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一章 入侵灵魂壁垒的猫妖
    本站:m..

    总之,有那么一瞬间,肖恩有撒手就赶紧离开土丧葬园的冲动,但心中的理智又强压下这念头,手上拽拖的劳伯的力度再次加大,惊恐万分的劳伯自己自然也是玩命的用力。

    在肖恩的拖拽与其自己的挣扎下,伴随着一声脱力的闷哼声,劳伯终于从被坟头了挣扎了出来,由于挣扎的劲儿过猛,他整个人顺着坟头的斜坡,咕噜噜的滚落到旁边的地上,喘息了两声后,一身狼狈的劳伯,甚至连裤子都开档了。他顾不上这些,急忙爬起来就要招呼肖恩赶紧离开...

    但肖恩却没有理会他,而是一手举着电棍,一手打开了聚光电筒,往坟头塌口处凑去。顺势打量了一眼周遭密密麻麻的荒坟头与摇曳在黑夜中的树影,劳伯只能干咽了下喉咙,然后学着肖恩举着电筒与电棍凑了过来,纵然是借着电筒的聚光,但荒坟已然坍塌了部分,加上视线死角,肖恩*塔利看不太清,却能肯定,这里面确实有个东西,毛茸茸的东西,好像是只病猫,但又好像是一窝,反正外面的动静再怎么大,它也只是本能的向拐角里挪了挪身躯...

    靠拢过来的劳伯*安利嘴里又不干不净的骂咧起来,随着两人都镇定了下来,倒是腾起了一种想把这东西拽出来的想法,毕竟好奇害心谁都有,而此时的两人之中,极度想要找回场子的劳伯这方面的心思更重。不过说到底此时的两人有这个心,却真都没这个胆,毕竟两人现在对猫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症,只能用莫名的眼神交流,谁也不肯先说出心中真实的想法....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一声枪响,这顿时让肖恩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这才想起来,他妈的还有正事。劳伯*安利也不理这坟头里的野猫了,拉上肖恩*塔利,就奔向枪声响起的方向冲了过去。

    肖恩*塔利一边跑,一边打心里估摸着距离,等跑的差不多了,肖恩气喘吁吁的拉住劳伯*安利,轻声道:“别跑了,改轻步快走,顺便喘口气,不然真与那个杀人狂魔遭遇上了,体力上是要吃亏的”

    劳伯*安利这次倒是没有再犟,两人在荒坟地里走了一段时间,有些沉不住气的劳伯压低自己的声音道:“这怎么还不见人呢?”

    肖恩只是皱了皱眉头,这事儿他真的是没法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到现在到底是个怎么情况,但越是这般焦虑却越是没头没绪,肖恩悬着的一颗心就越发的紧张,就连一直攥住打火机与冥币的手心也沁满了汉。

    就在肖恩两人往前的脚步越发迟疑,经过一棵老树下的时候,已然进入草木皆兵的肖恩听到吧嗒一声响,他挑起眉尖,寻声望去,敏锐的将视线投向了身侧的劳伯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劳伯*安利的劳改头上,而劳伯*安利下意识的抬首摸了一下,等摊开手掌一闻又一看,他的声调再次变了,言语中压制不住的恐惧与颤粟的呜咽:“卧槽,.是..血..!”

    随即,同时视线也不住的向上瞄,肖恩*塔利被“血”这个字眼刺激到了,一时间神经绷得紧紧的,他再也顾不上藏拙了,尝试默念道:“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咒语刚结束,莫里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阵恍惚,下一刻他便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来到了静止世界,望着周遭停滞袭来的镜像,穿着一身黑袍的肖恩,微微的挑起了眉尖,因为他在自己身侧的大树上看到了一扇闪着妖异光泽的光幕,随着自己轻轻的一点手指,自己已然借助规则之力凌空飞起,来到了茂盛的树枝中挂着寸头警官警官的尸体,只见在他尸体的身边正蹲着一个蒙着脸,但右耳朵上带着银饰环的家伙,正掐着一张即将燃烧殆尽,残余的或碍眼却异常诡异、阴暗火焰的符纸,眼角带着一丝残冷笑意的镜像,显然没有将树底下的两个撞过来的麻杆放在眼里...

