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章 在监狱里蹲号的人都不简单
    显然这个土丧葬园顾名思义就是土葬的乱魂岗,是个没有规划好的旧有坟地,到处都是坟头杂草灌木丛,偶尔还能看到几颗扎堆在一块生长起来的阴森森的大杨树,这一路,肖恩*塔利们三人可谓是走的心惊胆战,在赶到指定地点后,就找个灌木丛,全趴到里面。

    肖恩一行三人只有一个夜视望远镜,这东西毕竟是制式的稀罕货,不像是警用电棍和聚光手电筒,只能轮流用,负责戒备扫视四周,但在这种漫长等待与压抑的气氛中,劳伯是第一个压低语调开口说话的,这家伙一开口,便是向着正摆弄着自己手中电棍的高瘦的小年轻去的:“小兄弟,别乱捯饬了,这东西是警用的,威力可比一般的路摊货大,往身上戳一下就能电的浑身发软,再多个几秒钟,就能直能把大活人能点晕过去,甚至是直接进入假死状态...”

    高瘦的小年轻似乎被吓住了,也不再捣鼓电棍了,抬首望了一眼正在拿着夜视望远镜警戒注视周围的肖恩,压低声音的道:“你..们是搭档?”

    “恩,你单飞?”劳伯点了点头,很快两人便熟络了起来,谈话中,劳伯开始了他的专业套话模式,不一会儿这家话就差点把这小年轻的祖宗十八代姓什么,叫什么都问出来了:“洛克小兄弟啊,你知不知道这次要抓的家伙是什么人?惹了啥事?

    洛克就是高瘦小年轻的的名字,据他自己说,自己是一名黑客,走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因为好奇心太重。对于热情大叔,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太多的戒心,倒是没藏着掖着,反倒是神秘兮兮的道:“听说这这个人好像是个地道的杀人狂,前几天还把一个女警给弄死了...”

    肖恩瞬间敏感起来了,他很清楚无论是国家的警察队伍中,还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警察队伍中男女比例都是不成比例的,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文职方面,总结下来就是女警很少,而在冲在一线的女警就更少了。微微筹措了一下的肖恩便插嘴询问道:“这女警是不是叫桑吉娜*蓓蕾?”

    洛克诧异的看了一眼突然插话进来的肖恩,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个消息来源是能够确定的...”。

    “什么意思?”满脸都是好奇神色的劳伯追问了一句

    “嘿嘿,我在来之前,入侵了那个寸头警官的手机,截获了他手中的一些信息...”洛克的脸上堆起了得意的笑意,随即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满脸警惕的望着正望着自己彻底懵逼了的两人,脸色难看的道:“这件事,帮我保密啊...”

    肖恩满脸复杂的看了一眼小年轻,一边点头,一边感叹道:“我就知道,能在监狱里蹲号的人都不简单...”

    而一旁的劳伯比起肖恩更委婉些的回应方式,就显得更具诚意了,他自来熟的将自己的胳膊搭在了洛克的肩膀上,满嘴大包大揽的道:“这个是自然,那群狗日的黑皮,把咱们当炮灰用,要让老子逮住机会,非狠狠的坑他们一次不可,兄弟你电话多少,加个联系方式,不是我说,你这本事做麻杆太屈才了...”

    洛克被这么一捧,虽然仍旧矜持,但眼角累积的笑意却是越来越甚,极为痛快的和劳伯交换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号...

    肖恩*塔利微微的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劳伯,心中嘀咕着----以前是不是小看了这家伙的交际能力...,就在肖恩还想要继续张嘴他继续问一些关于这次行动的相关内容的时候,但肖恩他们这一组的对讲机响了,传来寸头警官的声音,他极为不满的呵斥道:“狗日的,你们以为在郊游呢?嘀嘀咕咕没完没了?老实的蹲点,嫌疑人马上过来了,都他娘的给我打起精神来...”

