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三章:嫉妒吗?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帐篷里并没有寻常帐篷里古怪的味道,相反,却飘荡着一种清新的味道,而这味道让伊桑不禁有些心旷神怡、清爽的感觉...。

    “父神在上,这...可真是奢侈...”敏锐的视线伴随着身体穿越过层层朦胧的薄纱,梅列格看到了一个套建在大帐篷里的小帐篷,随即轻声呼叫了出来。这倒是让没有多少见识储备的伊桑有些莫名的诧异...

    说实话,那帐篷实并不大,甚至容不了多少人。不过它的做工与复合的做工材质却不得不伊桑惊叹。由细腻的金银丝线编制而成的帐幕垂在两边,镶嵌着无数宝石、黄金饰物的金叶与水晶流苏围拢着一张装点华丽的睡床。床上的丝绸缎枕和透着一丝凉意、且被渲染的极为精致图案的丝绸薄被褥,配合着几个晶莹剔透承着各种色彩的琉璃珠子在床头闪动着流光彰显着其主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随着视线的阴影逼近,隐约的透过薄薄的轻纱可以看到床中间躺卧的一个模糊身影。

    “今天可是开了眼界了..”梅列格再次低声对伊桑解释着:“那是只有安德拉人的贝格才能使用的睡帐,好吧,贝格是大贵族的称谓,这里的主人一定是图曼谷的大贵族,而且是非同一般意义上的大贵族...”

    “你说错了,”一个用着些奇特的腔调、亦或是有些别扭的西大陆通用语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男人从眠幕帐后转了过来。他用包头巾裹着的头部,让让威严有型的脸庞显得柔和了一些,一袭柔软的丝绸长袍披在身上,让其附着了一丝雍容华贵的同时,也衬托出其硕壮的身材。

    在伊桑正式的眼光的打量下,能看出这家伙的年龄并不大,岁月的痕迹还没有出现在他年青光滑的面颊上,不过他的脸色微显黝黑,隆起的鼻梁、突显深陷的双眼如同两道不可见底的深潭,完全没有半分的青涩感可言。两腮上短短的连鬓胡须衬托着一张微微厚度适中的嘴唇。虽然没有带着面巾,可伊桑还是从那双如同鹰视般的眼睛里认出这就是刚刚那个差点把他们都杀掉的黑袍骑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最让伊桑惊讶的还是这个撒图曼谷的贵族居然能说一口十分流利的西大陆的语言,虽然听着有些别扭,但是语言表达及语气配合却是十分的到位...

    伊桑惊异的看着他,如果这是在后世,他绝对不会这么惊讶。可是在这个完全被宗教的壁垒隔绝开的时代,中界大陆与西方大陆可以说是属于两个神灵的精神统治的世界,这是敌对且恍若不死不休的种族的攻伐的年代、这是敌视对方对方一切东西、甚至是包括对方性命的疯狂年代,学习对方的语言这种情况出现在一个撒图曼谷安德拉人大贵族身上,着实让他觉得意外...

    “你这种惊诧的表情让我联想到了沙漠上的鸵鸟..”安德拉人贵族坐到珊瑚床边,他望了一眼面带惊诧的大男孩,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讥笑,随即将视线投向了站在大男孩身侧的梅列格身上,语气变得庄重起来:“漫长的战争让我们双方之间都在不停的在寻找对方的弱点,而洞察敌人的弱点,就需要了解它的历史与现在...”

    随即他止住了话头,掀起了那个小帐篷的薄纱,伊洛蒂苍白消瘦的脸颊立刻出现在伊桑他们面前,但可惜的是女孩并没有醒,但这并没有影响一旁的安德拉人贵族带着些许疑惑和不可置疑的语气询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她又是谁,我想知道她的一切...”

