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四章:天桥下的车祸
    看见一位陌生的男人走了过来,女孩并没有停顿下来,而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好不容易围拢过来的一位听众,稍显青涩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男子筹措了一番,从兜里掏出了两张百元钞票道:“能让我借用一下你的乐器,站一下位么?”

    女孩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眼前满是零钞前的零钱箱,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即中断了自己的演唱,询问道:“你也会弹这个...?”

    “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可能手法有些生疏...”肖恩点了点头,顺势将手中的纳尔递了过去

    “这种乐器也还算简单,只要有底子就很快能上手...”女孩倒是没有做作的极为利索的接过莫里手中的钱,让开了自己的位置,并将电子琴的位置让位了肖恩,满脸好奇的询问道:“你以前也干这个么?”

    “很..久..以前的事了吧,这次只是心血来潮了而已...”肖恩站到女孩原来的位置上,哪儿有一个扩音器,虽然他并不打算唱给大众听,但依旧将乐器调试了一番,最后还从兜里掏出了一条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蒙脸布,系在了脸上,察觉到女孩紧盯着自己的怪异视线,才语气和煦的解释道:“对这种场面可能有些不太适应,所以...”

    “哦,没事,第一次都这样心,不要管别人说什么,慢慢的累积一些经验,就能克服了...”女孩倒是并没有对此予以置评,显得极为善谈的安抚着对方

    肖恩的手指轻轻地在电子琴上的琴键上拨了一遍,顺便让自己的手指尽量的灵动起来,算是预热了一下吧。随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后,十指开始弹奏起了一边前奏,开头有些激昂,但弹出的连贯的音质还是让一旁让位的流浪音乐女孩的神色微微的惊诧起来,不过配乐有些单纯,倒是显得不伦不类。

    随着前奏音乐慢慢的低沉下来,肖恩开启了自己的稍微雌性的嗓音,配合着节奏感与电子琴的音质将第一句歌词唱了出来---拥抱着你的离去

    虽然微微的有些凄哀,但很普通的开头,接着下面的几句歌词就像是就像叙述一个失恋、亦或是更像是背叛的的故事般的倒述------一行行的泪滴,枕着梦这回忆不忍睡,寂寞夜只剩我的狼狈,谎言天花乱坠,目睹你和他的暧昧,我的心在慢慢枯萎悄悄地碎-----

    直到肖恩唱到此处站在旁边的哪位流浪女歌手也没有在脸上有什么惊艳的表情露出,在她看来这首歌到此为止也依旧不过是普普通通而已,虽然微微的有些煽情,但并没有点石成金、高潮的部分,亦或是没有能触动听众心灵的部分,她微微的皱起眉头,不由的有些失望---难怪没听过呢...

    随即她敏锐的抓到了什么,这顿断的刹那中,音乐的激昂在不知不觉的拔高,这让她又情不自禁的越发的诧异起来,显然对方在音乐演奏、衔接方面的功力要比自己强了很多,随即她便被接下来带着质问、近乎发泄般的唱声瞬间打动----如果亲爱的心痛不爱的保重难爱的却成空让我再一次感受你的温柔-----

    女孩微微的有些诧异的看着蒙面人,这也成为了点缀这个故事的高潮部分,女孩更是下意识的想要跟唱上来,但却遗憾的发现这高潮只留下了袅袅余味,正在缓缓的收尾----如果他更适合你依偎----

    ----悲伤该如何全身而退爱情已经已无所谓-----女孩的表情微微的腾起了一丝凝重与好奇,不可否认,此时她的心已然被想要挽留却又害怕淡淡的哀怨的歌声触动的有些难言的悸动,这首歌内涵直白,诉说着主人公不得不放手,但放手之后又陷入了迷茫、遗憾与心痛的状态中,不可否认,每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一个能触动人们心灵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恰恰谱写了一个凄美的背叛与想要挽留的爱情故事。

    这意境虽然直白,但高潮部分却十分加分,瞬间便将歌词中要表达的哀怨与不舍表现的淋淋尽致,同时这个故事的大体意境也能在瑟微*纳沙的内心中映衬出来...

