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五章:血手与圣徒军
    满身血淋淋的伊利冈越战越是心惊,他没想到刚刚还一副懦弱、惊恐无力的小家伙,竟然在加入战团没多久就以无伤的情况下,险些四次在要了自己的命,这让他越打越心惊

    船上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不论是船头还是船尾,不论是甲板还是船的指挥台上,甚至连高高的桅杆上都有人在拼搏撕杀。

    两条由搭钩、跳板和抛索纠缠在一切的海船在恶劣的风浪里随波激荡,而船上的人则以更惨烈的方式扼取着对方的生命。

    莫里已经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划伤了自己的对手,此时的伊利冈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血人,锐气已经失去的他,如今只剩下招架与防守。

    不过己方的那个病恹恹的男人受制于糟糕的身体状态,被车轮了一番后,也越发的进攻无力了,所以很快,莫里两人和那对可怕海盗之间的战斗就从攻防对垒变成了短暂对峙...

    “和你们打得真痛快!”伊洛蒂看着对面两个人突然收回弯刀后退,不过她露在面纱外的眼神中透出一种冷酷的讥讽,随即她和伊利冈慢慢向两边让开,于是莫里看到了他们身后出现的七八名手拿硬弩的海盗,从病恹恹的男人略带些许绝望的眼神中,莫里能猜测到,那几名海盗手中的硬弩绝对能威胁到己方已经精疲力竭的两人的小命,显然这种大号的弩弓比起之前在挪威世界中的国家的杜德拉城中遭遇的警用手枪的威慑力不相上下....

    “烧掉这船!”伊洛蒂大声对四周依然和索拉塔号的水手们纠缠的海盗命令,然后她抬起手里的弯刀,对着已经被逼进绝地的两个人微微点了点头。

    “求你们父神施展奇迹来拯救你们吧。”随即那美的至极的朦胧的脸盘上露出了残忍、讥讽的微笑。

    .“呜~呜~~”就在这时,海盗船上传来了了望手尖锐的号角声,这应得正在酣战的双方纷纷转移注意力...

    “是德泽尔!”从始至终都波澜不惊的伊利冈第一次显出不安,其他海盗们则几乎在发现那条船的时候就已经慌张起来。

    “哦,父神!是“血手”德泽尔!”就连甲板上休战的随手们也无力的呐喊了起来...

    “德泽尔?这他妈的又是什么人物?谁能告诉我,那是谁?”莫里嘀咕了一声,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能够拥有这般“称谓头衔”的家伙,肯定都是有两把刷子的硬茬子,不过海盗们露出的恐慌,还是让他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倒是持剑与自己并立、且微微有些喘息的病恹恹的男人,带着满脸的复杂的神色,看了眼身旁的大男孩。此时他的心中腾起了无数的思绪,这些天的接触中,以自己毒辣的看人经验,这个大男孩至少目前看起来,心地还算质朴、单纯。

    不过在哄抢食物的过程中,他生硬的斗殴方式,也只能证明也许他接受过一定基础的训练,但绝对还称不上是位觉醒者。

    但是就在刚才,他却被事实毫不留情的掴了一把掌,这小子凌厉、凶悍的进攻招式,甚至比刚才,与自己对拼的第一位海盗头目还要凶悍几分,在打斗的过程中,竟然全程压制着对方,以至于对方屡遭危机,到了现在那家伙眼中哪还有先前的藐视,其双眸之中已然是满满的恐惧之意。

    若是再次对战,恐怕两者尚未开打,对方的那个就输了三层,毕竟这战斗滞留下来的死亡的阴影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够自我排解掉的.

    如果说,先前病恹恹的男人还认为身旁的大男孩质朴、单纯,那现在看来,这家伙绝对是个精通伪装的小人精。但就算如此,双方目前至少还处在同一阵营之中,这让病恹恹的男人对其的心里防备不由的弱上了几分,看着大男孩脸上露出来的轻松,他喘息的咳嗽了声,望了一眼正在乘风破浪而来的援军,随即才提示道:“虽然他们明面上代表着正义的一方,但别高兴的太早,瞧瞧那位反应...”

