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四章 又见猫妖
    就在肖恩表面平静,内心忿然的时候,沃尔夫*理查警官出现在门口,他很不客气的推门而入。原本他该对瑟维*多琳纳很有兴趣,尤其见到“倾慕者”时,他应该变得温柔才对。

    但这一刻的他显得心事重重的,态度上没啥好转的迹象,拉着门把,浮在满脸只是微微的诧异,站在病房门口顿了一下足,随即腾起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最后才出声询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瑟维*多琳纳神色不变的解释道:“有一个麻杆死在抢救室了,我来医院看看尸体情况,顺便也来瞧瞧其他的麻杆。”

    沃尔夫*理查警官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表情有些不满的朝着瑟维*多琳纳做了个请的姿势,其间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是在让瑟维*多琳纳先离开,他有话要和房间里的病单独说。

    瑟维*多琳纳倒是没拒绝,迅速的从病床边起身,她走时还做了个小动作,拍了拍额头,似乎再告诉肖恩-----要是发烧了,就跟她联系。

    等屋里只有肖恩和沃尔夫*理查警官的时候,黑心狼冷笑着看凝视着眼前的肖恩,也不说话..

    肖恩*塔利被黑心狼脸上的这股带着渗人的笑意弄得浑身不自在,倒是不担心这货会不会跟瑟维*多琳纳一上来就炸自己,反而有些担心这货会不会有其他想法?但沃尔夫*理查警官最终还是没有上来就炸,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靠坐在病床上的肖恩道:“不得不说,你们的命还真大啊,这次任务,死了三个警察,六个麻杆中,一死一重伤,还有一个生死不明,你们这组竟只是受了这么点小伤...”

    从他的口吻中,肖恩能够明显的听出,这货潜意识的在说自己这一组麻杆的运气不错,肖恩倒是没接话。

    “劳伯和另一个家伙呢?”

    “他烟瘾犯了,大概出去抽烟了吧”肖恩顺势扯了个借口敷衍道

    听到肖恩这么说,沃尔夫*理查警官在屋里踱了一会的步,才一转话题:“既然你们没事了,就别浪费医院的床位了,这儿刚好有一个任务,需要你们立刻出院配合”

    “警官,什么任务啊,虽然我们的确是没有受多大的伤,但这精神却始终处在高度紧张中,自从前天晚上开始,就没睡个好觉...”肖恩显然有些不乐意了,这他娘的就算是牲口也不带这么使用的吧,更何况是戴罪立功的麻杆

    “他妈的,还想和老子讨价还价是吧?”看着肖恩坐在床上低头默然,黑心狼咂吧了一下嘴,语气放软了一些,安抚道:“打电话,把劳伯叫回来,跟我去一个ktv门口蹲点,等一个女人,如果等到天亮还没信的话,你们再收工到蹲守点休息...”

    被电话叫回来的劳伯显得特别不情愿,甚至把不满的心情都挂到脸上了,肖恩的兴致也不是很高,但在黑心狼的催促下,两人只能和洛克简单的告别,临走的时候,洛克塞给了肖恩一个电话号码,肖恩莫然的收下了,随即便跟着沃尔夫*理查警官下了楼。

    一行人下楼后,肖恩*塔利看到沃尔夫*理查警官还开来了一辆警用私家车,他当仁不让的坐在了司机座位上,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谁也不愿意坐到副驾驶座上,也就鱼贯的坐到了后面。

    黑心狼嘴里说说的ktv在市中心,处在一个还不错的地段。赶到这里后,沃尔夫*理查警官把车停在隐蔽处后,熄了火,还调整座椅,拿出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半躺着,隔远盯着ktv的大门。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此时的心里都不怎么好受,显然谁也不愿意被人当成牲口没昼没夜的使用,更别说肖恩的心里还有些小傲娇。

    劳伯的脸色更是愈发的阴沉起来,毕竟自己头上还带着伤呢,沃尔夫*理查警官这么一调椅子,两人只能往一边挤挪,后面空间就更小了。

    肖恩*塔利在内心将黑心狼七八代祖宗都咒骂了一遍后,心头的火气才消了一些,寻摸着一个空,压着心中的火气,向黑心狼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警官,我们等这女的除了一头长波浪卷,还有其他典型特征?”