    对于音乐的热爱,让瑟微*纳沙熟知各大音乐榜中的热门歌曲以及网络流行歌曲,但显然这首歌她是极为陌生的,她觉得这首歌很可能是新谱写出来的,那么眼前的这位....

    蒙着脸的歌手的这段惊艳的歌唱,在深情的灌注下,演绎着别具一格、能予以心灵悸动高潮,倒是刹那间截留住了在天桥上来回流动的人流,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围拢者,甚至连一附近的流浪歌手也纷纷的放下手中的乐器靠拢了过来...

    站在肖恩身旁的瑟微*纳沙带着严谨的表情望了一眼蒙面歌手,而脑海中萦绕的满是对方在给自己系上蒙脸布时的面容。

    她轻轻的走到了扩音器旁边,调试了一番,在借助扩音器之下,肖恩的演唱变得大了很多,从而得以传的更远,但听众们依旧极为自觉的默声、静静的被感染在心灵悸动的气氛中,甚至有围拢过来的歌手已经拿起了手机对着光线并不怎么好的现场录了下来,这迅速的惹来了跟风..

    在他第一段唱完,在循环第二段高潮的时候,不但偌大的天桥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起来了,而且还不断的有人群在汇聚过来,一时间天桥之上已经被战的满满荡荡,就连天桥的楼梯与下面的人行道上也慢慢的聚集了不少人,他们不知所谓的驻足仰望着满是人群的天桥,同时心中也在猜测--也许是哪位不知名的歌手,在天桥上客串吧...

    流动的人群在慢慢的驻足,而歌声却依旧回荡、弥漫在人群中,像是一张无型的大网一般,不断的将人流聚拢过来...

    “如果亲爱的心痛不爱的保重难爱的却成空让我再一次感受你的温柔...”对方的歌声能演绎出的这般的效果,已然让站在肖恩脚边的黑猫眼神充斥满了诧异,这家伙是不亏是音乐系的硕士,但如果这首歌真的是他编写的话,想必也有这方面的感情挫折吧.想到这儿,她不由的抬首望了一眼蒙面人眼神中流露出的些许迷离...

    一首歌结束的时候,站在莫里身旁的流浪歌手女孩----瑟微*纳沙久久无言,不过随即便被稀稀拉拉的掌声拉回了现实中,有些感慨的打量着周遭密密麻麻围拢的人群,还有天桥下面的人行道上慢慢汇聚起来的大片人群。

    随着越来越多的掌声响起,站在肖恩身边的瑟微*纳沙的苦笑了起来,作为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样的场景也曾是她的梦中的场景之一,但如今这般的真实的一幕,迎接、亦或是送予的却不是自己,这让她不的内心不由的生出了一丝嫉妒,当然更多的却是羡慕与仰慕,望着被掌声包围却满脸凝重在四周搜索着什么的演唱者,瑟微*纳沙脸上腾起了莫名的笑意,同时也言不由心的撇了撇嘴暗道:“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聚拢的人群没有散开的意思,更有一些不甘寂寞的家伙怂恿着蒙面歌手再来一遍,蒙面歌手反倒是弯腰将脚边的一只黑猫抱了起来,将它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向人群郑重的道:“我...想将这第二首歌,送给一位...执着的警官和她的爱人,以此献上我最衷心的..祝福与..敬意..”

    蒙面歌手也不管围周遭表情各异的人们,以及各种的“切”声不断,再次挥舞起轻快的手指,一曲节奏轻快的音乐前奏被演奏出来---回到相遇的地点才知我对你不了解以为爱得深就不怕伤悲偏偏爱让心成雪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

    像恬静的回忆诗一般的歌词,被轻快的音调与圆润的嗓音唱出来,倒是没有第一首那般的激昂哀怨味,但满是可惜、悲怜的韵味与萦绕在心田的意境却被刻画的十足,仿佛让人置身于夕阳下,树荫连片的小径上,两个人拉着手缓缓慢步,那一幕极为恬静、温馨的场景

    显然这一手恬静的歌儿,给仍旧沉寂在上一首激情、呐喊中的听众们造成了一定的心里反冲,却越发的让人产生了莫名的珍惜感..

