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佛系小媳妇〕〔重生八九甜蜜蜜〕〔宠婚99次:总裁大〕〔我是污妖王〕〔逆转重生1990〕〔原来我是富二代〕〔花开满地伤〕〔支教青云路〕〔我美丽的契约女人〕〔邪性老公太霸道〕〔混子的挽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维入侵〕〔大唐第一闲王〕〔抗战之我的长征〕〔翻天之美人计〕〔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我是哥斯拉之无限〕〔黑夜进化〕〔仙凡同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六章:黑心狼
    听到后面传来的汽车驶来的声音,劳伯*安利只是远远的扭头看了一眼后,就不再傻乎乎的消耗着体力向前跑了,而是大喘着气儿支着双臂、躬着腰站在原地等着,满脸自责的望了一眼周边的情势,嘀咕着:“自己咋那么笨,咋就没想到开车呢,再跑下去,这女人可毁了....”

    肖恩*塔利先跟劳伯*安利汇合后,又全力给车加速。问题是小区路很窄,七拧八绕的,让四轮的座驾并不占优势。半分钟后,桑吉娜*蓓蕾警官和普特低档的轿车一先一后出了没有门岗的小区。

    有着速度优势的肖恩*塔利不再给桑吉娜*蓓蕾继续裸奔的机会,直接把车开到她前方一个横拦刹车,将其拦住后,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飞快的跳下车,被车身微微阻挡了一吓的桑吉娜*蓓蕾也不跑了,她正正喘着娇气,一步一停的往肖恩*塔利俩身边靠来。

    肖恩*塔利皱着眉头的发现,一股股鲜血正从她嘴里溢出来,混杂着一些不知名的粘液还顺着嘴角直往下拎,显得十分的恶心与恐怖,肖恩*塔利原本还不确定在楼道以及房门上的血不是是她的,但现在想来却是十有八九是她的了..

    两人一边靠近,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连急救电话都忘了打了,而靠拢过来的桑吉娜*蓓蕾警官的身体更是微微的发起抖来,但她依旧的迈着跄踉的步伐走了过来,还欲望十足的赤果果的朝着两人口齿不清的念叨着:“我...要....!往、往死了操我...!”

    这让肖恩*塔利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啥?”劳伯*安利更是满不置信的接了一嘴,这一嗓子顿时将桑吉娜*蓓蕾警官的视线吸引过去了,然后她猛地向劳伯*安利扑过去,这一刻她身手很是矫健、迅捷,随即对着劳伯*安利的脸颊和脖子狂亲起来,一支手抓住劳伯的右手往自己白花花的胸口上按,一只手还顺势的向劳伯*安利的裤裆摸了过去,一下就拉开了对方的鸡圈门。

    在肖恩*塔利看来,这场面不仅没啥春色,反倒瘆的慌。桑吉娜*蓓蕾警官的嘴,此时满是鲜血混杂着粘液,每吻到一处,就让劳伯*安利脸上或脖子上多了一个带血的唇印。

    劳伯*安利试图推开桑吉娜*蓓蕾,但显然这个大汉的劲儿没有对方大,数次推攘之下竟然都没有脱身....

    发现不妙的肖恩*塔利在这过程中,只是微微愣了几秒钟,随即想要想凑过去把劳伯*安利拽开。

    还未等他靠近,突然间桑吉娜*蓓蕾警官骤然的扭过头,夸张且扭曲的五官,甚至还对着肖恩*塔利张开了嘴巴发出了呜咽的威胁。从她张开了嘴巴中,肖恩*塔利惊恐的看到她嘴里只有小半截的小舌头,而且舌头上正嗤嗤流血呢,跟口水掺在一起...

    纵然自语上过战场、见过大世面的肖恩*塔利这一刻也像似被雷劈中了一样,脑筋瞬间便被吓的短路了,一时间竟站在原地蒙圈了。这么一耽误,桑吉娜*蓓蕾警官又回转了视线盯着劳伯*安利,腮帮子咕哝了一阵子,随后噗的一声,对着劳伯*安利的脸喷了一大口血。这血很浓,量更足,劳伯*安利当场就被喷了个满头满脸...

