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二十九章:让死亡绽放的更浓烈一些
    “啊!”一声刚刚腾起便已经呜咽结束的惨嚎声,从己方的一名斯巴达加骑兵的队长的嘴里出,不过这也是他这一生中最后出的声音,作为一名觉醒者,他利用自的速度优势连杀了四名阻挡在自己冲锋之路上的敌人之后,顺势一个投掷,用飞出去的长矛将一个敌人死死钉在地上的同时,一把锋利的弯刀已经从后面抹过他的脖子。

    随着刺耳的金属割断颈骨的可怕声音,斯巴达加骑兵的队长失去支撑的头颅喷洒着红彤彤的血浆耷拉下去,折叠在胸前。他的身体在马背上摇曳了一下之后,就被甩下了马背,随即就立刻消失在无数从后面冲上来践踏而过的马蹄和蒸腾的烟尘之中。

    冲锋之路敌人让尖锐的冲击阵型彻底的走了形,整个斯巴达加骑兵队伍阵型,在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弓形,尖锐的矛头已然钝化。但在中间部分依旧是在第一时间和押运队伍迎面撞击在一起。

    在其冲势被阻懈住的时候,蜂拥而来的斯巴达加骑兵从两边向押运队的两翼冲击过去,简单粗暴、武器与血肉的碰撞、肉体与肉体的碰撞、还有惨嚎与呐喊声的碰撞...

    伊桑骑在马上跟在梅列格背后疯狂奔跑着,处于整个队伍左翼的他们飞快掉转着方向,如旋涡中一叶扁舟般旋转着向押运队的后面冲去。随着无法阻挡的骑兵洪流的滚动,他就好像一滴被波涛席卷的水滴随波逐流。厮杀声从他的前面传来,从他的旁边传来,甚至在瞬间又被抛弃在身后。

    他知道自己所在的这个队伍正如同一把凿子似的奔向押运队,不,准确的说更像是一个耙子...

    无论任何形式的战争,都是勇气与意志的较量,但冷兵器却更能淋淋尽致的展现这一幕,斯巴达加骑兵非凡的勇气这时终于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狂奔的战马拖着骑兵、配合着其手中的武器像横扫过戈壁的一缕狂风吹过大地一般,所过之处秋叶变色、草叶凋零。

    此时的伊桑被正这股无法躲避的力量裹挟着席卷而去,盲目向前冲去,他可以感受到从侧面传来的可怕厮杀声和濒死恐怖的惨呼,但是他四周的骑兵却没有一个停下来的意思,整个队伍如同一柄锋利的箭矢狠狠楔入敌人阵形侧面,然后毫不犹豫的直接向前冲击而去。

    伊桑可以感觉到利刃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划过的风声,甚至看到旁边的一个骑兵被横扫而过的一柄弯刀削断手臂时,那一刹那的呆滞住了的面孔。尽管不断的有人从马背上掉落下去,但整个队伍依然丝毫不停的向前冲击。

    心跳加速、肾腺素飙升的伊桑甚至可以用眼角掠到从侧旁一晃而过的片片刀光和长矛的影子,但是冲在最前面的利奥特的侍卫官却似乎根本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早先的长矛早已经丢失在了战场上,此时他的手里正挥舞挥舞着密不透风的弯刀,将一枚枚激射而来的箭矢磕飞,顺手还能切断一些个残肢断臂,偶尔还能看见飞起的头颅...

    冲锋之路上一直冷着脸的侍卫官任由身旁的战士在掠过敌人的时候被对方斜削的弯刀割断喉咙、肢体、甚至是身躯,更丝毫不管处于中间的骑兵被正面阻击的敌人刺倒践踏,他的眼睛只是一直死死的盯着敌人队伍的后面,盯着那些似乎正把四散奔跑的驼车收拢起来,在一小块坡地上围成个圆阵的敌方车夫和步兵。

    “¥%#¥%#!”侍卫官嘴里发出的暴喝,似乎盖过奔马踏地的声音,阵前清楚的传到阵后,他手里的弯刀象一泓清亮悬月在手里划起片片弧光,带着迅猛的冲击与速度,只是一个转折引领便绕过了前方的阻隔,扑向乱作一团的运输队伍!

