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佛系小媳妇〕〔重生八九甜蜜蜜〕〔宠婚99次:总裁大〕〔我是污妖王〕〔逆转重生1990〕〔原来我是富二代〕〔花开满地伤〕〔支教青云路〕〔我美丽的契约女人〕〔邪性老公太霸道〕〔混子的挽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维入侵〕〔大唐第一闲王〕〔抗战之我的长征〕〔翻天之美人计〕〔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我是哥斯拉之无限〕〔黑夜进化〕〔仙凡同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九章:对抗死亡的渴望
    “这样不公平”莫里看着伊洛蒂的匕开口了:“这样的威胁与对持毫无意义,我相信它们并没有走远,也许只需要一滴鲜血,它们就能被我招回来、甚至诱发它们嗜血的疯狂本性...”

    “那你是不是要让我把桶让给你呢?”女海盗面色复杂的闪烁着眼中的精芒紧盯着莫里,似乎随时都会挥出她的匕。

    “或许你可以把你旁边的那个家伙扔到海里去。”中年男人看了眼正在与自己对持的蓝道曼,突然接过了话茬,他咧着嘴儿牵强的道:“毕竟与一个没有底线的奴隶商人,亦或说与一个陌生人相比,你更了解我们,而且我们比这个狡诈的家伙更具有诚信,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商人的本质,在足够的利益面前他甚至能出卖自己的信仰,根本不值得信任...”

    “闭嘴!”用余光扫视了一眼陷入了犹豫状态中的海盗头子,蓝道曼威胁着晃了晃短刀,可他又立刻担心的斜视着伊洛蒂,他的心思开始快速的运转起来,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联合另两位男人,将木桶中的邪恶的女海盗驱逐出去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但快他很的理智便将这个馊主意驱逐出了脑海,因为这会将他反复无常的特性淋淋尽致的表现出来,在这个根本经不起剧烈纷争的环境与局势中,信任是经不起考验的,也许众人能做的只能不断的妥协...

    一时间,无望的僵持再次出现,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紧张令臂膀麻,猜忌使心跳加快,伴随着这一切的还有寒冷和难耐的饥饿。

    终于,奴隶贩子先出近似绝望的吼叫:“好吧,我同意共享这个木桶,但是这需要一个前提---互不伤害.再这么耗下去,没有人能活下来...”

    “让我们起誓吧,”病恹恹的中年男人隐藏在急促呼吸下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让我们用我们信仰的神灵与我们的生命以及虔诚的信仰起誓,在获救之前绝对不做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

    “可我怎么信着这个卡尔菲..”蓝道曼似乎豁出去了,他在桶里艰难的转过身,甚至还对着伊洛蒂威胁着晃着短刀,显然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之后,他决定放弃与眼前的这位虚弱无比的海盗头子的暂时联盟,随即将矛头指向了这个让自己陷入如今这般困境的始作俑者:“我们都知道她是海盗,而海盗的信仰就是背信弃义,誓言也许对你们有约束力,但她......”

    “是啊,我的信仰就是背信弃义,但是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这个唯利是图的伪信徒,把灵魂卖给了魔鬼的贪婪者,你把那些一同和你一起沐浴在光明之神的光辉下的光明信徒们当成商品卖给卡尔菲,你的作为,并不比我这个海盗头子强到哪儿去,亦或者说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们都是恶棍,你又怎么让他们相信你?!”伊洛蒂愤怒的打断了奴隶贩子的叫喊,她万万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奴隶贩子竟然这么快就开始转向风头了,这不禁的让她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同时忿然的余光也不由的扫视到了还在木桶之外的两人...

    “该死的,都闭嘴吧...”心烦气躁的莫里终于忍不住了,他受够了目前的猜疑与背叛,随即大声的呵斥着:“你们这两个虚伪的家伙,如果再这般墨迹下去,我不介意摧毁这个木桶,让大家都一起待在水里等死...”

    在快要完全沉入海平面的隐隐光晕的衬托下,伊洛蒂挺直的鼻梁映起一道阴影,不过这时候她稍显苍白的嘴唇里却迸出彻底的讥讽,她毫不在意的扫视了一圈周遭的三个男人:“你们以为自己很虔诚吗?可在我眼里你们的虔诚就和你们的行为一样都是假的!作为海盗如果发誓我就会遵守它,可你们遵守过什么?你们才是最让人信不过的,看看那些不久前的圣徒军,你们以为自己有怀疑我的资格吗?”