    说到这里,坐在床头的安德拉人的眼中流露出和他严厉的外表不符的柔和,他拿起床头边的案几上的一个精致的瓷器,把里面青绿色的液体缓缓的倒进伊洛蒂紧闭的嘴里,昏睡中的女孩立刻出一阵轻微的咳嗽。

    “抱歉,阁下...,老爷...,大人……”伊桑连续换了好几个称呼才引起安德拉人的注意,他回过头先是对着一直在后面监视的战士挥挥手让他们退下,然后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话。

    得到允许的伊桑微微的撇了一眼身边虚弱的同伴,便将心中腾起的一些冒险的想法压下了一干二净,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卑微的一些,用真诚的语气道:“大人,我是罗门的..伊桑*杰布,这位……是我的朋友,勒芒的梅列格。”

    伊桑微微躬身向这位图曼谷的大贵族行礼,他不知道这个人接下来会对自己怎么样,但至少不会比死亡更差了,所以他决定还是老实点好。至少在能够逃亡这里的契机出现之前,他觉得还是老老实实的是最佳的选择...

    “你们要把一切都说出来,而且要说实话,西门人。太阳之神会给予我明示,他会告诉我,你们说的是不是真话,一旦你让我失望了,我会命令士兵砍掉你们的头,然后把你们的尸体扔到沙漠上让秃鹫啃干净。”图曼谷的大贵族凝视着眼前相当有自觉性的大男孩,嘴角便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显然他不知道此时的大男孩对他这种白痴似的辨别真假话的方式充满了鄙视感...

    “哦...”从图曼谷的大贵族的话语中,伊桑至少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家伙眼界,但从他的语气与表情中能大致猜出这个家伙对自己的态度,这让伊桑的背脊不禁的冒出一丝凉意,甚至渗出了一丝低微的呻吟,虽然在这个时代杀死俘虏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当任何人自己面临这种危险的时候,都会认为这实在不是应该。

    但自己这样的想法,在这个时候有用么?

    卵用都没有,所以伊桑立刻用最诚实的腔调回答:“我保证会真实的说出一切,大人。”

    而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除了自己身体里有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灵魂的这件事,不过这个即使不说似乎也没什么关系,毕竟故事可以从奴隶船上开始讲起么...

    “事实上大人,我们自己是没有什么故事的。”梅列格突然接口,从开始一直保持沉默的他这时候开口了:“不可否认,我本人只是虔诚的光明神的信徒,我散尽家财只是为了能亲自到神诞之地----德里奥丁城朝觐光明之神的神迹,这是我一生的梦想。”

    说着,这个曾经展示过非凡剑技的虔诚的光明之神的信徒在胸前划了个圣圈手势,随后又虔诚的举握起双手,以作低首祈祷之势,就在伊桑试图跟上梅列格的祷告动作的时候,似乎微不可查的听到自己的低声说:“父神,原谅我的谎言...”

    谎言吗?突然伊桑觉得这个被神灵威严所笼罩、渲染下的人们的精神意志的世界里,即便是旁边这位在他看来较为靠谱的虔诚信徒,也无法做到心无旁则的虔诚,只是刹那间,他心中又涌出了一股莫名的触动-----所谓的神灵,也许并非那般的强大.....

    ======

    “这么说,她是个海盗?”

    当一切在伊桑和梅列格的叙述中都清楚之后,图曼谷的大贵族轻柔的抚摩着伊洛蒂苍白的脸颊低低自语,然后仿若自言般的嘀咕了起来

    听着对方再次恢复了陌生的语言,伊桑的脸上一片茫然,而梅列格脸上则露出一丝沉思,随即他看到了大男孩满脸的无奈,这才压低声音翻译道:“他在说,你和你朋友将是我奴隶,现在,你们可以去吃点东西,然后就要为我干活了。”

    至此,伊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储存在脑海中浅薄的见识,再度让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位大叔的潜力,此时的他已然毫不掩饰的带着诧异的神色,望着这个一直被自己低估了的病恹恹的中年人。

    而年轻的图曼谷的大贵族则也是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眼神,他站起身来,在床榻便跺着步伐,随即站定,然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然后突然微微一笑宣布着:“虽然我们侍奉着不同的神灵,但我还是比较崇尚所谓的贵族法则,所以我希望你们有个能为你们支付赎金的人,否则你们将永远为我服务,直到你们死亡...