    近了!更近了!那些惊慌失措的车夫和几个手持武器的安德拉的长矛兵看着冲过来的骑兵惊叫着,头也不回的向围成一圈的车队里逃去。

    “%……¥#*…*”接着便从侍卫官的嘴里蹦出一声极其愤怒且浑厚的呐喊,随即他提缰而起,墨黑的战马如插上翅膀般从两辆驼车中间的凹口跃了进去!

    “噗呲!”“啊!”“咯吱~!”

    恐怖之声响起,跟随在后面的骑兵立刻相继纵马而起,可是头前的骑兵还没有跃过车阵,一大团被戳砍得辨不出形状的腥红血块已经从凹口扔了出来,直接砸在一个骑兵的身上溅起一片血瀑。

    骑兵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得不由一滞,一蓬呼啸的箭矢已经“嘭~”的迎面飞来,被射中的骑兵号叫着栽下战马立刻就被后面的马蹄踩踏过去,同时雪亮的刀光如突然从地下长出的豆芽般突探出车阵,夹杂着被从车阵缝隙间刺出的长柄矛枪戳穿的最前面骑兵的惨叫声,和后面骑兵冲上去无法躲避的践踏和马匹的翻滚嘶鸣,整个斯巴达加骑兵队伍的左翼立刻陷入一片地狱般的惨境之中。

    随着队伍奔跑的伊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上,飞驰的战马被前面横倒的马尸拌得倒掀起来。就连骑术精湛的老兵们都是这般下场,更何况被裹挟在马队中没有出众的骑战经验的伊桑,他的身体也在巨大冲力下象被抛石机抛射似的砸了出去,在被战马抛出去的一刹那,他的心中便腾起了无尽的颤粟,随即便看到了满眼的沙地....

    身体刚落地,伊桑立刻感到一个巨大黑影从头顶压来,他忍住与柔软的沙地撞击给身体带来的五脏六腑移位的颤粟感,用尽全力向旁边一翻,随即栽进一个沙洼。伴着耳边“嘭”的一声大响,沉重的战马狠狠砸在他原来落下的沙地上,掀起一片昏黄烟尘,这让伊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这要是砸实了,自己被拍成肉饼都是轻的,最有可能的是被直接砸的支离破碎...

    “嗖,嗖~!!”箭矢破空声从头顶不停划过,这让伊桑下意识的搂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蜷缩进了沙坑中,死亡给自己带来的恐惧,让此时的伊桑瞬间变的怯懦无比,箭羽激射的后果,便是四周被射中的斯巴达加骑兵像是不断从山体上崩塌的山石般栽倒在地,然后被身后的同伴肆无忌惮的践踏着...

    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被箭羽射中后,吃痛的战马,疯狂的奔跑的同时,还倒挂着的从马背上跌落的主人,将奄奄一息的他们在地上拖得不住颠簸跳起,此时的他们已经发不出大声惨叫的伤只能出毫无意义的低声呻吟,直至血淋淋的大腿硬生生的从身体上扯下来...

    而后面的斯巴达加骑兵则依旧像是疯狂的暴雨般向前冲来,重复着被箭矢和长矛射倒和刺翻的被杀戮过程。

    “伊桑!伊桑...!”一阵大叫从伊桑身后响起,这个时候的大男孩已经完全被眼前这残酷的屠杀惊呆了,他从没有想象过自己有一天能够亲身经历这般血腥残酷的战斗,虽然他一直像是个逃兵躲在那个浅沙坑中呆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

    不可否认,这一刻,伊桑根本没听到梅列格在他耳边的喊叫,直到脸上被狠狠的抽了几个耳光,伊桑才终于清醒过来,他回过头,看到了同样伏在沙洼里的梅列格,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看到了一支随着他的动作在他肩膀上不断摇晃的箭杆,屡屡血液不断的从伤口的周遭渗出,这让伊桑不由的有些口干舌燥,就连说话的舌头都不禁的有些打结:“你...你..也..受..伤了”

    “这点伤没什么大碍....”梅列格表情狰狞的摇了摇头,随即他撑起了身体,可立刻牵动他伤口的剧痛,这让他的嘴角不由一抖,但仍止不住他愤怒的大声吼着,“这个押送物资的队伍是个圈套,有人想让我们死...”

