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校园仙帝〕〔绝世傻妃:战神王〕〔帝君的火爆妖后〕〔万界仙王〕〔奶爸的娱乐人生〕〔最强炊事兵〕〔邪帝缠宠:神医九〕〔我有一张小地图〕〔时光剑主〕〔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全能影后:云少,〕〔一剑飞仙〕〔试婚100天:帝少宠〕〔重生八零:家有媳〕〔镇魂风云录〕〔从1983开始〕〔武灭阴阳〕〔我的神秘老公〕〔复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六章:披着神圣外衣的怪物
    无论是忙着抢劫烧杀的十字军还是急于脱离险地的海盗,都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索拉塔号呻吟着沉入米腊德海的时候,不远的海面上,正有3个人趴在几块船骸碎木上无奈的看着这缓慢的一幕。

    当索拉塔号在悬挂着圣叶环旗帜战船的冲向海盗船横撞的时候,夹在两船中间的三个人别无出路的选择了潜水,在海面上掀起更大一轮屠杀之前,他们还算幸运的脱离了险地,并尽可能的远离战场,甚至还幸运的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抓到了几块掉落的船板。

    在接下来的时候,三名相互堤防的落水者和慢慢离去的海盗们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突然出现的圣徒军彻底洗劫了可怜的索拉塔号,其实如果不是距离太远,他们甚至可以看到那些圣徒军们把俘获的奴隶用刚才的铁链再次锁起来带到了自己的船上,不过在那些从新成为奴隶的人当中,还有一些则是不久前还在用这些奴隶下注赌博的水手,只是此时的他们也沦为了别人的奴隶。

    莫里的眼神中微微的露出了一丝诧异,他没想到在典籍中所记录的以完美德行而现世的圣徒军们竟然是这般的操守,微微的感慨叹息了一声,史记就是史记,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人书写的,对当权者的歌功颂德与感情化是不可避免的。

    微微有些失望之后的莫里,突然又感觉到有些好笑,世事就是这般变幻无常,至少目前那些水手的遭遇让他觉得世界真的很公平....

    等莫里的心中感慨完了之后,才发现那个女海盗用那根她始终抓着的绳索把自己牢牢的捆在船板上面。然后就一脸戒备的紧盯着他们,她原来手里的那柄匕现在正衔在她的嘴里,而她的双手则因为过于用力抱着木头,正不住的打着颤,整个人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不过,旁边那位‘剑客’也好不到那去,他几乎是把身子整个攀在木板上,他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听上去好象是在念临终祈祷,而且每当一个浪头打来,他都会立刻闭上眼睛,好象随时在等待死亡的审判一般...

    莫里默然的打量了一眼无边无际的海线,绝望的心思却再次翻腾起来,他很清楚如果这般被动的泡在水里太久,死亡很快就会再次找上门来,虽然自己好像就是所谓的死神代理人,但在面临真正的死亡之时,自己或许会变得束手无策起来...

    他急速的转动着自己的大脑,受困于此窘境,让他越发无法平心静气起来,海面上不断漂过索拉塔号的破碎的残骸,甚至还有一些尸体,自己不但要小心的躲避着那些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漂流物。同时还得谨慎的注意着还在附近游弋的挂在圣叶环的战舰,为了活命,聚拢在一块的三名幸存者们都得伪装,此时的莫里更是有气无力的抱着一根不停在海里翻滚的船屋中的方木横梁陷入了沉思....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艘挂在挂着圣叶环的战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但三人,不,是两方敌对、防备的气氛仍旧没有太大的改变,那个仍旧攥住手中的匕首,不时的将在海面上搜寻的视线扫了过来。

    莫里轻咳了一声,缓解了一下三者之间的紧张气氛,口吻和煦的提示道:“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不然还未等我们遇到奇迹,亦或是漂上岸,就会先看到死神...”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亦或者说,我们该怎么做呢?”病恹恹的男人显得很配合的询问着,就连另一边,警惕十足的“海精灵”也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这个..,好吧,对于该如何在海上自救,我确实是外行,也许我们应该问问专业人士...”说到这儿,莫里不由的将视线投向了正好与自己目光撞上了的伊洛蒂。

