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九:蹲点凶宅
    怀着这样的心思,肖恩不由的偷偷的多打量了两眼对方,但瑟维*多琳纳却显得很坦然,把肖恩*塔利们手中的尿杯接过去,不再多说啥了,让两人帮忙又将移动的停尸床推会了解剖室,然后将房门锁上后,一路带着两人检验室,将两人的尿杯放进去后,才转身领着两人去了光谱室,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等彻底完事之后,倒是恢复了先前的冰冷气质,极不耐烦的催促两人赶紧离开法医门诊。

    看那架势,瑟维*多琳纳还要继续研究桑吉娜*蓓蕾警官的尸体。劳伯*安利倒也没有在乎对方的语气,拽着脸上有些游弋表情的搭档,便一路小跑的出去了。

    沃尔夫*理查警官正坐在法医大楼门外的一个台阶上,摆弄手机..。看肖恩与劳伯俩人出来后,他急忙把手机揣起来,还特意往两人身后看了看。当没发现瑟维*多琳纳的身影时,他失望的念叨句,“这小骚娘们,人真够冷的!”

    沃尔夫*理查警官只是象征性的唠叨了一下,倒也没有向两人多问什么,一路又带两位麻杆出了后院,当然了,那个老门卫还拿出很有兴趣的架势,依旧盯着有些发毛的肖恩*塔利一直看,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警察局,他真想叼这老头一句-----你瞅什么瞅...?

    至于老头会不会吊炸天的回一句----瞅你咋了,肖恩就不知道了....

    等三人顺利的走出铁栅栏门,来到吉利车旁边,沃尔夫*理查警官却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把后备箱打开了。这里放着一个背包。这车之前是暂时配给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开的。印象中,后备箱可没什么背包,肖恩*塔利猜是肖恩*塔利俩进法医门诊时,沃尔夫*理查警官才把它放进去的。

    沃尔夫*理查警官把它打开,肖恩趁机瞥了几眼,看到里面有便携式摄像头、衣服,还有两双普通的警用手铐等,心里不由的产生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沃尔夫*理查警官盯着面前的两个麻杆,嘿嘿笑了笑。肖恩*塔利心里一激灵,潜意识觉得,也许真正的麻烦来了...

    还没等肖恩与劳伯开口发问呢,沃尔夫*理查警官就主动说,“恭喜二位,老子带了五年的麻杆,但你俩表现出色,上面决定把你们破格提为警员,以后咱们就是同事啦。”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互相看了看。劳伯*安利倒是主动的开了口,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悦,自家事情自家心里清楚,这他娘的才从监狱里被捞出来,啥事还没干呢,就表现出色,忽悠谁呢,当下接话说,“你开啥玩笑,我们俩被提拔为警员?有正式的合同么?有工资和编制么?”

    沃尔夫*理查警官气的顿时便脸色阴沉了下来,带着犀利的眼神狠狠的瞪了劳伯*安利好一会儿,之后答非所问的又自顾自的道:“你们既然是警员了,心里就得有一份使命感,知道么?这个社会表面上看似平静,但人渣是真他娘的也不少,每天都有凶案发生。桑吉娜*蓓蕾警官是个好警察,为了查案而牺牲,你俩这就接手桑吉娜*蓓蕾警官的任务,去那个凶宅..,哦.不,是民宅里,继续蹲守查案!”

    肖恩*塔利听完之后,瞬间便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甚至眼前还翻腾出了桑吉娜*蓓蕾警官被劳伯踹倒在地之前那一幕幕情景了,而且其中还有一些不知情的情节也在自己的补脑下,在脑海中活灵活现的浮现出来变得诡异恐怖起来,此时他满心苦涩,满腔的骂娘声----这么邪门的事情,上赶着让自己两人去,明摆着是让人挡枪使,这不她娘的是白白送死么,老子是搞过几个鬼,但又不是专业人士,只是兼职的好不好...