    “这个特征难道不明显么?”显然对于两人的拖沓不满的态度,黑心狼都看在眼中,倒是没有向平常那般的暴躁,但依旧是用没好气的口吻反质问了肖恩一句,这顿时将肖恩噎了个大半死...

    劳伯用极为隐蔽、却蕴藏着讥讽与冷笑的眼神瞄了眼黑心狼,就差没张口爆出---什么德行...,肖恩默然了一会儿后,仍旧不死心的询问道:“警官,那个...,这人不会跟我们蹲守的案子有啥关系吧?”

    肖恩*塔利觉得黑心狼总归是两人的直属上司,显然不会对这个凶宅蹲守案件半途而废,这一点从昨晚土丧葬园中被拉壮丁,再次遇到桑吉娜*蓓蕾警官的亡魂就能够推测出来,亦或是被证实。也许这个看似风马不相及的临时任务总是与先前的任务有着莫名的联系的,恐怕这一次在ktv外蹲守黑心狼口中说着的那位二十余岁一头长波浪卷的女人,很可能依旧和寻找黄珠子的事情、亦或是跟那个凶宅脱不开关系。

    肖恩*塔利原本不该多言,但从昨晚遭遇那个蒙面者后,心中就越发的不淡定起来,实在压不住了,就试探性的问了句不该问的话,当然他也没有指望能从黑心狼的嘴里掏出什么实话,相对而言自己更看重的是对方的反应与态度...

    沃尔夫*理查警官侧转过身子,看了肖恩*塔利一眼,其神色中闪烁着莫名的犀利,肖恩被他的凶巴巴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

    沃尔夫*理查警官对肖恩*塔利印象一直不错,这个人虽然有些心眼,但总归没那么刺头,真用起来倒也没那么费劲,所以没特意训斥对方,随即收回了眼神,扭回身子从新在驾驶座上仰趟好后,才念叨道:“你们这是想多了,这波浪女只是涉黄而已...”

    听到对方给出了有些敷衍的借口,肖恩*塔利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的皱了起来,心里却不由的嘀咕开来:“你沃尔夫*理查警官就是个管着麻杆的刑警,啥时候借调到扫黄组去了”

    对于他这般的敷衍瞎扯的话,肖恩*塔利压根不信。

    沃尔夫*理查警官不再多说啥,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碍于他在场,也没法完全放松的交谈,只是不时的用眼神交流一下,整个气氛一直是压抑郁闷的。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用的手机,是警方统一发放的老年机,还是按键的那种,功能简单,复杂的上网功能自然都没有。沃尔夫*理查警官在这方面比肖恩*塔利俩有优势,显然他和身边的两个“人渣”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话语,蹲守是枯燥的,招呼了一声两人仔细盯着后,他便拿出手机,又开始时不时摆弄着微信。

    也许是聊嗨了,所以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他对着话筒,说了几句话,随即轻咳嗽了一声后,才再次按着语言键,问道:“看到我的车所在的具体位置没?附近有啥好货没?“”

    说完后,他刻意的把音量调到了相当小的程度,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隔的虽然不远压,但却根听不清楚,但从之前的语音中肖恩能够隐隐的猜出对方应该是老断指。

    至于两人悄悄的说些什么,肖恩倒是没往正经的地方去想,毕竟这位虽然是警察,但他也是人,更是一位正常的男人。肖恩从来都不认为披了件神圣外衣的人就会拥有圣人的品质.事实上,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更不会因为他是一位执法者,自己就天真的认为他不会犯法,恰恰相反,在现实中,执法者永远比守法者的犯罪比例要高..

    肖恩*塔利观察沃尔夫*理查警官的表情,最后他嘿嘿笑了,黑心狼倒是满不在意的跟车上的两人肃然道:“好好盯着这ktv的出口,我出去办点别的事,一会儿就回来...”

    而劳伯*安利的第一反应就露骨了许多,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视线瞅向了沃尔夫*理查警官的裤裆。沃尔夫*理查警官也是第一时间就捕捉到这个信息,脸色一沉,指着劳伯*安利骂咧的道:“瞅你大爷啊,好好的给我盯好了,别他娘的给老子偷奸耍滑,不然回头有你好受的...”

