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七章:骑士扈从
    “利奥特*图曼谷*哈代!”梅列格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而伊桑这时候已经彻底把刚才要劫持的念头抛到了脑后。他和梅列格两个人震惊的对视着,虽然两个人都并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

    “你是利奥特?图曼谷?哈代?图曼谷王朝的最后一任流亡皇帝?”梅列格惊骇的问,然后他又有些自嘲的摇摇头“我真蠢,你怎么会是他呢...?”

    “为什么不是?”随着一声怒吼,利奥特脸上突然出现一股暴怒,他突然攥起了案几上的那瓶水晶瓶,将其狠狠砸在地上,随着水晶四溅,那种香气立刻弥漫整个帐篷,而这个时候的利奥特脸上已经完全不是刚才刚才那副教养十足的贵族神态,他的嘴里愤怒的吐出一连串伊桑根本听不清楚的音节,扇动的鼻翼也让他的鼻孔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象远古巨龙般喷出烧死人的火焰。

    同时他的怒吼也招来了外面的卫士,那些安德拉战士的弯刀、长矛立刻布满两人的身边,他们的眼里流露着恐怖的杀机,毫无疑问只要他们尊贵的主人一声令下,眼前的两个人就会立刻被剁成一堆肉沫。

    “哈哈哈哈”一阵说不出惆怅意味的癫狂的笑声从利奥特的嘴里传出来。他站在帐篷中间古怪的笑着,肩膀不停颤抖,到了后来连那些卫士都开始相互对视,有些不安了。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是利奥特?图曼谷?哈代”利奥特盘腿坐在毯子上,然后恢复了一丝理智:“不过我的确是图曼谷的主宰,整个图曼谷王朝的合法的继承人。”

    “难道你是巴顿……?”伊桑不自觉的再次发问,前世由于莫里对中界大陆的文化有所涉及所以才知道这一点

    “哈代?”利奥特终于停下了他的笑声,他不自觉的将视线凝视到了经常被他忽略掉了的大男孩身上,显然此时的这个异教徒的见识要比他身边的贵族更加深蕴一些,他慢慢把手放在下颚上抚摸着,随即将视线再度转向了梅列格身上,眼睛里闪动着莫名的神采:“你是说那个短命的哈代,我当然不是他。但也正如你说说,我是他的兄弟,也是他唯一的兄弟--------利奥特*图曼谷*巴顿”

    说到这,他有古怪的笑了起来,语气中夹杂着诸多苦涩的味道:“我原本有22个兄弟,不过他即位之后把其他人都杀光了,只剩下我。现在他也死了,所以我才是图曼谷的主宰,图曼谷王朝的流亡皇帝..”

    听到这个,伊桑的嘴微微张了张,却最终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对于这种古代宫廷权利争斗的惨烈程度,他多少也算是听闻过,但是像这种落泊到了这般情况下,对继承权的争夺依旧血腥却是让伊桑微微的有些不适。但事实流传下来的史记上证明,中界大陆上的那些国王和皇帝们往往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就毫不留情的杀掉所有比自己年幼的兄弟和他们的后代,其原因只是因为这个时代安德拉人传长不传嫡的习俗导致的悲剧。

    “现在你们知道自己是在为谁服务了吗?”利奥特坐在案几前地面的毛毯上,抬着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不过他那表情更象是在俯视、甚至说是藐视两人也不为过:“你们效忠于我,我会赐予你们财富,那绝对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财富,黄金、宝石、毛皮,甚至是美女。这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向我效忠。”

    “我是光明之神的仆人,如果需要效忠,我也只能效忠同样信仰父神的大贵族、亦或是国王。”梅列格淡淡的回答着。

    身份被揭穿之后,利奥特的神色再度变的轻松了起来,似乎一切对他都无所谓了。也许长期隐藏在这具身体之中的压力在经过一番咆哮式的发泄中终于舒缓了出来,不过接踵而来的疑问让伊桑觉得十分奇怪,当然他将自己的好奇对象转向了自己的同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高贵的圣叶骑士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呢?

    “这就是你的回答...”利奥特抿了抿嘴唇,神色中多少略显失望,但他并没有为此而愤怒,接着点了点头,显然这个流浪皇帝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子爵,我会尊重你的决定。至于你……”

    随即他将视线投向了伊桑,沉默了一会儿,才做出决定:“我想你可以到我的仆从队伍里去,去为我养马,或者去干些...”

    但显然下一瞬间,他便又更改了注意,利奥特双手合十用指尖抵着嘴唇想着,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微笑起来:“我找到一个适合你的差事了,我想那既符合你的身份,也符合你的愿望。”

    说着他站起来,走到桌子边开始在一张羊皮纸上用羽毛笔沾着墨水飞快的书写起来。

    笔尖在纸上沙沙做响的声音在寂静的帐篷里显得格外清晰,伊桑不知道自己究竟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的命运居然没有一刻是由自己决定的,这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悲哀,自己好歹也是死神...的属下,被你们这些凡人呼来喝去的,怎么了得...

    纵然心中有诸多的不甘,他此时的他也只能被动的接受,这种剧烈的危机感,更让他从心底产生出一种想掌握自己命运的欲望...

    终于,在忐忑等待之后,利奥特拿着那张写好的羊皮纸转过了身,他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两人,露出了些许期待:“好了,我为你们两个人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地方,这既不会让你们违反自己的信仰,又可以为我尽力的服务。”

    说到这里,利奥特似乎对自己的安排感到十分满意,他得意的看着梅列格,眼神中甚至有丝说不出的戏虐,这倒是让一旁的莫里不禁的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起来,此时的他真像呐喊一声:“我们不是一伙的....”