    在伊桑的愁眉苦脸下,图曼谷的大贵族挥手招来了守侯在外面的卫士,两为被俘者知道这次的谈话,到此为止了.当他们快被带到帐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那个年轻的图曼谷的大贵族的声音:“作为你们的主人,我想我有权让你们知道你们是在为谁服务,我不是图曼谷的大贵族,而是它的主人,为此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这个人用一种夹杂着苦涩、骄傲与亢奋的复杂语气宣布着,亦或是纠正着两人所误解的身份,随即他扭过头望向了躺在帐篷的床榻上的那个昏迷之中的女海盗,毫不介怀的轻轻说出那一句纯正的安德拉人的语言:“%……¥##%…………¥¥”

    显然两人被这个家伙在不同程度的震震撼住了,在恍然之中,两人被带到一个小小的帐篷里之后,他们得到了一小罐清水和一大块馊掉了的食物,在一阵近似疯的吞噬之后,两个最终也没摆脱奴隶命运的人才终于有了种刚刚活过来的感觉。

    然后,在卫士的吆喝声中,他们被带到一堵正被加固的栅栏矮墙边,正式开始了一个奴隶的工作。

    不过伊桑很快就现,在再次摆脱了死亡危机之后的梅列格从走出那顶大帐篷之后,就始终透露出一种心事重重、甚至毫不掩饰脸上腾起的烦恼的样子,更甚者还会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这难道会是……”

    “你想说什么?”中年男人的异常引起了伊桑的好奇与疑惑,或许是因为共同经历过生死,所以伊桑并没有将自己的疑惑完全隐藏在心底,而是坦诚的询问出来

    “哦,没什么,我的小朋友。”梅列格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然后他古怪的看着伊桑,轻轻反问“你知道他对我们那位伙伴说的是什么吗?”

    “伙伴?”伊桑一愣后明白过来,他直言不讳的摇头道:“你是说伊洛蒂,我不知道,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梅列格出人意料的用很纯正的腔调重复着那个图曼谷大贵族的话,随即略带着些许隐隐笑意的翻译道:“安德拉人向异性表达爱意的语言,能理解么?”

    看着听到这个脸上一阵错愕表情的伊桑,梅列格诡异的轻笑了起来。

    “说真的,我开始有些好奇你的身份与来历了...”伊桑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和他一起被奴隶贩子象货物般运送却拥有超凡剑技的人,虽然他此时的心中想着是这就是这个世界上顶级贵族的撩妹方式....

    说实在的,伊桑早前已经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而现在他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更奇怪了。至少在伊桑的印象与莫里贫瘠的记忆中,这个时代的光明之神的信徒们,尤其是握有权势的贵族阶层的信徒们拥有不小优越感,往往是不屑于去学习在文明程度上更加野蛮的卡尔菲们的语言,但这家伙越看越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平民...

    不过梅列格似乎并没有想回答他这个问题的意思,在一阵咳嗽之后,他用并不趁手的工具捞了一大坨的沙泥浆抹在矮墙角落,顺势又搬起一块石头放到矮墙上,开始医者木栅栏加固墙体,显然他并不想遭受到远处已经将目光投过来的监工的虐待与鞭打,身旁的大男孩也十分的机灵,待到监工的视线移到了别处后,梅列格才转过头带着些许戏虐的口吻向年轻的同伴问道:“你嫉妒吗,小西门人?”

    这不禁的让伊桑的表情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但他并没有躲闪这个问题,而是直面,亦或者说是稍微委婉的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承认当初坚持救她,有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她的美貌衍生的怜惜,但这并不代表其他。毕竟每个人都有接受、亦或是拒绝的权利,虽然这期间的方式有些同。好吧,我只想说这最多只能称得上是爱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