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五章:熟悉的陌生人
    这个时候的大帐里显得出奇的安静,似乎所有人都不存在似的,不过那些帷幔后闪过的影子则说明并不是这样的,这不禁让两人的心中腾起了一丝疑惑,随即仿若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

    “小声点,你们任何的声音都会打搅主人的。”米奇懦小心的低声叮嘱着旁边这两个看起来实在‘不称职’的奴隶,然后他愤怒的发现这两个家伙竟然大胆的在帐篷里四处的打量,继而小声的斥责道:“你们这些缺少教养与规矩的家伙,低下你们卑微的脑袋,在没有获得主人允许之前,你们无权与主人对视....”

    米奇懦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声从帐篷深处传来的呐喊突然打断了他的絮叨。那声音里充斥的暴躁和焦虑,甚至连远在帐外的伊桑也深深的体会到了。

    “..主..人...”米奇懦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语气恐惧而又真挚,甚至有一丝颤粟引起的呻吟,以至他的身子因为过于肥胖而剧烈颤抖着,这在伊桑看来似乎有些过分的做作了

    尽管心里不愿意,可伊桑还是在梅列格示意下跟着跪了下来,而且这个时候他发现几乎帐篷四周所有的奴隶都匍匐在地,那样子就好象一群随时准备接受蹂躏的羔羊。

    .一阵伊桑听不懂的争吵从帐篷里传来,其中还隐约夹杂着熟悉的西方大陆的语种。这让他有些好奇的想要抬了抬头,不过因为他还记得后世一句话:好奇害死猫,所以在中途之时,伊桑最终还是决定和其他人一样乖乖的低下头来。

    就在伊桑跪在地上低着头专心数自己手指头的时候,他感觉到那阵争吵的声音突然变近了,而且最后居然走到他的眼前停了下来。

    尽管低着头,可他还是听出正在争吵的两个人中有他的那个所谓的新主人,不过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另一个声音也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让他委实的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最大的侮辱!”一双站在伊桑眼前的脚奋力的踢着大帐门帘边的沙子,甚至有些沙粒直接打在伊桑的脸上。这让他不由的产生了些许羞恼感,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不长,尽管他在尽量的克制自己的性格缺陷,但是内心之中的傲娇感却会时不时的爆发一下。可死亡阴影下的汲予的理智感,让他清楚这个时候不论是那位自己还不知道姓名的主人,亦或是这个正在和所谓的主人发生争执的人都正处于极度愤怒之中,自己目前最理智的行为还是不要出声的好。

    可是命运似乎永远以喜欢和人开玩笑,就在伊桑盼着眼前的两个人赶快离开的时候,随着一声愤怒的咒骂,那个站在他面前的人突然猛的抬腿狠狠踢在了他的头上,仿佛他踢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一般...

    伊桑被这记突然袭击踢得痛喊一声,捂着额头仰头摔坐在地上,可这样一来他立刻看到了那个踢他的人,而这人也同时看到了他。

    然后,这一站一坐的两个人同时出一声惊诧的诘问:

    “是你!”

    “你...?”

    ………………

    坐在地上的伊桑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泄愤的随意一脚而让自己倒霉的人,此时他糟糕的记忆中模模糊糊的想起了那个人,但也就止步与模模糊糊的程度而已

    在“现在”的伊桑的记忆里,他认识的人实在是太少了,除去脑海中至亲的人们以外,他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多少熟识的人,至少脑海中还能清晰记住的人脸少的可怜

    可命运却偏偏让他在这片不知道所在的沙漠上遇到了一个似乎熟悉、但却记不得的人,对于这个脸部模糊的胖子的出现,倒是让伊桑显得有些楞然与不知所措...