    劳伯*安利跟肖恩*塔利态度差不多,打定主意不想去,这会儿,他倒是也顾不上和黑心狼怄气了,反倒还呵呵笑了起来,连连摆手道:“咱们哥俩有自知之明,知道没当警察的命,也不奢望那个,这案子太诡异了,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我们两顶多做辅助调查,别指着我们去那个凶宅做什么...”

    沃尔夫*理查警官倒是一反常态的没有立刻爆发小宇宙骂咧,而是眯缝着眼睛一直看肖恩*塔利,他倒是想在这个时候听听肖恩*塔利的观点,但一直沉默的肖恩甚至看得出来,黑心狼很希望肖恩*塔利能说点他爱听的话,让劳伯*安利间接妥协,但此时的肖恩*塔利可不傻,在这种事上,岂能搬石头砸自己脚,只能沉默到底.....

    肖恩*塔利这种间接的沉默,也让沃尔夫*理查警官彻底的放弃了自己对两人产生的觉悟期待,他闷声沉默了一会,才收敛起脸上多余的表情,甚至一反常态的连说带笑的轻笑了两声,任谁都能从他的笑声中听出不满与讥讽,还未等肖恩两人从中嚼出什么味来,他又把背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后备箱里。

    他先对劳伯*安利冷声念叨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劳伯*安利,你他奶奶的犯的是特大盗窃罪、故意伤人罪、交通肇事罪,属于数罪并罚,被判了个无期吧?这次当麻杆,你要是表现不好,再被送回牢子里,也别想着减刑了,等着坐牢坐到死吧!”

    劳伯*安利一时间被说的神色肃然了起来,能看得出来,虽然他依旧在沉默,但心头间的注意却松动起来...。

    随后沃尔夫*理查警官站直身子,走到肖恩*塔利面前,伸出了右手的食指连连戳到肖恩的胸口上,力度之大,甚至一度将其戳的向后跄踉了几步,满脸讥讽的道,“至于你-----肖恩*塔利,想不用特意强调啥了吧?”

    尽管黑心狼这般说,但他依旧没有住口的势头,反而是喋喋不休的赘述道:“你他娘的更牛逼,竟然间接参与了国家银行金库盗窃案,这他娘的都没被枪毙,想必是没少打点上面吧,当时没把你弄成死刑就够不错了!但...”

    说到着,他突然停止了嘴巴,将视线瞄向了正带着些许震惊的神色看着他的搭档的劳伯,随即才冷笑连连的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想必你还秘密隐匿着一大批钱吧,难道真的想要蹲一辈子监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隐匿的钱在外面发霉腐烂...?如果你们俩真的考虑好了,想回去继续蹲监狱,我没问题,随时都可以换一批人来接手这个任务...”

    他这是用话点肖恩与劳伯两人呢,但这狗日的,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也把肖恩*塔利心里那块伤疤揭开了---老子抢劫了么?老子是被你们这帮黑皮栽赃、冤枉的,但肖恩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就算是他把嗓子喊破也没人相信他说的,先不说这个时代的司法界在民众的心中代表着严谨与神圣的程度,单单就从他这个罪犯的嘴里说出来,就会让大部分人直接贴上狡辩的字眼...

    沃尔夫*理查警官点了根烟,靠着后备箱吸起来。半根烟过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肖恩*塔利首先表态,自己倒也没拐弯抹角,很直接的道:“我接受这个任务”

    劳伯*安利则在一旁继续煎熬挣扎着,在期间还向黑心狼要了根烟,沃尔夫*理查警官倒是没有吝啬与骂咧,甚至还亲手将烟点着后,递给了他,等那根烟快要被劳伯吸到烟蒂的时候,他才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勉强点点头。

    沃尔夫*理查警官满意的坏笑起来,随即装模做样的咳嗽了一声,再次抖了抖身上的官威,对着眼前情绪不高的两人命令道:“你们把这些小设备收好了,金贵着呢,这次任务或许能用的上...”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没得选,对于黑心狼这般颐气指使的模样,只能忍气吞声的装着没看见,顺势对设备摆弄一番,熟悉一下,对于不明白的地方,黑心狼满脸不耐烦的说了几句。随后,沃尔夫*理查警官又布置了接下来要做的具体事,去那民宅里住着,一直找到黄珠子为止...