    劳伯*安利被迎面的折扣鲜血瞬间给喷蒙圈了,刹那间回过身后,像是失心疯了一般惨叫了一声,不可否认,这个人骨子里一直有种猛劲及凶悍的气质,此刻这股劲更被彻底激发出来,这个时候的他已然毫不顾忌对方的身份,甩开手臂的一瞬间,对着桑吉娜*蓓蕾光滑纤细的腰肢就踹了一脚,同时还不忘骂骂咧咧的道:“去你妈的,老子受够你了...”

    这一脚的力道不小,桑吉娜*蓓蕾挨了正着,被踹的往后腾腾腾的退了好几步,最终还是没有稳住身形,随即坐了一个大屁蹲。挨了这一脚之后的她,身子里的大部分的精气神迅速的萎靡了下来,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整个人就变得虚弱不堪起来,挣扎了几下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随即还晃晃悠悠的直接躺到地上抽搐起来了,只见她一边不断的颤粟着身子,一边不断的吐血。

    劳伯*安利有些后怕了盯着桑吉娜*蓓蕾警官,害怕这一脚真把她给踹出个好歹出来,想要上前查看,却又有些发憷,在原地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劳伯*安利此刻的反应,都尽收与肖恩*塔利的眼中,他脑海中腾出疑惑的同时,心里更清楚,再这般墨迹下去,对方铁定是要挂了。

    而且对方抽搐的症状很可能是大量出血后,引起的血压降低的症状反应,别以为只有人体的血液流干了才会死,事实上只要血液流出十分之二、到十分之三,其创伤还没有止住,就会出现低血压症状--其中不可抑制的抽搐、心悸是最明显的症状,其中还伴有肢体僵硬等症状。如果这期间还不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对方就随时会陷入休克状态,进一步发展就会致死身亡,而这一切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形成...

    当然此时的肖恩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还有内出血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那危险的几率就会直线攀升...

    恢复了冷静状态的肖恩*塔利迅速的掏出电话拨了急救电话,又给顺势打了个报警电话,对于没有急救经验的他,只能招呼着不知所措的搭档和自己一同脱下上衣外套,一边将躺在地上抽搐频率越来越快的的桑吉娜*蓓蕾警官裹了起来在遮羞的同时保持住其体温,一边尽量的呼唤着对方,试图让对方保留清醒的意识...

    五分钟后,救护车和警车先后赶到,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为了避嫌,只好提早一步悄悄离开了。毕竟自己和劳伯*安利这种在刑的重刑犯见不得光,甚至也不能在“不必要”的场合露面...

    肖恩*塔利嘴里叼了一根快要燃了一大半的烟头,载着劳伯把普特低档的轿车开到不远处的一片绿化林中,也静静观察着急救现场的一举一动。

    旁边的劳伯*安利更是坐在副驾驶座上闷声不啃的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着手里的烟,此时的他显得有些沮丧,当然更多的还是有些担心与自责..

    “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只是出于好心...”一根刚刚被点燃的烟被肖恩*塔利递到了劳伯的面前,满脸无奈的安抚道:“如果我们不上去,恐怕直到她死亡也不会有人轻易的发现她,至少现在她还有被抢救的机会...”

    劳伯夹住烟蒂的手指不禁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将其送到嘴边,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才用低沉的声音问道:“是谁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我们一直守在单元门口,怎么会..会这个样子?”

    这个问题肖恩无法回答,也回答不了,最后只能敷衍的道:“这事儿谁他娘能说的准,让那些黑皮去费心去吧...”

    就在两人坐在车子里沉默无言没多久,肖恩*塔利的手机响了,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是肖恩与劳伯的顶头上司沃尔夫*理查警官的电话...

    想来他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睡觉,似乎出现了这个意外情况后,现在的他不仅醒了,而且情绪还极度的糟糕,能从他的话中听出一如既往的暴躁,这暴躁中还略带些焦急,只听他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道:“妈的,两个废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负责接听电环的肖恩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没等肖恩开口解释,对方便重新将话头抢了过去,义不容拒绝的语气道:“二十分钟后,老地方见,别他娘的磨磨唧唧的”

    说完这些,对方就极不耐烦的就把电话挂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叼着烟的劳伯,皱着眉头语气低沉的道:“是黑心狼打来的...?”

