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三章 警告与扞卫世俗规则的锁链
    洛克倒也没有介意,只是低声的笑道:“劳伯大叔,世道变了,凡事动点脑子,没坏处..”说到这儿,他还若有所思的瞄了一眼,正颓废的依靠在坟头便的肖恩

    随即有样学样的拿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架势,靠着树干坐了下来。看着一行三人都已经就绪,肖恩就把对讲机打开了,上来就是一通呼叫,但连续喊了半分钟,也没人回应,就在肖恩异常纳闷的时候,土丧葬园的西北角又传来了一阵密度不小的枪声。

    这响动迅速的让肖恩*塔利联想到了那个蒙面偷袭者被警察、亦或是特殊部队给堵住了,亦或是其他情况,这样又过了十几分钟后,远处的周围闪烁起了一大片警车上特有的警灯,还有警笛声不时的呼啸加入进来。看到这一幕,肖恩也不在原地墨迹了,而是三人互相搀扶着,往已经闪烁起了警车灯和救护车等的一号蹲守点走去。

    等肖恩一行三人强跄踉踉的来到一号蹲守点的时候,一号蹲守点已然来了五辆辆警车和两辆救护车。在问清了三人的身份后,便直接放行了。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都这德行了,当然直接被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直接收容到了救护车上,不过在这辆救护车上肖恩倒是没有看到先前的那个受伤的年轻的便衣警察

    但救护车没急着开,很快又有两人被抬了上来,三人都认识这是另一组的两位麻杆,他们也受了伤,其中呜咽不清哀嚎声与模样绝不是装的。

    寻声望去,洛克与劳伯两人的脸色都不禁的变了味道,哪位呜咽哀嚎的伤者,胸口红了一大块,血腥味十足。另一个从外面看不出有啥伤势,但整个人昏迷不醒。

    也许是车已经满载了,所以救护车先行开走了,把肖恩*塔利们送到了就近的一个医院,显然警方也一定跟这医院打招呼了,别看大半夜的,大门口早就候着几名医护人员。

    两位重伤的麻杆在与车上医务人员的重点介绍下,迅速的被两位蒙着口罩的白大褂的医生接手了,然后直接被送到移动病床上,奔向手术室,而肖恩、劳伯、以及洛克则是被一个外科医生带着,去了门诊。

    这医生倒还算尽职,细致的询问了一番后,又给三人安排拍了片子,还给劳伯*安利缝了针,最后诊断的结论是---劳伯*安利额头受伤,外加轻微脑震荡,肖恩和洛克两人都没啥大事,就是身上多处擦伤。

    慎重的医生给予三人住院观察两天的建议,这正对肖恩和劳伯的意思,不然沃尔夫*理查警官又该让两人去蹲守住那个凶宅,找什么黄珠子,直到这个时候,肖恩仍旧对这个事情有些发憷,他不知道在树上偷袭自己的蒙面人是不是就是案件的幕后主使者...

    肖恩*塔利三人躺在一个病房里,这应该是一个特殊的病房,空间足够大,而且还有淋浴间、网线等等专门附带硬件设施,三人之中伤势最终的劳伯*安利还被输液了。经过这大半宿的折腾,肖恩也感觉无论是身体还是精力上都是异常的疲惫,倒是洛克这个夜猫子还亢奋十足的刷着他的触屏手机,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肖恩变相委婉的警告了对方一下后,便索性闭上眼睛,呼呼睡起来...

    肖恩*塔利睡得不沉,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开门。肖恩*塔利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洛克的病床,才发现洛克这货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下了。随即才扭头向门边看了一眼。

    当发现是瑟维*多琳纳、也就是那个法医,穿着白大褂进来时,让他脑海中瞬间便腾起了前天晚上,在市局法医楼中趟放在移动病床上被解刨了的桑吉娜*蓓蕾警官的遗体。刹那间,肖恩*塔利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随即彻底醒了。

    穿着白大褂的瑟维*多琳纳与肖恩的视线,一触就挪开了,一副冰山气质的她,冷着一张脸将视线投向了另两张病状后,才重新将视线投放道已然从病床上坐起来的肖恩身上,然后径直向其走了过来...