    “怎么会是你?!”里奥诧异的看着同样怔然、呆滞、甚至略带些许莫名其妙的伊桑,他没想到在这广袤沙漠的绿洲上会遇到这个年轻人,尽管他早已经不记得这个人名字,可曾经的遭遇仍旧让他记住了这张年轻的脸。

    “我……”伊桑刚从不知所措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张嘴发出一个声音。

    “怎么?”一旁的图曼谷大贵族,伊桑现在的安德拉主人已经开了口:“难道你认识我这个奴隶吗?”

    “利奥特,你说他是你的奴隶?”那个衣着华丽的胖子诧异的看着安德拉人,然后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说不出的古怪表情:“父神在上,这可真是....。”

    说到这儿,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伊桑沉沉的问:“你在门罗的那个伙伴呢?你是从怎么到这个地方来的?你们遇到过什么人吗?”

    他不停问着,而且他的眼神逐渐从最初的诧异变得越来越严厉,一种似乎随时会扑上去把伊桑撕扯开的冲动让他的脸显得狰狞起来。

    这让伊桑内心更加莫名其妙的同时,内心中也不禁的产生出了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可看着这个熟悉且有陌生的家伙站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质问着自己,伊桑的心底越发的忐忑踌躇起来。

    看着对方犀利的眼神,他微微的猜测到眼前这个人也许有不想让他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似乎自己沾染过一些,至少从他那急于想知道自己经历的行为上,可以看出来他似乎试图在印证着些什么,至少现在他还不确定。

    如果在对方的面前坦白说---自己失忆了,老子不背这个锅行不行?显而易见,这些个大人物肯定不是容易糊弄的白痴,从他犀利的眼神与轻蔑的眼神中能够得知双方的地位应该是十分的悬殊,而历经三世的自己自然知道大人物们共有的特征----疑心病重,所以心思快转的伊桑,只能硬着头皮将话题接下去....

    想到这些的时候,伊桑张口说出的话让他自己都觉得诧异:“老爷,我和我的那个伙伴在途中走散了,不过我真是不走运,我却被卖到了一艘奴隶船上,...”

    “好吧,你们在门罗就没有没遇到什么其他事?”微微露出了些许微笑,语气开始变得有些温吞的胖子继续询问道:“当然,被人贩卖成奴隶不在其中之列..”

    伊桑的心突的一跳,如果说刚才他还在怀疑自己可能在胡思乱想,那现在他完全可以肯定,这个满身肥膘的老爷,绝对不是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的和煦、平易近人...

    “没有,老爷,我想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大概我的祈祷还不够虔诚,所以父神决定予以我这苦难与惩罚,这是我的罪孽……”伊桑不断的絮叨着,然后借着低头忏悔的机会避开了那个胖子始终探视的眼神。

    “哦,是吗?也许你的想法是对的,你需要对父神的信仰更加虔诚,才能换来神灵的怜悯,希望你能尽快的得到自我救赎...”胖子收敛起自己脸上多余的恶意,表情变得更加和煦起来

    “是的老爷,我会感恩的。我对父神誓……”伊桑立刻接着胖子的话说下去.

    被称为图曼谷的大贵族从问过那句话后就始终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那有些青黑的下陷眼窝中闪烁着的瞳孔在眼前的两个人身上来回巡视着,有时候他会用两个手指轻轻抚摸着颌下的短髯,不过更多时候他脸上流露着淡漠表情。

    胖子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稍一停顿转过身看着一直沉默的利奥特,微微咂了咂嘴巴,解释着:“你的这个奴隶,曾经给我的商队带过路,还……帮过我一些小忙。”

    “哦...,是吗?”利奥特托着下巴点了点头,这才将视线移到了跪在地上的伊桑身上,露出了些许淡淡的微笑:“看不出来你还是有些本事,也许让你当个只干粗活的奴隶有些浪费了。”

    说着他对始终跪在地上象个球似的总管点了点头:“给他们找份事宜的活计,让他们先干着...。”

    “遵从你的意志,主人”米奇懦总管麻利的站起来鞠了一躬,小步的向后退去。顺手招呼着跪在地上的两位一路小跑的向帐篷里走去,这倒是让两人一阵莫名其妙---这要去哪儿?难道不是眼前的这位主人在召见两人...?

