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九章 支援丧葬园
    “现如今都是信息时代了,总也是离不开的,玩着玩着就熟悉了,没什么复杂的...”一边搭着腔的肖恩*塔,一边利极为利索的把摄像头的存储卡弄出来,插到读卡器上,然后再转插到电脑上。

    之后坐在电脑旁边的两人看着整段录像,其实里面一直是一个画面,摄像头对的是凶宅客厅全景,但在录像最后几秒钟中的时间中,画面中的右上角的位置上好像是出现了一只猫的前爪,随后视角偏了一下,然后画面就彻底消失了。

    肖恩与劳伯反复观看了一下最后几秒钟出现的那个前爪后,便越发的沉默起来。劳伯*安利还把摄像头举起来,跟肖恩比划着道,“就是这里,绝对被碰了一下,但是这猫的行为也太诡异了吧...”

    肖恩皱着眉头给自己点了根烟,这让他不由的想起了在天桥上与自己走失的哪只会说话的猫妖,对这个诡异的任务越发没底了,黄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只出现在摄像头右上角的猫爪,倒是与自己搭讪的黑猫,还是先前上了自己这位搭档的那个白猫...

    两人默声不语的盯着电脑中不断快进回放的录像视频,一晃之下,眼瞅着上网时间要到了,这时肖恩兜里的老年机响了。

    此时肖恩的思绪还集中在那两头猫妖身上,尤其是那头黑猫,正琢磨着它搭讪自己的古怪呢,所以就心不在焉的接了电话。但接通那一刻,沃尔夫*理查警官的声音响了起来。只听他拿出咬牙切齿的样子,骂咧着说,“两个人渣,真他妈无组织无纪律,老子让你们在那屋里蹲点查案,你们俩倒是悠闲,他妈的,在外面晃悠了一天,现在又他妈的跑到网吧了,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老子的信任?啊.?”

    肖恩*塔利第一反应是看了看自己的脚,心说这“黑心狼”一定是查跟踪器的资料了,不过这个时候,才给两人打电话,显然这家伙也有怠工的嫌疑,肖恩急忙拿出好态度,说了几句捧臭脚的话,然后辩解的道:“警官,这案子没头没绪的,俺们也是在周围走访调查,不过据我们两走访出和调查,得出的结论---那蹲守点太..邪门了...”

    劳伯隔远也听到沃尔夫*理查警官的话了,他跟肖恩态度不一样,拿出咬牙切齿的样子,甚至还在下意识的握着自己的指骨节,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肖恩满脸苦涩的连忙向劳伯打着手势,让他消停点,而且肖恩*塔利这一番话说完,那边沃尔夫*理查警官倒是沉默了一会,就连预想中态度极度恶劣的骂咧声也没有出现,反而是语气略平和的问道:“那你们两去网吧做什么?”

    肖恩倒是将来网吧翻看录像的事情说了一通,其中还掺杂了一些诡异事情的抱怨与唠叨,但没几句呢,沃尔夫*理查警官就不耐烦的将其打断:“别的以后再说吧,现在有一个很急的任务,现在你们俩立马去市区南郊的土丧葬园,与警方配合,去抓一个逃犯,也别回蹲点的小区开车了,现在就打车去,车费回头我给你们报,还有哪儿的负责人电话,待会用短信发给你们..”

    “你把免提给我打开..”说到这儿,黑心狼的口吻突然严厉起来了,语气狠厉的道:“你们这两个人渣,别他妈的再让他失望,尤其是劳伯,如果这次办砸了,你们就他妈的等着回去蹲监狱吧,以后永远别指着能到监狱外溜达了”

    听着沃尔夫*理查警官这般赤裸裸操蛋的话,无论是劳伯,还是拿着手机的肖恩都是脸色极为难看,但迫于形势,两人只能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听着黑心狼的后续指使与安排,他只告诉两人去配合警方抓捕逃犯,却并不透露一丁点关于逃犯有关的东西,而且内容十分简洁,语气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疑的态度。

    撂下电话的肖恩狠狠的抽了一口眼,眼角不时的抽动着,而一旁的劳伯*安利更是把沃尔夫*理查警官十八代祖宗都光顾了一边,掐灭烟头的肖恩长舒了口气,心中的气愤与忧郁最终演化成了满脸的苦涩,揉了揉额头站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搭档道无奈的:“走吧..”

