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章:木桶里的辣椒
    箭射出的同时,一枚敌对方向而来的箭矢已呼啸着从车阵里飞出直接扎入了这个骑兵脸上,狠狠的撞进了他的头颅,在其额头上迸溅出一丝血迹的同时,也将他整个人狠狠的带到在地,只见他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伊桑艰难的吞咽下了一口口水,将伏在沙洼里的身子压的更低一些,而此时从斯巴达加骑兵的阵营中飞快的射出了一小片压制的箭矢划过空地射到了敌人的车阵中,甚至还有几根直接没入了车阵的缝隙中,随即一声短促的惨叫响起,接着一个被射倒的人影摇晃着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向前栽去。

    随着他身子倒下,车上捆绑货物的一根麻绳被他手里的弯刀拦腰砍断,车身的货物立刻着轰隆声坠下驼车,一个装着满是干红辣椒粉的圆粗木桶在地上翻滚着,其中有一个木桶随着在石头上撞击出的‘咯吱咯吱’的破裂声,大片辣椒摔出了木桶。

    伊桑楞然了一下,但他很快便被身边的一声怒吼转移了视线,只见梅列格奋力跳出沙洼,他手里的长剑飞快的格挡着飞来的几支箭矢,想要向前冲锋,但只是下一瞬间,他就被另一支斜飞而来的羽箭狠很钉在了另一个肩头上,巨大的冲力甚至将其贯倒在地,再度重新栽进沙洼。

    而就在他身体消失在沙洼里的同时,几支飞射而来的箭矢已经掠过他站着的地方,飞向后面,这看的伊桑顿时冷汗直冒,匍匐着转身爬向梅列格的同时,伊桑的视线也愈发的活泛起来,他想要在附近的战场上想要弄个盾牌什么的给自己加个保险....

    “该死、卑鄙的安德拉人,就知道偷袭...”梅列格躺在地上无奈的诅咒着,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即使他拥有更强大的剑技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这里是战场,是战马、刀枪箭矢、是战阵队列的天下,却绝不是一个善于单挑的的主场....

    局势在僵持,甚至在伊桑看来,隐隐的进入了梅列格先前猜测的局面中,这让伊桑开始不淡定了,但此刻的他并没有忘记身边躺着的梅列格:“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幸好有一层链甲护着..”极为彪悍的梅列格顺手将镶在浅层皮肉中的箭矢拔了出来,还顺势翻了个身...

    “木桶里是什么东西?辣椒么?”伊桑趴在沙洼里指向车阵的前方向一旁的梅列格询问着

    “是红辣椒粉,这可是他们的后勤物资...”梅列格若有所思的回应着,同时还不忘打量一眼大男孩

    “为什么不用火箭?把车阵烧了不久行了么?”伊桑微微的挑起眉头再次询问道

    “幼稚,看看这儿的满地都是什么?沙子.这东西比水的灭火的效果还要好,火箭有个鸟蛋用...”梅列格白痴般的看了一眼讪讪的伊桑,之后表情又迅速的焉了下去...

    “只能用人命去堆,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看着战场情势焦灼,伊桑情不自禁的他此时已然半直起身子看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同时还不忘紧张的注视着那些迎头飞来的可怕箭矢

    梅列格扫视了一周,最终夹杂着些许无奈的喊着:“这是沙漠,也是战场。看看那个车阵,就是整队骑兵也冲不过去,我们无法靠近他们!失去了指挥官,我们的人的阵型已经都乱了,想要短时间集结起来有些够呛,除了后面那队被挡住的,这些该死的蠢货应该更灵活的冲击这些车阵....!”

    “悍勇不死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已然是难能可贵了...”伊桑却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这些纵然有些迟钝,但依旧在冲锋的骑兵们表现的已经足够悍勇了。但是按照伊桑所理解的,一支队伍中真正悍勇不怕死的也只是少数,他们是队伍中的脊梁、血气,他们冲锋在前调动着整个队伍的士气,一旦这些人死光了,没有人煽动士气应该会筹措犹豫起来,但到目前为止这些人依旧在前仆后继的冲锋,其锐气似乎并没有被戳动...