    羊皮纸的质地很好,柔软而又富余韧性。不过即使是熟识安德拉人习俗的梅列格,当面对那些跨大陆的异邦文字的时候也显得茫然不知所措。

    “子爵”利奥特对着梅列格用严肃且郑重的口气说:“作为一个名贵族及圣叶骑士,我允许你佩带武器,而且给你一个维护你的信仰的机会。”

    顿了顿之后,他从梅列格手里拿过自己刚刚签署的那份羊皮卷轴:“这是你的命令书,从现在开始你将成为我军队里的一份子,相信很快你就会面对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这份命令书会让你成为我勇敢的骑兵中的一员。”

    “而你”他侧脸对伊桑指向默然中的伊桑,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你将作为法兰托尔的易尔拓的梅列格?芬里尼子爵的骑士扈从,和他一起在我的军队里为我战斗,直至死亡...”

    梅列格微微的一愣神,随即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笑容、满脸期待的望着身边的大男孩,显然自己的新主人还没弄清这家伙的战斗力,才如此鲁莽的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他并没有予以点破..

    而此时默然接受自己命运的伊桑虽然内心愤怒无比,但是这显然卵用都没有,他只能面色淡然伪装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好奴隶....

    没有理会两人多余的想法,此时利奥特已然走到了帐篷另一边的大木桌边,手指意无意在桌子上一幅地图的一个点上轻轻敲击着。然后,才对两人幽幽的说:“你们将参加明天的一次战斗,这也将是你们第一次为我服务。我知道你们有想法,所以我给了你们两个选择-----要么为我杀死敌人,要么被敌人杀死...”

    …………………………

    “图曼谷的主宰...”骑在马上的梅列格看着远处沙丘上的一个黑点低声感叹着,他知道那是一个了望哨。

    “利奥特的后代对图曼谷的执着真是让人感叹...”他回头看着有些疑惑的伊桑:“但不可否认,他的父亲是一位伟大的皇帝,这位亡国之君的后半生几乎都是在和自己那个曾经的属下的斗争中度过的,如果他不是突然暴毙,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鲁博汉达帝国的诞生了,也许神诞之地就不会有如今的危机了,这也许就是在在天、伟大的神灵的安排吧。”

    “神灵吗?”伊桑不置可否的牵动了下嘴角,随着在这个世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越发的觉得这里的人在精神层面上的愚昧,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意外的发生,都可能会被冠以奇迹的名义,亦或是神灵的名义。而光明之神的意志和太阳之神的安排似乎充斥了整个世界,当这种不同的意志和安排在某些地方相互碰撞的时候,那些凡俗世界的人们就为了各自所谓神灵们的尊严大打出手,毫不吝啬的挥洒着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当然,莫里从史册中看到了更多,那些被隐匿在信仰之下的权利斗争也慢慢的随着人性的狰狞而变的越发的露骨起来,这就是最原始的正义斗争,也是权利变相的角逐....

    他并不想杀人,不论是前生还是今世,亦或是之前停留并不久的本体世界,不论是对一个叫程勇的中国人,还是对一个叫伊桑的西门人来说,亦或一个叫莫里的歌德人,杀人都是他还无法接受的,至少他不能把这种残酷的行为当成一种荣誉。

    可是他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正像利奥特所说的那样,要么为他杀人,要么被人杀,在这个混乱的古中界大陆上,这就是赤裸裸的生存规则,要么你臣服权贵,要么让那些权贵来臣服你....

    四周的战马嘶鸣声此起彼伏,一队队的骑兵在各自头领的引导下正相继聚集到这个最高的沙丘下。如黑墨般的斯巴达加骑兵的身影在黄白色的沙地上如同一片起伏的黑潮。

    “至少有500人...”梅列格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感叹。即使是始终显得镇静的他,这个时候也似乎因为这些聚集起来的斯巴达加骑兵的数量而惊讶不已。

    这让旁边的伊桑觉得有些好笑,尽管这些斯巴达加骑兵同样让他感到了巨大的震撼,可那只是这些骑兵本身产生的威慑,却不是由于人数的多少让他产生太多的感慨。不可否认,和初出茅庐的自己相比,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杀人机器....

    在这点上,伊桑不能不感叹,这多少是由于前世自己所知道的那些有关华夏历史上战争中无与伦比的数量上的冲击所造成的先入为主的思维方式。毕竟这五百人和动则就几万、几十万的军队规模相比,这点人数真的激不起自己的惊讶感....

    伊桑心底带着些许傲娇的鄙视着这个也许见过大世面的圣叶骑士,但随即自己就将这些无聊的念头抛出了脑海,毕竟他这个时候需要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才能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中存活下去,在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并不多的人数也意味着自己将面对的可能只是一场并不重要的战斗,这也许代表着战斗的风险不是很大,也许自己随便砍两刀战斗就结束了....

    但无论怎么样,至少在伊桑心底里还是祈祷着----这可不要是自己的最后一场战斗啊...。想到这里,他不由的用力握了握手里的长矛,加上他身上的,现在的自己大概就是一个准斯巴达加骑兵的骑兵吧,至于自己为什么么会骑马,这个问题就连伊桑也解释不了,因为伊桑缺失的记忆太多了..

    伊桑心里的无奈想着,此时他的身上披着一件让他很怀疑是从某个死人身上扒下来的,由小钢丝环密织的稍微残破却还算结实的链甲。一顶明显有着被削砍过痕迹的精钢头盔歪歪斜斜带在伊桑的头上,一支不知道是谁硬塞给他的长矛和一把他几乎不知道怎么使用的长弓,加上一柄匆忙带在腰间的弯刀和挂在马鞍上把他的大腿撞得生疼的盾牌,这就是他的全部装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