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佛系小媳妇〕〔重生八九甜蜜蜜〕〔宠婚99次:总裁大〕〔我是污妖王〕〔逆转重生1990〕〔原来我是富二代〕〔花开满地伤〕〔支教青云路〕〔我美丽的契约女人〕〔邪性老公太霸道〕〔混子的挽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维入侵〕〔大唐第一闲王〕〔抗战之我的长征〕〔翻天之美人计〕〔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我是哥斯拉之无限〕〔黑夜进化〕〔仙凡同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七:法医体检
    沃尔夫*理查警官不理肖恩和劳伯两人脸上不同的反应,而是晃悠着身子,跟个地痞无赖似的走进来。

    他坐到肖恩*塔利的对面的沙发上坐了起来,反倒是蔑楸着眼望着正在一旁瞪着自己的劳伯,顺势点根烟吸起来,期间又故意对着劳伯*安利脸上吐了一大口烟,倒是把劳伯*安利被熏得直咳嗽。

    黑心狼讥笑了一下,对其冷“哼”了一声,拿起架子不咸不淡、极有针对性的道:“劳伯,说说晚间发生的情况,尽量详细一些”

    看着劳伯仍旧在赌气,没有说话的意思,肖恩*塔利微微打量了一眼脸色越发阴沉下来的黑心狼,偷偷踩了劳伯*安利一脚,那意思告诉他,犯不着在这个时候跟对方较劲,你扯个头,下面我来就行了...

    与劳伯*安利这个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但肖恩多少了解这个人是个二货,准确的说,这是个直性子、心眼不多的家伙,像这样的人一激动,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能一股脑的全说出来,桑吉娜*蓓蕾警官能救回来还好说,万一救不回来,劳伯的最后的那一脚,说不定那些黑皮就记恨下来了....

    当然能活这般年纪的劳伯*安利也不傻,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思,闷着头说了两句,随即肖恩*塔利便找了个档口将话茬接了过来,一边回忆,一边措词,用了大约十分钟,把桑吉娜*蓓蕾警官那档子两人见到的怪事还原了...

    沃尔夫*理查警官听得直皱眉,期间还连续点了根烟,猛吸着久久不说话。肖恩*塔利一直偷偷观察他的表情,这时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

    肖恩*塔利隐隐捕捉到一个信息,桑吉娜*蓓蕾警官摊上的事怎么说都有些诡异了,毕竟一个在编的刑警是不可能有精神病史的,但两人太清楚桑吉娜*蓓蕾警官当时的情况了。如果沃尔夫*理查警官头次听说,肯定不是现在这反应。肖恩*塔利差不多能够肯定,眼前的黑心狼一定不仅知道桑吉娜*蓓蕾警官在干什么,还很清楚整个案子的底细...

    劳伯*安利显然就没有肖恩*塔利这么机灵,也许是为了故意气一气黑心狼,他还不顾场合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大大咧咧、毫无上进心的和沃尔夫*理查警官说,“警官,既然没我们什么事了,那俺哥俩就回去休息了。”

    沃尔夫*理查警官虽然人胖,但气量却不大,被劳伯用暗劲连摆了两次道,瞬间一下子就炸锅了,指着劳伯*安利愤怒的大吼道:“除了吃和睡,你还能干什么?妈的,把你捞出来,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

    随后他盯着劳伯*安利冷笑连连的威胁道:“你他妈的竟然这么想睡觉?老子也到不想留你!等我把你弄回牢子里,让你天天躺在里面,像猪一样养一辈子都行,...”

    看着劳伯*安利气的直捏拳头,黑心狼也就适可而止的骂咧了一句“少他娘的跟我玩心眼”,随即又叮嘱道:“你们俩哪也别去,暂时就在这儿等着,我出去先打个电话...”

    随即便将默然的两人晾在单间里,顺手掏出手机,将一边拨电话,一边走了出去了。

    劳伯*安利看着沃尔夫*理查警官的背影,忍不住跟旁边的肖恩*塔利骂咧道:“这狗日的也亏得是个警察,换做蹲了监狱,老子让他天天舔马桶,给他往死了整...”

