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六章:我想要的只是苟活着
    “而你是..特殊..的,也是唯一的,亦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是英灵,你的地位远不是英灵能够比肩的,以后你会明白的...”说到这儿,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神色严峻的道:“海神维纳斯*波罗地陛下的英灵---拉加德*蛮砍,你还记得他吧?我最近正在解刨研究他身上的规则之力,不过他被押进死亡领地之前,身上的一部分规则之力被排斥屏蔽在死亡世界的大门之外,就像是我的冥兵身上的铭牌一样的身份证明,如果你能...那个...把它找给我,也许我能试着给她搞一个伪英灵的身份,鉴于海神维纳斯*波罗地是这个世界的损落的本土神灵,契合度比较高,应该能钻营一下这个固化下来、但仍旧有漏洞的世界规则......”

    “能有多大的把握?”肖恩沉默了一会,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刚才的行为有些鲁莽了,这让他有些不安的询问道

    “最多五层,如果你再多给我抓几个英灵来研究研究,成功率可能会更高一些,要不我先送你去古中界大陆浪一圈...?”说到这儿,苏芮将脸上的严峻的神色褪下,但眼角中仍旧闪烁着浓浓的无奈

    一想到哪儿到处都充斥着战争、暴力与死亡,肖恩就不禁的有些头皮发麻,但是肖恩也清楚苏芮抛出这个话题,说明她多少也有些这样的想法,当下只能苦涩的道:“海神英灵的铭牌,就在我的手里。从古中界大陆死里逃生回来,直到今天我都没有过上一天的安生日子,但我说话算话,等我把这个月的指标任务完成了就动身...”

    “..也好..”苏芮露出了些许尴尬,咳嗽了一声,随即向肖恩招了招手道:“英灵武铭牌拿来,我篡改一下规则之力,然后你交给她吧。但你要切记,伪英灵毕竟不是真正的英灵,想要长存必须要定期补充规则之力,十元冥币便可,一月给四次...”

    听着苏芮这般的叮嘱,肖恩反倒是放心了许多,当下也极为干脆的从戒指中掏出了满是怪异的水波铭文的不知名材料铸成的铭牌递给了苏芮。

    只见苏芮在手里过了一道,原本的色泽铭牌便换成了漆黑色的铭文,她在手里攥把了一会儿,才重新递回到肖恩的手里,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一张红色的百元冥币的币值,叹了口气道:“毕竟对方灵魂已经离体,生机几乎尽绝,这是一张在十元冥币上扩充了规则之力的治疗冥币,拥有强力治疗的作用,能够维持三个小时的生机,把这个英灵铭牌给她,在撞回自己的镜像之前,点燃这张冥币,至于她能不能撑下来,全看你们的本体世界的医疗条件与抢救的及不及时了...”

    “但...”肖恩接过了这两样东西,却有些话,想说却又有些迟疑...

    苏芮似乎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直到她转身迈开步伐的时候,也没有说些什么。

    不过就在她准备重新进入亡者世界大门的时候,苏芮还是短暂的驻足:“我知道你的冥币使用权限只有五十元,但你既然想做出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就要做好规则之力的反噬的准备,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也是一个惩戒,就算是到了如今,你依旧有放弃的权利...”

    但后面的人依旧不为所动,这让苏芮微不可查的无奈的轻叹了口气:“你要记住,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能够豁免,今天死亡的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我能够救她一命。但如果下一次,死的是你,谁来救我们?只有规则,也唯有规则才能救我们..”

    “而一个合格的死神,就要有一副漠视一切的铁石心肠,神灵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规则,一旦无法守住规则、亦或是让规则堕落,他的损落就在所难免,我是死亡的规则,当这规则被打破、腐化的时候,...我...也会损落...”

    看着亡者世界的大门缓缓的关闭消失,楞然在原地的肖恩回味着苏芮所说的话,久久的不能自拔,他似乎隐隐的抓住了一丝关于那些古老的神邸们为什么到了如今会全数损落的奥秘...