    肖恩绕着立体的镜像周遭打量了一番后,才钻进了妖异的光幕中,刚刚进入灵魂壁垒,莫里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寸头警官正奋力在和三四名身手不错的女子搏斗,此时已然被逼到了灵魂壁垒的一角,而这四名女子中,还恰恰有一名是自己刚好认识的----已故亡了的桑吉娜*蓓蕾警官..

    对于黑袍人的贸然闯入,正在撕打的五人瞬间懵逼了.

    而桑吉娜*蓓蕾警官更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若有所思的凝视着一行人的黑袍人,还未等她开口,亦或是行动,黑袍人便将神色掠过了她,语气凝重的道:“你们是怎么打开这个灵魂壁垒的?”

    一个长相较为妖艳、身材十分有料、年龄在二十八九岁的女人,神色慎重的反质问道:“你是谁?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肖恩眼神越发犀利起来,同时身上也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势,让原本想要伺机挪步站过来的寸头警官,也止住了脚下的步伐,而桑吉娜*蓓蕾却在这个时候,弱弱的出声道:“是那个人,我们受制于他,而且他的能力十分诡异..”

    “闭嘴,桑吉娜*蓓蕾,你想连累我们遭受惩罚么?”那个长相较为妖艳、年龄在二十八九岁的女人显然是入侵灵魂壁垒的姐妹四人组的大姐头,她及时呵斥住了态度有些微妙变化的桑吉娜*蓓蕾,随后才越发警惕的望着黑袍人道:“无论你是谁,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肖恩沉默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道:“不,你们既然来到这里,就代表着你们已经死亡了,就应该去亡者该去的世界,而不是继续滞留在这个世界上..”

    “亡者该去的世界?滞留?你以为你是谁?----缥缈、亦或是已然损落的神灵么?”大姐头语气变得越发凌厉起来:“你管得也未免太宽了...”

    “我只管我能碰到的亡者..”说到这儿,黑袍人的脸上腾起了一丝无奈的微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亡者引路人,一名只为死神服务的...异类...”

    说到这儿,他也不理会众人惊慌诧异的目光,从黑戒指中凭空捏出了一张二十元的冥币,缠手一抖,瞬间腾起一股妖异的火焰将冥币燃烧殆尽,在众人脸色愈发难看的情况下,也不多说废话,带着凌厉的声势直接扑了过来,纵然此时灵魂壁垒的中的所有人都将矛头对准了这个黑袍暴力男,但双方的武力值劣势太大了,只是一瞬间哀嚎惨叫声就成片连起,包括寸头警官在内,都是被其接触性的一招打到,而整个灵魂壁垒中除了始终猥琐不前的桑吉娜*蓓蕾之外,其余的四名亡魂此时都哀嚎的趟在地上将身形缩成了虾米。

    看着不断向后退却的桑吉娜*蓓蕾,肖恩倒是没有对其动粗,而是一把攥住了站在原地惊恐异常、不知所措的桑吉娜*蓓蕾的胳膊,在其哀求声中,微微叹息了一声道:“逝者已逝,去亡者该去的世界吧”

    在肖恩接触性的打倒灵魂壁垒中的第一位亡者的时候,世界的大门已然在灵魂壁垒中凭空出现,就像是古老画卷中展开的古朴大门一般,在肖恩凌厉的目光中,连带着寸头警官在内的四人全部自觉的走进了大门之内。

    望着壁垒主人离去,缓缓坍塌了的灵魂壁垒,挪着步伐向死亡世界的大门走去的桑吉娜*蓓蕾,仍带着不甘与些许哀求的道:“我在天桥之上,看到你能死而复生,....如果你能帮我真正的复活,..我..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

    “...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岸,也许那只是神灵才能拥有的能力,但我并非是神灵...”黑袍人将自己的兜帽慢慢的褪下,露出了满头泛白的头发,满脸苦涩的道:“...而且这...死而复生的代价...我已然支付不起第二次了....”

