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请开始表演〕〔不完美艺人〕〔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极品女总裁〕〔妃同反响〕〔杀机较量〕〔六零俏佳人〕〔亲爱的鲸〕〔万鬼吞噬系统〕〔高冷女神的最狂霸〕〔霍少你被OUT了〕〔白月光作死日常〕〔寒门长姐是纨绔〕〔一顾芳华〕〔都市无上仙王〕〔嫡女嚣张:鬼王独〕〔王爷你踩到我尾巴〕〔毒后重生:腹黑鬼〕〔大小姐在上:恶魔〕〔精灵世界夹缝求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四章:密科特殊的雇佣方式
    “我就说嘛,像我们这类人,就不存在智商上有缺陷的问题...”随即他满脸正色的向莫里伸出了手道:“恭喜你,获得我的考验...”

    “我不还是被你们坑了么?”此时的莫里气不打一处来,压根就懒得伸手去和对方握手,他挑了挑眉尖,满脸讥讽的道:“别他娘的跟我玩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有事说事...”

    中年人毫不介怀的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二皮脸般的笑了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杜德拉城警察局的二级警长---枚格*杜林,你可以叫我枚格警长..”

    看着依坐在审讯椅上歪着眼看着自己的的年青人,枚格*杜林警长站起了身子俯视着对方,向审问室中的监控摄像头打了个手势,随即才表情严肃的道:“同时我也是王国密科驻留杜德拉城的一员,欢迎你加入我们,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引路人.”

    “这么说,我还因祸得福了...”莫里的表情没有对方预想的喜悦,反而警惕感十足

    这倒是让枚格警长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烈了,他带着生硬的的诧异感,询问道:“难道你不高兴么?能加入这个组织这可是很多人渴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啊...”

    “我能不能认为之前你们的一些行为是在和我开玩笑呢?”莫里微微的坐起了身体,目光深沉、表情郑重的问道

    “好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原地踱步的枚格警长,耸了耸肩膀,满脸无奈的道:“事实上,你的案子已经定性,这件刑事案件的性质太严重了,所以你仍旧是死刑犯.但你知道我们密科的能量是很大,所以我们可以给你争取一些优待,例如减刑什么的,当然前提是你得积极配合我们...”

    “该死的,别说的那么好听,说的更直白一些,这也是必要的考验对么?”莫里忿然的看着满脸无奈表情的枚格警长

    “我得说你很聪明”这一次枚格警长收敛起了脸上所有多余的表情,神色异常郑重的道:“任何一个严谨的组织在吸收成员的时候,都会设置一些过虑层,更何况密科这种特殊的组织....”

    “我能拒绝加入它么?”微微筹措了一会的莫里依旧没有放弃试探的询问道

    “可以”

    还未等莫里说话,枚格警长便笑呵呵的接过了话茬道:“不过你的这个选择会有一个附加条件---死亡...”

    看着张嘴欲言的莫里沉寂下来,枚格警长画风一转,再次坐到了审讯桌后的椅子上,笑眯眯的道:“当然,我们也可以换一种合作方式,你可以不用正式的加入这个特殊的组织,而是采用雇佣的方式来跟我们合作,而作为报酬,我们可以给你不断的减刑,直到你积功到完全恢复自由身,双方的雇佣合同才会正式终止....”

    “这种合作方式,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莫里沉默了一会儿,才无奈的询问着,他很清楚已经上了贼船的自己,想要下去,怎么着也得脱层皮才行...

    “我们有专门的协议文案,待会可以拿过来给你看一下”枚格警长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弓起食指敲击着审讯桌,最后加了一句:“当然,协议文案中的一些条文的最终解释权归密科,这一点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莫里苦涩的嘀咕了一声“果然如此”,随即才问道:“签署合作协议后,我能够自由活动么?要知道,我还有一个孩子...”

    “对不起,你的身份从你按下手指印的时候,就已经是特殊的死刑犯了,虽然有特殊点缀,但是依旧不能脱离我们的监控,所以你的自由也不过是相对的..”看到对方的脸色开始阴沉下来,枚格警长咂吧了一下嘴巴解释道:“你知道出于双方合作任务的性质,我们有必要为你做好善后工作,你不能有后顾之忧,所以在你与我们签署完正式合作协议之后,你需要一个新的身份,出于保密原则,你不能泄露它,直到双方的合作关系结束为止...”