    狐假虎威的莫里,只能满脸无语的听着眼前女人的碎嘴,却不敢有一丝的轻举妄动...

    “你这是在亵渎神圣的圣徒军!”中年男人愤怒的在海水中下意识的鹏腾了一下,双眼紧盯伊洛蒂,似乎随时都会扑上去,显然女海盗的说法激怒了他圣洁的虔诚..。

    “是吗?可如果圣徒军真的那么神圣,我们就不会是这般遭遇了,这片大海上,不会有海盗、不会有奴隶贩子、也不会有你们这些所谓的奴隶”伊洛蒂鄙视的看了看眼前的三个男人:“而你眼中所谓的圣洁的圣徒军们在这里所犯下的累累罪行还少么?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神圣,亦或者说那些所谓的神圣的神灵代言人就是这般歌颂他们的行为....”

    “你...”男人看着伊洛蒂的面容有些失神的叹息了一声,随即无力的争辩道:“这只是一小撮伪信徒的行为,这些并不能否定大部分光明之神信徒的虔诚...。”

    “好吧,我觉得这般争论下去,毫无意义..”莫里突然插话,看着眼前这个像是被激怒的母豹子一般的女海盗,他只能用安抚的语气道:“对神灵的虔诚与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关键的是现在我们都想活下去,也许我们应该诚心的用自己苟延残喘的生命来发誓,让我们来维系住彼此的最后一丝信任,从而获取最后一丝渺茫的活命的机会...”

    “他说的对,我们都想活下去,而避免内斗是当务之急,所以让我们用最后的生命誓言来维系信任,从而获得救赎与活下去的机会..”蓝道曼缓和下了自己的语气,以寻求解决目前僵持局面的最快的方式。

    “好吧,用我们的名字发誓,不论我们的信仰是什么,用赐予我们名字的人的荣誉和生命发誓!”中年男人突然下了决心似的提议:“我们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木头上,如果我们当中有人违反了誓言,那么就让给我们命名的人不得善终或死后不得安宁,让死神把他们的灵魂拘役到地狱受苦,让我们一起誓!”

    “父神,你这个提议可真恶毒。”蓝道曼出喃喃的声音,他靠在桶边无力的呻吟着:“不管怎么样,别再墨迹下去了,我的神经都快崩断了...”

    “这个时代的人发誓,难道也要拖上父母和祖宗,算是长见识了”莫里看了看眼前敌对关系转变之快的难友们,心中语重心长的道:“没人会违誓,任何敢于违反誓言的行动,都将会打破这脆弱的平衡,当猜疑与忌惮再起之时,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步入死亡之途...。如果我们想活下去,只有信守承诺...”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残酷的现实和求生的本能在这个时候彻底超越了一切信仰的隔阂,活下去成为了众人共同一致的追求。

    而当中年男人提出由自己来刻写他们之间誓言的时候,无论是贪婪的奴隶贩子,还是骄纵的女海盗,都立刻用一种有些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个居然‘识字’的前奴隶,显然文化人在这个年代也是个稀罕的物,也是身份的象征...

    于是,在木桶内侧的壁板上,一段用匕刻下,因为光线黑暗有些歪斜的誓言出现了:“我们起誓,用我们的名字、我们的生命、以及赐予我们生命的神的名义起誓,以我们及赐予我们姓名的人的名誉和灵魂的安静起誓,在神灵的见证之下,任何试图破坏和平求生规则誓言的人,必将受到其所信仰的神的唾弃,同时这惩罚将降临到其亲人的身上,他们的命运将受到诅咒,他们的灵魂将不得安宁,神灵将监督证我们的誓言和行为。

    “起誓者---诺森堡的蓝道曼”

    “起誓者---米腊德海上的伊洛蒂”

    “起誓者---罗门的..伊桑”

    “起誓者---法兰托尔的梅列格。”