    但就算是到了如今,眼前的这些斯巴达加骑兵的表现已然超出了他们后代被钉在反面军事教材耻辱柱上的种种缺点,例如缺乏配合、各自为战等等。显然在这里的事实是不尽相同,但这个时候陷入苦战不克的斯巴达加骑兵却毫无疑问的暴露出了一个他们致命的弱点――近似盲目的勇敢和固执,然而他们的这个弱点被敌人的将领抓住并利用了起来....

    沙地上到处横飞的弩箭在空中带起的“叱叱”声根本无法恐吓住这些骑兵,被射倒在地挣扎惨叫的伤也不能令他们畏惧,甚至那些刺眼闪亮可怕长矛也阻挡不了他们冲击的疯狂!

    一个骑兵被迎面飞来的几支弩箭同时射中,他的身体在马背上颤抖着,可却始终不倒,直到几柄迎面而来的长矛把他直接戳下了马背才停止了无谓的冲击。可更多的人却是连车阵都没有靠近就已经被对面的箭雨扫倒在地。

    “好吧,我承认你的观点是正确的,这群家伙疯了...”伊桑看着这些如同疯般冲击的骑兵随即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他实在无法理解这种虽然勇敢却只能用顽固来形容的骑兵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对他们来说伏下身子躲避箭矢会让他们的光荣受到多大的侮辱吗?该死的,难道死亡在他们看来就如同儿戏吗

    车阵前的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被人马尸体堆积起来的一道血色堤坝不断增加高度,无法攀上堤坝的双方战士用弓箭,用投斧,用标枪和长矛甚至是石块,用一切能够扔向对方的武器相互屠杀着!

    车阵后面不远的地方,令人恐惧的砍杀声不断传来,那是被迎面阻挡住的斯巴达加骑兵在奋力冲击他们当面的敌人,而敌人也同样顽强悍勇,双方以同样娴熟的战斗技能与战术相互劈砍着,被火辣辣的阳光反射到武器上的光芒不停的闪烁着.

    几乎每一次弯刀的挥舞之后,都会腾起斑斓的光影,这意味着可能是一个生命的终结,腥红的血浆搀杂着恶心的内脏在人群中泼洒,始终睁着眼睛的狰狞头颅会死死咬着一截残肢碎肉在地上翻滚,直到被一只只硕重的马蹄踩得稀烂。

    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有人被杀!戈壁上逐渐形成两个巨大的旋涡。双方都在用拼命的砍杀以图先一步击溃对方的士气,所有人这个时候都深深的意识到,谁先摆脱自己的旋涡,谁先击溃眼前的敌人谁就可以立刻增援另一边的己方战友。到那时候,也就是所有的敌人被彻底屠杀的时候了!

    “必须冲破车阵,否则拖延下去对我们而言绝对没有好下场!”伊桑低声吼叫着,到了这时,他才明白一个现代人在这场古老且残酷战场上是多么渺小、无用。

    又一个斯巴达加骑兵嘴里发出震天的吼叫声,冲破了敌人层层的阻击向前冲去,他骑坐的战马甚至跃上那道血淋淋的有人的尸体、战马的尸体依托着车阵堆积起来的防护墙上,可是随着从防护墙的后面撩出了几道带着猩红刀光与枪影,那名骑兵立足未稳的战马立刻被扎了个透心凉,战马凄惨嘶叫把主人摔下脊背,自己却翻滚着摔下了防护墙,在地上抽搐起来,在它身下,一大截破肚流出的内脏不住冒着血呼呼的气泡蠕动着,而它的主人早已被接踵而来的刀剑剁掉了脑袋。

    在残缺不全的尸体滚下防护墙后,原本背在其背上的盾牌象个车轮般顺着斜坡滚落下去,直接滚进了不远的土洼,砸在了无奈再度发起冲锋的伊桑的脚边。

    被这沉重的金属物件砸个正着的伊桑在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后,便当场扔下了手中的武器,顺势卧倒在地抱住了自己的脚,随即他便发现了沙漠上起风了,望着站在下风口的车阵,一个念头瞬间从他的心头冒出来,抓住这个念头的伊桑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抓住手中的弯刀一瘸一拐的靠近了它,将圆盾抓了起来招呼着不远处的梅列格道:“招呼几个人过来帮忙,我有办法了...”