    肖恩*塔利叹了口气,伸手把他的拳头又掰开了,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忿与无奈的安慰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跟这种人犯不上较劲、生气,对付这种人,你得跟我学着点,这就是一头倔驴,对付倔毛驴,要顺着给它捋毛才行,再者,黑心...,恩,沃尔夫*理查警官是咱们的上线,也别跟他过不去,不然没好处。”

    劳伯*安利很随意的应了一声,肖恩估摸着自己这番劝慰的话他也没听进去多少,不过此时莫里也是他娘的满肚子憋屈,不是说试炼考验么,这他娘的怎么给弄到这种人的手下听差?这是在锻炼老子的动手能力,还是在锻炼老子的忍气吞声的能力....

    就在两人沉默以对,在单间中持续了少说一刻钟的时间后,沃尔夫*理查警官才回来。他原本脸上挂着笑意,但看到肖恩和劳伯将视线若有若无的投过来后,又拿出家里刚死了人的架势,绷着脸咳嗽了一声后,才打着官腔道:“你们待会跟我去趟市局...”

    微微怔了怔神的肖恩倒是有些搞不明白这时间段去警局干什么,而且麻杆随意的去警察局,这不但是坏了规矩,而且很可能会给自己招祸...

    “都他娘的墨迹个什么劲,让你们跟着就跟着...”沃尔夫*理查警官看着两人有些不情愿,当下也不多解释.肖恩自知这个时候去和黑心狼刨根问底,就是找不自在,两人对视了一眼后,便跟在黑心狼的身后走了出去。

    沃尔夫*理查警官两人开来的那辆二手的普特低档的轿车,两人谁都不愿意坐到副驾驶上看着他那张臭脸,只好一同坐到了后面,就这么出发了。

    车里的三人并么有什么共同话题,当然更确切的说坐在后面的两位麻杆并不想和黑心狼搭讪...,沃尔夫*理查警官倒是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拿出手机,用微信跟别人语聊。他并没避讳肖恩与劳伯两人,只听在车里跟微信里的好友瞎聊闲侃起来,“老断指,这次货好不好哈?”

    一会又骂咧咧打着官腔警告对方:“别他妈像上次那样,给我弄个黑贝,让老子担心好一阵,自己会不会得病...”

    两人与黑心狼也接触过一段时间了,大致能从他以往的语气中判断出老断指这个人,好像是个线人,保密的级别倒是没有麻杆高,是霍尔曼省托里特门市警察局扫黄组那边的下线,但是那都是要被安排到夜店这种地方了。看着黑心狼一副猥琐的样子,两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猜测沃尔夫*理查警官跟那个老断指聊天,也许是想让老断指给他介绍几个新入行的妹子,乐呵乐呵...

    劳伯*安利在后座位上拿出了一副鄙视的架势,偷偷做鬼脸不说,还对沃尔夫*理查警官的后背做一个呕吐的动作,肖恩倒是对这位素质有些低下的警官没有做出多余的表情,首先他认为是人都是有欲望的,而拥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他的欲望会更强烈...

    至于是知法犯法,还是打法律的擦边球,肖恩不想做过多的评判,毕竟自己都落到了这般下场,还有个毛线心思去关心社会风气、社会正能量,老子渴望的是自由、是公平、是清白....

    普特低档轿车一直开到警局后院的小门前,沃尔夫*理查警官率先推开车门后,才招呼肖恩*塔利俩下车,带头往小门走。

    别看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两人被捞出来当麻杆没多久,但来往市局的小门也有几趟了,每次晚上俩的时候,这里都被一个老保安守着。一般的保安都会躲在值班室里,遇到有人来了,再出来开门就行,但听说这老家伙一直坐在门旁边,就这么硬生生守到天亮,无论刮风下雨...

    在肖恩的意识中警察局这种充斥着绝对威严的政府机构的门岗都是编制内的站岗,就算是雇佣保安站岗,也得是那种异常强壮威武、至少表面上有一定威慑力的,说不定还得是双人岗。雇一个老头是怎么回事,难道警察局缺人缺经费...

    肖恩的脑海中之前的一个念头再次在脑海中升腾起-----这个老头不简单的念头,不过远远的看过去,肖恩有不禁的腾起了疑惑,说实话自己加上这次也和这老头遭遇的次数也不过三四次,老头倒是挺邋遢的,不爱交谈,是个闷主儿,明明岗亭上有一个巨大的照明灯,但手里回回都攥住着一个强光手电筒。

    这次肖恩一行人过来,理所当然的又遇到他了,他正靠在门旁边放置的凳子上坐着。肖恩和劳伯两人跟在黑心狼的身后,侧身站在门前,倒是沃尔夫*理查警官隔着铁栅栏便对着那看门老头大呼小叫的喊道:“开门...”