    ---我们在不同的世界想着每一次的误会好像再一次依偎你身边偏偏你有千里远,当肖恩深情倾注的到这一段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将视线投到了在原地楞然的黑猫身上,像宝石一般圆润的眼睛上已然泪眼朦胧了,甚至还一度的浸出颗颗泪水...

    对这一幕无法释怀的肖恩刚想要迈出步伐将露出异状的黑猫抱起来的时候,却听到天桥下骤然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撞击声,演唱顿时中断,一辆出租车被撞出了行车道中,紧随而来的便是尖锐的滑行声,而肇事的金杯车却在行车道上翻了好几滚,最后还是艰难的四轮着地。

    在此过程中从金杯车被震碎了玻璃的车门中,甩出了一名双手被反绑的高挑女性,凌乱的头发掩着了她大部分精致扭曲的面孔,她挣扎着想要抬起头呼救,但却仿佛被从嘴中溢出的一股股鲜血噎住了,只能呜咽的呐喊着..

    路边聚集起来的人群的人群开始躁动、逃避、甚至还有尖叫的,逃跑与驻足围观者不一而足,顿时将人潮搅乱起来...

    “凯瑟琳*艾迪,怎么会是她...?”此时和众人一样,肖恩趴在天桥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匍匐在行车道上挣扎力度越发无力的女人,一种异样的情绪瞬间涌进了肖恩的大脑,他想哭,却又怎么也哭不出来,看着从停住了惯性了的金杯车中挣扎着跑出三名脚步阑珊、已经摸出手枪的西装革履的壮汉,与升级的叫逃散的人潮的混乱尖叫声将肖恩唤回了神。这让他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肖恩没有再犹豫,反手从手中兜里摸出了一张二十元的冥币和打火机,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其点燃,向周围的几乎在自己身边压实了的人流怒喝了一声:“让开”

    在那股熟悉的钻心疼还没有传来的时候,肖恩便挣扎着攀上了天桥护栏,随即纵身一跃从高达十多米的天桥护栏上跳了下去,这顿时引起了在天桥上躁动不安的人们一阵惊呼与更加不安的躁动..

    “我擦,哪是谁啊?不会是看热闹被挤掉下去了吧”

    “好像是刚才那个唱歌的蒙面男..”

    “卧槽,有人跳桥自杀了..”

    “快报警.,快打急救电话..”

    “....”

    众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越发喧闹的时候,诡异的是只是刹那间,混乱尖叫的人潮已然有了戛然而止的势头,只见从天桥上跳下去的那位蒙面人兄,垫脚在迎面驶来的一辆越野车的车顶上一跃,以诡异的身法卸掉了脚下巨大的惯性力度,而且还再次向前跃出了六七米的距离,犹如古老的传记中流传下来的伸手不凡的侠客,如秋风落叶一般潇洒的安全落在了那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惯性急刹停下来的越野车旁,然后一记踹脚便将越野车硬生生横踹漂移出两三米远,正好横卡在马路的中间,尖锐的警报声瞬间尖锐的响彻起来,配合着灯光瞬间成为了马路上最明显的路障...

    这让一手紧紧的抓住护栏的瑟微*纳沙在心跳加速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了手中正在颤抖的举着仍在录像的手机,不知道是手上的颤抖蔓延到了身上?还是身上的颤粟感蔓延到了手上。此刻她的脸上弥漫交织着极度的兴奋与震惊,同时心中也产生出了一股没来由异样的倾慕感,脑海中翻腾的满是----那个男人在给他系上面巾时的面容。

    同时她的心中却在呐喊---这不就是我心目的英雄么?不,这不就是现实版的侠客么?他凌空从十几米的天桥上跳下去,却仿若被加持了一对隐形的翅膀一般,像古老的传记中飞檐走壁的蒙面侠客一般,潇洒无比的安全着地,而侠客也必将降敌人打败,但唯一可惜的是,他要救下的那个公主却不是自己...

    “卧槽..,这也行...,真他妈的有武林高手,老子要去拜师...”

    “草...,这...,确定...这不是...他妈的..在拍电影”一位懵逼了的人兄狠狠的给自己来了一个大巴掌,然后仍旧念念自语在在天桥的周围寻找着什么:“卧槽...,道具呢?吊绳呢?...”

    “别他娘的再推攮老子了,没看老子在追拍么,这么晃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