    莫里诧异的看了病恹恹的男人一眼,随即顺着其视线,他看到了与海盗们已然泾渭分明对持而立的水手与奴隶们,浑身血淋淋的蓝道曼就持械站在水手群里,此时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救援到来而高兴的迹象,反而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般一片惨白。

    “德泽尔?”就在莫里满心疑惑的时候,莫里的脑海中却模糊的了一段记忆,这记忆并不属于这具身体---伊桑的、也不属于真正自己---程勇,而是属于国家莫里的深层次的记忆,那是一段记载在古文献记录中的资料。

    即使是在随时会送命的危机之中,听到这个名字的莫里的脑海还是飞快闪过一个演绎在银屏上的全身肥硕,一头金色卷发的影子.随即他想起了在船上人们谈论的此时所在的米腊德海的事迹与人物...

    当一切信息被串联到一块的时候,他豁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国家所在的挪威世界的近千年前与西方大陆接壤的中界大陆,随即迷茫开始充斥着莫里的脑海,他皱着眉头呆愣在原地,心中却是在疯狂的呐喊、质问着:“该死的,这到底是哪儿?”

    虽然自己对古中界大陆的历史实在模糊不清,但是莫里还是听说过这个曾经被众多书籍提到过的人物。可以说这个人就是教廷所代表的的神权统治时代已走向衰败时期的一个典型的代表,虽然这个时候,教廷已经从巅峰的神权时代开始向下滑落好几百年了,但此时教廷的威望与统治力度仍旧不是类似于后世西方世界教会所能娉美的。

    不可否认,从这些天自己的所接触的人和事物、以及自己的凌乱的记忆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这里到处充斥着疯狂的信徒,就连手握权势的大人物们,在攥取利益、亦或是解决争端的时候,也得借以神灵的名义、亦或是应用教廷圣典上的经意来占据大义...

    遥远的历史记载中,德泽尔,几乎没有人对他有好感,至少在中界大陆上,被教廷所涵盖的地盘上,无论是神职人员、或是权贵们、亦或是被称为的敌人们,都无一例外的对这个搅屎棍般的家伙都没有好感。典籍上记载,因为他对神的虔诚、狂热以及个人的鲁莽性格,从而屡次打破与们的停战协议,进而不断的引来战争与灾祸,最终引发了光明教廷的延伸势力完全溃败出经过数百年才渗透进的中界大陆的地盘,就连所谓的神诞之地也丢失掉,至此再也没有被教廷收回来.....

    这个以袭击和抢劫他们的财务为光荣的圣叶环使徒东征军(简称圣徒军)的贵族,因为他愚蠢,以至后来西方的教廷学者们,甚至包括那些对圣叶环使徒东征军推崇倍至的宗教狂,也几乎都是众口一词的给予他蔑视。

    他们谴责他的野蛮,鞭挞他的无知和狂妄,更痛恨他那种不识时务的自以为是。

    可是这个时候的莫里根本没有机会和时间去缅怀这位历史上西方教廷中着名的所谓的祸根,当他还在看着海盗们因为突然出现的圣徒军而引发慌乱呆滞的时候,那个古怪的‘剑客’却已经做出了决定,他神色中露出了极为难得谨慎,并提示道:“我们得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其结局不会比激战海盗更好...”

    但显然莫里还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尚在筹措游弋之中的他还尚未开口,便被那个男人抓住了衣领,顺势一甩...

    在莫里还没弄明白生了什么之前,就已经被扔进海里,就在他本能的在海水中扑腾的同时,“扑嗵!”一声,接着莫里旁边溅起的浪花里露出了那人的脑袋,他几乎是立刻跟着跳了下来。

    虽然对于眼前的那个病恹恹的男人将自己扔进海里的举动有些疑惑不解,但看到他在水里挣扎并死死的抓住了一块面积不小的块木板,随即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之后,莫里还是忍不住的向其游了过去,并有些担忧的问道:“你会游泳吗?”

