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章:魅惑
    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车一直开到那个小区的那个单元门下。这里别看刚发生过血案,整个小区却一点被影响到的意思都没有,或许跟没什么人住有关吧。两人上楼时,肖恩*塔利看到楼梯台阶和扶手上的血迹也被处理了,估计是那些善后的黑皮做的。但五楼东屋还是老样子。打开门时,肖恩*塔利第一眼看到的,是地板上的血点子,还有攀在四周墙角上那些瘆人的蜘蛛网。

    肖恩*塔利俩人惊疑不定的站在门口,一阵阴森森的冷风从楼道口被吸出来,顿时将推开的房门吃的咯吱咯吱响,劳伯*安利又骂骂咧咧站在门外发牢骚,哪还有一开始上来查看的无畏,此时一点要往里走的意思都没有。肖恩*塔利看着屋里空旷的环境,心说总不能就这么住下来吧?

    不想进归不想进,但最终两人还是进了屋,两人微微商量了一下,便分了工,一起对这宅子简单收拾一番,这期间肖恩*塔利也在不停的观察这里的环境。这是个两室一厅,几乎没有家电,如果算的话,电灯就是屋子里唯一的一样。

    就算是家具和床的款式都很老的那种,在两人收拾的时候,肖恩*塔利在一张床侧面的木板上还发现了五个半的正字,字迹还是很新的...

    这是被人用小刀、亦或是匕首之类特意刻上去的,瞅了一遍又一遍,肖恩*塔利不知道这正字有什么含义,也许似乎是在推算着什么日期,亦或是别的什么。另外这卧室里还挂着一个老式的黄历,也就是每过一天,就撕下一页的那种。

    肖恩*塔利看最后停留的日期,是一个月之前。换句话说,这屋子一个月前应该是还有人住。

    这时候劳伯*安利在另一间卧室中传来了急促的叫喊声:“肖恩*塔利,快来,有发现...”

    肖恩*塔利倒也么有多想,急忙跑过去,就发现劳伯举着一个小本子,咋呼的道:“老子正在清扫这个卧室的地面和一些犄角格拉呢,意外的发现衣柜后面遗落着一个小本,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咱学历低看不懂,你脑子好使,看看是不是什么重要线索....”

    肖恩*塔利倒也没客气,伸手把本子拿了过来,翻了翻。大部分是空白页,但有几页被写着很怪的字符。

    劳伯*安利倒也将脑袋凑了过来,闷头想了一小会儿,突然恍然大悟的向正在沉思中的肖恩*塔利道:“这他娘的是西方文字啊!”

    肖恩*塔利特想抽劳伯*安利,心说你他妈的不是学历低,是压根都没好好上学好不好,西文的组合方式有这么怪异的么,还全他妈的拉尾巴...”

    肖恩*塔利没好气的将摊开的笔记本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又仔细观察一番。这字符让肖恩*塔利想起了这好像是西面的边省的一些少数民族的文字,至于上面写的是什么,肖恩倒真的是不认识,但对方这样的字迹出现在一个内陆城市中,多少有些不常见。

    想到这儿,肖恩不由的将手伸向了兜里攥住了那个老年机,想要打个电话通知一下黑皮,但随即他便犹豫起来了,黑心狼是什么德行,自己可是领教多次了,这般打过去挨骂的可能性极大,至于打给那个女法医,肖恩又觉得这样的发现似乎还没到人家说的那个度,而且到目前为止跟人家也就见了一次面,压根不熟...

    想来想去,本着没事就不找事的原则,肖恩倒是放下了打电话求援的想法....

    察觉到搭档投递过来的视线,肖恩*塔利才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或许是少数民族的文字,很可能就是西疆边省那一代的...。”

    对于肖恩的这个猜测,劳伯倒是没有给予发言,但他清楚两人这次来调查的重点是黄珠子,对于眼前的这个本子,微微沉思了一会后,便打起了和肖恩*塔利心中一样的注意,当下道:“这或许是以前住着儿的人留下的,桑吉娜*蓓蕾警官之前可能也看到过了,我们就甭在这上面费心了...”

