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八章:别开玩笑
    不过尽管这些有过一定磨损程度的东西一看就是临时七拼八凑攒起来的,可伊桑不能不承认,自己现在完全是一个标准的斯巴达加骑兵的样子,至少外表是勉强象那么回事了。特别是当他小心翼翼的催动着坐骑随着大队人马缓慢前进的时候,跨下的战马那身高腿长的优雅姿态还是让他的小小虚荣心得到了某些满足。

    在荒芜的戈壁上纵马驰骋是件听上去很豪爽的事,但是如果是和一整队规矩很多的人一起前进就是另一个样子了。不但要忍受着头顶火辣辣的阳光的照射,还要尽量用厚厚的包头巾掩着口鼻,否则不用一会儿就会被前面人马掀起的尘土和席莎莉呛昏。

    “#@#¥¥#¥%¥!”一声暴吼从后面传来,伊桑回过头,看到一张似乎熟悉的面孔,仔细一想他才想到那人正是初次见到利奥特时候押送他们的那个安德拉人侍卫,显然他在这支队伍中的地位很高。

    在伊桑寻思的时候,那个侍卫已经催动战马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伊桑发现穿上链甲的他,身形显得出奇高大、壮硕,配上其跨下的战马,如同一尊活动的狂暴战士般充满危险。

    那个侍卫催动战马从驻足在沙丘上的队伍前经过,他有时候会在队伍中和那些队伍里的军官们相互搭着肩膀轻声低语。有时候则在原地盘旋着战马仔细看着某些战士的装束大声呵斥。

    直到终于巡视一遍后,他回到正中间的位置看着整个队伍开始大声话:“#¥@#¥%”

    这不禁的让伊桑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了跟在自己身旁的梅列格身上,小声的询问道:“他在说什么呢?”

    “听着”

    “我在用嘴说话的同时,并没有耽误我在用耳朵听啊...”伊桑有些诧然的说道

    “他正在说--听着”梅列格嘴角抽了抽的解释着,随即轻声翻译着侍卫的话:“你们今天要消灭的,是一支负责运输的辎重队伍。他们的人不多,可运送的物资却是很重要的……”

    翻译到这儿,病恹恹的男人的脸上显出一丝惊讶,用猜测的语气道:“父神,他们要袭击鲁博汉达的运输队,好吧,这最起码不是在和同一信仰阵营的人搏命...”

    随即梅列格便露出了些许兴奋的表情,看了看伊桑,然后继续翻译道:“....你们必须杀死所有人,你们的任务就是破坏所有物资,不能给鲁博汉达留下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

    “他们想要袭击波尔茨”伊桑诧异的看着那个侍卫,好吧,至少从现在看来,这个称谓后面最少要再加一个长、或者是官,他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即将面对的,居然会是将图曼谷王朝掀翻并推倒的另一位伟大的皇帝的军队,即使在史记记载中,在那些西方大陆上的国家里也被无数人推崇为骑士典范的波尔茨的部队。更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袭击他的居然还是和他同样是安德拉人,而不是他们同一信仰的敌人。

    “你们将由我带领去消灭敌人。”梅列格没有理会楞然的伊桑继续翻译着:“他们负责押运物质的人数不会很多,我们将分成两队袭击他们,杜尔曼……”

    期间那个侍卫官、亦或是侍卫长顿了顿语气,向聚集在中央的军官队伍里的一个异常健壮军官高声喊着:“你的队伍负责消灭押运队,也许他们都很勇敢,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我要你将他们在最快的时间里击溃、甚至是歼灭!”

    说到这儿,他催动战马来到了伊桑他们所在的队伍面前对他们大声的喊着:“剩余的人将跟着我,我将带领你们去战斗,去实现我们的主人寄托给我们的希望...”

    随即侍卫官神色深沉的再度扫视了一眼沉寂的队伍,然后掉转马头,看着前面的高大沙丘,握紧手中的长矛,将其高高举起了手里,铿锵有力的大吼道:“%$#@$$%!”

    激昂十足的呐喊声,从侍从官的嘴里呐喊了出来,顷刻间便响彻沙漠上空。即使是对中界大陆的图曼谷语种一无所知的伊桑,也知道这句话所蕴含、寄托着这个时代的人们无穷的精神力量....