    不过很快两人的注意力便被米奇懦总管大人了回来,他语气郑重的一路小声叮嘱着身后的两个人注意这个注意那个。

    伊桑在视线被帐幕挡住之前匆匆回头看了看利奥特,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得到这种重视。同时也从里奥老爷并不好看的脸上看,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隐藏更深的情绪,这让他越发的忐忑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的里奥几乎已经忘记了刚刚遇到的这个熟人,他现在更多的是对着眼前的安德拉人贵族的不满:

    “你应该信守诺言,你说过会给我们应有的回报,可我看到的是你们就在这个地方呆着不动,而我们共同的敌人正在攻打可怜的枫叶堡!”

    “但首先违背盟约的是你们,是你们背叛在先...!”利奥特伸出手指戳了戳面前胖子的胸口,他原本深沉的眼神中闪现出了别样的愤怒:“..你们,是你们在我父亲独力抵抗安德拉的敌人的时候在一旁观望,是你们懦弱的看着他独自面对那个巨人。在图曼谷城被围困的时候,是你们眼看着我们在城里苦苦挣扎却不派出一个士兵来救援。现在你们要求我信守诺言”

    “难得在这个时候,你们还记得我这个盟友...”随即他露出了愤怒与苦涩的讥笑:“可现在我已经没有守诺的力量了,这全都是拜你们所赐,是你们自己害了自己!”

    胖子瞠目结舌的看着利奥特,似乎在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反驳的语言,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愤怒的叫了声:“父神在上啊...”

    “该死的,我诅咒这里的人,我诅咒所有人...”随即迈开了步伐,转身向远处走去,同时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嘴里不停的吼叫着:“没有人愿意遵守誓言的规则,所以就算是冠以神灵的头衔,那也不过是一纸空文,你们这些肮脏的伪信徒....”

    “那你应该先诅咒你自己。”利奥特在他身后大声驳斥着:“用你们的父神去诅咒吧,是谁先打破着誓言的规则的?是你们,你们这些被权利和野心腐蚀的了伪信徒,试图坐收渔翁之利,但现在却作茧自缚了,是时候轮到你们品尝这痛彻心扉的滋味了....”

    看着愤懑不以的离开的胖子,利奥特的脸上逐渐恢复了那份毫无触动的淡然,但其神色中却依旧凝重无比....,然后慢慢转身,看着光线昏暗的帐篷口,迈着步伐走了进去...

    当走进帐篷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换上了另一种说不出味道的洒脱与从容感

    “这是……?”伊桑站在垂着的纱幕外边看着里面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他知道那是伊洛蒂,可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昨天似乎还处于十分危险情况下的伊洛蒂现在居然已经能够半倚半靠的坐在一个长榻上吃点东西了,这种抗病的体质多少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期,这难道就是觉醒者的身体素质么。

    想到这儿的伊桑,不禁的让他将视线投向了一直病恹恹的男人----梅列格的身上,显然两者之间还没有养成足够的默契,对于大男孩投来的视线,梅列格只是有些莫名其妙...

    从纱幕外,伊桑隐约看到她似乎已经换下了原来的那身衣服,现在她身上穿的完全是个典型的中界大陆原居民的装束。唯一不同的是,她并没有带面纱,而大病后的虚弱与无力,让人从她身上完全看不到不久前那个凶悍气质的女海盗的影子。

    “真是不可想象,”梅列格也显得无比诧异,在他看来,已经一只脚踏进地狱之门的这个女人的康复的速度简直就是奇迹:“你看到了吗,她居然没有死?”

    莫里满脸的无语,在这个时候他有种想要冲上去捂住这个男人的大嘴巴,他似乎隐隐的猜到了自己两人的提升大都来自眼前这个握在病床上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