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佛系小媳妇〕〔重生八九甜蜜蜜〕〔宠婚99次:总裁大〕〔我是污妖王〕〔逆转重生1990〕〔原来我是富二代〕〔花开满地伤〕〔支教青云路〕〔我美丽的契约女人〕〔邪性老公太霸道〕〔混子的挽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维入侵〕〔大唐第一闲王〕〔抗战之我的长征〕〔翻天之美人计〕〔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我是哥斯拉之无限〕〔黑夜进化〕〔仙凡同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五章 发烧了
    随着束缚在身上的诡异力量,幻觉消退一空,自己竟然他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十几米高的楼顶天台了,就差几步就走到了天台的边缘,这个楼顶天台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人。自己的身边只剩下一只狗崽子与一只不远处的炸着毛的花猫对持,看到已然清醒过来的肖恩,察觉到情况不妙的花猫“喵”了一声,便放弃了与狗崽子对持的的僵局,飞快的沿着天台窜跑了.只是几个轻灵的跳跃,便逃出了自己的视线。

    看了眼依旧连路都有些走不稳的狗崽子,肖恩向它招了招手,这小黑狗像来时一般的诡异,重新消失在原地被收回掌心中,肖恩眯缝着眼睛望着花猫消失的方向,第一次从心中没来由的腾起了一股杀意.....

    收回视线的肖恩*塔利也顾不上别的,这个时候他想知道劳伯*安利在哪,有没有遭遇道危机,甚至肖恩*塔利心底也有个不好的预感,这哥们会不会也跟肖恩*塔利有差不多的遭遇---跳楼了吧....

    无奈之下的肖恩*塔利只好赶紧给他打电话,不过手机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肖恩*塔利悬着的心不由的慢慢的开始往下沉,不停的拨打着电话的同时,视线也开始到处扫视,这个时候,他急需要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儿,也就是无意间往下一看,肖恩*塔利发现那辆警用私家车正停在楼下,整个车身还微微的有那种极富节奏感的晃动..

    肖恩*塔利豁然想起了车震这个词了,心说不会是劳伯*安利弄的吧,这货不会在车里正在干事吧?亦或是在幻觉的引诱下,正在强奸一个女路人什么的,要真是这样子的话,估计这家伙就等着在监狱里过完下半辈子吧..

    不过一想到这猫妖的诡异手段,肖恩就越发头疼起来,这东西按照苏芮的说法,也不是轻易就能形成的,上次自己已经弄死了四个,怎么还有?这群猫妖到底还有几个?

    一边想着这事儿,肖恩*塔一边急忙往下跑。这个时候,肖恩也顾不得什么体力了,慌张的中途,差点让他从楼梯上滚下来。等来到车旁边时,隐隐的能听到车里发出来女人阵阵的销魂呻吟声,肖恩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心道:“这下完了...”

    肖恩*塔利也顾不上直喘大气,上前伸手及把车门拽开。

    听到对方这般说,肖恩不由的暗暗的舒了口气,好歹是个能花小钱就能摆平的小事,随即肖恩微微瞄了眼正笑望着自己的女人,三十上下,身材不错,样貌就很一般了,这般半遮半掩的倒是风韵十足,肖恩顺势将车门拉上,随即道:“行了,我找我兄弟有事,你们就到这儿吧...”

    车里面的女人一听,倒也是一边配合的穿上衣服,一边嚷嚷的道:“你这兄弟硬拉着我上车玩一把,现在没玩爽,就这幅德行,钱谁给啊.?”

    “出来吧,我给..”肖恩满脸无奈的摸了摸口袋里不多的票子,顺势问道:“多少钱..?”

    “一口价,五百...”里面的女人穿戴好,将车门重新拉开,走了出来,然后顺势将车门带上,倒是没有管依旧。

    “你怎么不去抢呢?三百,要不我替你报警,说他强奸你...”肖恩皱起眉头,语气肃然的道

    “...你...,行行行,算老娘倒霉,赶紧给钱...”

    一手接过肖恩递过来的钱,女人才挎着自己的包包,扭头隔着玻璃窗望了一眼车里的劳伯,嬉笑的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道:“你这兄弟的肾不错,有需求就打我电话,照顾一下我生意...”