    “是利奥特吗?”伊桑下意识的张嘴问着,可他立刻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显然此时他才反应过来,梅列格的口中的还包括正在英勇奋战的那些斯巴达加骑兵。不可否认战场上的血腥与恐惧已经让此时伊桑的大脑思维变得迟钝起来,但就算是这样,但他还是意识到了利奥特不可能为了杀他们两个人而赔上他大把且珍贵的斯巴达加骑兵。对他来说,自己两个人简直就是随时可以被摁死的两只蚂蚁,用阴谋诡计弄死自己两人怎么也显得有些讲不通....

    “有人出卖了利奥特,不管他是谁,他都成功了!”梅列格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倒下的斯巴达加骑兵,随即收敛住了脸上多余的表情,只是带着大口的喘息声,而语气中却怎么也隐匿不住焦急的分析道:“他们想杀光、亦或是拖住这些死脑筋的斯巴达加骑兵,弓箭和长矛、还有车阵,以及遭遇时的反应,该死的,他们会把所有人都耗死在这里...!”

    “不过等那些骑兵死光了,也就到我们的死期了……”

    伊桑惊惧的看着正在发生的杀戮,整个围成圆型的车阵这时候就如同一个吸引人用生命献祭的恐怖祭坛,勇敢的斯巴达加骑兵则如同甘愿献祭的供品般送上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不过,下一瞬间,伊桑便重新将恐惧驱逐出了脑海中,他带着些许渗人的微笑,仿若癫狂的嘀咕道:“死亡,让死亡绽放的更浓烈一些吧...”

    “小子,你在嘀咕什么呢?”带着些许疑惑,梅列格有些担忧的望了一眼身边的同伴,说真的他并不想看到这个无论是心地、亦或是品德都还不错的大男孩在自己的面前精神崩溃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问,这一仗到目前为止,死了多少人?”莫里缓和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像并没有立刻起身有所作为的梅列格询问道

    “谁知道呢,也许三百、亦或是四百、甚至更多,但是谁在乎呢?”梅列格一边敷衍的回应着大男孩有些奇怪的问题,一边打量着战场上的形势...

    而就在这是,又是一声巨大响声传来,一个斯巴达加骑兵终于趁着弓箭手轮换的时候冲到了车阵跟前,他极为凶戾的一把攥住了从车阵缝隙间刺向自己战马的长矛,顺势的一扯,一个惊慌失措的长矛手的半截身被拽出了车阵,那名斯巴达加骑兵便用力挥舞着弯刀向驼车上露出的一个脑袋狠狠砍下,随着一大蓬腥红血浆喷起,那具被瞬间削掉半个头颅的尸体奋力抽搐着向前扑去,撞倒一个横卧的木桶,扑通一声栽到车下。

    但是那个骑兵还没为自己的胜利出欢呼,好几柄从不同方向刺来的长矛已经把他连人带马戳倒在地,伴着濒死的惨叫,他被压在死马身下痛苦的扭动了几下后没了声息。

    “父神请赐予维护荣誉、以及战斗的勇气……”梅列格单膝跪在土洼里低声祈祷着,从头顶飞过的箭矢丝毫影响不到他脸上的平静:“期望在我战死之后,能回顾父神的怀抱...。”

    “光明之神这个时候可帮不了我们,我们得靠我们自己...”伊桑小声嘀咕着,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战场上冒着被箭矢射死的下场去祈祷是不是真的就能被光明之神眷顾,亦或是被他座下的英灵们眷顾之后就能刀枪不入、运气爆棚。这是信徒的愚昧?还是神灵们的阴谋?

    至少他不认为在胡乱念叨一阵之后,那些看着能让自己小腿肚子发颤的刀枪剑戟就从此和自己的身体无缘了,因为准确的说,自己貌似就是神眷者,但身后的神灵是怎么警告自己的,自己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梅列格依然低声祈祷着,不过随着他的祷告声即将结束,他头盔檐下露出的眼神开始变得犀利起来,握剑的手指逐渐攥紧:“...愿在天的父神保佑”

    而此时的战场依旧在血肉横飞,维持着残酷的战斗场面

    “啊”一声低沉近似于野兽低吼声,从沙洼旁边一匹翻倒的战马后面响起,一个满脸鲜血的斯巴达加骑兵从死马后面跳起来飞快的举起手里的长弓,横箭、拉弦、瞄准、射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