    也许自己所理解和猜想的只是浅表性的奥义,至于更深层的一些东西,恐怕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明白的,当下深吸了口气,都走到了这一步,还能退缩不成,随即迈开步伐,向最后那个闪烁着妖异色泽的光幕走去...

    游荡在自己的灵魂壁垒中的凯瑟琳*艾迪,不停的在这个诡异没有出口的镜像小屋中搜索着,不可否认,无论她怎么挣扎、思虑、尝试也走不出间囚笼,这让她慢慢的绝望起来。

    最终妥协了的她只能默默的站在那里,眼神在镜像世界中的画面上流连忘返,她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丈夫,看到了自己的过往和自己不能说的密辛。最后,她的视线停在了自己身亡后的那一刻-----那副自己安详的躺坐在血泊中,被那个蒙面者死死的搂在怀中的画面,他的神色中弥漫着的满是痛苦,是那般的撕心裂肺...

    这让凯瑟琳*艾迪的心也不由的隐隐疼了起来,死亡瞬间让她看清了自己这短暂的一生最大的遗憾,谁才是真正爱惜她的人,但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珍惜过,她泪眼朦胧、满脸自责的嘀咕道:“也许这样是最好的,心被伤透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不..,他的心一直没有愈合过,一直在滴血、在煎熬,直到那个晚上...”黑袍人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这个灵魂壁垒中,他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那个女人,再次将视线投向了满目都是回忆图片的镜像小屋:“死亡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原来以为,也许不过是一段痛苦的记忆而已,但当我身临其境的时候,却发现是那么的幼稚,那是透彻灵魂的痛苦与牵挂..”

    一段熟悉且陌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凯瑟琳*艾迪的身后,让她不由的怔了怔,她颤粟着身体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转过了身,闪烁的眼神中怎么也掩饰不住惊诧与恐惧,还有一丝欣喜的余味萦绕在其中,望着眼前一身黑袍的,这瞬间搅乱了自己的语言逻辑:“..你...怎么..也来这儿了,是你么?莫里”

    侧身站立的肖恩望着亡者壁垒中的镜像画面---那名在警察大学校门前,穿着挺拔威武警装、敬礼的女孩,这一切就像是一个骗局,一个彻彻底底、精心编织的骗局一样,而被骗却是她两个最亲近的人,直到那个痴心的家伙在死亡前都没有看透这一切,但好在纵然在死亡的时候,除了愤怒与不甘之余,他还遗留下了对她的不舍,这也许就是灵魂中最重要的元素与价值...

    肖恩不由自主微微的腾起了一丝苦笑---这也许就是造化弄人吧,他将自己的视线从壁垒的画像中收了回来,随即才转过身来,顺势褪下了黑色的兜帽,闪躲的眼神中游弋着无奈,最后心头所有的无奈与难言都化成了一声哀叹作为开头,随即语气真挚的道:“莫里已经在煎熬中死去了,如今活着的只是新生的肖恩*塔利...”

    “.....”凯瑟琳*艾迪微微的张着嘴,红着眼眶凝视着眼前让自己异常陌生的男人,纵然是满腹的倾诉与委屈,但这一刻都化成了溢出眼眶中的泪水,而能说出口的依然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对不起..”

    沉默的肖恩,扫了一眼灵魂壁垒上的密密麻麻的画面,许久之后,才露出了淡然的笑意,微微筹措了一下后,才用第三方语气询问道:“你还爱他么?”

    “如今的..你..只能用..他..来代表自己了吗?”凯瑟琳*艾迪脸上腾起了些许苦涩、僵硬强笑,倾国的容颜上弥补着寂落,随即又不甘的反问了一句:“你还..在乎.我吗?”

    那个集凄美、哀怨与寂落于一身的女人,用她的不甘、倔强的朦胧视线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男人,逼迫着微微显得有些慌乱的肖恩迟迟不敢说出那决然的几个字,这让肖恩陷入了痛苦的挣扎,同时也让眼神中却充满了迷茫与彷徨,最后只能推诿的道:“..我..不知...”