    看着女人在稍稍泛白的黎明中离开,肖恩将手里的名片顺手塞到了兜里,然后再次拉开车门

    莫里探手在车门的边拿出了半瓶矿泉水,也不知道是谁喝剩下的。肖恩*塔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把它拧开,对着劳伯*安利的脸上泼了过去,希望能把自己的这个搭档激醒,如果这个手段不行的话,那自己只能采取更激烈的一些方式了....

    不过,好在是劳伯*安利打了一激灵,幽幽的转醒了,不过神智倒是还有些昏沉不清,随即他一边狠狠摇了摇脑袋,一边连连有词的道:“这他娘的到底是这么回事?老子最近怎么老做春梦...”。

    饶是如此,等看着自己的赤身,和皮质车座上的星星点点的液体及车里的一团团的废纸的时候,劳伯*安利还多少还是有些羞愧了。

    望了扶着车门的肖恩一眼,他一边急忙穿起衣服,反正抓到啥就穿啥,也没个顺序,一边神色尴尬中略带着些许疑惑的问道:“这都是我弄的?”

    肖恩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准确的说是你和一个女人一起干的,好在是个职业女郎,这要是路人,一个强奸的名头算是要坐实了...”

    “卧槽,兄弟,我这么犯浑,你就没拦着点...”劳伯带着些许埋怨的语气望着肖恩..

    “拦着?老子当时比你还惨好不好,看到那个天台没?”肖恩顺手指了指右侧的那片楼顶,表情肃然的道:“老子正在上面梦游呢,就差五六步就跳楼了,要不是摔了一跤,我还能下来给你付嫖资...?”

    劳伯脸上慢慢弥漫上了再也无法抑制住的恐惧,顺手扯了一截卫生纸,将车座擦了擦

    看着肖恩没有出声说话,而是探起了手,将手背放到了自己额头上,搭档的怪异举动倒是让劳伯更加的有些神经质起来:“这些狗日的黑皮,到底在查什么?.....不行,老子要退出,就算重新回去蹲监狱,老子也认了,总不能不明不白的把命丢这儿....”

    如果说第一次撞邪跟凶宅有关,这第二次撞邪又怎么解释呢?显然在劳伯看起来,这幕后的行凶者肯定是盯上了自己两人,还没等他分析出个所以然来,肖恩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我好想有些微烧,你有没有发烧了”

    看着一脸郑重看着自己的搭档,劳伯放下了刚刚从兜里摸出来的老年机,下意识的也摸了自己的脑门,热乎乎的,不明所以的问道:“我好想也发烧了,...什么...意思?”

    肖恩*塔利顾不上想别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人来,瑟维*多琳纳,尤其是她昨天在医院病房里跟肖恩*塔利单独强调过,如果发烧啥的,就立刻给她打电话...

    没有立刻回答劳伯问题的肖恩立刻掏出了手机,这一刻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些荒了,但真想打电话时,才意识到,自己并没记她的电话。

    肖恩*塔利记得劳伯*安利存过,就将视线对向了自己的搭档,神色有些紧张的道:“瑟维*多琳纳警官..,好吧,就是昨晚上来医院看我们的那个法医的电话,你不是存了吗?赶紧给她打电话...”

    劳伯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恍然的道:“对对对...,这他妈的事情太怪异了,赶紧找她问问...”

    劳伯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机按动了几下,随即将号码拨了出去,但很快有纳闷的望着跟肖恩*塔利道:“奇怪,咋提示号码不存在呢?”

    肖恩的表情也是不由的愣了一下神,随即带着些许疑惑深吸了口气,一把抢过他手机对着号看了看,又仔细一数,才十位。肖恩的脸色迅速的阴沉了下来,气不打一处来的肖恩特想抽他,心说这家伙也太不靠谱了,记个电话号码还能丢一位...

    傻傻的望着手机屏幕上只有十位数的电话号码,肖恩*塔利愁的只挠头,随即他带着丝丝的期望一边将手机递给了劳伯,一边道:“少了一位数,要不你再想想,看看能不能再想起来...?”