    “...,警官,这么晚...,还有..什么事么?”看着对方冷着脸走过来,肖恩*塔利打心眼里不知道这个时候,这名法医警官到这儿来干什么...

    劳伯与洛克被肖恩*塔利这般没有丝毫压低嗓门的发问声,给惊醒了,显然这两人并没有看上去那般没心没肺的睡意沉沉。当劳伯睁开眼看到瑟维*多琳纳后,身上跟按了弹簧一样,嗖的一下坐了起来,显然这女人给他的印象是阴森恐怖型的

    看着床上反应有些过度的劳伯,瑟维*多琳纳倒是在其床尾驻足下来,露出一丝冷笑:“我有这么可怕么?”

    “这倒是..没有..”劳伯违心的说了一句,随后也不管临床上已然腾起了满满的诧异与疑惑的洛克,微微有些担忧的道:“警官,我们可还没死呢,你来这儿,不会是想弄个活体检验啥的吧?”

    这瞬间让从床上坐起来的洛克脸色难看了起来,瑟维*多琳纳倒是没急着接话,反倒默默的站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扫视着在场的三名病号。最后,她索性又找了椅子,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了上来,轻哼一声,将三人的老底给毫不留情的揭了出来:“装的不错嘛?”

    肖恩倒是微微的垂下了脑袋,洛克则是心里咯噔一下,而劳伯*安利则是嘴硬质问道:“警官,你这话说的,我们装啥了?”

    瑟维*多琳纳指着劳伯*安利额头,冷笑了一声道:“你就别嘴硬了,还想试图懵我,我可是法医,我去外科调过你的伤势样片,你这额头上的淤血的分布和伤口位置,我能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确定这是自己撞出来的...”

    低垂着脑袋的肖恩*塔利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挑起眼角,瞄了眼脸色已然微微有些变色的劳伯,微微哀叹了一声,打心里对瑟维*多琳纳竖起大拇指,心说这小娘们不但眼睛毒,这审讯时用的语言诈术倒也不错...

    不过,劳伯*安利倒也光棍,眼见事到如此,抵赖是不成了,在态度上,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对瑟维*多琳纳连连作揖、哀求道:“姐,你是俺亲姐,别把这事告诉沃尔夫警官行不?你们是同事,那家伙德行我不说,你也清楚....”

    瑟维*多琳纳听到劳伯尊称她的时候,就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尖,随即摆摆手,示意她不会乱说。随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三号病床上的洛克和劳伯,一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你们俩,到外面出去走一走...”

    劳伯诧异的看了一眼法医,神色中尽是疑惑,倒是一旁的洛克若有所思的的看了一眼肖恩,行动反而干净利索,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门口后,她才起身走到门前将病房的门带上,随即一转身,凑到肖恩*塔利身边,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面巾递到了肖恩的面前:“带上...”

    肖恩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迟疑,并没有立即行动。这让瑟维*多琳纳的神色越发的冷冽起来:“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系不系上?”

    肖恩默然了一会儿,才将结果对方手中的面巾,带着些许忐忑的系在了脸上:“你到底想干什么?”

    迎上肖恩有些气愤与无奈的神色,瑟维*多琳纳向后退了两步,才掏出手机郑重的比照了一番,之后,才从嘴角挤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果然..是..你...”

    说完着句话后,她走到了床头,用手指挑了几下,系在肖恩脸上的面巾便被其解了下来,重新被其收回了裤兜里,轻咳嗽了一声道:“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解释什么?”肖恩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微微有些心虚的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噗嗤”板着脸的瑟维*多琳纳轻笑了一下,就像是盛开的雪莲一般,沉吟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手机划开,打开了一段剪切的视屏,随即递到了肖恩的面前,脸色再次恢复的极为郑重道:“你的贸然行为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为了压制这段视屏的传播及相关的舆论引导,我们动用了不少资源,上面希望在考察期间的你,能够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方式,现在的你准备能给予我什么样的答复?”