    诧异的望着黑袍人重新将自己的兜帽带上,这才缓过了些许诧异感的桑吉娜*蓓蕾,随即想到了在天桥下,别他紧紧搂在怀里的女人,没来由的从心中腾起了一丝嫉妒感,带着满脸苦涩与无奈的表情,遥望了一眼亡者世界的大门,随即迈开步伐走过去,同时用羡慕的口吻道:“你很爱她,对么?”

    “..不,这...更多只是因为一个承诺...”黑袍人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郑重..

    已然将自己半个身子跨进了亡者大门的桑吉娜*蓓蕾,听到黑袍人这般说,再次诧异的扭头望了一眼肖恩。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最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的道:“小心树上的那个人,别再找的黄珠子了,它们就在你们的身上,你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说完这些,她便扭头便彻底没入了亡者世界的大门,留下了一脸茫然的肖恩..

    还未等肖恩从茫然中回过神,已然换了身碎花长裙将身材与青春气息衬托的完美无瑕的苏芮,从并没有关上亡者大门后走了出来,她踩着高跟鞋,完美无瑕的容颜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打量了一眼,这漆黑一片的静止世界,神色中略带着些许微微的遗憾,随即轻轻咳嗽了一声,将肖恩从怔神的状态中招了回来。当她看到肖恩望着自己的神色又是一怔与交织着丝丝惊艳感的时候,苏芮眼角的笑意倒是越发浓烈起来,但这表情很快又被其隐匿了起来,然后她伸手从虚空中捏出了一小沓冥币递给了肖恩道:“恭喜你完成这个月的硬性指标任务,这三百元的冥币是你这个月的酬劳..”

    “不可否认,你的业务水平与效率在直线提升,但遗憾的是没有其他的奖励,希望你能之后的日子里再接再厉”说到这儿,苏芮突郑重起来:“前往古中界大陆的事情,需要暂缓一段时间,但我希望你能做好随时前往那里的思想准备..”

    听到苏芮这般说,肖恩不由的舒了口气,好好的日子不过,谁他妈的愿意去玩命:“没问题..”

    看着苏芮重新走入亡者世界大门,肖恩也不愿意在静止世界墨迹了,外面可还是有一个更难缠的正主正在等自己呢,可不能让冥币的效力时间都浪费在这个空间了

    来到自己的镜像前,毫不犹豫的撞上了上去,肖恩只是感觉一瞬间的恍惚,便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重新恢复了本体世界的视觉与听觉,然后他下意识拽着劳伯*安利一同往旁边躲避,顺势抬头晚上打量着身旁的那颗大树

    这树太茂盛了,上面全被枝叶遮盖,站在下面往上看,完全看不出个啥来。

    显然肖恩的拖拽已经让劳伯意识到了什么,正在琢磨怎么办呢,却不想肖恩已经有动作了,他对着粗大的树干狠狠踹了一脚。显然这在劳伯看来就是傻逼的行为---这能有什么用?纯属白费力气。还没等他说出嘲讽的话,肖恩的脚儿已然踹到了树干上,这偌大的树干倒是带着微微颤粟了一下,虽然对方的力道出乎劳伯的意料,但结果似乎也证实了劳伯的想法,他走上前劝慰道:“兄弟,别费劲了,要不我爬上去看看得了”

    随即他便朝着那颗大杨树下走去,而这个时候树上面恰逢其时的传来哗啦一声响,一个黑影落了下来,妥妥的砸在了正抬头向上望的劳伯身上,接着一声闷哼声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这黑影是个人,脑袋先着地的,躯体倒是砸在了劳伯的身上,只是这一下便将倒霉的劳伯砸的惨叫了一声后,便没了动静。有些懵逼了的肖恩举着电棍,一边警戒,一边往劳伯的身边凑过去。好在自己的那个只是被砸晕了,而哪个从树上掉下来的尸体,却正是寸头便衣警官,此时他整个脸都扭曲与变形了,之所以能认出来,不仅仅是因为刚刚自己收割了他的亡魂,还有他的穿着和身形、以及特殊的面貌特征。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