    肖恩*塔利听的不太懂,这他娘的不去找凶手,反倒去找黄珠子,是个什么事儿,但这也恰恰更说明事件的诡异,不想刨根问底的肖恩,压下了满心的疑惑,只是浅浅的询问道:“黄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它长什么样?最好能给张实物图看看..”

    沃尔夫*理查警官无奈一耸肩,再度恢复了本性,骂骂咧咧的敷衍道:“黄珠子就是黄珠子,不会用脑子想象么?”

    这倒是让一旁的劳伯微微的有些不满了,他阴阳怪气的道:“沃尔夫*理查警官,你让我们接手这个任务,我们哥俩现在接了,你这般敷衍,连实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让我们接下来怎么干事...?”

    面对着劳伯的义正言辞的质问,沃尔夫*理查警官只能满脸无奈的道:“上头给我的消息就这么多,我他娘也不知道它具体是长个什么样,反正在之前桑吉娜*蓓蕾警官蹲点的民宅中,如果发现了黄色的、像珠子一样的东西立刻联系我就对了,只要找到它,你们的任务也就算阶段性的完成了一部分..”

    对于这般荒唐的线索与嘱咐,肖恩*塔利只好硬性的记下来。

    “你们俩也别耽误时间了,立刻出发去民宅里蹲点。我也不陪你们多待了”看着眼前的两人没有多余的疑问后,沃尔夫*理查警官大手一挥的催促着,之后还特意盯着肖恩*塔利与劳伯*安利的小腿瞧了瞧,吹了声口哨,警告道:“别他娘的给老子耍滑头...”

    然后沃尔夫*理查警官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一边给老断指继续发语音,一边徒步离开了。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这类的在刑的重刑犯麻杆,小腿上都被植入了微型跟踪器,沃尔夫*理查警官刚刚的举动,也是再一次变相的警告肖恩*塔利们,别打歪主意,就算是想逃也是逃不掉的...

    劳伯*安利咧着嘴看了一眼肖恩,夹带着些许惊诧的语气道:“没看出来,兄弟你还能在金库偷盗案上参一脚,老哥我真是走眼了...”

    “如果我说我是冤枉了,你信不信...?”肖恩*塔利满脸的苦涩,顺势将后车厢按了下来,倒也没有刻意的去看劳伯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绕着车身向向车头走去..

    “兄弟这话说的,我信,怎么不信,老哥哥我也是身同感受,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就是偷了一点东西,就他娘的给老子判了个无期,我他妈的冤屈大发了...”看着搭档头也没回的往驾驶座的边门走去,劳伯大咧咧的道:“兄弟就凭借着你参与金库偷盗案没被枪毙,老哥哥就知道,你这脑袋比我的好使,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这当司机的活计就我来吧...”

    肖恩算是彻底无语了,当下也没有争辩什么,毕竟说了也没用,还他娘的浪费口水,亏本的买卖能少干一些就少干一些吧....

    坐回吉利车上,这次是有劳伯当司机,这家伙也是有一股子彪悍劲,把吉利车开的飞快,而肖恩*塔利则坐在副驾驶座上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不得不说环境造就了习惯,穿越前的自己是从来不抽烟的,顶多是喝点小酒,就算是酒他也是仅限于啤的,但现在嘴里的烟是一颗接一颗...

    劳伯倒是一路上搭着腔询问着肖恩,作案后是怎么被逮住的,肖恩却是收敛住脸上多余的表情,一边偷偷瞄着对方的反应,一边将自己被抓的过程在现实情况中更改了一些后,复述了出来,这顿时听的劳伯惊诧连连,最后只能佩服的伸出了大拇指道:“你他娘的牛逼,为了抓你,省军区直属的特种部队都动用了,以后的搭档任务中,你可得帮衬着点老哥哥...”

    对于这个搭档,肖恩算是彻底无语了,但心中也腾起了一丝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