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七章:想买丝袜直说
    “...啊.....”在冥币离手的那一瞬间,还没等肖恩说上一句话的时候,一股剧烈的疼痛乍然而来,在全身扩散开来,仿佛身体上的每一道神经都在遭受着极刑一般,剧烈的惨嚎声瞬间充斥在寂静的静止世界中。凯瑟琳*艾迪惊惶无措的看着黑袍人浑身颤粟、表情扭曲的闷哼连连、最后单膝跪在地上嘶吼,只是瞬间,没有兜帽遮掩的半边头发已然全部泛白。

    凯瑟琳*艾迪在也擒不住眼中打转的泪水,将其紧紧的搂在怀中,到了这个时候,虽然她不知道对方为此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但肉眼可见的惩罚却是实实在在的,纵然她再坚强,也维持不住心头积蓄的委屈歉意与欣慰爱交织的的宣泄。

    纵然自己没有过多的解释,纵然他口口声声的说那个他已经死了,但他的行动却依旧在有力的证明他还在爱着自己,在自己遭遇危机的时候奋不顾身的闯进自己的世界,默默的为自己付出。凯瑟琳*艾迪突然觉得自己曾经真的错过了什么,而如今惋惜的东西佐以死亡再次失而复得的时候,让萦绕在自己心头的自责与欣慰成为催化剂,蕴含着极致情绪的泪水如雨下一般,紧紧的搂着他颤粟不已的身躯,抚摸着对方扭曲的脸庞,看着眼前浓密的黑发一片片的泛起白色,她撕心裂肺的泣声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的傻...”

    “..也许吧..,我...不...想..被良心..谴责..一辈子..”痛楚来的快,但去的却极为缓慢,等咬牙切齿、哀嚎声不断的肖恩再度颤粟站起来,挣脱了凯瑟琳*艾迪怀抱的时候,他满头的黑发已然全数泛白了,精气神几近枯竭,就算在黑袍的维持下,他的身形也变得越发虚幻起来,他苦涩的望着泪眼朦胧的凯瑟琳*艾迪,随后遥望了一眼镜像世界中的自己,用哀嚎的方式嘶吼了一句让凯瑟琳*艾迪不知所谓、且又惊慌失措的话:“一命换一命,从此以后...我们两清了...”

    随后,他迈着跄踉的步伐拉着懵懂的凯瑟琳*艾迪一头撞向了两人的镜像世界...

    一阵恍惚之后的肖恩,瞬间便恢复了自己的视觉与听觉,远处已经隐隐的传来了急救车与警车的鸣笛声,不远处人行道上的混乱不堪的人流也重新恢复了糟乱的扭动,他能感觉到附着在自己身上的规则之力依旧存在,但噬魂的惩戒让他的身心间突然异常的疲惫起来,突然怀中早已经没了生机的人儿微微痛苦的呻吟了一下的同时,也睁开了迷茫的眼睛...

    当凯瑟琳*艾迪带着剧烈的痛楚,恍惚的睁开眼的时候,入眼便与那双疲惫异常的眼睛对上了,记忆的片段迅速的闪烁起来,她想说些什么,但对方却先她一步,并顺势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小叠十元面值的冥币塞进了她的手里,从中抽出了一张,塞进了对方的手中,然后摸出了打火机,将其点燃,语气尽显疲惫的嘱咐道:“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救护车与警车已经来了,我先走一步...”

    “..我..怎么..找你?”就在肖恩将凯瑟琳*艾迪平放到地上的时候,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几近微不可闻的痛苦呻吟声传来.

    站起来一个跄踉的的肖恩忍住了天旋地转极度不适感,使劲的摇了摇头试图将这巨大的后遗症甩出脑,随即才驻足转首揉了揉脑门:“我有你的手机号,有空我会联系你的,自己保重..”

    说完这些,他便迈起了步伐,用极限的速度消失在了混乱的人群中,留下了趴在天桥一众遗憾与不尽兴的看客.

    甚至有些癫狂者还大喊道:“蒙面哥,别走..,收我为徒啊...”