    “太阳神保佑...”梅列格皱着眉头,低沉的用西方大陆的语种诉说着

    ======================

    等待是漫长的,而在恐慌、焦虑中等待,则是一种漫长的折磨.站在队伍中不知扭转了多少次脑袋与视线的伊桑竟然慢慢的腾起了一丝异样的期待,从最开始的恐惧不安,到如今更加的期待这场战争快点来临,以图将心中萦绕着的煎熬发泄出去...

    “真想不到,你还是个雉?难道你是第一次上战场么...?”梅列格倒是一副淡然的心态,甚至还有些心情压着声音调侃着旁边心绪不宁的扈从,这让他不由的腾起了更甚的疑惑:“我开始好奇这样的你是怎么觉醒的,我甚至开始好奇之前教导你觉醒的老师是谁?”

    “....我没有老师...”伊桑沉默了一会儿后,敷衍的坦白道

    “那...你是自然觉醒的?”带着些许惊诧的目光,梅列格腾起了极度好奇的目光,重新审视了一遍眼前的年轻人,随即神色中再度涌起了难言的疑惑:“说实话,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有些诡异,至少现在的你不具备觉醒者的气质?”

    “怎么说呢?就是你的身体中缺乏一种强者的气势...”看着大男孩向自己投来默然的表情,梅列格耸了耸肩膀,淡然的道:“但是,当初我们在奴隶船上与你并肩作战的时候,你可是将真正的战斗力展现的淋淋尽致,那绝对是觉醒者应有的力量啊....”

    伊桑低下脑袋,继续沉默,但他的第六感却敏锐的察觉梅列格的视线依旧聚焦在自己的身上,随即装模作样的裂开嘴儿,吊儿郎当的轻叹了口气,环视了一眼周遭的安德拉人,微微压低嗓音、神秘的道:“其实,我根本不是觉醒者,而是神眷者...”

    惊诧之后的梅列格的眼神,迅速变得犀利起来,但看到对方吊儿郎当的模样,神色开始慢慢肃然起来的梅林低声训斥道:“该死的骗子,闭上你的臭嘴,如果不是看在当初你在奴隶船上分给我食物,以及并肩战斗的份上,我现在就将你大卸八块了...”

    “看来,我们之间的友谊还是很有份量的”伊桑耸了耸肩,毫不介意的从怀里摸索出了一张十元的冥币,递给了表情越发严肃的难友,语气顽劣的道:“这是我不经意间得到的东西,也许能改善一下你这幅病恹恹的身体,算是我临走前的一份心意了...”

    “别开玩笑了,我们即将进入战场,你的乌鸦嘴也许真的会让你送命的...”梅列格并没有去接那张揉成了纸团的冥币,而是盯着眼前的大男孩叮嘱道:“好在这是卡菲尔的地盘,就算父神的荣光也照耀不到这儿来,但是我还是的奉劝你,这种赎渎神灵的话最好不要再乱说了,它会给你招来祸端的...”

    “...,谢谢,真高兴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伊桑一边语气陈恳的说着,一边将手中握成了纸团的十元冥钞塞到了梅列格的手里,遥望着前方,神色有些深沉、又夹带着些许别样的期望的道:“现在烧了它吧,也许会出现奇迹呢...”

    随即,大男孩望着带着些许慢慢腾升起来的恐惧感,低下了脑袋道:“我们都知道战场是个残酷的地方,那里肯定会有很多人死亡,这也许是个机会,所以我会坚持到最后...”

    梅列格凝重的神色中不由的腾起了一丝莫名,他听不懂这个大男孩到底想要说表述什么,但他清楚男孩想要什么?这也是每一个上了战场的人们唯一渴望,他们想活着,没有人愿意当沉眠者.轻呼了口气的梅列格低首望了一眼手中的那团手中材质怪异的纸团,随手将其塞进了自己的衣袋中,遥望着西方,语气郑重的道:“跟紧我,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离开这儿的...”

    =============

    远处沙丘上的了望哨突然跑到沙丘的这一边举起手里红色旗子晃动起来,这个战斗的信号立刻象一个会传染的战栗般的让集结待命的所有的战士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起来。似乎察觉到了周遭的气息开始发生变化,微微有些躁动的战马们开始在原地一阵不安,可又立刻被约束住,斯巴达加骑兵优秀的素质让他们能够迅速做好准备,随着弯刀和长矛的光辉在队伍里闪耀,杀戮即将开始!