    随即便又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并不能代替那个人,更没有权利替那个人说谎,所以满脸苦涩的低下了脑袋道:“不,直到他在死亡前,他依旧爱着你,但现在的我,或许再也没有那份勇气了,甚至是没有那样的..权利..”

    泪线不断的凯瑟琳*艾迪紧紧咬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肖恩已经不打算再这般纠缠下去,他恢复了满脸的冰冷与淡漠,迈着步伐走了过来,将那枚英灵铭牌递到了带着期待与失落并存的凯瑟琳*艾迪的面前,道:“收好它,待会儿,我会送你回去..”

    楞然的凯瑟琳*艾迪接过了那枚铭牌后,肖恩像变魔术一般似的凭空掏出了一张十元面值的冥币,又递给了对方并叮嘱道:“记住,以后每个星期都要烧一张这样的冥币,回去后,我会给你预备一些,不够的话,再找我要...”

    “为什么?这到底是...”不明所以的凯瑟琳*艾迪越发的疑惑起来,最终她将其问了出来

    “这里是死亡之后的第一站----你的灵魂壁垒,当你的灵魂壁垒消逝、坍塌,亦或是被英灵拘役之后,你就会迎来真正的死亡,现在我要让你死而复生..”肖恩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在凯瑟琳*艾迪楞然的表情中带着其撞出了灵魂壁垒中,在她迈出灵魂壁垒的那一瞬间,原本闪烁着妖异光泽的光幕化成了一道光点投映到了凯瑟琳*安迪手中的英灵铭牌中,只是瞬间铭牌便像活了的贴画一般,像一面纹身图案般纹到了凯瑟琳*艾迪的小臂上。

    这诡异的情况让凯瑟琳*艾迪越发惊诧、疑惑的同时,她也没有忘记打量着身边更加诡异的静止世界,入目可见的世界已经全部停滞了下来,慌乱的人群,还有那副自己安详的躺坐在血泊中,被那个蒙面者死死的搂在怀中的画面依旧还在,他的眼眶中满是泪水,表情依旧哀痛不已...

    “死而复生?你到底把他变成了什么...?”凯瑟琳*艾迪止住了步伐,神色中满是惊恐的质问:“你到底..是谁?死神么?”

    “..我....是谁重要么?...我..变成了谁...又..重要么?”肖恩拖拽着凯瑟琳*艾迪向两人的镜像边一边走,一边悲戚的道:“我没有神灵那般的贪婪,所以也不可能是所谓死神,我想要的只是苟活着,只是想要守护自己诺言而已,但每走一步都需要付出代价,但..这...太难了,就连我自己也不知...还能走多远....”

    肖恩悲戚的话,让凯瑟琳*艾迪慢慢的放弃了挣扎与反抗,她能从他的话语中听出满心的无奈、心酸与悲切,只是瞬间再度在眼眶中腾起水雾的她不再多问,而是像变了一个乖巧的小女孩似的,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返回生的世界后,你只有三个小时的生机,如果你再次回到刚才的镜像小屋中,等待你的将是永远死亡,我再也拿不出多余的代价来挽救你了....”来到两人镜像旁边的肖恩一边嘱咐着,一边掏出了那张红色的百元冥币,将其攥在手指间轻轻的一抖,像是变魔术一般,绿色的火苗在冥币上燃烧了起来,随后他将燃烧的冥币迅速的塞入了对方的手里:“就算是烧到手也不许..扔......啊...”

    在百元冥币点燃的那一瞬间,脑海中便响彻起来了苏芮的警告声----宿主违规翻倍使用规则之力,剥夺头衔,恢复的称谓,剥夺拘魂锁链魂戒、剥夺称谓对规则之力加持的权益,予以一级噬魂惩戒、予以四个小时内无法使用规则之力的惩戒

    随着惩戒声的传来,肖恩受伤的那枚还没捂热乎的黑戒指便瞬间的滑离自己的手指,化成了一缕缕黑雾消失在静止的世界中,就连自己的精气神也迅速的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