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八章 密科的权势
    霍尔曼省托里特门市警察局的局长办公室中,将近五十岁,微微有些发福的克莱恩*迷迪局长一声警装坐在会客用的沙发上,端着自己的茶杯脸色肃然的喝了一小口清香浓郁的茶水,才将视线投向了坐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座位上的一名散发着军人铁血气质、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身上,作为房间的主人,克莱恩*迷迪局长此时并没有贸然的开口,只是耐心的等候着..

    西装中年人则是仍旧保持专注的神色望着局长办公桌上电脑中回放的一段蒙面人从天桥跳下来一脚将越野车踹到路中间当路障,再到瞬间将三名枪手毙命、直到到最后离开的场景的视频,其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眼前的这段视屏他看了不下于十遍,每一次都能给予他莫名的悸动,这是已然不是普通的觉醒者的战斗力了。

    能够在这么短的距离中连续躲避掉十二发手枪子弹,可不是一般觉醒者能够办得到的,还有急速奔跑留下的残影及力量都在佐证着这一点。作为密科中的一名老资历、正式的内部成员,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名刚刚觉醒的觉醒者应该发挥出什么样程度的能力。想到这儿,他不由的瞄了眼放在办公桌上的秘密档案袋,随即咂吧了一下嘴,显然依据杜德拉城那边估算而建立起来的一部分信息资料需要调整一下了。

    随后他才轻咳了一声,将视线投向了坐在会客沙发上的克莱恩*迷迪局长,后者也顺势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关于蒙面人以及觉醒者的事情,我希望尽快的偃旗息鼓下来,希望克莱恩*迷迪局长能够发动手下的警力积极配合....”

    “这个我们自然会尽力的去做,我们会在明天派出专门的行政人员出面辟谣一切关于觉醒者出现的事情,但是现如今是网络十分发达,所以光靠我们托里特门市的警力恐怕...有些..力不从心...”

    “恩,我会和上面打招呼,有网警及相关的力量专门屏蔽、引导这方面的事情,这件事情一定得妥善解决掉,不然国家的公信力不但会受损,恐怕也会引发出民众恐慌....”说到这儿,西装中年人揉了揉额头,随即站了起来道:“另外关于这个人的事情,我希望克莱恩*迷迪局长做好相关保密的工作与流程..”

    克莱恩*迷迪局长也站起了身子,不卑不亢、肃然的道:“这个是自然的,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至少我能保证在这个案件里,关于这个人的深入调查会止步于此.不过,我也希望...”

    “我明白局长的忧虑,对于他的莽撞行为给警察局带来的麻烦,在此我予以致歉。同时我也会予以其警告的,这样性质的事情,我们会尽量予以杜绝”

    “谢谢你的理解....”

    =================================

    就在克莱恩*迷迪局长满心无奈的送走哪位瘟神的时候,面店中的老板从捧着一碗面走出了后厨,向肖恩*塔利走来。但他往肖恩*塔利这边看了一眼后,又一脸诧异的站定身子。

    肖恩*塔利不由的有些纳闷-----什么情况?还没等肖恩*塔利问什么或,亦或是做什么呢,有只手突然搭在肖恩*塔利肩膀上,还有个尖嗓音对着肖恩“哇”了一声。

    有些心虚的肖恩*塔利被吓得一大跳,几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还差点忍不住给对方来上一拳,随后扭头一看,是劳伯*安利,只见这货看到自己被吓的这般反应,竟然还忍不住哈哈直笑起来:“看你那怂样,脸都快绿了”

    肖恩*塔利特想骂娘,甚至一度有胖揍这家伙的冲动,最后被理智演变成了无奈的询问:“你说你这人走路怎么也没个声呢?”

    理智上头的肖恩倒也没有这般小心眼,顺势招呼他坐下来:“你这一天都跑哪去了?吃饭了么?”