    伊桑其实也不不知道这个办法是不是管用,甚至在他将死者的衣服褪掉的时候还都在怀疑,但怀疑跪怀疑,但他的动作还是很快的...

    也许是出于对同伴的信任,梅列格在伊桑呼喊自己的时候,一边从鏖战的从车墙边撤离、一边用怪异的语法呼喊着,但伊桑还是高估了梅列格在斯巴达加骑兵中的威望,亦或者说根本没有斯巴达加骑兵鸟他..

    等梅列格来到伊桑的身边的时候,已经发现靠在木桶一旁的伊桑的身边已经聚拢起了一堆已经被刚刚被点燃的衣服,他纳闷的问道:“你干什么呢?告诉你火箭没用,你还...”

    越发觉得队友不靠谱的梅列格满脸疑惑的还想说些什么,伊桑已经将一大包浸湿了水的辣椒粉扔进了火堆中,带着刺鼻辛辣的浓烟不一会儿便溢出,顺着风儿飘向下风口,瞬间便将正好站在下风口的梅列格呛得咳嗽不止、泪流满面

    满眼通红的梅列格被伊桑一把拽回到上风口的同时,还没忘将一个湿水了的蒙脸布递给了对方,随即道:“我还需要更多的燃烧物和水,单单这一点远远不够....!”

    梅列格抹了一把火辣辣的眼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稍微犹豫之后还是立刻转身向后面的混战骑兵大声喊了起来,隐隐的他猜到了些什么....

    立刻,一些骑兵开始投入到了剥衣服行动中,而梅列格更是极为粗暴的将装着辣椒面的木桶直接给破开当成了柴火投入火堆中,甚至有几个送水袋而来的斯巴达加骑兵还为了掩护火堆便放烟的人,在沙地上支起盾牌形成了一道简易的掩体,随着火势腾起,被投入火堆中的湿辣椒包也腾起了越来越浓烈的辛辣烟雾,而下风口被烟雾呛得咳嗽不止、泪流满面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被烟雾弥漫的车墙区成为了一段无人的真空区

    “砰砰砰~~!”也许是察觉到了危机,被烟雾驱赶出了防守阵地的守备人员们开始极度仇视这群放毒烟的人来,利箭和投掷的斧头、标枪也越发集中的向这边攻击起来,尖锐的谩骂声音此起彼伏,有几个倒霉被从缝隙里射进的弩箭贯穿身体栽倒在地。

    而恰在这个时候,已然带上了简易版的防毒面具的斯巴达加骑兵一头扎进了被浓烟弥漫的车阵的真空区

    “弓箭手向两边清场压制...”梅列格也纠集起了一大队的人马,列阵指挥起来,此时他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透,甚至连握着的剑柄都有些腻滑,紧张让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的不是安德拉语,这这让旁边的斯巴达加战士一阵茫然,直到他看到他们的表情改用中界大陆通用语又喊了一遍之后,手持弓弩的斯巴达加战士们才恍悟的相互喊叫着迅速向盾墙前跑来,集结成片用漫天的箭矢压制敢于从车墙之后露头的敌人们,为从烟雾区入侵的人们己方人马护航...

    箭羽只是不间断的射击了两轮,敌方被烟雾笼罩的车阵便被前锋突破,在成片的箭羽的牵引压制下突破的区域越烧越大..

    “嗖~”一支激射而来的擦着伊桑头顶飞了过去,他甚至感到了箭头上的突起摩擦头盔的震动,这让他手不由一颤,随即他极为果断的开始用周遭的沙子道:“灭烟...”

    斯巴达加骑兵们再次发动了更加疯狂的冲锋,随着烟雾稀薄下来,伊桑惊惧的看着正在生的杀戮,整个围成圆型的车阵这时候已然被打开一个缺口,不断的有斯巴达加骑兵蜂拥而入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阵上被人点燃起来,被油脂浸透、防雨防晒的葛布这时成了可怕的帮凶,瞬间燃烧起来的木质车墙被串烧点燃,随即火势越来越大,那些躲藏在车上的士兵只能眼睁睁被迫离开依托战斗的车墙,最不巧的是处于下风为的他们被火焰燃烧时产生的浓烟熏得到处乱撞,进而产生了践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