    显然他对于这个直属上司有些不感冒,甚至有浓烈的反感,所以在语气上更谈不上些许尊敬...

    虽然与沃尔夫*理查警官接触的时间不长,但肖恩和坐在副驾驶上的劳伯一样,对其也谈不上有好感,总体来说这个人在两人的面前行为有些跋扈,甚至给自己一种对方根本不像警察感觉,掰动车钥匙一边将车点着火,一边简单的复述着电话里的内容道:“他让我们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老地方跟他见面....”

    老地方其实就是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但跟其他超市不一样的是,这后面还有一个秘密单间,专门给警察和接头用的。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来到后面的秘密单间时,沃尔夫*理查警官还没到。劳伯*安利虽然在车子里简单的给自己清理了一下,但身上依旧还有不少血迹,所以去了一趟洗手间简单洗漱一番。倒是坐在秘密单间中的肖恩*塔利有点饿了,趁空又溜到前面的超市,随意的抱了两个泡面和两根香肠回来,然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向后面的秘密单间走去...

    超市老板是个消瘦异常的男人,顶着个偌大的黑眼圈,应该是经常熬夜导致的。看着肖恩的行为,老板的脸色沉得厉害,他极为不满的从收银台后面站了起来,对肖恩*塔利招呼道:“喂喂喂,我说兄弟,熟归熟,但你也不能这样吃白食啊,把帐结一下...”

    肖恩*塔利顺势停下了步伐,倒也不想跟他吵,一边嘿嘿陪笑着,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一边满脸无奈的赖皮相,道:“你要是觉得能从我身上搜出一个子儿,你尽管搜...”

    看着便利店老板的脸色越发不好看起来,肖恩也就不再胡搅蛮缠,当下道:“这钱你跟沃尔夫警官去要,他还能赖账?再者说,咱们现在都是在为公家办事,公家总不能连顿饭都不管吧?”

    “行了行了,我是怕了你们了,那一次来不叼点好处,这他娘每天要账要的我脑袋都大了”老板被说的脑袋直发胀,连连摆手,随即妥协道:“钱不给可以,签个字,事后我好找你们上线要...”

    “没问题”肖恩露出了满脸的笑意,痛快的转身,心里却是嘀咕开了:“反正是白食,又不是啥好东西,不吃白不吃...”

    ==============

    之后等肖恩*塔利两人将泡面泡好,正一口肠一口面的秃噜秃噜吃着的时候,那扇单扇门被人很粗暴的推开了,沃尔夫*理查警官出现在肖恩*塔利们面前,当然他也是之前劳伯在车子里提到的,这也是两人在背地里给他取的外号..

    黑心狼的年纪并不大,也就将近四十来岁,但人有些发福,在肖恩主官的意识中,警察都是些极为干练健壮的类型,尤其是像他这种负责刑事案件的刑警,倒是让肖恩一度怀疑这家伙能进挤到刑警编制里,是不是下了大本钱贿赂了当地的警局负责人。

    当然胖不是他唯一的特征,这个人还有点秃顶,而且一般胖子都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但这位黑心狼不一样,脾气特大,基本上每次和自己两人见面的时候都发一通火,顺便在自己的身上抖一抖身上的官威,这也让劳伯与自己越发与其对口不对心了。

    他用那双小眼珠子死死盯着肖恩*塔利俩人,手里还捏着一大把零钱,嘴里还骂骂咧咧不干不净的念叨着:“草..,人渣就是人渣!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吃面,吃、吃、吃,都是猪么...”

    本来就与沃尔夫*理查警官不对付的劳伯*安利一下子就没胃口了,把泡面往桌子一推,满脸怒气的盯着黑心狼。

    倒是与其并排而坐的肖恩*塔利倒没觉得有啥,好歹自己也历经过了生死劫难、上过战场,奴隶都当过了、更是被警察坑的落到了这般田地,他觉得自己比前世冤死的窦娥相比,差不了太多,心里的委屈多了,也就不在乎这么一丢丢了.在此时看来填饱肚子是真的,其他的都他娘的先靠边,所以就又继续秃噜秃噜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