    劳伯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在筹措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和肖恩一起急匆匆出了网吧,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期间拦路顺手揽了一辆出租车。

    当然了,当然为了避嫌,一开始肖恩并没有没告诉出租司机具体目的地,只是说去市区南郊,毕竟大晚上土丧葬园搁谁身上也不免多想一些,一来肖恩*塔利怕真要出啥岔子了,出租司机知道太多反而惹啰嗦.二来肖恩*塔利怕司机一旦知道要去土丧葬园,立马拒载...

    但饶是如此,一路上出租司机还没少犯嘀咕,有意无意的便将眼神不时的从反光镜中瞟瞄向两人,一路是越开越荒凉,还没丧葬园,他就拿出不往下开的架势了。

    肖恩两人只能付钱下车,顺势将车程小票要了过来,想着回头找黑心狼报销,接着肖恩拨通了黑心狼给的一个手机号,说这是今晚任务的负责人。

    电话一拨通,对方的语气中便满是不耐烦与催促,就差骂娘了,显然这个负责人也是个不好说话的主儿,电话接通后,他只说了两句,就主动挂了:“我警告你们俩啊,别他娘的再墨迹了,赶紧到丧葬园的南门值班室去汇合,注意行动隐蔽...”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紧挨着肖恩的劳伯,满脸晦气的嘀咕道:“这狗日的黑皮,就是他娘的不把咱们当人看,行动隐蔽?这周遭都漆黑一片了,还怎么隐蔽...?”

    抱怨归抱怨,但接下来的一路,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都特意放轻脚步,尽量不让脚步声太大,同时也密切留意四周。毕竟谁也不知道,今晚上要抓的是什么人,小心谨慎倒是没有错,

    别看是大黑天的,但土丧葬园的那排值班室却是亮着的,虽然窗户处都挂着厚窗帘,但被灯光衬的,倒也极为显眼...

    肖恩*塔利两人再守在门岗的一名神气活现的老保安被勘验完身份进去后才走进里间的,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人不少,已然有七八个人了。其中四个站在角落里,另外的三四个都围坐在一张掉了漆的木桌子边正吞云吐雾呢,桌子上放置这几盒二三十元一盒的烟盒..

    这些人的气质显然与角落里站的四个人有些质的区别,不说精悍了吧,但却多了一丝凝重的淡然,只是一个念头,肖恩*塔利就断定这围着木桌子坐着的是便装的警察,至于角落里的那四个人,很可能跟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一样,都是在职重刑犯的麻杆。肖恩给劳伯*安利打了个眼色,毕竟两人可不清楚这次行动的危险级别,争取在这四个人面前混个好印象,以图在待会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别被这群黑皮坑的太狠

    多少有些默契的两人赶紧对这四个便衣打招呼:“警官好“

    这四个人中,有三个小年轻,都是一头利索的中短发、年纪跟肖恩的大小差不多,正捧着手机玩,对肖恩*塔利俩压根不理。还有一个是中年男子,留个寸头,他正叼根烟,神色倒是有些凝重,看着桌面上铺开的土丧葬园的缩略图,听到肖恩*塔利俩的话,默默嗯了一声,然后摆了摆手,语气傲慢的:“先到旁边等一会,过一会儿再给你们分配任务...”

    劳伯*安利对他这种态度不满意,下意识的刚要咧嘴,就被肖恩及时的眼色止住了,便悻悻的和肖恩一起加入了旁边站着的四人的队伍,劳伯微微留意了一下,这四人脸生,不像是和他那一批从重刑犯中捞出来的麻杆..。

    屋子里几乎是静悄悄的,寸头警官的注意力最集中,他嘴上的烟,经常因为烟灰过多而自行掉落下来。他对此不理,一直皱眉盯着地图,显得心事重重的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在肖恩*塔利莫名的嘀咕着----自己这些麻杆在这里站了这么久,算不算是变相体罚....

