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佛系小媳妇〕〔重生八九甜蜜蜜〕〔宠婚99次:总裁大〕〔我是污妖王〕〔逆转重生1990〕〔原来我是富二代〕〔花开满地伤〕〔支教青云路〕〔我美丽的契约女人〕〔邪性老公太霸道〕〔混子的挽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维入侵〕〔大唐第一闲王〕〔抗战之我的长征〕〔翻天之美人计〕〔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我是哥斯拉之无限〕〔黑夜进化〕〔仙凡同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二章 平凡绝不逊色任何一种绚丽的人生
    微微试探了一下劳伯的鼻息,察觉他没什么大事,肖恩倒也没有第一时间将他弄醒,而是迅速的全神贯注的戒备了起来.说实话,自己是真的没料到寸头警官会死在这里,而且这样的环境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形单影孤,甚至心中一度期盼埋伏在外围的警察赶快来支援的期待,毕竟现在让自己和那个在树上隐匿着的能力不明的家伙死磕,自己的心里多少有些没底和犯怵...

    肖恩一边警戒,一边脑筋飞转,微不可查的用眼神瞄了一眼树梢,然后就摸到了寸头警官的腰间,找到对讲机了。

    显然此时的肖恩*塔利想通过这个特殊的对讲机跟其他人联系下,如今自己遇到了一伤一死两位警察,至少明面上,还有两个年轻警察不知所踪。但没等把对讲机打开,树上哗啦一声响,又一个黑影落下来。

    他身法很轻盈,从自己的头顶而落,握着拳头,显然是要给自己一击致命的打击,不过好在肖恩也警惕性十足,在拳头落下离自己头顶不足三寸的时候,已经切换了战斗意识的肖恩,一个侧步跃踢,瞬间就将偷袭者砸飞出去,但对方显然也不是寻常的庸手,双手撑在胸前倒是卸下了断胸骨的重击的大部分力道。

    斜飞出去的偷袭者还没落地,得势不饶人的肖恩便急速的跟了上去,脚下的跺、跪、踢、踹的狠招更是一招连着一招,速度之快、力道之强,招式之凶猛,生生的将地上的杂草、尘土零落的带起,一时间带起了偌大的飞沙走砾的声势。

    肖恩的声势凌厉的进攻不但让偷袭者应接不暇,而且也让其越打越心惊,这显然是全程被压制的节奏,为了改变这种下盘尚未站稳的劣势,偷袭者更是狠狠的一咬牙,一半卸力,一半硬抗的借着对方的一记力道十足的飞踹,足足倒飞出去了四五米,狠狠的撞到了那颗之前藏身的大树干上,在缓住了差点被撞的背过气情况下,才正式的站稳了下盘。

    龇牙咧嘴的望着紧随而来的杀招,倒是让偷袭者激起了一股凶狠的劲头,只见他脚步身后的树干上猛然一踹,硬生生的在树干上踹出一个浅脚印,借力顺势窜了出去,叠着寸拳直击对方的胸口门户,虽然距离足够近,但被战斗意识接管的肖恩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探手出去,随即拉住对方的胳膊,再一侧身,一拉一拖,瞬间别着对方的胳膊,然后一个寸踢,硬生生的将偷袭者踹飞出了六七米远,结结实实的来了个狗啃屎..

    被踹飞出的偷袭者,反应不可谓不快,刚刚到倒地便瞬间就又盘起了身子,而紧随而来的肖恩,紧随其后一个越跳在对方到底之时就瞬间挺进了五米多的距离,犹如传说之中侠客的轻盈的轻功一般,随即快步压拳而上,在快拳寸踢的对打中,偷袭者迅速的再次落入了下风,不消一会儿,单单脸上就挨了四五拳,就算是对方反应极快,卸力不俗,此时也被打的变身成了猪头...

    凶狠的劲头被迅速消弭了的偷袭者可谓是越打越伤心,越打越绝望,同时心中也越发的慌乱起来,再这么打下去,一旦外面设伏的警察围了上来,自己还能有好果子吃?既然无心恋战了,偷袭者只能迅速的瞅准一个机会,一个跃身飞踹,对方果然跃起一个鞭腿,故技重施的偷袭者再次一个半卸力、半硬抗的想要借着被踢飞了出的力道逃跑,但显然这一次他低估了肖恩的鞭腿的力道,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喷出了一口老血,直接被踹出了近十米远,但这家伙也是个亡命徒,身子刚落地便盘了起来,便头也不回的飞快的隐匿进了夜色中,顺带留了句有些不伦不类的狠话:“卧列格槽,疼死老子了,你他妈的给我等着...”