    默契度再次提升的两人,等彻底清扫完屋里屋外的卫生后,稍稍歇息了一会儿,就又开始分工分片的对这屋子进行地毯式搜索了,两人甚至连墙体和地面都没放过,用手指敲一敲、工具磕一磕,排除有暗格的可能..

    一晃折腾两个多小时,肖恩和塔利两人仍旧是一无所获,而且看着窗外,天色都蒙蒙亮了。折腾了一晚上的两人,太疲惫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劳伯对于这个房间打心眼里,仍旧有些发憷,有些委婉向自己的搭档询道:“我们俩是挤在一张床上睡,还是分开睡?”

    “天都亮了,你还怕个毛线..”肖恩*塔利向窗户外面看了一眼,随即笑眯眯的开了玩笑的问道:“你是妹子么?老子只和妹子睡觉...”

    也许是前面的话让劳伯脸面有些挂不住,亦或是两人之间的岁数差距有点大,双方之间有代沟,所以对于这个玩笑有些较真,他指着自己下边十分郑重的说道:“没听说你小子眼神有问题啊,老子可是个含金量十足的带把儿的男人。”

    对于劳伯的较真劲儿,肖恩只能耸了耸肩,猥琐的道:“既然不是妹子,我跟你挤在一块睡算个什么事儿?”

    随即又挤兑了一下对方:“该不会是你怕了吧...?”

    “怕,这世道上能让老子怕的事儿可不多..”劳伯显然是经不住挤兑,倒也是个好面子的主儿,大手一挥道:“左边的那个卧室归你,我睡右边的那个,睡好觉了,咱哥俩再继续行动...”

    对此肖恩倒没有异议,肖恩与劳伯索性一人一个卧室,不过劳伯*安利进卧室前,却是有些底气不足的念叨着说:“这凶宅看似也没什么可怕的嘛...”

    驻足下来的肖恩*塔利下意识的再度打量了一下房间,心里倒也是被说的有些发毛,但看着从窗户中投射进来的一缕缕阳光,就轻叹了口气,随即安抚的道:“别他娘的疑神疑鬼了,就算有鬼,也是他娘的晚上出来搞事...”

    说罢,便迈着步伐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肖恩*塔利这人有个习惯,睡觉有些挑床。这或许跟自己的前世睡觉养成的习惯有关系...

    而这卧室的床,下面放着一张席梦思垫子,又弹又软的那种,有些挑床的肖恩*塔利躺上去翻来覆去的始终睡不着,最后就实在忍不下去了,索性就起身将床垫子抽了下来,靠放在了墙角。之后又收拾了一番,才重新躺回床上,这下不到一会就来了睡意。

    肖恩*塔利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貌似遇到鬼压床了,自己的思维意识明明很“清醒”,甚至能看到视线所到的周围一举一动,但整个人就是动不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肖恩焦虑万分、惊恐不已的时候,在这个卧室里,突然间凭空出现了一个女鬼,不,准确的说,她是中墙体中挤出来的一位十分高挑靓丽的女孩,这面孔自己似乎好像还有些熟悉,只是微微的一怔神的功夫,肖恩就想起她是谁了----桑吉娜*蓓蕾,昨天晚上死亡了的警花。

    此时的她和自己以前拘役、诓骗进死亡领地的那些亡魂有些不一样,她比那些朦胧的灵魂体更加的凝实,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对,就是邪魅,一种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不知不觉中腾起了强烈欲望的邪魅感。

    她迈着轻巧优雅的猫步,身上性感十足的衣衫也在伴随着她的靠近,一件件被其亲手从自己的身上剥离掉,妙曼的酮体毫无一丝遮掩的出现在了肖恩的眼前,前凸后翘,极致姣好的身材就这样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这让口干舌燥的肖恩瞬间的便被撩拨的燥热起来,她绕着肖恩的身旁面带羞涩的转了两圈,只是这两圈便让肖恩仿佛记住了对方妙曼酮体上的每一个部位,她轻轻的呻吟着,这每一声的呻吟声似乎能够将心底的欲火撩拨的更加猛烈。