    肖恩*塔利三人瞬间便纳闷了起来,显然从三人的诧异的表情中能看出一个共同的疑惑-----这货是咋知道自己三人在聊天呢?在三人不明所以的对视无果后,只能个个都老老实实起来了,也都不再聊啥,这样一晃到了午夜。

    这期间肖恩三人倒是受了不少罪,此时时节,蚊虫不少。一行三人卧在草丛里,不许随意乱动的藏了几个钟头,还不能起身活动,只是一会儿,全身就被叮咬的都是包,。

    劳伯*安利中途来了尿,肖恩也是服了这货了,竟侧趟着身子掏出家伙事,把尿就这么解决了。

    被蚊虫咬的满脸是包的肖恩心中越发的嘀咕起来----寸头警官不是强调说,嫌疑人马上就过来了么?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不过肖恩*塔利这略带些许抱怨的念头很快就被扔在了一旁。因为远处很快就传来了一阵..砰砰..密集的枪响。枪声不仅刺激了肖恩一行三人的应急反应,也打破整个土丧葬园的寂寞。趴在地上的一行三人迅速的对视了一翻后,全都忍不住站起来了。

    谁都明白三个行动小组中,只有抱团的四个便衣警察配了抢,而且听枪声的密集性与枪响的方位,再笨的人也知道能估摸出肯定是寸头警官他们出事了。果不其然,就在三人迟疑犹豫的时候,对讲机里也传来寸头警官的急切呼救命令:“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到这里支援,快..快..”

    听着对讲机中略带着些许惊慌与急切的命令,肖恩一行三人只能赶紧动身,往一号埋伏点,也就是警察蹲守的那个方向跑去。洛克和劳伯*安利倒是都很积极,跑的嗖嗖快,肖恩自从听洛克说出了他黑了寸头警官手机,从而得到的那个杀人狂的模糊信息后,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桑吉娜*蓓蕾警官,以及那个黑猫,亦或是黑猫那晚的警告----从我刚接手这个案子开始,就觉得它没这么简单,然后越来越诡异,直到昨天晚上死亡为止,我才明白那个所谓的幕后操纵者远不是像我们这种常规力量所能对抗的了的,他不但戏弄了我的身躯,还将我的灵魂塞进了一只黑猫的躯体里------

    所以肖恩心中也越发的警惕起来,拿出磨洋工--不积极---的态度,吊在队伍的后头,两只手已经全都插进了兜里,左手握着火机,右手已然捏住了一张二十元面值的冥币。这种行为,在前面走的劳伯与洛克看来就是胆怯的表象,所以明里暗里对于这位胆小的搭档、队友都或多或少的表现出了一丝不屑。

    但肖恩对此并不介怀,在他们看来上战场最先死的,往往是勇士,能活着走下战场的,很可能都是有一定战斗力的“胆小者”,至于--在战场上,你越不怕死,死亡就往往会远离你---的鬼话,谁信谁他妈死的的更快,毕竟现在都他娘的什么年代了,枪打出头鸟已然深入人心了好不好....

    肖恩本来委婉的招呼劳伯与洛克走慢一点,警惕一些,变相的在提示两人也这么胆小一把得了,但肖恩的委婉非但没有叫住两人不说,最后劳伯眉头一皱,嫌肖恩*塔利跑得慢,转首回身还主动拉着肖恩*塔利一起跑。不得不说肖恩*塔利又被这货的这股仗义劲给坑了。

    等肖恩一行三人赶到一号蹲守点的时候,这里已然躺着一个喘着粗气、带着些许痛苦呻吟的年轻警官,他的一只胳膊已经不规则的扭曲着,另一支手上颤巍巍的握着枪,但枪身上全是血,当他看到肖恩*塔利们三人后,艰难的抬起枪口,指着身后的树林,虽然剧烈的疼痛已然扭曲了他的面部表情,但其眼神中却密布着催促的神色----让肖恩*塔利们别耽误,赶快去帮忙。

    洛克迟疑了一下,当先动了起来,嗖嗖跑了出去。劳伯*安利一脸不惧的往那片树林看了看,又一伸手,跟年轻警官道:“枪借我使一下呗...”

    年轻警官扭曲的神色立刻寒了下来,毕竟丢枪对于警察来说可不是一般的小罪名,只有不想当警察的警察才会把枪借出去。站在一旁的肖恩倒是想抽劳伯*安利几个嘴巴,让他醒醒-----不管啥场合,咱们这种人跟黑皮借枪,跟借他们老婆有啥区别,而且可能么?