    随着那个病恹恹的男人也将带着询问的眼神投过来的时候,伊洛蒂脸上腾起了一丝尴尬,为了掩饰自己脸上无奈的表情,她刻意的混杂着讥讽的语气轻笑道:“呵呵,你们的心儿,可真大,居然指望你们的敌人。但我得遗憾的告诉你们,我经常会干将活人往海里扔的事情,从来没想过该如何在海里求生的问题。所以,对于目前的情况,我没有任何办法...”

    虽然伊洛蒂这般说着,但她很清楚,在这种环境中求生,同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会阻止孤独以及孤独衍生出来的恐惧,而求生最大的障碍除了周边的环境之外,心理因素也占据着很大的份额,所以从开口搭话的那一瞬间,她就在思索着如何缓释双方之间的敌意,至少在面对死亡威胁之前,大家能够联合成一个阵营...

    听着对方生硬的语气,莫里举目四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好吧,我们需要那些漂浮物,我们需要让它们的浮力载着我们,至少将身体的大部分抽离水面,这其中包括哪些尸体上的衣物,因为我们需要用它们来代替绳索来捆住散乱的漂浮物...”

    说到这儿,莫里瞄了一眼女海盗手中的匕首,犹豫了一会而才道:“你的那把匕首也是件极为重要的工具,我想,我们需要统筹的运用起来...”

    “统筹的运用起来?”伊洛蒂阴阳怪气的重复着莫里的用句,随即冷哼道:“你不会是想假借这个名头,收缴了我的武器吧..?”

    带着满脸无奈的莫里,只能苦口婆心的道:“天地良心...,哦,不,父神在上,如果说收缴了你的匕首,亦或是制你于死地,就能让我们活命,自然是轮当别轮,但现在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我们需要活下的信心,需要相互扶持的同伴,需要更多活下去的勇气,而不是在这里相互猜疑、警惕、互不信任”随即莫里露出了一抹苦笑,他知道在特殊情况下,人性会变的极为自私,而语言能发挥的作用也是相对有限的,不然世界上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惨绝人寰的战争呢,当下只好退让了一步,道:“好吧,匕首可以交给你来利用,我们需要灼穿一些木板,利用空洞来尽量的节约,以此来交织出一个能浮起三个人重量的浮板...”

    说罢,莫里拖拽着自己身边的那根船屋的横木向趴浮再木板上的那个病恹恹的男人游过去,此时的那个男人借着木板的浮力正在吃力的解着一名死尸的衣服,看着莫里靠近过来,露出了艰难的笑意。

    看着两人忙活起来,筹措了许会儿的伊洛蒂这才戒备着游过来,忐忑的向莫里递出了自己手中的匕首道:“只是先借给你用,但完事之后还是得还给我的...”

    莫里看了一眼此时已经丢了脸上的面纱、露出真容来的女孩,不禁的微微一愣神,从倾国倾城、略带些许坚毅气息的面容上,莫里能够大致的判断出对方的年龄,应该不会比自己的这具身体的实际年龄大太多,顶多不会超过二十岁,如此年轻就混出了一个偌大的名头,着实让莫里有些吃惊,这不由的让他联想到了在本体世界那个时候还在混吃等死的自己....

    毕竟自己不是猪哥,只是一瞬间便回过了神,这才接了过来,撇了撇嘴儿道:“放心吧,会还给你的”

    纵然是这般作态,但莫里还是忍不住的从嘴角边牵拉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毕竟三人的关系正在改善。而自己也很清楚,建立信任不是一蹶而就的事情,至少目前事态在向好的地方发展,虽然这“好”在相对于整个困境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但至少在变化不是...