    肖恩倒是微微的有些喘息的站在原地,叠着眉头的凝视着对方逃跑的方向,没有贸然的追上去,不是他不想追,而是自己与其搏斗过程中,虽然表面上看似比对方强上一筹,但是这是战斗意识体带来的战斗加成,而且剥夺头衔之后,称谓对规则之力加持也相应的减弱了,完全没有了上次在天桥上的那种酣畅澎湃的力量感,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是有时间限制的,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追逐这样伯仲之间的对手显然就不是肖恩的意愿了。

    当然他还有一个首尾要处理一下,微微缓了口气后,他才扭过头来,向不远处的荒坟灌木丛中低喊道:“出来吧,等着我请你么?”

    随即才听到荒坟的灌木丛中一阵唏索声,一个高瘦的人影从里面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原来是洛克,只见他此时脚步迟疑,脸色微微有些亢奋与不安的小步靠近,显然刚才在树下两人如武侠片中的高手一般,飞来窜去的对打的激烈程度,让他更进一步的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程度,同时也让他没来由的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原来高手侠客从来都不是传说,而是隐匿、淡化在了人们的视线中了。

    到了这个时候,让他对在三人组刚刚建立时的肖恩的感官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对其胆小而产生的鄙视感,褪去转化成了莫名的羡慕与感叹-----高手果然都是那些容易被人忽略的家伙..

    带着些许复杂、忐忑的心绪,洛克边走边说的道:“大...大...侠,我..真的是..什么都没看到...”

    “看见就看见了,我还能杀你灭口不成...”看着已然走到近前的洛克,肖恩长舒了一口气,随即突然又翘起嘴角道:“当然,如果你嘴儿不把门的话,一旦造成了社会恐慌,我想就算是警察不来找你,更神秘的一些人也会让你彻底闭嘴,我说的话,你能明白么?”

    “..能,你真的..是...上面..的那些..人?”洛克一边点着头,一边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将手往兜里摸了摸:“不过,..你..现如今的身份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不该知道的就别问”敏锐的肖恩微微的挑起眉头,勾起了自己的食指:“东西拿来,留着那东西对你没好处...”

    洛克带着满脸惋惜的表情,从兜里将自己的另一部触屏手机套了出来,肖恩接了过来,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将里面的有些模糊的打斗画面录像删掉了后,才叮嘱道:“我知道搞你们这一行的人,肯定有办法恢复它,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彻底忘掉今晚这一幕,这对你没有害处...”

    肖恩一边打着招呼让洛克过来帮忙,一边向树底下的劳伯哪儿走去,那货儿现在还昏迷着呢,自己一行人必须要转移阵地了.要是刚才与自己交手的那家伙被抓住了,还好说,但没抓住,这儿还死了个警察,情况就有些微妙、尴尬了..

    虽然对于现在肖恩说的话,洛克是绝对的信任与服从,但是他还是将心里的疑惑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大..侠..,有这必要么?你..可是..”

    “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他他妈的现在是个在职的重刑犯,而且还是那种随时都会被枪毙的那种...”只是一瞬间肖恩的语气边凌厉的起来,对方的话显然触动了肖恩心中的那股憋屈感,当下狠狠的瞪了洛克一眼:“别触碰这警察,背上劳伯,我们离开这儿...”

    后者也被肖恩突然炸起的莫名忿然,吓得胆战心惊,深怕对方突然改了主意,将自己就地灭口了,而自己也铁锭是白死,所以在行动上也丝毫不打折扣...

    背着劳伯的洛克气喘吁吁的跟着肖恩一前一后的向一号蹲点地赶去,听着喘息声越来越重的洛克,肖恩倒也没有不近人情的还要继续走,而是在一个隐藏环境不错的荒坟边驻停下来:“就在这儿休整一会儿吧,顺便把劳伯弄醒..”