    “当然,我们会为你处理好相关的善后工作,据我们调查,孩子还有一个直系监护人,如果你担心监护人不能完全履行抚养职责,我们会有相关的人员履行监督职能,甚至还有后续的补救机制.甚至如果你觉得孩子的生母不能胜任抚养义务,我们有专门的抚养机制可以供你选择。出于人道精神,在每个任务结束期后,你可以向组织申请秘密探视..”

    “把协议文案拿过来吧,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考虑一下....”莫里的双手狠狠的揉了揉密布着疲惫的脸,轻叹了口气

    ========================

    霍尔曼省是国家中东地区较为发达的人口大省,这里的经济比较发达,为了更有力的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也是国内率先废除宵禁制度的几个地域之一,托里特门市相当于霍尔曼省的省会城市,地区经济条件也算是在全省中名列前某的

    凌晨两点,我坐在一辆二手的普特低档的轿车中,手中掐着一支燃烧了一半的香烟,微微的有些走神,坐在旁边副驾驶位上的还有一个爷们,他叫劳伯*安利,今年三十七八岁,气质糟糕,亦或是说有些猥琐更加合适,但身形却高大健壮,我们两有两个相同点,我们俩都是重刑犯,留着和光头差不多的劳改犯的发型。

    劳伯是个不择不扣的烟鬼,他捏着烟头,深吸了一口之后,将其在肺里憋了一会儿后,才将其吐了出来。随后才将视线从驾驶座上的那个长相不错的年青人身上挪到前挡风玻璃外:“肖恩,想什么呢?”

    肖恩*塔利就是我的新名字,而我也是莫里,自从在那间像牢笼一般的审讯室中签署了一堆看不懂的协议文案后,莫里明面上就算是死在了一场车祸中,那种死无全尸的被碾成了一堆肉泥的死法,家人的孩子获得了一批不菲的赔偿金,随之桑德*肖恩被送到了他的母亲---凯瑟琳*艾迪手中抚养。

    而我则被辗转反侧的投送到了霍尔曼省托里特门市的塔利班监狱,在那里我成为了肖恩*塔利,关于这个人的身前资料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因此现在的我也学会了吸烟与喝酒...

    在服刑蹲监狱的第二天便遇到了劳伯*安利,随即因为我们“表现”良好,被市里来的警员专门挑出来组成了一队成搭档麻杆,为减刑而努力。

    线人和卧底最主要的区别是身份上的区别,卧底在编,属公务员,而线人通常是小混混,给警察提供一些江湖上的小道消息,为破案提供线索,赚点外快,但也有例外,有的普通人也可以做线人,而像我们这种背负着重大刑事案件的甚至是死缓的在刑人员,是特殊线人,各种危险的活计与任务都会参与其中,所以我们又被业内人士称呼为,寓意随时都会折断、送命...

    对于做麻杆,劳伯打心眼里上有些排斥,听他自己说,但跟他约谈的警官好像跟他签署了一个保障协议,说是一般危险的任务不会让他来做,只是给警察打打下手就行了,他这才同意的做麻杆立功减刑...

    肖恩对于他的这个托词,只是一笑而过,在自己的潜意识中,他更认为这家伙应该和自己是一类人,但肖恩没有多说什么,从自己被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天,他在慢慢适应自己这个新身份的同时,也在惦记着如何在这个月的最后十一天里完成死亡领地套在自己脑袋上的硬性任务指标---每个月向亡者世界里拘役六个亡魂...

    此时坐在车里的两人的神色都很疲倦,正指望借着尼古丁的劲儿提提神。眼瞅着手中的香烟快吸完的时候,劳伯*安利突然有些不耐烦了,顺手用手指硬生生把烟捏灭了,嘴里还骂咧了一句更类似于口头禅般的脏话----他娘的

    随即又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瞄了眼驾驶座上依旧沉默无语的搭档肖恩说道:“真不知道那帮该死的黑皮是怎么想的?大半夜的来这种破地方查案,脑子抽了么?搁俺们那地方早就宵禁了,这个时候,鬼才出来啊”

    肖恩裂开了嘴角,虽然与对方接触的时间不长,但自己却很清楚这家伙身上有一股子彪乎劲儿,口无遮拦之下,又翻腾上来了。

    当下瞥了他一眼,安抚道:“劳伯大哥,这些黑皮怎么查案?像咱们这种从监狱里捞出来的减刑犯可管不到,我们不过是仅仅协助警方破案而已,根本无权过问案子本身的内容。有这个心思琢磨它,还不如来点实在的。咱们争取早点立功,等恢复成自由身后,他娘的的愿意去哪就去哪,愿意干啥就干啥,只要不犯法,这些黑皮子还能再骑到咱们头上...”

