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六章:危机酝酿出来的友情
    “我没有死是不是让你们很失望呢,”听到梅列格没有把门话的伊洛蒂稍微抬起头有气无力的问着:“也许我该改变主意,请求这里的主人把你们派到沙坑矿里去淘金,或……”

    “哦,那就不必了。”伊桑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天知道一个有报复心的女人会想出什么狠毒的方法来折磨人,而且女人向来都是报复派最迅捷的行动者。不过从她目前所受的待遇看来,如果她在那个安德拉人的大贵族的耳边胡说一通,可能自己两个人真的会立刻倒霉的。

    虽然他不知道沙坑矿里去淘金究竟是什么苦差,可在他看来,只要和沙漠、矿,这一类名词有所牵连的,总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决定还是识时务点的好,当下连忙拾缺补漏的道:“我们真的很高兴你这这么快就脱离的病危的状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对吧。”

    说着他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旁边的梅列格,随着一声闷哼之后,梅列格像是后知后觉般的立刻附和着:“对,我们很高兴你康复了,真的高兴,真的。,刚才不过是太激动了而已...”

    看着帐幕外的两个男人,伊洛蒂突然觉得心头有些激动,作为名噪一方的海盗头子,其实她一直渴望一种能托付性命般的友谊,这是她在寂寥、无助之时内心衍生出来的矛盾体。但这种东西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般的珍贵,无论是在自己落泊之际、还是在风光之时,她都没有找寻到。

    但却在这次几乎触摸到了死神之手的时候,她才遭遇到了,这种感触在她迷迷糊糊漂泊在海面上的时候就莫名的升腾起来了,直到最终被推上沙滩、知道还没有被抛弃的时候,已然浓烈的深入骨髓了,她珍惜这种超越了人们一般感情的生死友谊。而那个大男孩的低语与缩卷在海水中身影,更是会不时的萦绕在自己的心头....

    看到了曾经的敌人与救命恩人,在自己的面前的迅速伪装的唯唯诺诺,伊洛蒂严肃的表情不由的松动了一下,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幅度。她试图动一动身子,可说不出的软弱让她觉得好象全部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

    “你不能动,现在你还太虚弱了..”利奥特独特腔调的声音从帐幕外传来,他从伊桑身旁走过,撩起了帐幕走了进去,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盛着青绿色汁液的瓷碗递到她的嘴边,然后用一种毋庸质疑的口气说:“把这个喝下去,你会好起来的,不过在此之前你绝对不能乱动。”

    出人意料的,强悍的女海盗没有任何反抗的听从了命令,伊洛蒂乖乖微抬起头,然后皱着眉喝下了飘着怪异味道的药水。

    “是真神水。”梅列格突然小声对伊桑道:“这是太阳神神殿的医典上的秘制的一种类似与圣水的罕见的药物,并非是专门医治热病的,而是专门提升、恢复人体自身抗体与机能的,从而达到利用人体自身拥有的抗体来恢复身体状态...”

    “太阳神神殿的医典?”伊桑心里突的一跳,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从莫里的记忆中他还是知道在历史上有这这么一本即使到了几百年后依然被奉为经典的古代医学巨着,可是中界大陆一直处在纷争不断的混乱状态中,大部分的东西都遗落消失了,能流传至今的也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可他从没想到自己会亲眼看到这部医典中的药物带来的神奇效果,同时他也对这位病恹恹的同伴的见识再次改观,竟然对跨大陆的知识也这般了解,要知道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知识大爆炸的年代,知识的流通渠道是非常单一的,同时伊桑的心里也不由自主的嘀咕起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怔了怔神的伊桑,很快就回过了神,透过时而轻扬的薄纱,可以看到伊洛蒂脸上似乎浮起一层若有若无的红昏,她似乎对利奥特过于亲热的动作有些不适,可一丝满足又似乎让她沉浸在这种温柔的溺宠中。

    “你看到了,他们都很好。”利奥特轻声对躺在榻上的伊洛蒂问着:“我答应过你不会让他们受罪的,现在你也看到了他们现在的样子,我想你可以信任我了吧..”

    喝下药水的伊洛蒂这个时候觉得一阵说不出的困倦似乎包围着她的身体,那就好象身下有个无底的深渊,自己正逐渐的向下陷去,她尽量挣扎着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的面孔,含糊的回答着:“是的,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我竟然被一位英俊的国王救了....”

    随着声音逐渐微弱下去,伊洛蒂的身体软软的靠在横榻上,她的头枕着利奥特的臂弯,柔顺的长散披着笼住她微带苍白的脸颊,虚弱无力的身子在利奥特的怀里如同一个酣睡的婴儿般那么无助,这让帐幕外的伊桑觉得眼前这女孩根本和不久前那个动辄就要杀光所有人的女海盗简直判若两人。

    看着沉睡下去的伊洛蒂,利奥特温柔的笑了,他轻柔的把手臂从她的头下抽出来,用一条丝被盖住她的身体。当转过身的时候,他脸上的那种温柔再次转换成了鹰眼一般的犀利。

    他走出帐篷,来到两人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然后象想起什么似的点了点头:“她要看看你们是不是安全,还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受了什么罪。”说着,利奥特耸了耸肩膀,然后向睡眠帐外的帐篷口走去:“像这般美丽的女人的要求,总是让我无法回绝,而且你们似乎也不是很蠢,所以我会让你们有个好差使的。”

    说着,他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始终很少说话的梅列格:“告诉我奴隶,西方的月亮是不是依然那么明亮呢?或说你们的光明教廷更加的颓败了呢?”