    “大侠,留个微信...”

    “我靠...这就落幕了...”

    “大侠别走..,我头疼,救我...”

    “......”

    而站在天桥之上的瑟微*纳沙眼神迷离的望着他早已消失的方向,缓缓的收回了视线,随即将其投向了依旧在录像的手机屏幕上,纤细的手指触在了终止拍摄键上,然后返回,点下了重播,高亢且富有磁性的声音重新流进了自己的耳朵中,看着那个蒙着面巾,眼神中蕴藏着浓烈的忧郁、深沉,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对方贸然的前来与自己对话时的模样,嘴角也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念念自语的道:“我的白马王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哎..,英雄救美女,我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打扮一下呢,要不要把这份惊讶转发朋友圈吧...,对了,他的那只黑猫呢?”瞬间联想到了什么的瑟微*纳沙就像被打了鸡血一般,瞬间便又亢奋了起来,她迅速的移动着视线寻找着,随即在她不经意的一撇中,她看到了那只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窜到了天桥下的一个风景树上

    此时的黑猫,正凝视着依旧倒在血泊中的凯瑟琳*艾迪,念念自语的道:“她明明死了,明明灵魂已经离开了躯体,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活过来,为什么吗?”

    “难道是...他?”黑猫的身上腾起了浓浓的疑惑,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这让它的眼中闪烁起了异常的兴奋神色:“是的,一定是他,他能复活她,也一定能将我从这种该死的状态中剥离出来,甚至让我复活,是的,我要复活,这种生不如死的状态不是我想要的...”

    兴奋之下的黑猫忍住身体的颤粟感,微微的“喵”了一声,便窜下了树枝....

    ================================

    等肖恩再次出现在蹲点的小区附近的时候,已然换了身行头,至于之前的那身行头早就被自己处理掉了。

    站在蹲守点所在的小区外的商业街上,肖恩*塔利将视线铺开打量了一下,才走进一件衣饰店面中,他觉得有必要再给自己买一点简单的伪装装备,今天晚上的事情让他汲取了一些经验..

    “老板,有没有秋裤,嗯啊,就是比较柔软的那种?”走进店里的肖恩打量着店铺里冷清的店面..

    “...,有,不过这衣服还不应季,都是去年的,你随便挑...”老板是一位画着淡妆、穿着高中校服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应该是临时替换店主的孩子,只见她满脸疑惑的瞄了一眼刚刚进店的顾客,这个季节好像还没有到穿秋裤的时候吧,不过本着顾客就是大神的念头,她还是从一些积压库存中翻腾了一会儿,掏出了一大摞,摆在了台面上

    肖恩上前翻腾了一会儿,找出了两件秋裤,略显不满意的再度询问道:“有没有比这个更薄一点的?”

    女孩的眼中闪烁起了更浓烈的疑惑,耐心的点头道:“有”,随即亲手又返身翻腾了一会,拿了两件质量稍微差一些的递了过来

    肖恩瞄了一眼,仍略显不满意的砸吧了一下嘴巴:“再时尚一点的有没有...”

    女孩收敛起了眼神中的疑惑,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肖恩,才返身拿了一条包装很不错的丝袜,一本正经的道:“就这条了,小哥哥,我告诉你啊,它穿在里面保暖,穿在外面性感,套在头上还能打劫...”

    “....”看着女孩微微翘起的嘴角,肖恩揉了揉额头,有些尴尬的道:“给我来...两条...肉色的...”

    “呵呵,小哥哥,你可真逗,想买丝袜就直说嘛,兜这么大一圈子,一看智商就不俗...”也许是为了挽救有些尴尬的气氛,她一边返身翻腾,一边打着哈哈的道:“说个测智商的问题来玩玩呗,你要是答对了,你这次买的东西给你打七折...”

    ---死变态,还跟我玩智商---女孩搂着一小叠黑色的丝袜摆了上来,一边意识肖恩挑,一边咧着嘴淡笑着询问道:“行不行咧?”