    “我想,也许现在学还不算晚..!”那人说着用力一撑爬上了木板,他头也不回的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才克服了心中的恐惧,随即善意的提示道:“如果你不想重新变成奴隶,或是被杀掉、亦或是在这里等死,就跟紧我...”

    “扑嗵!”又是一声落水声从两人身边响起。正准备行动的两人回过头,然后惊讶的现这次露出水面的,居然那个内涵凶悍的女海盗,而她的手里还紧攥着一截断了的绳索。

    伊洛蒂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抓住一根抛索准备荡回亡魂者号的时候,那绳子居然鬼使神差的半途断掉。更糟糕的是自己还恰恰落在了刚才那两个死敌的身边,深知两人实力的她,满心的苦涩。好在自己还有优势,大海对于一名海盗来说就是得天独厚的地利,而且看起来,对方有一个人似乎水性并不好...

    没有犹豫,她立刻顺手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紧盯着那两个人,同时她抬头对着海盗船上的人大声的警告着什么..

    可是她的喊音被一个巨大沉闷的撞击声压了下去。

    在一阵令人胆寒的刺耳摩擦声中,索拉塔号突然摇晃着向亡魂者号横着撞击过来。巨大的惯力在水面上掀起一股偌大的海浪,并排而行的两条船不可阻挡的撞到了一起。

    “该死的...!伊洛蒂船长还在下面!”一个海盗大声喊着,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注意他的话。

    被可怕的圣徒军的战舰几乎拦腰撞断的索拉塔号,其内置在船肚子里的龙骨戳穿了甲板突异的翘在外面。它那原本就已经被肆露出了大口子右舷这个时候已经彻底被圣叶环战舰可怕的冲角撞的稀烂。

    高挂在圣叶环的战舰的撩起的撞角冲进了索拉塔号的船身,毫不费力的将其船身贯穿,海水蜂拥而入,索拉塔号的船身也格吱吱的作响,似乎下一刻就会断成两截,船上的奴隶、水手们惊恐万状,两船就这样横卧在米腊德海的波涛之中。

    “快离开!快起帆!”伊利冈几乎嗓子差音的大叫着:“我们不能等他们腾出手,趁他们现在动不了,我们得快离开这儿!”

    海盗们手忙脚乱的砍断了两船间的绳索,当他们终于用撑竿、甚至是是一些专门的辅助船具,在风帆与水轮浆的加持下迅速的脱离与索拉塔号纠缠的时候,一群外身罩着胸前绣着偌大的圣叶环标致的灰袍,罩在用严实的锁链甲胄包裹的圣徒军士也终于嘶吼着跳上了索拉塔号的甲板。

    不过,那些圣徒军士对落荒而逃的海盗船毫无兴趣,他们冲上奴隶船之后,一场比刚才更加残酷和血腥的屠杀和抢劫的表演就在海盗们眼前开始了。

    可怜的索拉塔号没有能坚持多长时间,随着船身越来越快的下沉,一个不小的旋涡在海面上出现了。伴随着船体龙骨挤压出的可怕怪响,整条船被对折了起来,然后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索拉塔号终于被一把拉进了可怕的旋涡中,在夹杂着血色的海水翻滚起来的猩红的浪花中逐渐消失。

    无论是忙着抢劫烧杀的十字军还是急于脱离险地的海盗,都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索拉塔号呻吟着沉入米腊德海的时候,不远的海面上,正有3个人趴在几块船骸碎木上无奈的看着这缓慢的一幕。

    当索拉塔号在悬挂着圣叶环旗帜战船的冲向海盗船横撞的时候,夹在两船中间的三个人别无出路的选择了潜水,在海面上掀起更大一轮屠杀之前,他们还算幸运的脱离了险地,并尽可能的远离战场,甚至还幸运的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抓到了几块掉落的船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英雄联盟之上单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