    看着肖恩眼神中渗透出来的越发浓烈的欲望,她突然嘻嘻的笑了起来,似乎仅仅这瞬间就转换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她变得了一位大大咧咧、狂放不羁的性子,而着嘻嘻的笑声也瞬间将肖恩从欲火焚身的状态中吓的清醒过来。

    此时的肖恩,无论是额头、鼻尖、还是背脊,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就渗出了丝丝的冷汗,不可否认此时的恩*塔利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他只能被动的维持住心神中的一丝清明,疯狂的呼唤着激活静止世界的咒语,但这咒语就像是没有信号的手机拨号一般,始终联系不到开门人....

    转换性格之后的警花,毫无顾忌的开始了下一步举动。她主动投怀的扑倒了肖恩的身边并抓起了肖恩的双手触摸着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肖恩惊恐愈甚的同时,还能够感触到从对方身体上发出的莫名的颤粟感,他想要被动的摆脱这种被动的煎熬,但却丝毫也挣扎不动。

    心中的疯狂呐喊着咒语的肖恩开始绝望,一丝不挂的对方已经坐到自己的身上来,她俯下身子对肖恩又亲又蹭,此时自己上衣的扣子已经被完全解开了,她柔滑冰凉的手儿已经顺着肖恩的胸膛一路下滑,纵然之前对方的嬉笑声已然经销肖恩吓到,但随着对方的手再次上移,开始抽开腰上的皮带、解开裤扣和拉锁,顺势将裤子扒了了下,只剩下最后一层防护墙的肖恩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鼻孔与口腔中付出的热气喷洒到自己敏感部位上的热度,而小肖恩此时也是极为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桑吉娜*蓓蕾的双手慢慢的扣住了肖恩三角裤的边缘,似乎随时都会其最后一层防护墙剥离掉,备受煎熬的肖恩想起老人说过的一句话,女鬼吸阳,这不由人让肖恩不得不怀疑怕任由这女鬼乱搞下去,自己会被榨成人干。

    肖恩*塔利开始拼命挣扎,甚至还狠心的咬了下舌头。这实在是太疼了,但这一哆嗦下,倒是让肖恩再次唤醒了不少清明,纵然此时的他仍旧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但并不妨碍他在心中毫无忌惮的骂咧了起来:“苏芮,你他妈的再不出来,老子要是挂了,你也得给我陪葬...”

    也许是察觉到了肖恩的境况不妙,也许是对肖恩的威胁不爽,反正苏芮出现了

    在最后一丝防线也要不保的时候,肖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阵恍惚,下一刻他便便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轻舒了口气的望了一眼周遭静止下来的世界,他惊疑的发现自己的镜像正在被一只黑猫揉搓,它真趴在自己的大腿上,两只前爪按在了内裤边上正在往下扯。

    而自己则像是猪哥一般的动也不动的,甚至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半享受,一半痛苦,身上正面的衣衫已经被抓的不成样子,胸膛、肚子上、以及被拔掉的裤子露出的大腿也留下了一片血淋淋的挠痕。

    “我得说,你此时的样子有些猥琐...”一如既往的清冽声,从肖恩的身后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苏芮已经推开了亡者世界的大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冷不丁的给正在惊诧中的肖恩来了这么一句..

    肖恩的表情有些怪异,他一边试图想要挡住苏芮投向自己镜像本体的视线,一边温怒道:“别再调侃了,为什么这种情况下,我还无法进入静止世界自救?要知道我差点被那个鬼搞死...”

    “被鬼搞死?不不不,我想我得纠正一下你的说法,首先它已经脱离了传统亡魂的范畴,其次你不会死,顶多被这只黑猫强上一次,人兽pk,可是很刺激的...”苏芮的笑意越发的浓烈了,到了最后甚至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够了,适可而止啊..”肖恩咬牙切齿的说着,但有求与人的自己也只能压下心中忿然,用尽量柔和的语气将这让自己尴尬的话题叉过去,询问道:“你说它脱离了传统的亡魂的范畴,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