    劳伯*安利先是一愣,随即低头对数了一下,脸上腾起了些许尴尬的表情,不过这家伙真不是这块料,憋来憋去,愁的整个脸都枯萎了,最终也没想出什么来。

    看到这情况,肖恩*塔利轻呼出了口气,安抚道:“想不出来就算了,要不要给沃尔夫*理查警官打个电话,问问他?”

    一听到黑心狼,劳伯便下意识的皱起到了眉头,他耸了耸肩膀,看了一眼肖恩,神色中的意思----要打你打...

    肖恩只好无奈的再次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就在翻动着手机号的时候,有一辆黑色的中高档的卡奥轿车从远处迎面开过来,它车速不快,在经过肖恩两人所在的警用私家车的时候。无论是坐在前排的肖恩,亦或是坐在后排劳伯*安利都感觉到有一股红色的光束一前一后的在了两人的眼睛上耀,十足的刻意挑衅,让肖恩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视了一眼

    黑色的卡奥高档轿车一刻没停,最后拿出绝尘而去的架势迎面加速离开。

    劳伯*安利这会儿倒是反应不错,招呼着肖恩赶紧换车位追上去。但肖恩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去跟黑色的卡奥高档轿车,还没等他换到驾驶座上,那辆黑色的卡奥高档轿车绕过前面的路口汇入了主道上的车流中。

    肖恩*塔利倒是也没有追逐的兴致,索性将刚打着的车直接给熄火了,掏出了手机再次给黑心狼打了个电话。换到副驾驶位座位上的劳伯倒也没多说什么,但这一刻,他体力却亏空的厉害,在换座的时候,腿儿只打软吗,额头上还迅速的浸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纵然他此时觉得身体状态有些差,但仍旧没有太过的在意,而是一门心思的在想-------现如今的自己被卷到一个漩涡里了,但却又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这是一种迷茫、惊恐、夹带着无助的心情..

    听话电话里的持续的忙音却始终没有人接,不甘心的肖恩皱着眉头再次又打了一遍,但响了几声盲音后,便被对方果断的挂断了,这让劳伯*安利气的再也安耐不住,嘴里不停的骂咧,声音有大迅速的转小,直到坐在一旁系着烟,皱头眉头的肖恩*塔利都慢慢的听不清他念咕的都是什么了。

    肖恩诧异的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差的劳伯,叹了口气安抚道:“等一会儿吧,等他回来再要吧”

    劳伯神色倦怠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道:“我再眯十分钟,到点记得叫我一下...”看着肖恩一边抽烟,一边点头,劳伯才又软绵绵仰趟在调好的座椅上,不消一会儿,便没有了声响。

    肖恩倒是轻轻的将玻璃摇下来了一半,将一支胳膊担在上面,满眼通红的抽着烟,没过一会儿,劳伯的手机闹钟声音便响了,但仰躺在哪儿的劳伯却是没有半分动静,肖恩不由的挑了挑眉尖,伸手推了推对方,但劳伯却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似乎就连呼吸也没有之前那般有力均匀了,反而变得有些无力与急促了

    肖恩再次连带着推攘着轻唤了对方两声,但对方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这让肖恩不由的有些心里发起荒来了,他下意识的伸手将手背探到了劳伯的额头上---额头很烫

    始终记挂着瑟维*多琳纳的关于发烧提示的肖恩*塔利怕他这么睡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了。一边急忙抽了劳伯两个嘴巴子,一边将车重新打着火道:“劳伯*安利,你他娘的给我挺住啊,老子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的到,但是如果你再这么睡下去,你他娘的就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就在肖恩*塔利准备倒车转向的时候,突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神色开始极度倦怠起来,上下两个眼皮直打架,肖恩*塔利甩了甩脑袋想要把这突袭而来的倦意驱赶走,但是这种手段并不能如意,所以他狠了狠心,往脸上便甩了两个大嘴巴子,又揉太阳穴啥的,但这百试不爽的招儿都不管用。

    就在肖恩没办法准备摸出十元面值的冥币与打火机的时候,肖恩*塔利裤兜里的手机响了。甩了甩头,让泛散的视线再次重新聚焦的肖恩*塔利骂咧了一声,将打火机换手,从兜里掏出手机眼睛定了定神的往上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但这号码似乎又有些熟悉,但肖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按下了接听键,还没等他说话,对方便开口了:“对了,临走的时候忘了跟你说一件事,你...”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