    突然的问话让梅列格一阵惊愕,旁边的伊桑甚至看到他脸上肌肉的一颤,可在稍一失神之后梅列格似乎立刻陷入了死寂般的静默,他的右手似乎无意的按在旁边一根木凳上,可旁边的伊桑却觉得好象看到他按的是一柄随时可以杀人的利剑,对于觉醒者深有感触的伊桑来说,在速度与力量的加持下,就算是一根纤柔的小树枝也能在一瞬间变成致命的武器,这让他微微的有些恐慌...。

    帐篷里立刻变的死般的沉寂,恐慌之余的伊桑才觉察四周帐幕后似乎晃动着一片黑色身影。

    难以忍受的沉默与难友的即将冲动带来的死亡威胁,压抑着伊桑的心,虽然不知道利奥特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可他完全可以感觉到那种撩拨的话语中挟带的讥讽与敌视,而这个时候他也才突然觉,旁边这个和他共过患难的男人,其实拥有说不尽的神秘感。他非凡的能力,不俗的谈吐与见识以及对安德拉人文化的深刻了解,这种种的一切都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光明信徒所能具备的。而这时他在骤变之后的下意识的行为,似乎也在佐证着什么.....

    沉默依然笼罩着帐篷,这时四周隐藏的侍卫已经包围过来,他们手里的弯刀在烛光中闪烁着恐怖的寒光,链甲与兵器触碰发出的刺耳的摩擦声掩盖了人们紧张的呼吸,一场战斗在狭窄的帐幕间一触即,而凭借着自己对于觉醒者的了解,他可以肯定在即将爆发的冲突中,就算是两人拼尽全力,也改变不了被斩杀的命运...

    然而引起这一切的利奥特却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低沉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你们不必紧张,我是图曼谷的主人,是绝对守信的。所以不论你是什么人,你都不会受到惩罚.虽然对那些罪恶的教廷圣叶骑士的冒犯行为,我更愿意以太阳神的意志去惩罚,可是在你吃下我赋予你的食物的时候,我已经宽恕了你的罪行,相信安德拉人的包容是你们能否在这里生存下来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利奥特像是自言自语的般倾诉着,似乎看上去完全不象是在对眼前的人说话。不过他似乎很满足这种高高在上决定他人命运的优越,所以看着始终不动的梅列格,他就好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似的,迈步走到梅列格的面前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勇敢的教廷圣叶骑士,难道你们的神,亦或是你们的圣典之中,不是应该教你们坦率的面对他的敌人或朋友吗?”

    “亦或者说我只是你的主人,所以你才会违反自己在高阶神职人员的见证下誓死都要遵守的骑士法则?”利奥特微微的眯起眼角,眼神中的气势却更加的凌厉起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梅列格最终还是慢慢放开握着烛台的手,其实他十分清楚,即使自己手里有一柄真正的利剑也是无法逃脱出死亡的命运。自己现在所处的这硕大的帐篷里,至少隐藏着几十个卫士,这些卫士中甚至不乏觉醒者,不过这也让他十分奇怪,一个落泊的圣叶骑士无论怎么说,自己也还没到这种令人重视的地步呀...

    “你的祈祷方式,骑士,是你的祈祷方式出卖了你。”利奥特随手从一边的案几上拿起一个装着淡青色液体的透明的玻璃瓶子在鼻子下闻着,于是伊桑立刻又闻到了次进这个帐篷的时候闻到过的那种熟悉的清香味。但此时的利奥特的注意力似乎全部在梅列格的身上,完全将身旁的大男孩忽视掉了

    “单膝跪地,双手交叠膝上祷告....,这是你们圣叶骑士们特有的祈祷跪姿。骑士,你对自己信仰的执着出卖了你。”利奥特将手中的瓶子按在了案几上,略带嘲弄的语气道:“你或许应该感到后悔,因为你所信仰的光明之神,似乎并没有保佑你呀...”

    “我为自己的信仰而自豪,为成为圣叶骑士而自豪。”梅列格突然直视着利奥特的眼睛,然后他微微躬身对着图曼谷的年轻贵族行礼:“请允许我重新新自我引荐,我是法兰托尔的易尔拓的梅列格?里昂子爵,愿意为您效劳。”说完,梅列格抬起了头,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改变了原有的颓废气势,朗声道:“作为您的俘虏和奴隶,我会交纳符合我身份的赎金赎回自己的自由,在此之前我只请求得到我应有的待遇和尊重。”

    这个时候伊桑突然觉得,虽然眼前这人不再是原来那个有时候会因为不明的咳嗽而显得憔悴的中年人,现在的他,身上似乎又好象多了些什么。也许这应该被解释为信仰的力量吧,亦或是家族的荣誉吧,反正他的气质变得让自己有些不认识了.

    “原来是他妈的一贵族....”伊桑在心底暗暗腹议着。

    “你会得到你应有待遇的.”利奥特点了点头,作为曾经图曼谷的王子,他熟悉并欣赏这种贵西方大陆的贵族规则,然后随手对那些四周的卫士打了个手势。

    看着那些卫士的离开,伊桑突然产生一种就此劫持这个图曼谷贵族的念头,毕竟此时规则的惩戒期限已经冷却完毕,在规则之力的加持下,加上现在两人的身体与体力已经有所恢复的情况下,两人的联手未必拿不下这个自大的家伙,但是看着一副谨守骑士与贵族法则摸样的梅列格,伊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充满诱惑的计划。

    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在后世看来有时候实在是死脑筋的伙伴会不会为了所谓骑士的诺言,反而成了自己最大的威胁,到时候,正主没拿下,自己却被陷进去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我不会对一位贵族无理,即使你是个奴隶,作为图曼谷天生的主宰,我,利奥特?图曼谷?哈代承诺你的尊严不会受到侮辱,当你缴上足够的赎金之后,你会得到应有的自由,在此我向太阳之神起誓。”此时的利奥特起誓的郑重程度倒是让伊桑有些侧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