    “那个...大侠.,..我..能..拜你为师么?”洛克一边正准备掐劳伯的人中,一边道局促的小声试探的请求着,显然这个小青年的心中也有一个激情澎湃的侠客梦

    “知道我们这种人为什么会被世人称为觉醒者么?”肖恩沉吟了一会儿,才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因为现有的训练手段是训练不出来我们的,只能靠自身觉醒..”

    随即他惆怅的望了一眼天空中的圆月,满脸苦涩道:“曾经的我也有一个侠客梦,但真当我拥有这样的能力的时候,我才发现这路途之上不全然是风光,恰恰伴随我最多的却是忐忑、磨难以及更多的束缚与制约。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悲哀的发现平凡的美丽,它绝不逊色任何一种绚丽的人生”

    望了一眼有些失落的洛克,肖恩语气真挚的道:“平淡活着吧,也没什么不好的....”

    说到这里,肖恩拍了拍对方更多肩膀,然后才扭身坐到了劳伯的身边,狠狠的掐了一下劳伯的人中,反复几次之后,对方刚才幽幽醒来,炸呼呼的问道:“卧槽,老子又他妈怎么了?”

    “寸头警官死了,你被挂在树上他的尸体砸晕了,我们只能先撤退掩藏到这个地方...”肖恩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其中自动省略了与偷袭者对战的过程

    三人在坟荒坟便沉默了一会儿,劳伯*安利从裤口袋里莫出了一根烟,顺势叼着一颗没有点燃的烟,但随即又意识到了什么,又将烟重新塞入了烟盒中,皱着眉头望着肖恩*塔利问道,“那怎么办?”

    看着洛克也把视线投递过来,肖恩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假..伤怠工吧”

    洛克的眼神中露出了浓浓的疑惑及诧异,看着肖恩扫视过来的眼神,迅速的低下了脑袋掩饰住了脸上的神色。而一旁劳伯*安利倒是似乎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想了想,拿出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这次临时任务到现在已然出现了人员阵亡的情况,而且还是个带枪的警察,伤和亡可是两个概念,这对于劳伯来说,自己一行要抓的那个杀人狂已然超出了自己的抓捕能力,对于这种凶徒也许应该触动那些特警,所以也不管默不出声的洛克的异常,便点头赞同道:“兄弟,还是你脑子好使,带枪的警察都被弄死了一个,就凭我们现在手里的装备,上去也是送死的份,就按你说的来...”

    随后他盯着那颗老树,脸先一丝狠劲儿,低吼了一嗓子,猛冲过去。接下来的一幕,看的肖恩直发楞,而洛克诧异之余还不忘将视线投向了肖恩,满眼都是----你的这位搭档可真虎...。肖恩只能坐在那里耸了耸肩膀,带着满脸苦涩无奈的淡淡笑意,轻轻的摇着脑袋...

    而此时的劳伯,正抱着老树,将额头玩命的往上撞。伴随微弱的“咚咚”的声音,树上叶子都被撞下来几个,等劳伯*安利再一扭头回首看过俩的时候,肖恩微微的咂吧了一下嘴巴,满脸都是---你他娘,够狠----的神色,而劳伯的上半张脸都红了,甚至额头上的血还迅速往下溢呢。

    劳伯*安利整个人有点懵,一边使劲压额头上的伤口,一边强调,“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怎么样?哥的这法子很牛逼吧?”

    肖恩与洛克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无奈,能和这样的人搭档,两人也是服了。倒是劳伯*安利在一旁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脑袋,催促两人道:“你们俩等啥呢?快点来撞树啊...”

    肖恩*塔利念叨句,“学个屁!”随后就躺倒在,好一通的滚来滚去,甚至还不停的蹭着四肢。最后站起来时,肖恩*塔利整个人比起路边的叫花子还要狼狈,衣服在刚才打斗的时候,倒也留下了一些口子,没有十几道也有七八道了。肖恩还从劳伯的额头上借了点血,往衣服抹了抹。

    完事之后,肖恩站在劳伯的身边,问道:“我这个样子,惨不惨?”

    劳伯*安利在原地愣了愣,就差跺脚了:“..惨.,你有着办法,怎么不早说,我差点撞了个脑震荡...。”

    看着已然从地上打滚起来的洛克,想要伸手从自己的额头上借点血迹抹身上,劳伯气不打一处来的挥手格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儿:“卧槽,你们俩也太...,别太过分啊...”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