    就在肖恩的心中微微嘀咕着的时候,寸头警官的手机响了,是一声短信提示..

    他将置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看了看,随即脸色一沉,盯着手机的屏幕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才扭过投来向站在一边的肖恩一行人招了招手,意识所有人都过去。

    等肖恩他们一行人都凑到木桌前的时候,他把土丧葬园的平面图移了移角度,然后为众人简单的讲述了地图上一些简易标致与方位,随即在平面图上重点讲解了一下其中有三处被红笔圈了起来的地方,和如何到达哪儿以及最短的路经等等...

    大致花了十几分钟后,寸头警官才环视了一眼围拢过来的脑袋,确认的问道:“都清楚了么?”

    等在场的人纷纷点头后,他才继续道:,“一会分成三组,在各处埋伏好,留意一个耳朵带着双银环、年纪大约在三十岁出头的高个男子,他就是这次要抓的人,看到他后纠缠为主,同时第一时间呼叫支援,尽量避免与其单打独斗..”

    肖恩*塔利听完后,心中不由的腾起了一丝疑惑,这家伙特征也太个性了吧?万一他将耳环摘掉了,还抓谁?显然在场的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露出了这样的疑惑,寸头警官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随即骂咧了一声,随即补充解释了一下道:“这个时候还到土丧葬园来的人,肯定是没按好心思的,都他娘的给我按住了,当然我们重点的目标还是耳朵带着双银环的高个男子,一旦遇上,大家谨慎对待...”

    随即朝坐在正对面的两名见习警官打了个眼色,两人走到了里间搬出了一个工具袋,从里面拿出六个警用电棍。

    两人默然的将电棍逐一发到在场的麻杆手里,并演示了一下电棍的正确打开、关闭与使用方法,最后寸头警官轻咳嗽了一声,才上前嘱咐道:“一但与抓捕嫌疑人遭遇了,也别跟他废话,直接拿电棍往死了电他,生死不论...”

    肖恩*塔利听得更是迷糊,随即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悬着的心也一直往下沉,这般程度的嘱咐都说出来,让肖恩不由的觉得这次要对付的家伙定然是个极为辣手的货色,弄不好,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显然聪明人不止肖恩一个,就算是思绪转换的稍慢一点的人也从眼前凝重的气氛中察觉到了这次行动中偌大的风险。而嘱咐完了众人后,寸头警官闪烁着凌厉的眼神顺手一划,将六名麻杆分成了两组,每组三人,肖恩与塔利、还有一名干瘦的小年轻编成了一组,另三人一组,分组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麻杆们按预案中的第一条行进路线出发。

    按说肖恩*塔利们十个人,其中有四名警察,每一组应该是至少有一名警官带两个麻杆才对,但这四个警察抱团了,全在一组,另外每组人在临走的时候,又领了对讲机和夜视望远镜以及聚光手电筒,看着手中的装备,肖恩心底越发忐忑起来

    同时,肖恩也忍不住的在心底琢磨起来----这四个黑皮显然是在耍小聪明,他们这一组的位置在平面图上是最安全的,甚至压根就是做做样,理论上来说根本遇不到逃犯,关键的是他们的手里还有枪,而肖恩一行的这两个麻杆组,很可能处在风口浪尖上,这他妈的显然是要他们这六个人当排头兵、甚至是炮灰的节奏。

    越想越愤慨的肖恩*塔利忍不住的在心底骂咧了起来:“这群披着权利外衣的警察,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就算是这次人抓到了,在领嘉奖的时候,心里就没愧么.....”

    就说肖恩*塔利这一组,除了肖恩*塔利,还有劳伯*安利和另一个干瘦的小年轻,这人话不多,一路上都是缄默不言,你不主动搭话,他是不会轻易开口的,当然在萍水相逢、这般境况之下,谁也没有心情闲聊、侃大山。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