    ========================

    伊桑在摇晃中极力挣扎着不让越来越重的眼皮合上,他稍微动了动僵的身子,立刻感受到旁边那具异常火热躯体的摩擦。

    按照四个人之间的协议,现在正是轮到他在木桶里休息的时候,整个后半夜可怕的风浪已经让他的身体几乎失去了所有知觉。可是他必须强迫自己不能睡去,因为能够轮到在木桶里休息的人同样担负着警戒的责任。

    伊桑有些不安的回头看看,虽然两个人在狭窄的木桶里难免出现身体的接触,但是他还是觉得能尽量避开旁边可怕的女海盗是真正的上策,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海盗头领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趁机挑动她,如果真是那样,所谓的誓言不要说是刻在一个木桶上,就算是刻在光明教廷的大神像上,可能也保证不了他的安全...

    想到可怕的后果和如今自己毫无底牌可用的虚弱期,伊桑再次挪动了一下身体想离那个可怕的女海盗远点,可这又带来了一阵轻微却撩人的摩擦。

    伊桑立刻警惕的回过头,他不想被别人从背后“捅上一刀虽然他的动作在这个‘别人’看来实在应该来上这么一刀。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那个可怕的伊洛蒂既没火也没出声,甚至她只是稍微动了动就把头从新垂到了桶边。

    伊桑奇怪的看着她,然后就发现了令人不安的异常,她的身体热的出奇,即使隔着衣服也散着炙人的火烫,而且还在不停的轻微颤抖,当伊桑的视线借着月光看到她脸之后,立刻现她脸上一丝痛苦表情和轻微颤动的干裂嘴唇。

    “她在发烧!”伊桑微微了犹豫了一下后,才探出手摸向了她的额头,至始至终都剽悍异常的女海盗这时候却只是本能的躲避一下,然后就再次无力的把头靠在桶边。

    “这样下去很危险……出于本能的反应,伊桑的心中第一时间便腾起了慌乱与束手无措,这是在海上,既没有可以遏止病情的药物,也没有能保持体温的地方。更重要的是现在没有已经没有多少淡水储备了,如果放弃帮助她,剩下的人就可以分到更多待在桶里的时间和均分一些她身上保存携带的珍贵的淡水...

    “我是不是该放弃她……”伊桑豁然的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开始加速,这个诱人的想法让他不由的陷入了挣扎与煎熬:“如果她死了,那……”

    就在莫里愣神怔然的时候,一声低低的呻吟从伊洛蒂干裂的嘴唇里出。声音很低,甚至伊桑几乎没有听到,可接着伊洛蒂出的一声稍显清晰的声音却让他不由得呆住了。

    “妈.妈妈..”

    妈妈,她在喊妈妈!伊桑呆呆的看这面前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伊洛蒂,尽管她的声音很模糊,可伊桑还是听出来她在用带着独特腔调在叫着妈妈。而且从那声音中他听到了无助和一个年轻女孩身陷绝境的恐惧,这瞬间让莫里想到了曾经被自己牵引、亦或是说被拘役的那对母女,还有之后的哪位站在亡者世界大门里向他自己坍塌的灵魂壁垒的中的镜像呐喊着---妈妈让我再看你一眼的年轻人...

    思绪腾起的种种这瞬间让自己的良心开始发烫,是啊,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对生命如此的淡漠与凉性了,那可是一条还在挣扎的生命啊...

    同时,他无法想象这个一直以强悍示人的女海盗会有这般柔弱的一面,也许是出于怜悯、亦或是更多的出于内疚,亦或是其他,他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在其耳边轻声的嘀咕着,似乎想要用语言唤醒她求生的意志:“死亡也许并不可怕,但你还太年轻,这世间还有太多留念你的、与你留念的人或事要你留下来,这是生死路上的考验。在死亡的路上,谁也不能回头,所以你不能轻易的放弃,坚持住...”

    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莫里不由的再次苦笑了一下,现如今的自己被剥夺了激活咒语进入静止世界和借调是用冥币之上的规则之力的权利,甚至连火都没有,这让他第一次生出了能够拥有更多规则力量来帮助生者对抗死亡的渴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思绪中的“生者”指的是对伊洛蒂,还是自己,亦或是两者都有吧,此时的他已然在不知不觉中将作为见习死神的觉悟全然丢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