    莫里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位法医美女,随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沉吟了一番后,才苦涩的问道:“你们准备让我给你们一个怎样的保证?”

    “非特殊及危机的情况下,不得以觉醒者的方式解决问题,能做到么?”刻意压低了自己声音的瑟维*多琳纳凝视着肖恩

    后者微微的一怔神,随即利索的点头道:“没问题..”

    “觉醒者从来都是孤独者,我们游走在世俗规则之外,却又被扞卫世俗规则的锁链枷锁于身,希望你能尽快适应这一切...”瑟维*多琳纳带着些许苦涩的笑意,委婉的道:“没有人能够脱离真正的规则束缚,我说的,你能明白么?”

    肖恩默然的点了点头,这让他突然想到了亡者世界的主宰曾说过的一句话----一个合格的死神,就要有一副漠视一切的铁石心肠,神灵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规则,一旦无法守住规则、亦或是让规则堕落,他的损落就在所难免,我是死亡的规则,当这规则被打破、腐化的时候,...我...也会损落------

    茫茫之间,肖恩不由新生感慨-----这个世界老旧的规则也许会被更替掉,但永远会有新的规则替换上来,昔日的神灵都挣脱不了规则的束缚,更何况自己这个弱小的觉醒者呢....

    想到这儿,肖恩再次点了点头,他明白对方只是在委婉的警告自己的,束缚着觉醒者的规则是有容忍底线的,当你触碰到这底线的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着对方再次的默然点头,瑟维*多琳纳倒也没有去管对方是真的明白,还是在糊弄自己,倒是话题一转,岔到了别处:“这都一天多没见了,你们在那宅子里蹲点查案,有啥发现了么?尤其遇到什么怪异的现象没?”

    肖恩*塔利倒是没隐瞒,把在凶宅和劳伯的怪异遭遇以及黑猫说话的事情都讲述了一边,还把刚在土丧葬园中支援时,遇到的坟头的怪异以及和蒙面偷袭着大打出手的事情说了一通,当然不该说的,自然也自动省略掉了。

    瑟维*多琳纳默默听完,带着诧异的神色再次打量了一眼肖恩,随即叹了口气道:“偷袭你的那个人很大程度可能就是幕后主凶,他的能力有些诡异,我们在他的身上折了不少人手,所以案件很棘手,这个人的危险等级也很高,所以以后的行动中,尽量的小心一些...”

    “能冒昧的问一下,我的搭档劳伯,..他..是不是..”

    还没等肖恩说完,心思聪慧的瑟维*多琳纳便摇了摇头,无奈的压低声道:“你以为觉醒者是大白菜么?”

    反复打量了一眼肖恩后,欲言又止的,最终却是叹了口气...

    这倒是让肖恩*塔利有些不明所以,心里不免的嘀咕起来-----也不知道她叹个什么劲。

    随后她有伸出手来将纤纤玉手探到了肖恩的额头上,试了试,询问,“这期间,有发烧的迹象么?”

    肖恩摇了摇头,听着对方这般问,他哪还有心思想其他的,总觉得对方意犹未尽、话里有话,就在自己准备再探探对方的口风的时候,病房外还传来硬底皮鞋声,肖恩抬眼看了看仍将手背搭在自己额头上的瑟维*多琳纳,而后者并不为所动的道:“尽量注意一下劳伯的情况,有发烧的状况,立刻第一时间联系我...”

    肖恩越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真的想拨开对方依旧探在及脑袋上骨感、冰凉的手背,大声的质问---有什么话,能不能不要藏着掖着,一次性说明白不行么?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