    过了三五秒钟,反应迟钝的老头才扭头看过来。他没急着起身,反倒拧开手电筒,对着黑心狼一行三人照了照。

    肖恩*塔利们冷不丁都受不了这么强的光线,全举手挡住眼睛。沃尔夫*理查警官更是毫不客气,外加不耐烦的念叨:“眼他妈的瞎了,我..说..说别照了!”

    从黑心狼的口吻中,肖恩对于自己先前的判断出现的动摇,这他娘的要是高人,能忍受被别人呼来喝去的骂娘,不过很快他就有些同情自己了,眼前的自己不就是这样活生生的例子嘛...

    看门的老头没听他的,再次将肖恩*塔利一行三人从上到下照了个遍,这让站在门外的黑心狼气得只跳脚,肖恩甚至一度怀疑,如果不是考虑这地方有些特殊,黑心狼会不会在老头开门后给对方一个胖揍。不过看门的老头倒是挺淡然的,依旧是我行我素、慢吞吞站起来,把门锁解开了.......

    黑心狼狠狠的瞪了一眼老门卫,倒也没有多计较什么,随即便带着肖恩与劳伯依次往里进。肖恩*塔利也真没料到,当自己从老门卫身边经过时,他竟死死凝视着自己,还特意侧头几乎脸贴脸的往肖恩*塔利脸上看。肖恩*塔利被弄得浑身不自在,也看了他几眼,好在走在前面的黑心狼不耐烦的呼喝着赶紧跟上来,肖恩才压下心中的疑惑,跨步跟了上去,但自己几度回首,仍旧发现他还在打量自己...

    带着满心的疑惑跟在黑心狼与劳伯是身后,几人沿着水泥路辗转几次之后,才直奔一个角落,这里是市局的法医大楼。看沃尔夫*理查警官这就要进去,肖恩*塔利加快了步伐追了上去,顺势拽了他一下。

    沃尔夫*理查警官扭过头来瞪个眼睛,表情中满是不满的神色问道:“怎么了?”

    肖恩*塔利嘿嘿笑了笑,指着法医门诊反问,“警官,大半夜到这来干嘛?”

    沃尔夫*理查警官神色一变,绷着脸,语气中尽是些不耐烦:“就你他娘的事多...”

    随后又强调,“一会都配合点,警方要给你们体检。”

    肖恩*塔利整颗心直往下沉,心里不满的嘀咕着“什么时候法医都能给活人体检了....”,别看法医也有个医字,但他们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一听到要给自己两人体检,肖恩不但顿时头大了,甚至满脑子都是问号?法医体检?怎么搞?拿解剖刀一顿乱割?还是大卸八块...?

    这时沃尔夫*理查警官也不理会站在门口愣神的两人,伸手就把门推开了,也不多解释什么,口吻中夹杂着极不耐烦的情绪招呼肖恩和劳伯两人赶快进去。

    不可否认,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地方肖恩*塔利是头一次来,但他却发现这儿跟自己预想中的不太一样,至少目前没那么恐怖,也并不是到处都摆放着被解刨的血淋淋的肢体,至少第一感官还是很整洁干净的,乍一看还真有前世大医院的那种感觉。

    在黑心狼的引领下,三人来到了一间没有挂牌子的门诊室,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正坐在角落的桌前,唰唰在笔记本上手写着什么。看到肖恩一行仨人后,她放下了手中的笔记,立刻起身迎了过来。

    这女人给肖恩的第一感觉便是漂亮,有种女神的范儿,只不过她的气质有些冷,再配上一身白大褂子,冷度瞬间下降到了冰点,妥妥的一位冰山美人,要不是事先预估着她是法医,还穿着白大褂,肖恩*塔利真都怀疑她是个明星,亦或是模特之类的。

    她长相和身材没的说,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二十多岁,在肖恩微微怔神之后,自己一度察觉到劳伯*安利的眼神有点飘,试图侧过视线,盯着女法医的臀部,还极为不堪的做了个吞咽口水的姿态。但劳伯*安利并不是三人中最掉价的那位,沃尔夫*理查警官看到女法医后,跟变了个人似的,特别温柔、客气、有礼貌,同时也没忘记向肖恩两人极为绅士的介绍:“这是瑟维*多琳纳,你们可以直接称呼她---瑟维警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