    “吃个球子,老子压了一天的马路,好不容易把心态给抚平了..,对了,老板,给我也来碗土豆粉...”劳伯*安利闻了闻吃的正香的搭档,招呼了一声老板也给他弄一碗去。胖子眼睛来回乱转,不知道想啥呢,最后才默默转身,拿着托盘回后厨了。

    肖恩*塔利跟劳伯*安利面对面的坐着,瞎侃的聊了几句,随后才把话题重新拉到了正题上,吸溜了一口劲道滑溜的土豆粉,肖恩呜咽的问道:“溜达这期间,你打听凶宅的事了没?”

    劳伯*安利的表情明显微微的不自然的一僵,随后点点头,但又一耸肩说,“找不到人,怎么问?听说那栋楼都搬空了,还能上哪找知情者...”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显然劳伯对凶宅及任务的事情仍旧有些发憷,不想深谈,所以很快又一转话题,眼神向周边扫了扫之后,才压低声音道:“记不记得和咱们同一批出来做麻杆的卷毛?”

    肖恩满脸疑惑的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的劳伯,点头示意记得,好奇的问道:“好好的,咱们扯上他了?他怎么了?”

    劳伯*安利微微的轻叹了一声,神色消沉、语气颓废的道:“我刚刚从内部听到了一些消息,说卷毛为了协助警方端一个黑势力窝点,前一阵在协助任务中当卧底,前两天好像是不幸被查出来了,被人勒死后,尸体还被丢到海里了。

    肖恩*塔利不由的放慢了咀嚼食物的速度与力度,情不自禁的绷起了脸,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盯着劳伯*安利。别看自己跟那个卷毛并不怎么熟,但大家都是重刑犯出生,都是想要戴罪立功的麻杆身份,可以说这个职业让大家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如今他的死,对肖恩*塔利多多少少有一种心理冲击,这不由的让他想到了黑心狼强迫两人执行任务时候毫不在乎的口吻,想一想这个任务的诡异程度,还有今晚上黑猫的说的话,亦或是变相的警告,都让肖恩有种颤粟、畏惧的感觉...

    看着自己的搭档没有出声,劳伯*安利看了看后厨,确定没人偷听后,他又往前探着身子,谨慎的压低声音又说,“肖恩,有内部消息说,咱们这批减刑的麻杆,压根活不到最后!”

    肖恩*塔利头次听到这种话,听这口吻倒也不像是劳伯*安利瞎编出来的,这不由的更进一步的引发了肖恩的好奇:“老哥,可以啊,从他挖到的这些东西,详细解说一下呗”

    劳伯*安利脸色也有些差,心情也越发的低落起来,并没有直接回答小文的问题,而是补充道:“知道么?释放一批减刑犯,这得省里的一些大官同意,需要正式文件,闹不好是要担连带责任的,所以一把手的主官们压根不会沾染咱们这批人的事,反倒是那些当盾牌的副职的签的字、承担的责任。一旦出事了,咱们现在无名无分,就算上头追究起来,咱们能得了什么好结果?”

    肖恩*塔利表情微妙的看了一眼劳伯,心里对这家伙的身份越发的拿捏不定下来,不过如今自己也确实是麻杆的身份,密科的雇佣身份还没有被正式认可,顺着往下想,心里不禁的有些悲哀起来,这样下去,连带自己在内的这群人岂不是牺牲品的代名词了?

    但想着自己上头多少又一层保护伞的肖恩*塔利还是强作镇定,勉强笑着说,“劳伯的哥,你想多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的劳伯*安利挺较真,还准备和跟肖恩*塔利争执说些什么,但面店老板却在这个时候,捧着面出来,这顿时让劳伯*安利闭上了嘴嘴。

    隐隐清楚密科的能量之后的肖恩*塔利可不想被面前的搭档带坑里去,毕竟现在逃是逃不了,打又打不过,能怎么办?老老实实的吧。整理好心思的肖恩对着面前表情筹措的劳伯使了个眼色,顺便安抚道:“都落这地步了,也别说些用不着的了,赶紧吃吧...”