    为了不让那个年轻的警官发飙,肖恩立刻插嘴接过了话茬:“警官,你这伤势...,打急救电话了么?”

    年轻的警官的脸上的冷色这才缓释了一下,点了点头,仍旧焦急的催促道:“赶..快..去,别..他娘的..墨迹了..”

    看到这般情况,肖恩无奈又强行把劳伯*安利拽走了,一起冲向小树林。

    这里的范围太大,洛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没个明确的目标,原本分散开搜索是效率最好的,但肖恩与劳伯两人倒没有犯这个傻,决定结伴而行。

    劳伯的身手比起一般的常人来说还是比较敏捷的,看着结伴而行、有些畏畏缩缩的肖恩,劳伯叹息了一声,随即主动的走在了前头,担任起了开路先锋,并嘱咐道:“跟紧我,别他娘的走散了...”

    “恩.”无奈的应了一声的肖恩倒是紧紧的跟随着劳伯的步伐。问题是劳伯*安利这货压根不走寻常路,竟往树底下钻。这片树林中也都是有些年头的荒坟,有的坟头显然很久都没有包土了,不注意看就是小土丘,而有些坟头就直接靠在树旁边,跟树根倾轧在了一块,两人也不知道一路上踩了多少的坟头,得罪了多少人的祖宗...

    劳伯*安利倒是十分光棍,根本不避讳这些东西,甚至有些时候,为了减少行走的路经,就直接踩着坟头开路。肖恩倒是没他这么彪悍,也许是因为隐藏了另一个神秘的身份,所以他对于死者倒是有种特殊的敬意,就选择了特意绕着走。

    肖恩*塔利也没细算肖恩*塔利俩追了多久,这一次劳伯*安利又踩到一个荒坟上,突然传来“哗啦”的一声坍塌声响,还未等肖恩回过神,劳伯*安利便是一声惨叫。

    定眼望去,肖恩才发现劳伯趟路的荒坟竟然塌了,劳伯*安利整个人也都彻底掉了进去。肖恩看到这情况没来由的心中直发毛,同时心里也在暗自骂咧咧的道:“让你他妈的作,这下好,看你下次还还敢不敢踩人家坟头了”

    还没等肖恩上前帮忙,他便看到了从坍塌的荒坟中,飘出了一片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类似与磷火的诡异东西,腾升到了空中,随风摇曳。说实话,无论这是不是磷火,反正肖恩是第一次看见着东西,飘在空中的它们好像是萤火虫,但它们比萤火虫更加飘逸,这诡异的黄点还迅速上升,很快就消失在树上茂密的枝叶中。

    心里直发毛的肖恩*塔利看的直愣神,这时塌陷在了坟墓中的劳伯*安利,却对自己的搭档的反应越发不满了,隐隐有些发飙了的向外喊道:“卧槽,干什么呢,快他妈救人啊!”

    肖恩迅速回过神,急忙踏上了荒坟。只见劳伯半截身子都卡在坟里了,虽然自行挣扎一番,却压根爬不出来,脸上还带着浓郁的惊恐余味,肖恩倒也不墨迹了,伸手便拼尽全力拽着他,给他加一股劲,想要将他从里面拽上来。

    一开始两人配合倒挺好,就在肖恩准备一口气将其拔上来的时候,但下一瞬间,他便发现劳伯的表情一顿,脸色迅速再次密布了惊恐,带着些许哭腔的结巴道:“卧..槽.,有..人..在摸我腿..!”

    听到搭档这般说,肖恩全身的汗毛迅速的炸了起来,诡异的气氛让自己的心中也越发的没底了-----这大半夜的,坟头里能有啥?不都是死人么?而且像这种年头的慌坟,不说人了,似乎骨头也烂了吧,总不能谁无聊到在荒坟里睡觉、躲猫猫吧...

    总之,有那么一瞬间,肖恩有撒手就赶紧离开土丧葬园的冲动,但心中的理智又强压下这念头,手上拽拖的劳伯的力度再次加大,惊恐万分的劳伯自己自然也是玩命的用力。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