    奋力的在海中带回两三块船体的残块后,莫里便发现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了,而和病恹恹的男人蹲坐在链接的漂浮体上合力捆绑改造东西的的伊洛蒂阻止了想要再度行动的莫里,她有些担心对方体力透支出现意外的情况,所以紧绷着脸道:“还是我来吧,再这么下去,浮板还没有造好,你就先累死了”

    说罢,她伸手攥起挂在脖子上的小螺号,放在嘴边、鼓着腮帮子吹了起来,一种凄美而又怪异的螺号声幽幽的在海面上彻响,随即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到了眼前翻腾的海面上,接着从海面上诡异的浮出了一具又一具骨娄,显然这一次浮现的骨娄远不如上一次多,林林落落的也就五六具,它们以极不科学的方式大咧咧的站立在海面上,等待着命令,这让浮板边的另两位同伴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伊洛蒂带着些许的得色望了一眼两人,随即气愤的道:“为了抢你们那条破船,我可是亏大发了,往昔我这螺号一吹响,最少也能招来八九十个水骨娄,现在倒好,就这五六个杂兵了.也许那条奴隶船上真的有某位神灵的眷顾者,干扰了我呼唤海神的祈祷的力度,要让我知道了他是谁,就算是千里之外,我也追上去扒了他一层皮...”

    此时的莫里自然是不会承认那是自己干的,只是表情微微的有些不适,完全没有在意到正在用余光瞄向自己的病恹恹的男人,也许是为了缓释这种尴尬,莫里随即打着哈哈一笑,爽朗的道:“这有帮手总比没帮手强..”

    “这话说的倒是在理,但是你也别指望它们能干些什么精巧的活计,像是在海面上拉些漂浮物倒是能胜任,至于其他的类似于打绳结、拼浮板的活计就....”女海盗耸了耸肩膀做了个无能为力的动作.

    莫里与病恹恹的男人无声的对视了一眼后,都不禁的露出了毫不在意的微笑,有了这些家伙帮忙,总比自己亲自上阵要好,而且三人身上并没有带任何物质补给,缺水是目前最大的难题,也许可以发动这些在水面上自由行动的骨娄们去远处的沉船地找一找,也许会有一些收获......

    一边忙活的莫里,并没有打消自己内心的好奇,他略微筹措了一番后,才好插话询问道:“海神的祈祷的力度?你是说你之所以能召唤出这些...骨娄,是借助了海神的力量,亦或是说你能和海神沟通....?”

    伊洛蒂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满脸好奇的大男孩,沉吟了一番后,才道:“不,海神太过伟岸了,很少人能够获得他的亲眛,我只是能够简单与替他在海上巡游的英灵们沟通而已...”

    英灵这个称谓,不禁的让莫里再次想起了被自己弄进了亡者世界的海神座下的英灵----拉加德*蛮砍....

    “海神眷顾者..,也许我们应该对你换一个称谓...”病恹恹的男人的神色中闪烁着莫名的兴奋与精芒,似乎这能变相的佐证他所信仰的光明之神是存在的,而非是凡人与狂信徒们的杜撰...

    “海神的眷顾者?”伊洛蒂的神色中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即脸上腾起了些许戏虐的表情:“我虽然能沟通海神的英灵,从而获取在大海施展非凡的能力,但这并非是没有代价的,想知道这代价是什么吗?”

    还未等两人有所示意,伊洛蒂便毫无顾忌、自顾自的嘲讽道:“是祭祀,用鲜活的死亡祭祀他们...”

    望着默然、惊诧的两人,伊洛蒂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这笑声中蕴含着无尽的癫狂,她指着海面嘲讽道:“所以这些所所谓的神灵们不过都是披着神圣外衣的怪物而已,永远不值得我们虔诚的信仰....”

    “还真是个...另类的...女孩啊...”莫里满脸诧异的看着眼前已然恢复了理智的女孩,心中不由自主的暗暗的呻吟

    “该死的,和那些卡菲尔相比,也许你才是真正的异端吧...”病恹恹的男人神色中闪烁着些许恐惧,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凝视着眼前年纪并不大的女孩,随即便厉声呵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