    劳伯无声的叹了口气,随即点了点头,俩一人捧着一个大碗,很快把里面的食物消灭光了。

    出了面馆后,大概已经有十点多了吧,有了之前天桥上的事情后,肖恩倒是不想到处乱转了,顺势就问劳伯*安利:“这在外面老实转悠也不是个事儿,回去不?待会说不定黑心狼就该打电话骂咧了...”

    “好、好吧。”劳伯*安利结结巴巴应声着,从其语气与口吻中,肖恩倒也能看出来,他对那个凶宅还是有些不太自在,但迫于无奈,两人只能一步一顿的向蹲守点的凶宅走去

    等两人来到凶宅门前时,劳伯再也没有了昨天晚上那般肆无忌惮的心态,故意往后缩,拉在了肖恩的身后...

    这倒是让肖恩*塔利有些不自在,心说老子从来都不是当枪头的料,好不好?不可否认,自己心里也有不想进去的意思,但两人总不能在单元楼的门口这么干耗着,这时间长了,让周围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居心不良的坏人了,一旦报警,让黑心狼知道了,这尼玛定然又是一顿狗血喷头...

    被逼无奈之下,肖恩*塔利只好当先做了表率,迈步行走在楼道中,而楼道中的昏黄场景,不由自主让肖恩人联想到了昨天晚上楼道中的血滴场景,鸡皮疙瘩瞬间蔓延到了全身。不过好在,一直走到四楼,都没有半点风吹草动的异动...,脊背发凉的打开门后,肖恩直接还直接奔向客厅,来到便携式摄像头旁边。

    隔了这么一会儿,摄像头还插在墙上,但歪歪着待着,甚至插头处都露出来一截。它也停电了,显然是处于关闭状态,这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这不禁的让肖恩皱起了眉头...

    这场景顿时让肖恩*塔利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心中越发的奇怪起来,他走过去特意摆弄几下,能肯定的是,这插座挺紧的,要没人碰的话,它不可能突然歪。

    这时劳伯*安利也凑了过来,他看着摄像头,不用肖恩*塔利多说啥,就明白一切了。他站在原地他咂吧了一下嘴巴,啧啧几声,让肖恩*塔利躲开,他又试着摆弄几下,随即向自己的搭档询问道:“你确定走的时候,弄好了?”

    肖恩耸了耸肩膀道:“当然,如果搞成这个样子,我还安它干什么?”

    劳伯怔了怔神,随即点了点头,嘴里念咕着,“怎么可能歪呢?奇怪!难道这屋子里....真他娘的....“

    肖恩*塔利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劳伯,轻轻的干咳了一声,心里没来由的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附耳对劳伯*安利强调,“咱们出去后,这屋里也没来外人,难道真的有...?”

    劳伯*安利身子明显哆嗦了一下,“嗖“”的一下转过身子,对整个凶宅来回打量,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肖恩倒是将这摄像头拿到了手中,将里面的存储卡抽了出来,他依稀记得器材袋子里好像有一个读卡器,只要有电脑,两人就能把刚刚录下来的画面重播出来。

    闷声不吭的肖恩,在心里衡量一番,又把找黄珠子的事抛在一旁,彻底的将摄像头从插座上拔了下来,跟劳伯*安利建议,“要不,咱们找个网吧,先看看这里面的录像。”

    显然劳伯*安利并不想在这里也不想在这屋子里多待,立刻便连连说好,还特别积极的先出去了。

    受制于电子产品的更新速度不断的加快与大规模的普及,网吧已然日落西山,肖恩*塔利俩走了少说三四里地,才勉强找到一家。

    这家还死贵的,上网一小时要五块钱。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也没在乎,甚至为了防止有其他人看到摄像头的录像,肖恩*塔利俩还选了一个双人包间。

    对于电脑,劳伯在操作起来极为生涩,看着肖恩投递过来的诧异眼神,他只能无奈的坦白解释道:“想当年我入狱时,电脑才刚刚流行,还都是那种极为笨拙式的老式台式电脑。如今出狱后,也都只是偶尔接触了一下,对这玩意儿并不太懂,还是你来吧...”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