    “小妹妹,我要的是肉色的...”肖恩看着满眼都是黑色的丝袜,情绪有些郁闷的提示道

    “这就是肉色的啊”女孩一本正经的说着,顺便还向贴在墙上的壁画上的南解大陆的黑人模特指了指,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起来...

    尼玛,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在挑衅自己的智商啊,当下牙一咬,脚一跺的笑呵呵的道:“小妹妹,你可真逗,得,你说说看...”

    “如果说,现在你面前有一个五六米深的深坑,里面什么都没有,你跳了下去,怎么才能最快的上来呢?”女孩笑眯眯的望着眼前的眼角直跳的顾客

    “我把脑子里的水放出来,不就漂出来了嘛”这次反倒是肖恩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下轮到女孩懵逼了,她满脸疑惑的质问道:“你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水...?”

    “我脑子里没水,我往里跳啥啊..”说罢,肖恩满脸讥笑的看了一眼有些凌乱了的女孩,也不再想着买丝袜的事情了,转首便快步离开这间店铺...

    ============================

    从小区的商业一条街出来的时候,肖恩的头上顶了个鸭舌帽,自己买丝袜被鄙视了之后,他觉的还是买一点正常、便宜点的伪装装备

    眼看着夜色越来越浓,肖恩在街尾驻足,摸了摸肚皮,抬眼看了一下眼前的不怎么显眼的小面馆,上下打量了一番,门帘和招牌都不怎么出彩,甚至可以说的上是陈旧,也许这面馆看着有年头了,老板肯定也是个本地通。

    “这一天,几乎也没有干什么实事,算是怠工了,这要是让黑心狼知道了那还得了,多少走访一下,打听一下消息,意思意思...”肖恩*塔利一边嘀咕着打着从老板身上挖一些蹲点楼消息的主意,同时还兼顾了自己的肚皮,当下也不再犹豫,迈开步伐奔向那里。但没料到,这面馆老板是个胖子,身高在一米七多,不过长得就是有些磕碜...

    在面对老板的时候,肖恩*塔利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显得有些不自然,原本酝酿好的套话,一时间竟说不出口了,最后肖恩*塔利只叫了一份土豆粉,然后随意找个地方坐下来。

    老板转身去了后厨,肖恩*塔利四下看着,这里并没其他人,也就是说,肖恩*塔利是唯一的客人。这面馆还挂着一个老式彩色电视机,正放着毫无营养的节目。肖恩*塔利下意识的想要掏出手机划一划,但是在手指触摸到兜里的老人机的时候,不由的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最终放弃了拿手机出来玩的念头。无聊之余,只能盯着电视看起来。

    这是个当地的地方电视台,正播新闻呢,也都不是啥国家大事,全是对当地政府做一顿歌功颂德的报道。没过一会儿呢,这新闻还插播了一条让肖恩微微的起眉头的新闻快讯,看着之前的天桥边的肇事枪击现场再度被人山人海的人潮围拢的水泄不通的场景,一名现场记者已经进入了警察设下的警戒区中,大致诉说着已经被篡改掉的真实情况.

    这不由的让肖恩露出了些许无奈的笑意,和上一个世界的政府一般,在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只会让民众们看到、听到政府愿意让他们看到的东西

    随即画面一切换,肖恩看到了躺在急救床上被快速推入急救室中的那张苍白且熟悉的面孔,她紧紧的咬着嘴唇,微微的颤粟着,凌乱的发丝已然遮住了那双眼眸,这画面伴随着记者的简述一闪而逝...

    肖恩*塔利盯着电视里的她,一时间都形容不好心里啥滋味了,在灵魂壁垒中他看到了她的真实身份,他也看到了她为了自己的任务而毅然决然的选择放弃自己的丈夫与孩子,这份敬业的精神也许值得别人敬仰,但肖恩的心中却是苦涩的.那一刻他想原谅她的自私,但话到了嘴边却又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他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这么说,因为他不是他,自己没有权利代表一个亡者做出原谅,亦或是惩戒的权利,也许自己能做的只有静静的去守护,然后慢慢的淡出她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