    ==========================

    “这心惊胆战的日子真他娘的不是人过的,还不如在监狱里蹲着呢..”劳伯*安利叹了口气,言语口吻中全是牢骚...

    “心惊胆战,总比一辈子窝在毫无半点自由的监狱里强吧..”肖恩瞄了他一眼,随即就猛地往后一靠,让整个身子陷到驾驶的座椅中。

    而劳伯无语的沉莫了一会,也学着肖恩,将副驾驶座的座椅向后调了调,然后躺在缓趟在上面,有一句没一句的哼起了走调的歌儿,试着给自己解闷,不过都是拿荤段子改的歌词,并没有在乎旁边搭档微微皱起的眉头...

    微微调整了一下视线的肖恩*塔利又一次的四下观察一番,确定周围没人。肖恩*塔利与劳伯*安利合伙搭档的这次任务,是配合正在此小区二单元五楼东屋独自查案的桑吉娜*蓓蕾警官,观察楼下的一举一动...

    其实两人所在的这个小区,让肖恩不禁的想起了前世的成片的住宅楼,很相似,不过也非常的旧,楼龄少说在二十年以上,从两人傍晚到此时的观察来看,亮灯户的比例很很少,可以判断这栋楼里基本上没什么人住了,两人停车的地方离垃圾站不远,就算不打开车窗,肖恩*塔利也能闻到一股很浓的臭味儿,很刺鼻。

    这样又熬了一个多小时,肖恩斜趟在驾驶座上已经翻了几个辗转,就在自己微微的有些精神萎靡的时候,劳伯*安利突然似乎有什么发现了,他伸出手使劲拽肖恩*塔利一下,压低了声音道:“肖恩,快看五楼西屋。”

    肖恩*塔利被劳伯*安利这么紧张兮兮一说,顿时困意全无,立马坐起了身子,顺势还向前压了压,隔着挡风玻璃往上瞧。只见隔着窗户可以看见屋子里透出来的昏黄色的灯光,而且这灯光却极为异常、带着节奏感的一闪一闪着,频率倒是挺快的..

    劳伯*安利既好奇又纳闷的问肖恩*塔利,“这什么情况?里面的警官是不是跟什么人发暗号呢?这他娘的也太明显了,那妞儿是弱智么?也不怕把着老式的灯泡闪坏了”

    肖恩*塔利倒是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尤其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智能手机都有了,不说专业级别很强的联络器材了,有啥事打个电话不更方便?除非那个警官脑子锈丢了,亦或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豁然间,肖恩*塔利的心中腾升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意外”这两个字始终萦绕在自己的思绪中,但最终肖恩还是没有贸然行动,两人在车子里又观察了大约半分钟左右,窗户里投射的昏黄色的灯光突然灭了,五楼西屋完全陷入到黑暗之中。

    劳伯*安利的脸上慢慢的腾升起了一丝担忧,性子直的他很快就安耐不住了,向依旧沉着表情,坐在驾驶座上的搭档提议道:“肖恩*塔利,要不咱两上去看看吧?别他娘的出什么意外了,毕竟上面只是一个姑娘家....”

    “不好吧...”肖恩*塔利依旧是沉默表情摇了摇脑袋,自从自己被那帮警察坑过一次之后,他就偏激的认为这些黑皮也不是什么好鸟,心狠、手黑、翻脸比翻书还快,他打心底对试炼任务是保持消极态度的,再说了,上面的警官又没有主动招呼自己两人上去,两人这么贸然一走,很容易被上面的黑皮怪罪,弄不好还会向上面打小报告---说什么不好好蹲点、擅离职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九星毒奶〕〔我可以无限升级〕〔俏总裁的未婚夫〕〔一剑斩破九重天〕〔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