板上如同旋风般相互攻击着。莫里并没有奢求太多,从加入战团的那一刻起,他所想的便是,只要能牵制住对面的一个人他就可以了。

    眼前一切让他恐惧,但是他更清楚历史上海盗的残酷无情。莫里绝对没有天真到认为海盗都是前世电影里描述的那么充满浪漫、仁慈情怀,甚至是搞笑的。即使曾经有那样幻想,但刚刚发生的一切也足够让他清醒清醒的了,杀戮与嗜血才是这些海盗们真正的性格,如果不想死,那就击倒对方...

    在战斗意识体接替自己思维战斗、进入战团的那一刻起,他便向嘲讽自己的伊利冈发出了凌厉的攻击,在这强悍、凌厉的进攻之中,伊利冈甚至几度陷入了死亡危机中,他只能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得以用以伤换命的代价躲过了被斩首、开膛、腰斩、断肢的危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