    对于沃尔夫*理查警官近乎咆哮的警告,劳伯*安利只能闷声受着,直到黑心狼说完转身的时候,劳伯才嘴角一撇,随即就立刻将眼角不屑的神色收敛了起来。

    沃尔夫*理查警官走前还把车钥匙丢给肖恩*塔利:“你们俩老实的待在车里,要是感觉闷热,可以打开车里的空调,老子对你们俩到底算是不错了,别他娘的到处乱嚼舌根,知道么?。

    肖恩*塔利总觉得沃尔夫*理查警官可能要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的人都要不要脸,都将两人用到这样的地步了,还能张口说出这话,肖恩也是无语了。但不管咋说,谁让他是两人的上司呢。

    等车上就剩肖恩*塔利两人后,劳伯*安利坐回驾驶座上,肖恩*塔利坐到副驾驶上,肖恩*塔利换坐到了前面的坐位上,将椅靠往后搬了扳,趟坐在上面倒是能舒服舒服。

    劳伯*安利的状态有些不好,脑袋现在还肿起来了,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对着车里的后反光镜望着伤势。看着这货比自己更惨,肖恩只能无奈的道:“老计划,轮岗盯着,我来第一班..”

    劳伯*安利回首看了一眼肖恩,点了点头道:“好”,然后就扳下了座位的靠椅蜷在椅子上,没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肖恩*塔利揉了揉脸上,驱散了些许涌上了心头的困意,肖恩自认没偷懒,甚至眼睛一刻都没不离ktv的门口。但渐渐地,肖恩*塔利的心中却腾起了剧烈的恐慌,他能极为肯定的是自己依旧睁着眼睛,但整个人却像进入一种满是黑暗的休眠的状态中,有那么恍然的一刹那,他甚至一度的认为自己这是不是瞪眼睛睡着了。

    等他猛烈的摇头,想要将这种状态驱离掉,再次回过神时,让他诧异的是旁边之前卷缩着的劳伯*安利也醒了,他用手掌使劲的拍着方向盘,伴随着刺耳的鸣笛声,他咧嘴笑着。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怎么正常。

    下意识的肖恩*塔利想张嘴问劳伯*安利----怎么回事?但嘴巴跟灌了铅一样,怎么张也张不开,这让他第一时间的想起了在那间凶宅中蹲守遇到的诡异情况,随即心头迅速的弥漫出了剧烈的恐慌感..

    就在这个时候,劳伯*安利还一踩油门,把车开走了。惊惶无措的肖恩看着车前方的景色。原本就是诡异无人的正常道路,慢慢的,又开始出现乡间小路。

    劳伯*安利绕过几个弯,最后把车停在了一个天桥边,两人一前一后的迈着步伐向上攀登,无论肖恩如何挣扎驻足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似乎有人在自己的身后推攘着自己一般,就这般走了一会儿,两人都上了天桥,开始玩天桥的对面走去,慢慢冷静下来的肖恩随即想到了自己手指上的那个狗头纹章,默声低呼了一声:“监狱不倒,我不学好..”

    随即视线中豁然又凭空出现了一只凶戾异常的小狗崽子,只听它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汪”,肖恩*塔利发现的眼前的幻境瞬间的如潮水般的迅速退却掉,身体的控制权也瞬间的被回到了中枢神经中,当下也顾不得满心的惊恐,望着眼前的景象,肖恩忍不住的一边抹着脑门的汗,一边嘴里连说,“尼玛,吓死老子了,差一点就被动自杀了,狗日的,又是猫妖,老子跟你没完...”

    随着束缚在身上的诡异力量,幻觉消退一空,自己竟然他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十几米高的楼顶天台了,就差几步就走到了天台的边缘,这个楼顶天台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人。自己的身边只剩下一只狗崽子与一只不远处的炸着毛的花猫对持,看到已然清醒过来的肖恩,察觉到情况不妙的花猫“喵”了一声,便放弃了与狗崽子对持的的僵局,飞快的沿着天台窜跑了.只是几个轻灵的跳跃,便逃出了自己的视线。

    看了眼依旧连路都有些走不稳的狗崽子,肖恩向它招了招手,这小黑狗像来时一般的诡异,重新消失在原地被收回掌心中,肖恩眯缝着眼睛望着花猫消失的方向,第一次从心中没来由的腾起了一股杀意.....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