    队伍开始移动,伊桑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不由自主的推动着、并且身不由己的向前拥去。裹挟在杀戮洪流里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催动着战马跟着整个队伍慢跑起来,而且随着队伍逐渐加速,整个队伍象一群无法阻挡的野牛群般开始在沙漠上奔跑起来..

    伊桑知道这个时候不论自己是否愿意,都不可能停止下来了,否则稍一迟疑就会被后面奔腾的战马撞下来,踩踏成一堆肉泥,就算是加持了死亡领地的规则之力,转换成了觉醒者状态,在这股暴虐的冲锋力量之下,也不会有例外...。

    沙丘一晃而过,眼前立刻出现了大片起伏不定的戈壁,就在戈壁下一条隐约可以看出的道路上,一支由大批驮着重物的骆驼和驴车组成的队伍正缓慢行进着。

    那支队伍似乎并没有想过自己会遭到袭击,所以整个队伍都显得有些松松垮垮,长长的队列在路上拖得很十分的单薄,就连走在前面的一队骑兵在烈日的照射下更是显得有气无力。

    “该死的..”一个微微解开了自己面巾的骑兵队长带着些许有气无力的嗓音不满的嘀咕着,随着裹脸的面巾被拉下,他露出了一副中界人、不,更准确的说是安德拉人特有的浓密的胡须。

    几乎被胡须掩住整个面颊的骑兵队长一边用袖子擦着汗一边抬手在眼帘下出了一片阴影,弱化了沙地上反射过来的刺眼的阳光,无精打采的了望了一下远方,同时心中却在不停的嘀咕,这个押运的苦差实在让他受了不少的罪,这个时候他只想着能尽快完成这趟差使,然后找座帐篷喝上一杯清凉的淡水。

    “太阳之神保佑,但愿一切顺利,”押运队长抚摸着胡须低声嘀咕着。

    和这个队长一样,在前面开路的骑兵斥候这时候也和他的上司一样坐在马背上歪歪斜斜的打着盹,所以当他看到第一个冲上沙丘的敌人之后,还没来得及出警报,就已经被迎面掠来的飞箭贯穿脖子栽下战马。

    随即,遭遇战之前的激情、亢奋的呐喊声被瞬间激活...

    随着一阵接着一阵的叫喊,斯巴达加骑兵如同掠过沙漠上的沙龙卷一般向道路上的押运队冲去,同时无数的弩箭已经在骑兵之前飞向敌人。立刻,血浆乱溅,惨叫四起。

    突然出现的敌人让押运队长有些不知所措,他先是呆呆的看着,然后一边喊叫一边催动战马回头向后面行进的车队奔去,而押运队伍的骑兵们也立刻做出了反应。这些训练有素的安德拉骑兵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立刻飞快的向队伍前聚拢过来,他们甚至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受惊四散的骆驼,迅速排成冲锋队列的骑兵们纷纷的拔出了手中的武器、亦或是向前伸出雪亮的长矛组成一道锋利的防线,随即在一声暴喊中向他们的敌人冲去。

    “#¥@#¥;!”

    “#¥@#¥;!”

    呼喊着相同语言的两队人马在平坦的戈壁中相互冲去,两股烟尘飞快靠近,接着在两股队形一滞,随即“轰”的混淆在一起。

    冲在最前面的骑兵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掩护身体的动作,已经被对面直贯而来的长矛刺穿了身体。巨大的冲力把人体直接贯下奔跑的战马撞在后面的战马头上。人立而起的战马立刻掀翻了背上的主人。两股骑兵瞬间如砸在一起的两道洪流撞击出一片血红浪花。

    锋利的长矛相互交错刺向对方,几乎没有人能躲避开迎面而来的利刃。当看到可怕矛尖充斥眼前的时候,无数声绝望的喊叫在瞬间响起。利刃刺穿身体的恐怖“噗呲”声此起彼伏,甚至好几个骑士在被一支甚至数支长矛迎面挑起贯向后面的身体,又立刻被从后面冲上来的长矛支住,残破的躯体贯穿在相互顶撞撕扯的矛竿间抽搐抖动着,鲜红的血浆如瀑布般喷向四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